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四十九章 下半场
    一切悄然发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无声间,出现了改变。

    然后,好似惊雷炸响,令‘收容所’a级管理者劳伦斯猝不及防。

    一向温和示人的劳伦斯此刻面容发青,平时笑眯眯的双眼中,绽放着丝丝冷冽。

    在肖恩被意外斩杀后,他就直接对克拉克、力特斯下了对艾特德蒙必杀的命令。

    ‘兄弟会’?

    劳伦斯是知道的。

    在瓦伦、奎克、克莱夫、爱迪文、琼斯、罗德尼六人死时,‘兄弟会’成立之初,他就知道了,因为,克拉克、力特斯最初选择加入,就是他的命令。

    想要用所谓的悲愤来打动人心,主意很不错。

    但时间上太晚了点。

    艾特德蒙你太让我失望了。

    竟然真的沦落到最后一刻才觉悟的地步,真的是可惜。

    这是劳伦斯知道‘兄弟会’,貌似惋惜的感叹。

    但,这样的感叹仅仅存在于肖恩之死的前一刻!

    当劳伦斯知道肖恩死时,这样的感叹变为了愤怒。

    他明白,艾特德蒙知道他会派人,而且大概率会是肖恩,所以,这从头到尾都是艾特德蒙的设计,为的就是杀肖恩。

    瞬间想明白其中过程的劳伦斯怒不可歇。

    既有着好用工具肖恩被杀,更多的却是他的失算。

    而且,这是他第二次在艾特德蒙身上失算了。

    这让劳伦斯无法忍受。

    所以,劳伦斯直接下了杀死艾特德蒙的命令。

    而现在,距离克拉克、力特斯行动已经超过了5分钟,该有的信息却没有发回来……

    克拉克、力特斯失败了!

    虽然劳伦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失败的结果是肯定的。

    “艾特德蒙、艾特德蒙……”

    “你再次让我刮目相看。”

    劳伦斯嘴里呢喃着。

    然后,玩味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了劳伦斯的嘴角。

    他的愤怒早已经随着这一局的彻底失败而烟消云散了,有着的只是淡淡的兴奋,他期望和艾特德蒙开启第三局。

    曾经的第一局,他胜了。

    刚刚的第二局,他输了。

    接着?

    第三局,自然是要让艾特德蒙更加痛苦了。

    上一次,艾特德蒙心灰意冷的远走昂城,混吃等死。

    这一次,他要让艾特德蒙生不如死,日日煎熬。

    “‘兄弟会’吗?”

    劳伦斯微眯着眼思考着。

    艾特德蒙用‘兄弟会’破局,他当然要用‘兄弟会’做局了。

    瓦伦、奎克、克莱夫、爱迪文、琼斯、罗德尼六人的遗孀、亲人们,这样好用的棋子,不好好利用一下的话,实在是对不起艾特德蒙做得那么多的努力。

    几乎是瞬间,劳伦斯就想到了不少能够让艾特德蒙痛苦的计划了。

    他没有挑选,而是准备一一用出来。

    比如将奎克的儿子和罗德尼的儿子劫持,分别放在昂城东西两头的隐秘地方,身上自然要绑上炸弹,然后,让艾特德蒙选择知道谁的下落。

    然后,再对瓦伦怀孕的妻子下手,让艾特德蒙选择保大还是保小。

    克莱夫的女友遭遇一次意外,面对一群酗酒后胆大妄为的小混混们,是很好的选择。

    爱迪文的父母太老,仁慈一些,让他们遭遇车祸就好。

    琼斯的妹妹,年轻活力坚韧,实力还不错,但很冲动,如果我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因为艾特德蒙的话……一场好戏就好上演了。

    不过,这只是第二局的开端。

    真正的重头戏当然是要艾特德蒙看着整座城市的毁灭!

    想到这,劳伦斯温和一笑。

    “真是不错。”

    他这样的自语着,就拿起了通讯器,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

    滴、滴滴。

    通讯器上接连传来了消息。

    霍尔达:我已暴露,请求撤离。

    克里克:我刚刚遭遇了袭击,请求撤离。

    威尔:有多人监视着我,请求撤离。

    这是三个他布置许久,明面上充当着暗子,实际是充当着‘饵’的人。

    三人被发现,劳伦斯根本不在意。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后一条。

    西蒙:是真的!‘九头蛇’‘夜枭法庭’是真的!

    西蒙,他真正的暗子。

    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影子。

    他是相信对方的。

    但正因为相信,他才越发的不可置信。

    “‘九头蛇’、‘夜枭法庭’是真的?”

    劳伦斯第一次皱起了眉头。

    身为‘收容所’的管理层人员,他的级别足以让他翻阅一些隐秘的资料,知道一些常人所不知道的事情,在之前他为了布局,就已经详细的查阅过昂城。

    昂城的历史不过百年,有文字记录的更是在新世纪之处,虽然发生过一些事情,但是每一次都是在可控范围之内的。

    等等!

    可控范围之内?

    劳伦斯下意识的想到了那个被他当做笑话的‘夜枭法庭’。

    昂城算不上什么繁荣的城市,但是有文字记录的档案中,却没有发生过任何超过范围的‘异常’和灾祸。

    而且,艾特德蒙为什么会选择昂城?

    他真的是因为心灰意冷?

    不是为了积蓄力量反攻他吗?

    还有他之前查阅时,昂城新世纪之前的历史记载十分的模糊不说,而且,还有着极多的断层,这在平时看来理应正常,但是如果‘夜枭法庭’真的存在……

    这些都是人为的!

    是‘夜枭法庭’在掩饰真相!

    滴、滴滴!

    通讯器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信息还是西蒙发来的。

    不过上面的信息赫然是——

    西蒙:夜枭所致,裁决之时!

    夜枭!

    毫无疑问,西蒙应该是死亡了,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被敌人拿走通讯器。

    “艾特德蒙,是我小看你了!”

    “还有……”

    “‘夜枭法庭’!”

    劳伦斯狠声说道。

    他知道这一局,他比想象中败的还要惨。

    而且,第三局,也无法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

    但是只要他‘收容所’a级管理者的身份还在,一切就有重来的机会,他就能……

    不对!

    他知道这一点!

    艾特德蒙自然是知道的!

    艾特德蒙既然动手了,还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吗?

    劳伦斯脸色一变。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从眼前办公桌的暗格中,拿出了两个隐秘的优盘后,起身就向着衣架走去。

    离开‘收容所’总部!

    这是劳伦斯此刻的想法。

    可就在他刚拿下外套、帽子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一队总部的机动队员冲了进来。

    领头的是他的同僚之一,戈洛尔。

    “劳伦斯阁下,希望你不要反抗,有一些事情需要你配合调查。”

    “当然了,我们都相信你。”

    “一定是出现了某些问题。”

    这位同僚说道。

    很明显,劳伦斯平日里的表现,令他在这个时候,有了一丝回转的余地。

    “当然。”

    劳伦斯这样说着,就把帽子戴在了头上,穿上了外套,一副很配合的模样,然后,劳伦斯平静的看着自己的同僚,声音缓缓的说道:“劳伦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话语声落下,不等同僚再次开口。

    劳伦斯上前一步就将同僚击倒。

    “抓住他!”

    “押下去!”

    看着瘫倒在地的同僚,劳伦斯十分冷酷的说道。

    周围的机动队员立刻行动起来。

    而劳伦斯则是跟随在后,接着,在完成了一系列的羁押流程后,他大摇大摆的走向了停车场,上了戈洛尔的车子,向卡带机里面放入一盘蓝调的卡带后,在音乐声中,他一脚油门踩下,车子缓缓的离开了‘收容所’总部。

    劳伦斯不着急。

    他知道自己有至少1个小时的时间。

    而这1个小时足够他做许多事情了。

    例如:联系一下‘圣殿’,告知他们昂城发生什么。

    又或者,告知‘圣殿’几个‘收容所’的特殊基地。

    想必‘圣殿’的人一定会对那几个特殊收容物感兴趣。

    当然了,还有‘圣蛇会’。

    这也是可以利用的力量。

    不过,他现在,最先做的却是启动他早就埋在昂城的‘炸弹’。

    但理智告诉他,现在这么做是达不到最佳效果的。

    所以,他克制着。

    “艾特德蒙,我们的第三局开始了。”

    彻底撕下伪装的劳伦斯声音阴冷,面容阴鸷的说道,整个人就如同是一条从光亮处钻回灌木丛的毒蛇,不仅危险,而且致命。

    昂城,办公室内,一直等待着电话的艾特德蒙保持着沉默。

    滴铃铃。

    电话刚响起,艾特德蒙就拿起了电话。

    “艾特德蒙,你汇报的一切已经属实。”

    “我们确认后,已经对劳伦斯实施了抓捕。”

    电话那头是一个女性的声音,严厉异常。

    艾特德蒙平时很不想听到这个声音,但是这个时候,他却觉得这个声音是如此美妙。

    不过,还没有等他高兴。

    他的通讯器就响了起来,当他看清楚通讯器上的文字时,眉头直接皱起。

    劳伦斯:你准备好了吗?

    “薇恩阁下,我建议您细致的检查一下。”

    艾特德蒙这样说道。

    “你是在质疑我?”

    薇恩声音一沉,不过,随即这位a级成员就下达了重新检查的命令,隔着听筒听到这样的命令,艾特德蒙一直严肃的面容,突然的垮了下来,变得懒洋洋的,特别是在耸了耸肩后,他那上一刻还笔直的身躯不由自主的就溜了下去,整个人瘫软在柔软的的沙发椅中。

    “果然,我还是习惯当咸鱼。”

    说着这样的话语,艾特德蒙再次拿起了通讯器,看着劳伦斯杀气腾腾的话语,他想了一下编辑了一条信息发了过去。

    接着,就把通讯器扔在了桌面上。

    房间的灯光下,通讯器上面显示着刚刚发出的消息——

    艾特德蒙:抱歉,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