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七十八章 鸣响之时!
    血与肉独有的切割声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锋锐的剑刃穿胸而出。

    闯入者低下头,看着突出的剑刃,又扭过头,看了看站在身后持剑的波尔,即使是被帽兜遮掩着表情,德尔邦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恍惚。

    “我说了,我们是两个人。”

    德尔邦说着,一耸肩。

    表情满是面对闯入者不相信自己和提醒了对方,但对方就是不听的无奈。

    只不过,这样的无奈,无论怎么看,都是贱兮兮的。

    看着德尔邦的这副贱兮兮的表情,闯入者的心底莫名的升起了说不出的愤怒。

    “杀了你!”

    闯入者突然怒吼一声,就这么不管不顾的、直直的扑向了德尔邦。

    噗!

    身躯脱离了剑刃,鲜血飚洒。

    但这丝毫没有阻碍闯入者的行动。

    手中的剑,对准了德尔邦径直刺出。

    德尔邦撤步躲闪,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刚刚波尔的一剑他是亲眼所见,正常人的话,一剑下去,早已经死了,可是对方挨了这样的一剑,却和没事人一样。

    心底有着疑惑,但是德尔邦嘴里的话却是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给了你一剑的是那个家伙,你追着我干什么?”

    “难道你觉的我好欺负?”

    “是不是我的造型给了你错觉?”

    “要知道,我可是‘时钟塔’的正式成员!”

    德尔邦的嘴犹如是机关枪一样,喷着一连串的话语,他的手也不慢,一个个法印,一件件小道具不停的用了出来,丢了出去。

    一剑擦着德尔邦的脖颈而过。

    当闯入者就要横扫一剑时,突然脚下出现了一片黄油。

    错不及防的闯入者,当即脚步就变得踉跄起来。

    德尔邦则是随手丢出一根点燃的火柴。

    呼!

    被德尔邦调配过,更滑腻、更容易点燃的黄油立刻被点燃了。

    火焰窜上了闯入者的斗篷。

    而德尔邦再次扔出了几块黄油,加剧了这样的燃烧。

    之前被一剑穿胸的闯入者,面对着烈焰依旧没有事,对方踉跄了两下后,就站稳了脚步,然后,似乎是想起了自己的任务。

    转过身就再次向着杰森冲去。

    “嘿,孙贼!”

    德尔邦高声的喊着,手里的一件道具扔了出去,砸在了对方的后脑勺上。

    一枚加料的臭鸡蛋。

    臭鸡蛋是德尔邦在菜市场购买新鲜鸡蛋‘培育’的。

    加的料,是黛西的排泄物。

    味道恶臭且长时间残留。

    且,刺激着常人的理智底线。

    事实上,这枚加料臭鸡蛋比想象中的还要好用。

    “混蛋!”

    “你竟然敢向伟大的……扔臭鸡蛋和狗屎!”

    几乎是咆哮的话语中,闯入者转身继续冲向了德尔邦。

    身为‘时钟塔’正式成员的德尔邦,用自己独有的战斗风格与对方周旋。

    幻影、视觉错位。

    加料臭鸡蛋中,时不时夹在一枚手雷。

    敏捷的脚步,完全不像是人们认知中的巫师。

    而手雷娴熟的应用更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

    游刃有余!

    “这家伙!”

    被德尔邦示意躲在身后的泰莉,看着战斗中的德尔邦,低声嘟囔着什么,可是最终,那话语还是没有说出来。

    被救了的她,记得救命之恩。

    街头出身的她,虽然脾气不好,但是救命之恩不会忘。

    带着心底的想法,泰莉补充着弹匣。

    她想要帮忙。

    但是,远处的波轮却是高声喊道——

    “去和凯米、爱米莉待在一起。”

    这位只是刺出了一剑,就再次观察起四周的年轻人面容凝重。

    致命一剑,却没有死。

    这给了他太多的联想。

    他惊讶于闯入者的不死。

    但是,看着那因为‘仪式’被搅乱,而停滞在半空的重型炸弹,却又感到了释然。

    如果真的是正常人,怎么会可能冒死闯入这里?

    只有不死的家伙,才会!

    波轮低下头闻了闻长剑上类似鲜血,却又更加腥臭的味道,他的脑海中回忆着‘利维亚笔记’中的一些记录,看向场中的战斗,面容越发的严肃了。

    半死者!

    一种将活人改造成类似‘不死生物’后的统称。

    根据活人生前的实力和改造所消耗的材料价值的不同,半死者的实力也会不同。

    弱小的,一个手持刀剑的成年人就能够解决。

    强大的?

    则是令有着名号的‘神秘侧’人士都为之侧目。

    当然,更重要的是,一个半死者出现,往往就意味着一群半死者在周围。

    毕竟,制造半死者的亡灵巫师可不会只制造一个半死者。

    “半死者,小心点。”

    波轮提醒着德尔邦。

    德尔邦心底一惊。

    半死者是什么,身为‘时钟塔’的正式成员,他是知道的。

    更重要的是,他还知道在樱桃城有一个十分擅长制造不死者的人。

    德尔琉塞!

    一个被诸多研究黑巫术的人称之为导师的人。

    难道对方也被那个叛徒收买了?

    德尔邦想到这,心就忍不住的沉下去了。

    德尔琉塞这样的人物,都能够被收买,‘神秘侧’中又有多少人参与其中?

    想到这,德尔邦开始认真的对敌了。

    他要想办法尽快结束战斗才行。

    下一刻,他的手中就再次出现了更多的加料臭鸡蛋和手雷。

    轰轰轰!

    爆炸声越发的响亮了,波轮却是没有关注那些,他直接收起了钢剑,然后,拨出了他花费高价定制的银剑。

    右手持银剑,左手从腰际的包囊中拿出了一瓶刚刚调制好的‘剑油’,十分娴熟的涂抹在了剑刃上之后,波轮左手比划出一个法印。

    无形的,可束缚的烙印在了身后的车子上。

    波轮不确定在一会儿的战斗中,他还能不能保护好身后的车子,但是此刻,他需要尽量保证车上三人的安全。

    吼、吼!

    低沉的,宛如野兽的嘶吼中,一道道黑影出现在了周围。

    这些闯入者,有些面容僵硬,脚步踉跄,皮肤在月光下显得惨白一片。

    另外一些更是四肢着地,张嘴吼叫着,看起来就和野兽没什么区别。

    但有一点相同。

    他们,不,它们都用浑浊的双眼盯着车上的三位女士。

    在它们腐朽的大脑中。

    三位女士,代表着食物。

    而阻拦在它们与食物之间的波轮?

    撕碎它!

    吼!

    一声嘶吼,这些明显只是低级制品的不死者向着波轮从冲去。

    瞬间,波轮就被淹没了。

    “波轮!”

    爬在车窗上的爱米莉大声喊道。

    凯米、泰莉攥紧武器的手掌中满是汗水。

    她们不自觉的靠近爱米莉,她们期望这样能够给与爱米莉一点安慰。

    “波轮!”

    爱米莉再次喊着。

    她拿起了放在手边的霰弹枪,就要冲下去,但是却被凯米、泰莉紧紧拉住了。

    “放开我。”

    爱米莉挣扎着。

    “冷静。”

    “波轮不会有事的。”

    “他不是一个鲁莽行事的人。”

    凯米轻声安慰者,看向车窗外的双眼中,则开始浮现了一抹笑意。

    烈焰!

    升腾而起的烈焰,翻滚的席卷着那些冲来的半死者,就好似一台火焰喷射器。

    烈焰从波轮的手中喷出。

    !

    猎手的法印会根据使用者的天赋不同而有着不同的展现。

    毫无疑问,波轮天赋出色。

    亦如他的剑术。

    月色下,烈焰稍稍停歇,波轮脚步轻盈,手中的银剑反射着月芒,当他开始舞动这柄银剑的时候,就犹如月光在手中绽放般,带起一道又一道的月弧,每一道月弧就如同是精心计算过一样,不多不少,恰好刺穿、割裂不死者的核心。

    莫名的一种优雅感,出现在了战场的波轮身上。

    即使是染血的杀戮,都无法让这样的优雅有一丁点儿的损失。

    他看起来就如同是传闻中的精灵般,面对着蜂拥而来的半死者,面色丝毫不变,声音中更是充斥着将一切置之度外的淡然。

    “钢剑除恶,银剑斩邪。”

    犹如是咒语的开启。

    那涂满了剑油的银剑上,绽放出了淡淡的白色的荧光。

    白色的荧光十分微弱,但是冲来的半死者却是一顿。

    呼!

    烈焰再次喷涌而出。

    一顿的半死者顿时被淹没了。

    而波轮毫不犹豫的穿过了残余的烈焰,冲进了半死者之中,再次挥舞着手中的银剑。

    此刻,他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这些怪物!

    然后,爱米莉就安全了。

    更多的?

    没有了。

    爱米莉双眼紧紧盯着波轮,刚刚刹那间犹如要被撕裂的心,让她越发的明白,自己对待波轮的感情是什么了。

    她抚摸着霰弹枪。

    默默的下定了决心。

    一次!

    只有这一次是波轮单独战斗!

    下一次!

    她要和他并肩而战!

    泰莉看着在战场中‘起舞’的波轮,然后,又看了看和那个较为强大的半死者战斗的德尔邦,忍不住的一抿嘴。

    相较于,优雅的如同贵公子的波轮。

    德尔邦就像是贱兮兮的街头无赖。

    这让泰莉有点不舒服。

    至于为什么不舒服?

    她也不知道。

    她总觉得不应该这样。

    德尔邦不应该这样。

    应该要、要……

    要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坐在车中,拿着手枪的泰莉忍不住的沉默了。

    凯米的目光则是直直的盯着杰森。

    看着身躯笔直,双手不住扔出火球的杰森背影,她总觉得十分安心。

    即使身处半死人的包围中。

    即使半空中悬挂着数颗重型炸弹。

    但,她很安心。

    有杰森在,她一定会没事的。

    她这样坚信着。

    只不过,仅仅是看到杰森背影的凯米并没有看到此刻杰森皱起眉头的样子。

    沉重如山一般的压力出现在他的身上。

    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束缚,他还能够移动,但是杰森能够感知到,他每移动一步,都是极为艰难的,耗费的力量是平常的数倍,甚至是十数倍。

    不过,这些并不是令杰森皱眉的真正原因。

    他皱眉的原因是因为,眼前的这些,不是完全针对他而来!

    布置了这一切的家伙,肯定是为了‘麒麟主舰’!

    他可以是顺带的。

    也可以是主要的。

    如果能够将他斩杀在这里,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如果不行?

    那就逼迫那位老将军出动‘麒麟主舰’来救援他。

    只是……

    眼前的一幕,需要出动‘麒麟主舰’吗?

    虽然重型轰炸机的出现和‘神秘侧’人士的参与,让他意外,但只是几架重型轰炸机和一些神秘侧人士,他认为还无法真正意义上逼迫出‘麒麟主舰’。

    所以!

    对方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

    想到这,杰森以更快的速度抛出一枚枚火球。

    既然对方杀招在后面。

    他就没有更多的时间耗在在这里。

    一枚枚篮球大小的火球成片的飞起。

    砰、砰砰!

    一次次的碰撞后,那由‘仪式’构筑的无形力场开始动摇了。

    一道道龟裂的纹路出现时,无形力场直接破碎。

    停滞在半空的重型炸弹开始下落,与杰森抛出的火球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轰!

    轰轰轰!

    一颗重型炸弹被引爆后,剩余所有的炸弹都被引爆了。

    巨大的爆炸声,彻底打破了樱桃城夜晚的宁静。

    火光更是照亮了夜晚的天空。

    被惊醒的人们,他们抬起头看着在夜空中燃烧的火焰,惊愕、恐惧,不知所措。

    这些人中既有着普通人,也有着‘神秘侧’人士。

    后者要比前者的反应更快。

    没有任何的犹豫,后者中相当数量的人就开始撤退了。

    他们要暂时离开樱桃城。

    而剩余的一部分,则是迅速的拿起了自己的装备、道具,开始向着爆炸的方向冲去。

    德尔琉塞靠在一张柔软奢华的沙发中,通过樱桃城的监控视频看着这一幕,面容没有丝毫变化,眼神更是平静无波。

    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大师,需要什么吗?”

    “我这里有上好的红酒。”

    “当然,还有其它的。”

    一个面带笑容,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穿着背心马甲、白衬衣的中年男子问道。

    “红酒。”

    德尔琉塞回答着。

    声音阴冷,让人不自觉的浮现寒意。

    再配合上那毫无表情的面容,总让人觉得这就是一个坏人。

    “好的。”

    不过,房屋的主人却是毫不介意。

    正因为德尔琉塞是坏人,他们才能够坐在一起。

    早已经醒好的酒液被倒入了杯中,房子的主人端起酒杯,一杯自己的,一杯递给了德尔琉塞。

    “大师,请。”

    房子的主人笑着端起了酒杯。

    德尔琉塞则是直接将杯中的酒倒入了嘴里。

    正在晃动着酒杯的房子主人没有任何的意外,双方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对于德尔琉塞他有着足够的了解,甚至,他能够猜到德尔琉塞接下来的话语。

    “我的东西呢?”

    “按照约定,应该给我了。”

    听着德尔琉塞不出预料的话语,房子主人捻起酒杯,轻轻的闻了一下后,这才以越发灿烂的笑容,回答道:“当然,我从不违反约定,不过……德尔琉塞大师,您不想要看看我的后半段计划吗?”

    房子的主人拉长了语调,空着的手指了指窗外的夜空。

    爆炸后,翻滚的火焰开始落下。

    可夜空却并没有平静下来。

    在赤红的火焰黯淡后,刺眼的白色开始出现了。

    它十分巨大。

    且,突兀的出现在那。

    没有人发现,它是怎么出现的。

    只知道,它看起来有些像是一个——

    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