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七十章 水煮蛋!
    杰森走在最前面,波轮紧随其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爱米莉则有些发懵。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和波轮努力了那么久都没有任何收获,现在却轻易的达成了?

    就因为请吃饭?

    不会的!

    不可能!

    虽然这些食物很好吃,但是和‘神秘侧’知识比起来……唔,应该差那么一点点吧?

    爱米莉心底原本想说是根本是天差地别的,但是想了想刚刚那些美味的食物,感觉这么比较的话,实在是有失公允。

    毕竟,食物真的很好吃啊!

    所以,爱米莉换了一个比较。

    可就算这样,她还是有些不理解杰森的行为。

    “每个人都有在乎的东西,虽然不同,但都是那个人心中最为纯粹的东西——就像是杰森阁下,无关乎其它,只是为了吃。”

    托尼欧笑着说道。

    “纯粹?”

    爱米莉反复回味着这句话。

    她虽然还是不理解杰森,但是大概却懂了托尼欧的意思。

    “杰森阁下真的很喜欢吃吗?”

    爱米莉确认一般的问道。

    “当然。”

    “毫无疑问的。”

    “要知道,不是真的喜欢吃,可不会把我这里的食材全都吃光了,不,不单单是我这里,整个‘回忆之街’除了街角那家店之外,应该都被杰森阁下吃完了吧?”

    托尼欧笑着给与了肯定的回答。

    而爱米莉则是一愣。

    有着托尼欧的提醒,她才想到了刚刚杰森吃了有多少。

    几十人?

    上百人?

    她有些无法计算了,最终,她用了一个更简单的换算。

    连上刚刚托尼欧餐厅所吃的,波轮一共花了237592块。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足够2-3个普通略微富裕的家庭一年的花销了。

    而且,这还只是晚餐。

    还没有计算夜宵!

    一想到一会儿要去‘食酒亭’,爱米莉突然有些呼吸不畅起来。

    ‘食酒亭’名声在外,食物没的说。

    自然价格也是相当贵的,虽然要比‘樱桃馆’便宜一点,但是想到了杰森的饭量,爱米莉突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理算当然。

    波轮付出了这么沉重的代价,自然应该有着收获。

    呼!

    女孩松了口气。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但事情都在向着好的一面发展着。

    “再次感谢您的招待。”

    爱米莉很有礼貌的向着托尼欧告别。

    鞠躬的时候,她感觉腹部有点涨,以至于鞠躬这个动作变得有些困难。

    吃得太多了!

    明明我已经控制了!

    体重会涨!

    我会胖!

    一想到自己变胖后的模样,爱米莉身躯就是一颤。

    “放心吧,我给你准备的食物都是低脂的。”

    “去吧,波轮在等你。”

    “还有——”

    指了指外面后,托尼欧整理了一下厨师帽、围裙,特别是代表着主厨身份的领巾后,一本正经的欠身说道:“承蒙惠顾!”

    爱米莉挥了挥手,当做告别。

    然后,快步的追上了波轮和杰森。

    “我们能够走去‘食酒亭’吗?”

    “刚刚吃了太多,我想要消化一下。”

    爱米莉走在波轮的身边,将头探到波轮的面前,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波轮一笑,转头看向了杰森。

    “可以。”

    杰森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食酒亭’距离‘回忆之街’并不远,步行或者乘车对他来说都是可以的。

    “太好了!”

    “我一定要好好控制饮食!”

    “女人,连自己的身材都无法控制的话,怎么可能控制自己的人生?”

    爱米莉轻声欢呼一声后,开始握拳给自己鼓劲。

    杰森却是没有再关注这个女孩。

    他的目光不捉痕迹的扫过了前方。

    在刚刚,他走出托尼欧餐厅的时候,他超常的感知,能够敏锐的捕捉到不少扫视而来的视线。

    虽然到现在已经消失大半了,但还有不少存在。

    剩下的视线中,充斥着惊疑不定、审视、疑惑。

    以及……

    淡淡的恶意。

    不是纯粹的那种,是因为警惕而来的恶意。

    被纯粹恶意注视过太多次的杰森,轻而易举的分辨着这一切。

    同时,他还能够分辨出,这些人身上没有‘食物’。

    虽然迟了一顿额外的晚餐,但是杰森可没有忘记自己来‘回忆之街’是为了什么。

    寻找‘食物’,补充饱食度。

    不过,现在这个计划要稍微延后一点了。

    绝对不是因为他期待‘食酒亭’太久了,仅仅是因为杰森可以确认‘回忆之街’上的普通成员绝对没有他想要的。

    必须要找一些关键人物才行。

    很自然的,这些关键人物,都应该是‘大人物’。

    与‘大人物’打交道的麻烦,杰森是心知肚明的。

    至少,他需要有对方心动的筹码才行。

    而这肯定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

    因此——

    “先去‘食酒亭’吃完夜宵再说!”

    杰森心底想着,顿时,就放下了仅剩余一丝的‘心理负担’,改变了计划,开始满心期待着‘食酒亭’的美味。

    而走在杰森身边的波轮则是恨不得现在就翻开那本‘利维亚笔记’继续学习。

    刚刚随意的翻阅,波轮已经确定了,‘利维亚笔记’就是他想要的。

    从最基础的锻炼身体的方法,到进阶的剑术技巧,再到触及‘神秘侧’的秘术知识,上面应有尽有。

    最重要的是,上面是通用语翻译!

    这一点对波轮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这段时间以来,除去学会的古老礼仪外,波轮还知道了,‘神秘侧’知识用专用的语言记录着。

    “那些我看不懂的文字就应该是图复语吧?”

    “如果对照的话,不知道我能不能学会图复语?”

    年轻人想着,但是脚步没有一丁点儿的停顿。

    他知道他是怎么获得‘利维亚笔记’的。

    也清楚记得自己的承诺。

    ‘既然给与了承诺,那就不要违背。’

    ‘违背承诺所带来的利益只是暂时的。’

    ‘违背承诺所带来的损失却是永久的。’

    先祖笔记上的话语,年轻人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他绝对不会饮鸩止渴。

    迅速的收敛了内心的思绪,这位年轻人开始调整状态。

    他的目的达到了。

    但是‘人情为盾,世故为剑’的故事可没有结束。

    甚至,到了此刻,才刚刚开始。

    想到这,年轻人露出了一个真诚的微笑,看向了杰森。

    “杰森阁下,‘食酒亭’的菜单很多,不过,我推荐一道菜。”

    “什么菜?”

    波轮的话语马上引起了杰森的兴趣。

    “水煮蛋!”

    波轮笑着说出了菜名。

    水煮蛋?

    杰森眼中顿时浮现了期待。

    经历了‘仰望星空’后,杰森就学会了不要用菜名来判断食物的味道。

    水煮蛋看似简单,但是能够被‘食酒亭’收录,又能够波轮推荐,一定是相当不错的。

    不由自主的,杰森加快了脚步。

    波轮笑着跟了上去。

    爱米莉则是不得不以小跑的频率,才能够跟上两人。

    “水煮蛋?”

    “我为什么没吃过?”

    “那味道是什么样的?”

    爱米莉忍不住的想道,但是马上的,这个女孩就摇了摇头,开始警告着自己。

    “不行!”

    “爱米莉你要记住你的体重!”

    “你已经42.25kg了!”

    “马上就要超重了!”

    “不过……”

    “吃一枚水煮蛋,应该不要紧吧?”

    ……

    ‘食酒亭’距离‘回忆之街’真的很近。

    就算是步行,以散步的速度,也只需要15分钟左右。

    稍微走的快点,10分钟就能够看到‘食酒亭’的牌子了。

    不显眼,就是一块木质的牌子,挂在一个位于路边的二层建筑上。

    这栋建筑理应和身后的居民区融为一体,但是因为当初建造时的疏忽,却让它独独的出现在了角落中,与那些看起来很温馨的家庭联排变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那位老板却匠心独用,利用绿植和盆景模糊了这样的界限。

    让‘食酒亭’看起来既融合在温馨的居民区中,有独立在那,成为了一间不错的餐馆。

    杰森站在门口,扫视了一眼,就确认了这是一间很用心的餐厅,绝对不会出现令他有第三次不好回忆的可能性后,就直接推门而入了。

    叮铃!

    清脆的风铃声中。

    一位面容姣好,棕发红瞳的女性出现在了门口。

    没有任何的欢迎,脸上更没有一丁点儿笑容。

    先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杰森,然后,就愤恨的看向了随后走进来的波轮。

    “波轮少爷,有钱了不起吗?”

    女子冷冷的问道。

    “嗯。”

    波轮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你个混蛋!”

    “你竟然还敢答应!”

    “你真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看到波轮点头后,一直压抑怒气的女子直接爆发了,她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波轮的衣领,竟然就这么把波轮拎了起来。

    双脚离地,咽喉处传来了窒息,但波轮依旧笑着。

    他看着眼前的半个熟人,声音保持着平静道。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如果没有。”

    “那只是你还不够有钱!”

    这样的话音,彻底激怒了女子。

    “混蛋!”

    “臭小鬼!”

    “我要让你清醒!清醒!将你的三观彻底掰回来!”

    带着这样的话语,女子撤步、转身,腰间用力,就是一个过肩摔。

    “啊!波轮!”

    爱米莉担心的惊呼着。

    可是,出乎她的预料,波轮完全没有被砸在地上,而是身躯在半空中一个扭顿,就这么双脚落地。

    不单单是这样,波轮还借着扭顿的力量,将女子的手臂反剪到了背后。

    爱米莉愣住了。

    波轮会格斗技巧吗?

    会一点,粗通的那种。

    虽然每天坚持锻炼,但是技巧方面真的很一般。

    对此,身为好友的爱米莉是了解的。

    所以,她刚刚才会担心。

    只是现在?

    难道是……

    本能的,爱米莉看向了波轮胸口的方向。

    那里放着‘利维亚笔记’!

    波轮刚刚学了上面的技巧?

    爱米莉想着,但马上的就否定了。

    她承认波轮很聪明,但是不可能聪明到看一眼就会了的程度吧?

    一定是平时偷偷练习过!

    哼!

    竟然不告诉我!

    爱米莉气呼呼的盯着波轮。

    她完全没有看到,杰森眼中闪过的惊讶。

    相较于爱米莉的不确定,杰森可是详细翻阅过‘利维亚笔记’的,他完全就可以肯定,刚刚波轮使用的就是‘银之荣耀’猎手们的徒手技巧。

    “看了一眼就学会了?”

    “强大的天赋!”

    杰森忍不住的想道。

    但也就是这样了。

    比天赋,杰森从不会认为自己差到哪里去。

    尤其是他的剑术天赋!

    这可是被老教官认可的。

    “放开我!”

    “你这个小混蛋!”

    被反剪双手的女子大声喊道。

    “梅朵莉女士,身为餐馆的服务员,如果你还想要在这里工作的话,我希望你能够换一个态度,毕竟,从刚刚开始,我已经是‘食酒亭’的老板了。”

    波轮嘴里说着,直接松手。

    女子后退了两步,眼中还带着怒气。

    而面对着这样的怒气,波轮却是面带诚恳的说道。

    “你认为是我夺走了‘食酒亭’吗?”

    “或者说,你认为我会让‘食酒亭’破产?”

    “不要忘记,我以市价五倍的价格,将‘食酒亭’买下来,并且以高出市价三倍的价格和这里的厨师续约30年,我付出了这么多,可不是玩闹,我是真的希望将‘食酒亭’经营下去。”

    “而我也希望梅朵莉女士你能够帮助我。”

    “帮助我这个为了想要买下‘食酒亭’而放弃了家族继承权,只能背水一战的年轻人。”

    说着,波轮一欠身。

    梅朵莉一愣。

    “你为了买下‘食酒亭’,放弃了波轮家族的继承权?”

    女服务员不可置信的问道。

    虽然‘食酒亭’很不错,但和波轮家族相比较?

    孰轻孰重,她这个女服务员也是知道的。

    波轮竟然为了‘食酒亭’,放弃了波轮家族的继承权!

    难道波轮真的是发自心底的喜欢‘食酒亭’?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梅朵莉根本想象不出波轮为什么这么做。

    想到这,这位女服务员看向波轮眼中的怒气消散了许多。

    她刚刚只是愤怒‘食酒亭’成为了一个富家子的玩物。

    而现在?

    似乎不是的。

    梅朵莉想着,就不由自主的挪动脚步,让开了路。

    “我喜欢食物。”

    “也喜欢将食物带给真正能够欣赏它们的人。”

    波轮说着,转过身,看向了杰森。

    “这位就是我接手餐厅后的第一位客人,也是让我产生这样想法,且找到了人生又一目标的人,同样也是我认可的人。”

    这位年轻人做了一个虚引的手势,示意杰森跟他来。

    爱米莉跟了上去,悄悄的掐了一把波轮。

    “又骗人。”

    爱米莉轻声说道。

    做为好友,爱米莉可是知道波轮什么时候是认真的,什么时候是撒谎的。

    “为了食物,善意的谎言,又有什么不对?”

    波轮回答着爱米莉,目光却看向了杰森。

    在发现杰森没有任何异常后,他才是松了口气。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钞能力会出现意外。

    幸好杰森阁下没有怪罪。

    果然……

    我的钱,还是太少了。

    波轮默默的想着。

    至于当着杰森的面‘撒谎’?

    这何尝不是一种‘诚实’呢?

    宾主落座。

    波轮向着梅朵莉示意。

    “从水煮蛋开始,将所有的菜肴都上一遍。”

    “水煮蛋?!”

    “所有菜肴?!”

    梅朵莉忍不住拔高了声音,脸上更出现了一些红晕。

    马上的,梅朵莉发现了自己不应该这里,立刻,这位女服务生就掩饰的问道

    “你们能吃的了吗?”

    “抱歉。”

    “请把‘们’去掉。”

    “只是杰森阁下而已。”

    波轮纠正着梅朵莉的话语。

    “他一个人?!”

    “可……”

    “好,我明白了!”

    女服务生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波轮用极为严厉的眼神打断了。

    那是一种比刀子还要锋锐的眼神,令女服务生心底一颤,没有再多说什么。

    女服务生转身离去了。

    波轮刚想要向杰森表示歉意的时候,就发现杰森的目光看向了门口的位置。

    瞬间,波轮就猜到了什么。

    他一拉忍不住瞄向菜单的爱米莉,坐直了身躯。

    “我就是看看有什么,不会吃的!”

    就在爱米莉不明所以准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食酒亭’的门被推开了——

    叮铃!

    风铃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