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三十五章 昂城‘话剧团’(求订阅~求月票~)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三十五章 昂城‘话剧团’(求订阅~求月票~)

    ‘秃鹫’死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头颅被扭了180°脸朝自己背后的‘秃鹫’,整个人跪倒在地上,上半身向前一倒,就再也没有了声息。

    而一道同样披着斗篷,却高大的身影随着‘秃鹫’的倒下,再也没有了遮挡,出现在了场中所有人的视线内。

    看到这道高大身影的刹那,周围的人就倒吸了口凉气。

    ‘秃鹫’的凶残就让这些人心惊胆战了。

    而扭断‘秃鹫’脖子的人,那会是多么可怕?

    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些人就下意识的后退。

    顿时,一大片空地出现了。

    在空地上只有两个人。

    之前开口说话披着斗篷的人。

    和之后出现,身材高大披着斗篷的人。

    看着两者类似的装扮,特别是斗篷的款式都一样时,一些聪明的人立刻若有所思起来。

    他们来自同一个组织?

    这些人猜测着。

    而马上的,这样的猜测就被证实了!

    “你想要透露组织的秘密?”

    高大的身影冷冷的问道。

    “我们不想活在他们的阴影之下!”

    “我们只是想活下去。”

    之前的男子声音苦涩,带着一丝丝祈求。

    “活?”

    “谁都想活下去!”

    “但是有错了,必须要受到惩罚。”

    高大的身影冷酷的说道。

    即使是围观者都能够听到其中的杀意,而之前的男子自然不会没有察觉,他当即就高声喊道:

    “我们是……”

    咔吧!

    似乎是猜到了自己的命运,这个男子不管不顾的就要说出什么,但是高大的身影,反应太快了,对方的话语才出口,就被扭断了脖颈。

    那脆响和之前‘秃鹫’被扭断时发出的响声没有什么两样。

    然后,高大的身影拎起这个男子的身影,纵身一跃,就跳到了一侧的屋顶,几个跳跃就消失不见了。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等到在场的人回过神时,眼前的地面上就只剩下了‘秃鹫’的尸体。

    他们面面相觑,最终,纷纷散去。

    只是在离去时,所有人都在脸上浮现着震撼与惊诧。

    未知的组织!

    以及比这个未知组织还恐怖的存在!

    我们!

    他们!

    这样的话语,足以让这些人有所猜测。

    而带着这样的猜测,一些人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变快。

    其中就包括库雅。

    ‘夜枭法庭’!

    和挑战‘夜枭法庭’的组织吗?

    只是这个组织明显分为了两波,一波服从于那个组织,一波想要反抗,但是反抗失败了!

    很明显,‘飞爵士’就属于这个组织!

    边走边整理思绪的库雅,越走越快。

    她没有看到,在暗处,一道视线一直若有若无的跟着她。

    一直到库雅返回了‘圣蛇会’的秘密据点时,这道视线才彻底的消失,返回到了距离‘圣蛇会’直线距离不足500米的一间独立的公寓内。

    房间内阿拉斯正笑嘻嘻的向着艾斯特表演该如何空手发出类似骨头断裂的脆响。

    “要点是空气和指关节!”

    “只要速度够快,那声音和骨头碎裂没有什么区别!”

    阿拉斯一边说着一边向着艾斯特又一次的表演着。

    只见,阿拉斯手一抬,快速的在空气中一转,就好似是扭动头颅般。

    咔吧!

    脆响声直接出现了。

    虽然有过一次亲身体验了,但是再次看到,艾斯特还是忍不住赞叹着。

    “阿拉斯阁下,您真是多才多艺。”

    “不仅会变声,还会这样的特殊技巧。”

    面对着这样的赞叹,阿拉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这不是我创造的技巧,是我爸爸经常这么干,当我妈妈的拳头刚刚抬起来的时候,他就能够全身都直接发出‘骨碎’的声音,瞬间倒地,然后,在妈妈收起拳头的时候,又完好如初的站起来,去给妈妈端洗脚水。”

    “刚刚那种类似‘假.断首’的技巧,也是我爸爸教给我的,他总担心我会活不下去,认为我必须要学一些求生技巧,可以再去踢馆的时候用得着。”

    “不过,妈妈很恼怒爸爸这么做,直接打了爸爸一顿。”

    “但是爸爸休息了一天后,还是私底下悄悄的教给我这些技巧了。”

    心思单纯的阿拉斯没有隐瞒的说着。

    “您的父亲真是、真是……父爱如山啊!”

    阿拉斯想要形容一下此刻的心情,但是张嘴数次,却吐出一句不怎么搭边的话语。

    他原本想说,您父亲活着真不容易。

    但是看了看高大、强壮的阿拉斯,他明智的选择了这句话。

    至少……这么说,他不用挨打。

    “父爱如山?”

    “我爸爸?”

    “他很轻的,不像山,我五岁就能举起他了。”

    阿拉斯摇了摇头。

    顿时,艾斯特越发可怜那位老父亲了。

    究竟是遭遇了什么样的事情,才让您选择了您的妻子,且生下了阿拉斯。

    是爱吗?

    还是责任?

    只是……

    这个责任是怎么发生的?

    您一定是迫不得已的吧?

    您,真是一位英雄!

    艾斯特陷入了深思,他觉得自己长命百岁的计划中,需要补充一条:不和阿拉斯家族的任何直系、旁系女性谈恋爱。

    丝毫不知道艾斯特想什么的阿拉斯听到了穿窗而过的声音后,马上扭头看向一侧,在发现进来的是杰森后,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杰森,我表现的怎么样?”

    阿拉斯犹如是一个炫耀、求夸奖的孩子般走到了杰森面前。

    吱呀、吱呀。

    随着阿拉斯的脚步声,公寓内新铺的地板,立刻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即使是这样,但依旧没有妨碍身高一米九、一拳打死牛的阿拉斯表现的如同孩子。

    谁还不是个宝宝了?

    “不错。”

    “时机把握的刚刚好。”

    “也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

    杰森夸赞道。

    并不是敷衍,而是实实在在的夸奖。

    刚刚的一幕是整个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幕。

    甚至可以说是,让‘九头蛇’和‘夜枭法庭’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初演’,一旦演砸了的话,那之前的辛苦就付之东流了。

    而刚刚阿拉斯表现的很不错。

    伪装的男声也十分的像,形态举止也很符合神秘组织的成员。

    “这是我爸爸教我的。”

    阿拉斯再次提到了她的那位父亲。

    杰森立刻沉默了。

    虽然他刚刚没有进入房间,但是阿拉斯、艾斯特的对话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而了解更多的杰森,顿时明白了当初阿拉斯的父亲为什么敢去有着阿拉斯母亲所在的‘jj搏击馆’‘踢馆’了。

    因为,对方是去碰瓷的啊!

    只是对方明显选错了目标。

    不仅没有碰瓷成功,反而赔上了自己的一生。

    不过,对方的后半生应该是幸福的……吧?

    最起码,对方是真的疼爱阿拉斯。

    “你有一位好父亲。”

    杰森这样的说道。

    然后,杰森走向了一旁的沙发。

    阿拉斯没有阻拦,而是直接走向了角落中,她知道接下来是杰森和艾斯特的谈话,这是重要的事情,她太笨了,无法参与。

    还是趁着这段时间思考一下,她的技巧。

    她铭记着妈妈说过的:你太过愚笨,必须要时刻磨炼自身技巧,才能够得窥门径。

    对此,她深以为然。

    呼、吸,呼、吸。

    很快的,阿拉斯就进入了某种特殊的状态。

    阳光仿佛都不自觉的向着她偏移一般。

    常态下,近乎常人六倍的感知,令杰森第一时间发现了阿拉斯的不同,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阿拉斯后,心底默默的想道:“又有进步了?好强大的天赋和自制力。”

    然后,他将视线偏移,看向了艾斯特。

    整个过程很自然,没有任何的羡慕。

    因为,杰森很明白,他也一样天赋异禀。

    “我们初步的计划完成了。”

    “之后就是‘收容所’、‘圣蛇会’和‘圣殿’的试探了。”

    “‘收容所’大概率会派出专人。”

    “‘圣蛇会’则应该是通过一些旁枝末节来试探‘夜枭法庭’是否真的对昂城有着绝对的掌控。”

    “至于‘圣殿’?”

    “他们应该是极端的。”

    “但也是最好琢磨的。”

    “他们一定会联系‘九头蛇’中的叛徒,然后,直接向着更大的目标‘夜枭法庭’出手,展示自己的强大。”

    没有发现这些的艾斯特向着杰森汇报着。

    “‘九头蛇’那里没有问题吧?”

    杰森问道。

    “没有。”

    “阿拉斯阁下的那些朋友并不知道真正的‘九头蛇’就是他们,他们到现在也只以为自己被‘九头蛇’收做了下属组织。”

    “而刚刚街道上的一幕,更是能够让他们坚信,他们就是那些不甘的‘九头蛇’成员所拉拢的力量。”

    “此刻,他们想必是十分的惶恐,只要‘圣殿’的人出面,他们就一定会答应。”

    “当然了!”

    “这些人也一定会向阿拉斯阁下通风报信。”

    “毕竟,鸡蛋不能够放在一个篮子中。”

    “然后……”

    “‘圣殿’的人一定会如影随形的咬下您给与的饵!”

    艾斯特头脑清晰的分析着眼前的一切。

    然后,在话音落下后,他就将早已写好的一个名单递给了杰森。

    “这是?”

    杰森问道。

    “‘圣蛇会’在昂城的潜藏名单,包括三位c级人员和那位主管的。”

    “这就是我们向‘圣蛇会’展现‘真正强大’的时候。”

    艾斯特回答着。

    杰森眼中闪过了一抹诧异。

    他不是惊讶这个计划,而是惊讶艾斯特怎么搞到这份名单的。

    “我在没有醒悟前,一心的想要往上钻营,所以,特意的留意了这些,您知道的,我能够打入‘收容所’内部,自然是有点不同的,我的能力让我有了一点权限,在我知道了其中的几个名字后,我再顺藤摸瓜,利用‘收容所’的情报网,很快就找到了这些人。”

    “然后,我再根据双方行动时,出现的报告,进行分析。”

    “最终,我得出了这个名单。”

    艾斯特看到了杰森的惊讶,马上就解释起来。

    “你有着这样的能力,完全能够活得更好。”

    杰森扫过名单,一边记录着上面的名字,一边说道。

    “但我希望活得更长。”

    “我在遇到艾特德蒙前辈前,我虽然有着成为‘圣蛇会’更高层人员的想法,但那只是我下意识做出的决定,是因为我是‘圣蛇会’成员,我才会想要向着更高层人员迈进,而不是我真正的想法,当和艾特德蒙前辈交谈后,我才明白了我真正的想法。”

    “那是一种让我发自内心感到安宁、舒适的想法。”

    “这样的想法,在我看来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话语间,艾斯特原本还算是挺直的身躯,就不由自主的向下滑去,当他的脖颈靠在沙发靠背的顶端,脑袋一歪时,双手搭在肚子上,整个身躯就瘫软在那。

    惬意、舒适,出现在了艾斯特的脸上。

    杰森挑了挑眉。

    他总觉得他看到了一条咸鱼。

    还是最咸的那种。

    这根本就不是找到真正的想法。

    只是单纯的懒。

    不过,杰森无法确定,懒会不会就是艾斯特的追求。

    如果是的话……

    艾斯特这么做并没有错。

    足足持续了数分钟后,艾斯特才回过神。

    “抱歉,我失礼了。”

    一回过神的艾斯特立刻坐直了身躯,虽然他极度怀念刚刚的舒适感,但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因为,他想要更好、更久远的瘫在沙发里,就一定要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

    “有您的绝对武力在,‘圣殿’是不需要担心的。”

    “而有我在,‘圣蛇会’也是不需要担心的。”

    “我现在担心的是‘收容所’派出的人。”

    “按照艾特德蒙前辈的推断,那位大人物为了真正了解昂城发生的一切,不仅会派出最得力的手下,而且,在暗地里一定也会派出相应的人手。”

    “前者的行踪我们会了如指掌,隐蔽的后者是我们此刻最需要在意的。”

    艾斯特提醒着。

    但是,这位想要长命百岁的男人却没有任何的紧张。

    不需要杰森询问,艾斯特马上就继续说道:“现在的昂城鱼龙混杂,发生一些意外也是应当的吧?”

    “你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杰森这次是真的惊讶了。

    艾斯特能够通过蛛丝马迹判断出‘圣蛇会’的暗子已经是超出他的想象了,如果连‘收容所’大人物派出的暗子都知道,那他真的要重新评估眼前这位合作者了。

    “不、不是我。”

    “是,艾特德蒙前辈。”

    “他大致知道是谁。”

    “但需要您的配合来做最后的判断和再次彰显我的强大!”

    艾斯特先是连连摆手。

    然后,他压低了声音说道:

    “您不觉得‘利爪13’仅出现一次,实在是有些太浪费了吗?”

    说着,艾斯特从沙发中站了了起来,似模似样的将右手在胸前画了个圈,左手摘下了并不存在的帽子,上半身鞠躬致意。

    他声音低沉的吟唱着——

    “夜晚是您巡视之地。”

    “月下是您展翅之际。”

    “夜枭所致……”

    “裁决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