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七十一章 黎明时刻!(年初三,肥龙求订阅~求月票~)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七十一章 黎明时刻!(年初三,肥龙求订阅~求月票~)

    艾特德蒙是在半小时后苏醒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通过墙上的两个时钟和手腕上的表,以及藏在衣襟下摆的小巧电子表确认了。

    这些是他曾经养成的习惯。

    而很显然的,习惯一旦养成,那就难以改变。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他随手去拿通讯器。

    “艾斯特?艾斯特?”

    艾特德蒙直接呼喊着。

    “艾特德蒙前辈,您醒了?”

    通讯器内传来了艾斯特惊喜的声音,这让艾特德蒙微微松了口气。

    艾斯特没事,证明事情有很大的挽回余地。

    艾特德蒙很了解劳伦斯。

    对方布置的后手一旦真正的启动,距离最近的艾斯特等人,肯定没有生还的可能。

    “将下面发生的情况详细的告知我。”

    艾特德蒙拔掉了插着的输液管,一边从床上站起来,一边拒绝着医生的查探。

    他很清楚自己身躯的状况。

    虚弱,但也只是因为劳累。

    并没有任何的伤势。

    不过,站起来后,他依旧脚步踉跄了数次。

    对此,艾特德蒙苦笑了一声。

    时间太久没有进入这样的状态,现在的感觉真是糟糕透顶。

    艾特德蒙心底满是无奈。

    而通过通讯器听到这里声音的艾斯特急忙问道:

    “艾特德蒙前辈,您没事吧?”

    “没事。”

    “告知我,我昏迷后发生的事情。”

    “是,在您昏迷后,发生了……”

    艾斯特语速飞快,却精练的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包括两个d-级人员的意外。

    布置错误诱导的陷阱,再布置看守……

    完全就是劳伦斯的作风。

    而在听到那个大蜥蜴似乎是能够不断进化、适应时,艾特德蒙眉头一皱。

    看守越强大,那被守护的东西自然是越强大。

    而且,按照劳伦斯的行事风格,那件东西或者是那个存在,必然是处于一个被压制,却又能够恰好牵制看守的状态!

    一旦看守离开。

    那件东西或者那个存在就会彻底的爆发出真正的灾难。

    不过,以劳伦斯恶意的性格,自然不会这么简单。

    对方想要的是,他们千辛万苦解决了看守后,却发现自己做错了,自己击杀了看守,放出了真正‘魔鬼’的绝望。

    那件东西或者那个存在,会是什么?

    能够瞒过‘收容所’总部,那件东西不会太大,同样的,在平常状态下,也不会有什么异样。

    再加上‘看守’的选择和地下的建造,这个范畴再次的缩小。

    常态下,必然是我们可以随处可见。

    可一旦爆发,就是极为恐怖的东西。

    只是……

    这样的布局,真的只是劳伦斯一个人就能够完成的吗?

    艾特德蒙很了解劳伦斯。

    对方阴险狡诈,且在总部拥有相当的地位。

    但,也就是‘相当’。

    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手遮天。

    毕竟,对方连组织的议会都没有进入。

    还有!

    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

    为什么恰好是‘昂城’?

    恰好的在这里布置了这些,然后,恰好的爆发了这样的‘战争’?

    是不是太过巧合了?

    究竟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难道是……

    想到这什么的艾特德蒙目光一凝。

    他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是当这么多疑惑出现时,只有那个答案才能够解释,

    不过,艾特德蒙没有和艾斯特多说。

    “我马上来。”

    他只是这样说着。

    有些事情,并不是知道的越多就越好。

    特别是在极有可能被监听的前提下。

    艾特德蒙一边向外走去,一边看向了腰间的通讯器。

    然后,他用通讯器拨通了总部的电话。

    这不是他第一次拨通。

    在‘战争’爆发前,他就拨通过。

    一来是表示了情况超出他们的预料。

    二来自然是要求援军。

    “我是薇恩。”

    严厉的女声传来,只需要听到这个声音,在脑海中就会不由自主的出现一个不近人情、刻板的,且拥有高高权贵、锐利眼睛,头发梳起,戴着眼镜的中年女性模样。

    “我是艾特德蒙。”

    “战况超出我们的预计,‘圣殿’的攻击被‘夜枭法庭’遏制。”

    “而且,‘九头蛇’开放了地下庇护所为平民们提供庇护。”

    艾特德蒙如实叙述着。

    “嗯。”

    “还有呢?”

    通讯器另一侧仿佛是平常的问道。

    但落在这个时候艾特德蒙的耳中,却让他心底一凛。

    还有……

    果然总部是知道的吗?

    还有刚刚通讯器接起的时间,几乎是瞬间……薇恩在等待我的消息!

    迅速做出判断的艾特德蒙,当即目光微微一凝。

    薇恩是代表着劳伦斯的敌对势力?

    还是同一势力的内讧?

    相同势力的内讧,艾特德蒙见识的不要太多。

    ‘收容所’内也不例外。

    当然了,这一次的‘内讧’有可能不同。

    因为,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其他存在。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存在:那位用一拳‘和平’开创了新世纪的老人。

    阿拉斯的外公!

    对方在昂城的信息,‘收容所’总部应该知道。

    所以,才会出现了这一系列布置。

    不然的话,根本无法解释。

    是试探吗?

    艾特德蒙心里想着,目光瞬间恢复正常。

    “在昂城基地下,我发现了劳伦斯的‘后手’!”

    “暂时无法具体判断其中的危险性,但根据现阶段接触的‘异常’,潜在危险理应极高!”

    “‘面具人’正在帮助我们对战那个‘异常’。”

    艾特德蒙如实的说着。

    “明白。”

    “援军很快就会到达。”

    “请坚守。”

    薇恩说完就结束了通话。

    艾特德蒙则是再次拿起了通讯器,这一次不是艾斯特,而是帕西。

    “帕西情况怎么样?”

    艾特德蒙询问着。

    “我们都进入了地下庇护所,一切都很好。”

    帕西回答着。

    “嗯,那就好。”

    “放心,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们所有人会再次聚集在餐桌旁,替我转告丹弗斯,我期待她的厨艺。”

    艾特德蒙就如同是正常的关心一般,叮嘱着帕西。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之后就挂断了通讯器。

    希望帕西能够赶得及!

    艾特德蒙心底默默想着,将通讯器放在了腰间后,就冲携带了大量重武器、特殊武器、弹药和两支预备机动队的克拉克、力特斯点了点头。

    “这次我们一定能够干掉那只大蜥蜴。”

    力特斯恶狠狠的说着。

    他通过通讯器已经了解了地下发生了什么。

    虽然他的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但是那种惊险,却令这位副队长感到心惊。

    而对于让他差点失去了手下的大蜥蜴,李斯特没有任何的好感。

    “嗯。”

    艾特德蒙没有否认。

    克拉克则是一言不发的头前带路。

    一行人很快的进入到了那条紧急通道内,向着地下而去。

    而结束了通话,拿着通讯器的帕西则是一脸的凝重。

    在‘战争’爆发前,艾特德蒙就曾和她约定过,如果发生了什么,他会联络她,并且以叮嘱、关心的话语提醒她。

    所以,真正的答案就在刚刚的话语中。

    提到了丹弗斯,但是丹弗斯就在我身边。

    所以,肯定不是丹弗斯本人,

    厨艺?

    品尝过丹弗斯厨艺的人?

    杰森没有。

    剩下的人都尝过,但是艾特德蒙说了我们,也就是他在场的时候。

    那个时候……

    阿拉斯不在!

    阿拉斯有危险?!

    帕西迅速的推测出了艾特德蒙想要表达的意思。

    没有犹豫,她马上走向了一旁的‘九头蛇’成员。

    “帕西女士。”

    ‘九头蛇’成员恭敬的回应着。

    眼前的帕西,包括肚子里的孩子斯塔克,早已被‘九头蛇’当成了自己人。

    而且,还是准高层。

    “阿拉斯有危险!”

    “你们一定要提醒她!”

    “应该是针对性的陷阱!”

    帕西说道。

    “明白!”

    ‘九头蛇’成员一点头,转身就开始向上汇报。

    层层传递,很快的就联系到了正在战斗的阿拉斯。

    这个时候的阿拉斯刚刚一拳将一个岩石组成的‘异常’打碎。

    “危险?”

    阿拉斯一怔,并不是因为这个消息。

    而是因为,在她的面前,出现一队人。

    这是一支全副武装、遮蔽着面容的队伍,总共六人,但是气息却十分强大,他们一出现就将阿拉斯团团围住。

    “阿拉斯女士,我们没有恶意。”

    “我们只是想要向您了解一些……”

    砰!

    宛如霰弹枪射击的声音响起来了。

    那是阿拉斯挥舞拳头的声音。

    她不相信对方。

    就如同杰森说的那样:遇到敌人,先下手为强!

    翻滚的气流,撞击着前方的人,令对方的话语戛然而止。

    但真正可怕的却是阿拉斯的拳头。

    那因为急速,而带起了层层幻影的拳头。

    本来该是六人包围阿拉斯,但是在这样密集的拳头下,却如同是他们被阿拉斯包围了一般。

    “自动步枪.连射!”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阿拉斯的嘴中喊着,拳头越来越快、力量越来越大。

    远处楼顶,一个狙击手做完了最后的调式。

    他准备瞄准阿拉斯。

    在行动前,他们就做了诸多的计划,也有着各自的任务分配。

    而他?

    是那个‘弥补错误’的。

    没有第一时间扭开瞄准镜,更没有看向目标。

    呼吸、呼吸。

    身为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对方调整着自己。

    然后——

    咔嚓。

    脖颈被扭断的声音响起。

    “真是的。”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躲在一旁阴人的。”

    “人家好歹是拯救城市的英雄,怎么能够被阴影里的匕首刺杀?”

    “耽误我打游戏。”

    雷修斯低声嘟囔着。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另外一处。

    头发花白的西科特在不远处的第二狙击点正冲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一切没有问题。

    当两人在楼下碰头的时候,解决了第三狙击点的库雅脸上还带着显而易见的愤怒。

    “‘收容所’在干什么?”

    “没有援军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向自己人出手?”

    库雅愤愤不平的说道。

    “不是‘收容所’在干什么,而是某些‘收容所’的人在干什么!”

    “事实上不单单是‘收容所’,我们……”

    “咳咳!”

    “我们赶紧离开吧。”

    “这里可不安全。”

    西科特打断了雷修斯的话语。

    这位头发花白的‘圣蛇会’成员不希望库雅知道太多阴暗鬼蜮的事情,虽然这些事情一直都存在着。

    雷修斯翻了个白眼。

    但是没有多说什么。

    他,想他的游戏机了。

    赶紧回去也好,省得待在这里,省得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

    三人快步向前,看着周围的残垣断壁,库雅忍不住的问道。

    “你们说‘利爪’13不会有事吧?”

    自从上次‘约会’后,她就没有再见过‘利爪’13。

    而现在昂城的主战场,面对那些异常的就是‘夜枭法庭’。

    她十分的担心。

    “放心吧。”

    “你那位可是不……”

    “咳咳。”

    “‘利爪’13十分强大,不用担心的。”

    “我们都能够应付,他比我强大的多,自然不用担心。”

    雷修斯轻咳了几声打断了西科特。

    现在他和西科特两人已经确认‘面具人’就应该是利爪.no13。

    主管哈罗也应该知道了。

    但是哈罗没有告知库雅,显然是有着什么想法。

    他们不会多嘴。

    即使是为了现在安静的生活。

    毕竟,哈罗对自己的女儿,远比他们有着发言权。

    只希望库雅不要发现什么端倪。

    雷修斯期盼着。

    事实上,提到杰森,夸奖杰森,对于转移库雅注意力来说太简单了。

    “那当然!”

    库雅一昂头,大踏步上前。

    真是好骗!

    雷修斯和西科特互视了一眼,交换着信息。

    而很快的,头发花白的西科特就低声祈祷着。

    “希望俱乐部不要遭到破坏。”

    “希望我认识的那些女士都安全。”

    “希望……一切都会过去!”

    雷修斯扫了伙伴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一切都会过去的!

    毕竟,这里可是‘夜枭法庭’守护千年的昂城。

    一定没有问题的!

    他坚信着。

    ……

    咔、咔!

    电梯快速下降的声音中,艾特德蒙已经逐渐的适应了虚弱。

    他没有超强的恢复力。

    只能是适应。

    所幸的是,到现在为止,他都适应的不错。

    希望一会儿也是如此!

    叮!

    电梯到达了楼层,电梯门打开的瞬间,艾特德蒙就听到了——

    ‘你不仅吃我的肉,还侮辱我的智商!’

    ‘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毫不犹豫的,艾特德蒙出声阻止着。

    但,晚了。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刹那。

    吱呀、吱呀。

    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突然响起。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一扇门被推开的模样。

    那是一扇双开门,古旧、略显破烂,实木制成,门框、两扇门扉的下半截都是同色的木头,门扉的上半截经过一个四四方方的篆刻装饰后,就是四四方方的木条小格子,内里应该镶嵌着五彩斑斓的玻璃,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灰白一片。

    不单单是玻璃灰白。

    就连那扇双门也是灰暗的。

    就如同是一副黑白电视画面。

    而此刻大蜥蜴站在门前。

    它用力推开了那扇双开门。

    接着,它再一次瞬移不见。

    而在门后……

    成群的、狰狞的怪物出现了。

    它们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1.8米高,有着模糊的人形,通体漆黑。

    一出现,它们就向着距离最近的杰森蜂拥而至。

    面对潮水般的怪物,杰森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感受到了体内某种力量的开启。

    这股力量的出现,只有一个可能——

    黎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