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三十九章 ‘剑圣’……(求订阅~求月票~)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三十九章 ‘剑圣’……(求订阅~求月票~)

    !

    这是杰森选定的技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杰森的技能体系中,能够直接表现出鲜明‘战斗’方式的技能并不多,绝对算是其中之一。

    而精通级别的能够拥有子弹级别之上的威力,这样的攻击应付大多数的常态情况足够了,但是却无法获得压倒性的局面。

    “提升!”

    吼!

    淡淡的龙吼声响起。

    并没有任何的形体出现在杰森的‘视野’中。

    那只是源自他心脏上,ui cx两个图复语的颤鸣。

    下一刻,这两个图复语就变为了亮金、赤红的星。

    亮金色为ui!

    赤红色为cx!

    两者交相呼应间龙吼声越发的清晰了。

    杰森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数下后,一股灼热的宛如是烈焰般的血液喷涌入血管内。

    没有任何的异样。

    更没有什么难受。

    对于杰森来说,心脏破裂了不知道多少次,这样并没有真正伤害的改变,简直是如同呼吸一般自如。

    灼热的血液最终流向了杰森的双手。

    微微刺痛后,一切回归原样。

    ……

    ……

    25点饱食度,2食之兴奋让达到了专家级别,火焰威力直接提升到了炸弹级别,也略微提升。

    下一个级别需要40点饱食度和3点食之兴奋。

    算得上是中规中矩。

    呼!

    杰森心念一动,一颗火球就直接出现在了杰森掌心。

    感受着火球的明亮、灼热,杰森轻声的说道——

    “焚尽万物……‘利爪11’!”

    ……

    “异端的城市!”

    迪瓦诺深吸了口气后,这样的说道。

    “大人,请您忍耐。”

    驾车的人低声的说道。

    “为了我主的光辉,我会忍耐。”

    迪瓦诺说着就低声祈祷起来,在祈祷完成的时候,这位身穿古旧长袍,褐色头发梳理整齐,面容打理干净的中年男子这才继续问道:“所谓的‘九头蛇’你调查清楚了吗?”

    “调查清楚了。”

    “‘九头蛇’是隐匿在昂城中的组织,他们存在的时间超过了一百年,最初只是一些军人们组成的小团体,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小团体变成了庞然大物,尤其是在‘夜枭法庭’介入后,‘九头蛇’的发展十分的顺利。”

    “但是这的顺利,‘九头蛇’却不自知,他们希望获得昂城最终的控制权。”

    “而在‘面具人’被骑士阁下刺伤后,成为了最近事情的开端——根据我们的推测,‘面具人’应该是九头蛇的高层之一,他知道‘夜枭法庭’的存在,而‘夜枭法庭’希望抹去‘面具人’这个突破了均衡的人,所以,在骑士阁下刺伤了‘面具人’后,‘夜枭法庭’顺水推舟的做了什么,这引起了‘面具人’和他同行的阿拉斯的反抗,他们以‘九头蛇’的名义,开始拉拢那些帮派分子,准备给‘夜枭法庭’制造麻烦。”

    “只是他们错误估计了‘夜枭法庭’的力量,应该是在第一时间就被击溃了,不得不隐藏起来,而那些‘九头蛇’中的一些不老实的成员,也遭到了惩罚。”

    “在刚刚‘利爪13’直接击杀了‘收容所’的肖恩后,并没有马上消失,而是在昂城内搜寻着,我们猜测他应该是在搜寻‘面具人’和阿拉斯的下落。”

    司机兼‘圣殿’情报人员详细的说着。

    这是他和‘圣殿’的其他人根据最近发生在昂城的事情推断出来的。

    对于自己的推断,这位司机相当的自信。

    毕竟,这些事情是他和下属亲自收集的,然后,经过了最缜密的分析。

    在昂城,‘圣殿’的人可不单单被杰森干掉的那些,还有一些普通人构成的情报组织,他们选择了‘圣蛇会’的方式潜入了各行各业。

    不过,人数却要少得多。

    毕竟,进入新世纪后,知识的普及,信息的爆炸,早已让‘圣殿’失去了神秘色彩,特别是新世纪时,被攻破总部后流露出的一些罪证,更是让‘圣殿’成为了过街老鼠。

    但粪便都有苍蝇卷帘。

    ‘圣殿’这样的组织,也依旧会吸引一些极端分子。

    尤其是一些从小被‘圣殿’收养的孤儿。

    他们自小就会被灌输一些扭曲的信仰。

    迪瓦诺是这样。

    驾车的司机,也是这样。

    “嗯。”

    听到司机的汇报,迪瓦诺微微点了点头,他很满意对方收集情报的能力。

    然后,他低头开始翻阅手中的文件。

    不是拿起来,而是平铺在一个木质的长条箱上。

    这个箱子整体呈现出一个黑色,有着繁复的篆刻纹路,即使是普通人看到,也会发现这个箱子的不凡之处。

    同样的,也能够看得出迪瓦诺对这个箱子的看重。

    从上车开始,到现在为止,这个长条黑色箱子始终放在迪瓦诺的双腿上,哪怕是此刻的翻阅,迪瓦诺的一只手也自始至终的放在箱子上。

    司机从倒车镜内看着那个黑色的长条箱子,眼中带着一丝丝掩饰的羡慕。

    ‘剑圣’!

    这是迪瓦诺的称号。

    不是‘圣殿’给与的,而是在一次次的对外战斗中,敌人给与迪瓦诺的称号。

    在十年之前,迪瓦诺并没有被称之为剑圣,他虽然擅长用剑,但是也不排斥其它的武器,一直到遇到那柄‘圣剑’后,他才摒弃了所有武器,只是用剑为武器。

    不过,并不是那柄‘圣剑’!

    而是一柄迪瓦诺最初是用的‘圣殿’制式长剑。

    但正因为这样,越发多的人恐惧这位‘剑圣’了。

    没有使用‘圣剑’的‘剑圣’已经强到可怕了,那如果使用‘圣剑’呢?

    但是十年了,谁也没有看到迪瓦诺使用‘圣剑’。

    因为,他面对的敌人根本不值得他动用‘圣剑’。

    一柄制式长剑足够了!

    不知道那柄‘圣剑’是什么模样?

    司机忍不住的想着。

    然后,他就看到了迪瓦诺突然看向了倒车镜。

    倒车镜内,迪瓦诺双眼目光锋锐,就好似是真的剑一般刺向了他。

    “啊!”

    发出了一声痛呼,司机直接踩下了刹车。

    他闭着双眼,泪流不止。

    但是,他嘴里却是连连求饶。

    “迪瓦诺大人,我无意冒犯……呃!”

    嗖!

    司机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一截剑刃穿过了座椅靠枕,从司机张开的嘴巴里突出来。

    剑刃缓缓回收,鲜血被座椅靠枕吸收。

    咔!

    制式长剑缓缓归鞘。

    迪瓦诺看都没有看司机一眼,他只是抬手轻轻抚摸着装有‘圣剑’的箱子,嘴里轻声呢喃着:“你是我的,拥有你,我将拥有非凡之力,我将不可战胜!”

    “任何窥视你的蝼蚁,我都将斩杀!”

    带着这样的话语,迪瓦诺拎着箱子,戴着佩剑和资料,推门走下了车。

    尸体会有‘圣殿’的人处理。

    他不需要去操心。

    他现在要做的是去那个所谓‘jj搏击馆’查探。

    根据资料上记录、分析,那里有可能是‘九头蛇’的一个秘密据点。

    虽然之前是交由阿拉斯管理的,但是随着阿拉斯的失踪,那里并不会短时间内‘消失’,而是依旧会在那里。

    “饵吗?”

    迪瓦诺冷笑了一声。

    这样的手法,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无非就是‘jj搏击馆’内有着什么队友阿拉斯来说极为重要的东西,‘九头蛇’想用这样的东西来把阿拉斯引出来,然后用对方的人头来说讨好‘夜枭法庭’罢了。

    “蝼蚁总是喜欢用这种花哨的做法。”

    “真正的强者,对此不屑一顾。”

    “有我,无敌!”

    内心充斥着战无不胜信念的迪瓦诺满是轻蔑。

    他脚步加快,直奔‘jj搏击馆’而去。

    走进那个脏乱的后街,站在搏击馆门前的他看着那块招牌。

    “做为一名真正的斗士,即使明知必输无疑,也要有勇气接受挑战?”

    “不错的话语!”

    “值得一战!”

    迪瓦诺评价着,就抬起一只手就向着眼前的小门推去。

    然后……

    没有推开。

    “嗯?”

    迪瓦诺一怔,然后,他再次用力。

    这一次,门晃动了一下,开启了一个小缝隙。

    “杠铃片?”

    通过这一个小缝隙,迪瓦诺看到了门后的重物,他先是疑惑,但随之就双手放在门上,鼓动着全身力量去推眼前的门。

    吱、吱吱。

    刺耳的摩擦声中,眼前的门被缓缓推开了。

    “以为这样的重量就能够阻拦我吗?”

    “太天真了!”

    “我可是战无不胜的迪瓦诺!”

    迪瓦诺带着前所未有的自信,迈步走进了搏击馆。

    眼前的搏击馆和资料照片上的没有任何区别,虽然看起来很干净,但是极为简陋,除去基础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连一点的保护措施都没有?”

    “果然这里就是一个做为掩饰存在的地点。”

    迪瓦诺扫过周围后,十分肯定的说道。

    然后,他巡视周围,希望找到一些线索。

    而很快的,他就有所发现了。

    在搏击馆的角落他发现了一本巨大的、泛着金属光泽的书,书籍立起来足有四五岁孩童的高度,平躺在那也有40公分。

    只需要一眼,迪瓦诺就能够发现这本书的不凡。

    但是这样看似不凡的书为什么会随意摆放放在角落内?

    难道……

    想到了什么的迪瓦诺,迅速后退一步,抽出了腰间的制式长剑,他的面容严肃,目光锐利的查探着周围。

    “看似平常的搏击馆角落内放着一本绝对不凡的书,那……整个搏击馆怎么可能平常?”

    “一个平常的搏击馆会用那么重的杠铃片堵门吗?”

    “这里必然有着什么隐秘!”

    “说不定是一个繁复的术式,堵门的杠铃片就是一种开启方式,当我开启那扇门的时候,整个术式就发动了。”

    “怪不得我在开门的时候,会感觉很吃力,原来是我的力量被吸走了一部分吗?”

    迪瓦诺瞬间想清楚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即,这位‘剑圣’冷哼了一声。

    “以为这样就能够战胜我?”

    “实在是太天真了。”

    “即使是身在术式中,我也是战无不胜的!”

    心中坚定的信念,令迪瓦诺完全屏蔽了任何负面情绪。

    他没有恐惧,更不会绝望。

    他一手握着长剑,一手拎着装有‘圣剑’的箱子,开始细致的搜查起来。

    这一次,搜查的范围扩大到了居住区。

    浴室干净、整洁。

    储藏室干净,收拾的整整齐齐。

    起居室干净,没有一丝一毫的凌乱。

    就如同是普通的住家户一样,除了干净一点外,没有任何的疑点。

    但是身在术式中,这本身就是最为刻意的。

    连续搜查无果的迪瓦诺眯起了双眼。

    “真是可怕的术式!”

    “竟然能够迷惑我‘剑圣’的感知。”

    “必须要破坏一部分吗?”

    “可能会引起术式的连环反应,但是……我是战无不胜的,这样的反应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迪瓦诺手中的长剑对着眼前放在床边的床头柜就是一剑。

    咔嚓!

    ‘圣殿’锋锐的制式长剑,直接一剑将床头柜劈成了两半。

    床头柜内里的一些东西,径直散落在地。

    其中有着一个带着相框的照片。

    相框在落地的瞬间就破碎了,但是内里的照片却还保存完好。

    这是一家四口,祖孙三代人的合家欢照片。

    两个年轻人,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孩站在前面,一个高大的好似小巨人般的老者站在后面,正咧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迪瓦诺一眼就看到了这张照片。

    只是,当他看清楚照片上的老人时,十年来从不知道恐惧的迪瓦诺竟然颤抖起来。

    下一刻,这位自认为不可战胜的‘剑圣’无法抑制内心的惊恐,他就这么的摔倒在地,发出了连续的惨呼——

    “啊啊啊啊啊!”

    “是他!”

    “是他!”

    “是那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