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十八章 机会,给你了……
    昂城‘收容所’主管查克看着向自己举枪的艾特德蒙,眉头微皱,脸上带着不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艾特德蒙,发生了什么?”

    “你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坐下谈。”

    查克举起了双手。

    “为什么那么做?”

    艾特德蒙冷冷的问道。

    “什么意思?”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查克脸上再次充斥不解,然后,他就看到拿枪指着自己的艾特德蒙,从他的办公桌内拿出了他的枪,接着,打开了显示器。

    显示器的画面上依旧是杰森在吸吮着巧克力喷泉。

    他怎么知道?

    查克心底满是惊讶。

    刚刚的艾特德蒙没有任何的寻找,自己就拿出了他隐藏的枪,同样的,开启显示器时,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似乎就知道,一切本该如此。

    “是因为艾斯特的报告让你怀疑我的?”

    “可你为什么不去怀疑艾斯特?”

    “他也应该有着疑点才对。”

    查克开口问道。

    “艾斯特是一个很好的年轻人,即使之前他心中带着迷惑。”

    “而且,他根本无法对护送的行动队下达‘铲除内奸’的命令!”

    “在整个昂城,只有你查克,才能够像六人行动组中的每个人下达这样的命令,是你在控制他们自相残杀!”

    艾特德蒙声音越发的冷冽了。

    而听到这样的话语,查克却是一笑。

    他没有否认。

    面对事实,他没有否认的必要。

    但有一点,他还是疑惑。

    “为什么不是‘异常’控制?”

    他问道。

    “因为我的感觉没有告诉我有‘异常’出现。”

    艾特德蒙回答着。

    “感觉?”

    “真是可笑的理由。”

    查克对于艾特德蒙的回答嗤之以鼻。

    人怎么可能对‘异常’形成类似预知般的直觉?

    难道是用恐惧形成肌肉反应做为判断?

    怎么可能?

    荒谬!

    说完话的,查克就要转身向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他可是藏了不止一把枪。

    “别动。”

    艾特德蒙一声低喝,抬起一脚就踢在了查克的膝盖窝上。

    啪!

    一声脆响,查克直接单膝跪地。

    随后,枪口直直顶在了查克的后脑勺上。

    艾特德蒙弯曲的手指早已紧紧扣在了扳机上,手背上青筋毕露,他怒视着眼前的人,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他……想扣动扳机。

    单膝跪地的查克一脸错愕。

    刚刚的这一脚,比艾特德蒙发现他的秘密都要令他感到错愕。

    艾特德蒙是什么人?

    他很清楚。

    见着危险就退,看到利益也退,就依靠着自己微薄的薪水,快十年了才攒够房子的首付,然后,面对着还贷的压力依旧是不求上进的混日子。

    完全就是咸鱼一条。

    可就算这样的一条咸鱼,竟然敢踢他。

    查克很愤怒。

    他想要站起来狠狠的教训对方。

    但他没有轻举妄动。

    脑后的枪口,告知着他,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很利索。”

    单膝跪地的查克轻笑道。

    “我也是从行动队中升职到c级的。”

    艾特德蒙冷冷的说道。

    “我也是,所以,这才让我们的见面变成了这副样子?”

    查克轻笑不变,然后,他继续说道:“我认为我们需要谈谈,或许我不像你一样的磊落,但我也足够的光明正大。”

    一边说着,查克就要一边站起来。

    “光明正大?”

    这样的话语刺激到了艾特德蒙。

    他再次抬起一脚,踢在了刚刚站起来的查克的膝盖窝。

    还是刚刚的那只腿。

    而且,这一次,艾特德蒙踹得更加用力了。

    咔嚓!

    骨头轻微的响动中,查克再次跪倒,疼痛从膝盖处漫延,让他全身颤栗。

    有多少年,他没有再受过伤了?

    自从他升职成为主管后,他就没有过这样的遭遇,他就习惯了幕后的指挥。

    他习惯了动脑子。

    而不是用身体。

    这个时候,也没有例外。

    “我也是被逼的!”

    “我从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发誓!”

    查克拔高了嗓音。

    他想用这样的声音来证明自己真的是被逼的。

    同样的,他也希望有人发现这里的状况。

    只有有人发现了,他有一百种办法让艾特德蒙这个混蛋吃不了兜着走。

    ‘收容所’的某些规矩可是很好用的。

    “和‘圣殿’的合作也是?”

    艾特德蒙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

    查克如遭雷击的身躯一颤。

    他知道!

    他竟然知道我和‘圣殿’的合作?!

    下意识的,查克就要扭过头去看艾特德蒙。

    因为,他感觉自己从未认识过这个下属一般。

    他需要好好的、细致的看看对方。

    可惜艾特德蒙根本没有给他机会,一枪托重重的砸在了查克的脸上。

    啪!

    查克摔倒在地,牙齿混着鲜血吐出,但是查克根本没有理会这些。

    “给我个机会。”

    毫不犹豫的,查克就开始祈求着。

    “怎么给你机会?”

    艾特德蒙的双眼已经眯了起来,眼中危险的光芒达到了一个极限。

    “我以前没得选择,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神都说过可以给犯错的人一个机会……”

    砰!

    话语声还没有说完,艾特德蒙就扣动了扳机。

    子弹掀起了查克的天灵盖。

    这位主管瞪大双眼,带着不可置信死去了。

    到死他都不明白,艾特德蒙为什么会开枪。

    “好。”

    “我现在送你去见你的神,让祂给你这个机会。”

    看着查克的尸体,艾特德蒙这样说道。

    枪声终于惊动了‘收容所’秘密基地的保安。

    他们持枪冲进了办公室。

    略微扫过办公室内的情形,暂时无法分辨事情的真相的保安下意识的将枪口对准了艾特德蒙。

    没有任何的反抗,艾特德蒙将枪一扔,束手就擒。

    “艾特德蒙前辈?”

    艾斯特是跟在保安身后出现的。

    他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想和艾斯特说一句话。”

    “当着你们的面。”

    艾特德蒙向着保安示意道,后者没有反对的点了点头。

    虽然艾特德蒙有可能是杀害基地主管的凶手,但是,这些保安并不是笨蛋,那显示器上的画面,足以让他们有所猜测。

    “艾斯特,马上调集人手,去画面上的地址,支援杰森阁下。”

    “记得带重武器!”

    说完,艾特德蒙自觉的向外走去。

    保安们立刻跟了上去。

    看着艾特德蒙被保安们簇拥离去的背影,艾斯特愣在了原地。

    过了良久,艾斯特这才喃喃自语着。

    “前辈,画面上的地址……在哪?”

    ……

    甜美、醇香。

    温热、不烫嘴的巧克力总是让人感到愉悦。

    不知道是谁说过的,甜食会让人感到快乐。

    杰森一直深以为然。

    这种由味蕾扩散的甜味,真的会让人忘记忧愁。

    但,快乐总是短暂的。

    很快的,巧克力就没有了。

    不,准确的说是,停止了。

    一股异响开始出现在巧克力喷泉内。

    那仿佛是无数细小的东西在爬行。

    而杰森?

    他并没有松开嘴。

    ‘食物’的味道一直充斥在他的鼻尖。

    此刻?

    也不例外!

    甚至,越发的浓郁了。

    他的口腔不由自主的分泌出了唾液。

    这些唾液汇聚成一股股浓稠的液体,很自然的滴落在了巧克力喷泉上,其中自然包裹着巧克力顶端的喷口。

    杰森的唾液缓缓流下。

    那些无数细小的、即将靠近的小东西们,第一次接触到了这样的唾液。

    然后,它们纷纷身躯僵直。

    一股源自基因、灵魂深处的恐惧出现了。

    那巨大的黑色身影张开了血盆大口,发出了独有的咆哮声。

    饿!

    毫不犹豫的,这些细小的东西,转身就跑。

    但是杰森的唾液却让它们寸步难行。

    那种粘稠感,仿佛胶水。

    但更可怕的是,随之而来的吸力。

    闻到了巧克力喷泉内出现更浓郁的食物味道后,杰森除去分泌了更多的唾液外,更是下意识的一吸。

    顿时,甜甜的感觉再次出现了。

    一咀嚼,就有种吃甜芝麻的感觉。

    更加重要的是,这甜芝麻足够的多。

    一吸。

    再吸。

    嘎吱脆。

    杰森双眼越来越亮,眼前的巧克力喷泉就好像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歇的宝库般。

    巧克力后是甜芝麻。

    那甜芝麻之后呢?

    会是什么?

    遇到这样的‘异常’实在是太……

    嘎吱、嘎吱!

    就在杰森将给与这个巧克力喷泉‘太好了’的评价时。

    这个巧克力喷泉就开始发出了异响。

    一种扭曲感出现在了巧克力喷泉上。

    就好像是一双无形的大手,将其压扁一般。

    而且,光洁如新的巧克力喷泉,开始出现了腐朽。

    仅仅是数个呼吸后,整座巧克力喷泉,就变成了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饼’,而其中属于‘食物’的香味更是彻底的消失不见。

    杰森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巧克力喷泉。

    他才刚刚升起的期待,就这么落空了。

    足足呆愣了两三秒钟,杰森才回过神。

    “比‘厨房’略强的废物!”

    杰森低声咒骂着。

    然后,他看向了房门外。

    铁质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还有一阵类似祷告的声音——

    “主啊,异端已经被净化了。”

    “您的光辉将再次阝……”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