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八章 物尽其用
    森德9?!

    嘉伦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身躯就是一颤,眼中的光芒宛如实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眼前距离他5米外的人,就是他的杀母仇人!

    就是那个操控他人生的混蛋!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这个念头不可抑制的的冒了出来。

    嘉伦握紧了拳头,他准备动手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廉价西服,仿佛是下班回家的上班族突然停下了脚步,一个背着手悠哉哉散步的老人也停下了脚步,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年轻母亲也停下了脚步,几个正在修理一旁排水渠的工人也停下了脚步,他们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嘉伦的身上。

    目光警惕、冰寒。

    宛如是盯上猎物的猛兽,时刻准备把嘉伦撕碎。

    而他?

    毫无反抗之力!

    即使在刚刚的‘游戏’中,他获得了胜利,但是那些和他对抗的‘逃生者’中,没有一个能够给与他现在的危机感。

    这些盯着他的人,随意一个,就能够轻松杀了他!

    这、这是森德9的保镖?!

    仿佛是一盆冷水泼下,被诸多视线锁定的嘉伦愣愣的看着周围。

    他坐在这里已经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他可以肯定,他坐在这里前,那个散步的老人就在,那个推着婴儿车的母亲也在,那些修理水渠的工人也在。

    提前准备!

    时刻保护!

    这就是百大家族的实力吗?

    虽然在之前,嘉伦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现实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残酷。

    在这种庞大的家族势力前,他真的好像是蝼蚁一般。

    想要挑战巨人?

    不自量力!

    耳边似乎响起了这样的声音,嘉伦紧紧咬着牙。

    不甘心!

    他不甘心!

    明明就近在咫尺,可却不能够报仇!

    5米!

    嘉伦估算着这个距离,脑海中浮现出诸多的方式。

    但没有一个能够成功的。

    他所知的任何方式,都会被周围这些‘隐形’的保镖所打断。

    该怎么办?

    嘉伦询问着自己,

    接着,他陷入了绝望。

    因为,那个散步的老者,那个让他感觉危险最大的保镖,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到了他和森德9之间。

    完全的阻断了他可能靠近森德9的方式。

    “嘉伦?”

    “运气不错的家伙。”

    在保镖的保护下,森德9开口道。

    做为森德家族的第9顺位继承人,盛气凌人的森德9并不是真的白痴。

    至少,在自身安全方面,森德9可是很用心的。

    每时每刻,一支家族的卫队都会跟在他的身边,不论是吃饭睡觉,还是如同此刻一般出现在街道上。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支由他花费高价,精心组建的卫队,才是森德9盛气凌人的底气。

    就如同这个时候。

    森德9能够看到嘉伦眼中的不善。

    但这又有什么?

    就算对方对他再不满,还不是老老实实的?

    至于为什么不满?

    森德9却没有多想。

    因为,这样的目光对他来说太熟悉、太多了。

    每一天,他都会被这样的目光盯着看无数次。

    最初时,他还会亲自调查一番,搞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可到了现在?

    他的秘书会搞定这些。

    当他成为家族中在f区的负责人后,一位能力出众的秘书就被家族委派而来。

    不仅能力出众,长相也极为出众。

    可惜的是,对方无法为他提供更多的服务。

    但是在类似安全调查方面,他却是放心的。

    那位秘术会详细的调查,然后,给他递交其中有危险的报告。

    接着?

    对方会处理好一切。

    自然,其中会有一些‘误会’。

    可他并没有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他的生命高于一切。

    这个嘉伦除掉吧!

    刚刚的眼神太讨厌了。

    森德9这样想着,却没有马上行动。

    垃圾都能够再循环利用。

    废物自然也一样。

    “我看上你了,我允许你为我服务。”

    “这是你的荣幸。”

    “如果你做到了,我会给与你奖赏。”

    例如:死得痛快一点。

    森德9心底满是恶意的想着,脸上虚伪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他甚至有点期待嘉伦获得‘奖赏’时,脸上的表情了。

    一定有些可爱!

    变态的癖好?

    不!

    森德9可不认为自己是变态。

    他从出生起,就站在了常人一生都无法达到的终点。

    平日里除去和几位哥哥、姐姐斗智斗勇外,就剩下了这么一丁点儿爱好。

    他这样的小爱好,怎么能够说变态呢?

    至少,比那些粗俗的蓑衣舞、活人茶,要高压多了。

    他可是一个很有家教的人呐。

    心底夸赞着自己,森德9自顾自的说道。

    “杰森,你知道吧?”

    “我要你在下场比赛时,尽可能的干掉他。”

    “尽可能就行。”

    “不要说做不到,我可是知道你和他的关系——在你就要被干掉的时候,是杰森给与你的‘打赏’,才让你活下来的。”

    “有着这么一层关系,你的袭击对于杰森来说,自然会变得‘效果非凡’。”

    打赏?

    嘉伦眼中闪过不解。

    出生贫民的嘉伦虽然聪明,也收集了相当多‘游戏’的资料,但是对于一些需要花钱和保密的资料,他是完全不知道的。

    而成为这次初赛的‘优胜者’之一,他也焦急的赶往医院,并没有再多做了解。

    所以,他并不清楚更多的‘游戏规则’。

    而这副模样的嘉伦,则更让森德9兴致盎然了。

    他笑眯眯的低下头,看着坐在那的嘉伦,以一种玩味的语气开口了。

    “打赏不知道吗?”

    “‘观众’会对一些感觉不错的‘逃生者’予以帮助。”

    “不然的话,你之前的打火机哪里来的?”

    森德9的话语,让嘉伦的手掌一下子放到了裤兜上。

    那里装着他之前得到的打火机。

    装着扭转了他‘生死’的打火机。

    不是意外?

    是打赏!

    也对,怎么可能有那样的意外?

    我还在天真什么?

    不过,杰森是我的救命恩人吗?

    那个‘狂猎者’吗?

    意外的消息令嘉伦恍惚了一下。

    片刻后,这位伐木工出身的年轻人轻轻的吸了口气。

    他抬起头,再次看向了森德9。

    “你想要让我对我的救命恩人出手?”

    “不可能的!”

    “我绝对不会这么做。”

    嘉伦掷地有声,一口拒绝了森德9。

    或许他无法报仇了。

    但是,他也绝对不会屈服。

    更不会恩将仇报。

    他,嘉伦,有自己的人生底线。

    “呵呵。”

    “我就喜欢你这样单纯的人。”

    “不要拒绝的太快。”

    “什么时候,都会有改变的。”

    “而且……”

    “夜,还漫长。”

    森德9笑眯眯的抬起手示意了一下后,周围的保镖中就走出了两个向着嘉伦走来。

    坐在台阶上的嘉伦一下子就站起来,向着森德9冲了过去。

    森德9微笑不变。

    他就这么看着向自己冲来的嘉伦。

    双方相距5米。

    但这5米就是天与地的距离。

    他相信嘉伦不可能冲到他面前。

    就如同他相信,嘉伦最后会屈服一样。

    站在森德9前,伪装成老人的保镖出手了,脚步一踮,就出现在了嘉伦的面前,手呈现掌状,直击嘉伦的小腹。

    这位保镖控制了力道,确保嘉伦不会死亡。

    他听得出自己主人的‘兴趣’。

    所以,他只会让嘉伦短暂失去行动能力。

    在保镖一下子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嘉伦就一拳打出,他想阻挡保镖的攻击。

    可惜的是,这一拳非但没有阻挡到那位保镖,在那位保镖突然加速的攻击中,还让他彻底的失去了一切反抗力量。

    砰!

    保镖的手掌击打在了嘉伦的小腹上。

    结实有力的腹肌,在这样的掌击下,没有任何的作用。

    呕!

    嘉伦本能抱着小腹跪倒在地,大声的干呕起来。

    眼前冒着金星。

    耳中满是嗡鸣。

    头杵着地,嘉伦支撑着让自己不瘫倒在地。

    他想要站起来,可惜只是保持这个姿势,就已经让他拼尽全力了。

    森德9看着这一幕,嘴角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他看了一眼那个出手的保镖,在对方点头保证嘉伦没有了任何反抗之力时,这才迈步走向了嘉伦。

    他驻足嘉伦跟前,抬起脚放在了嘉伦的头颅上。

    “我说过了,夜,才刚刚开始。”

    “一会儿,你肯定会改变注意的。”

    “放心,我会宽宏大量的原谅你这一次。”

    “不过!”

    “只有这一次!”

    森德9再一次的轻笑起来。

    那笑声满是矫揉造作,被森德9踩着的嘉伦梗着脖颈,想要掀翻对方。

    可从腹部漫延开来的疼痛,让他完全做不到这一点。

    他只能被踩着。

    无力反抗。

    呼哧、呼哧。

    嘉伦喘着粗气。

    身体的折磨。

    心灵的折磨。

    让嘉伦倍感煎熬。

    也让嘉伦永不放弃。

    “我说过了,我不会恩将仇报。”

    嘉伦的声音从牙缝中传出,在那鞋底下,头颅两侧的太阳穴上一根根的青筋开始崩起,原本抱着小腹的双手突然抬起,抓住了森德9的脚踝。

    我能动了?!

    在抓住森德9的脚踝时,嘉伦都是一愣。

    他怎么能够动的?

    刚刚他还疼痛的动弹不得。

    现在?

    疼痛还存在,但是却没有那么疼了,完全不影响行动!

    顿时,嘉伦动了。

    他抓着森德9的脚踝,用力的抬起了头。

    鞋底远离了头顶。

    森德9被掀翻在地。

    之前一直保持虚伪笑容的森德9,这个时候一脸的惊慌,脸色更是苍白。

    “拦住他!”

    “拦住他!”

    这位森德家族,第9顺位继承人高呼着。

    一点也没有了之前的盛气凌人。

    也没有了那种尽在掌握的感觉。

    就如同普通人遇到危险一样,也是紧张,也是恐惧。

    周围的保镖全都冲了过来。

    他们也无法保持镇静了。

    因为,一旦森德9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尤其是那个攻击嘉伦的保镖。

    是他确认嘉伦没有了反抗之力后,森德9才靠近嘉伦的。

    现在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他难辞其咎。

    可为什么嘉伦能够动?

    在他那一掌之下,任何人都应该失去行动力才对。

    这位保镖心底满是不解。

    但是,他的行动却是最快的。

    他越过了嘉伦,抬手向着嘉伦打去。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顾不上什么留有余地了。

    不仅铆足了全力,而且还对准了嘉伦的要害。

    但就在这个时候——

    砰!

    略显沉闷的响声在远方传来。

    这个保镖听到了这样的响声。

    枪声!

    不好!

    极高的职业素养,让这个保镖迅速的判断出这是什么声音,同样的,也让他判断出出现了这样的响声代表的是什么。

    陷阱!

    针对森德9的陷阱!

    嘉伦只是诱饵!

    心底想着,这个保镖就硬生生的收住了对嘉伦的攻击,想要转身将森德9扑倒。

    可刚刚的一击,他铆足了全力,这个时候的收力,虽然依靠着经年累月的训练收住了,但是身躯却是不可抑制的一滞。

    1秒?

    还是更短?

    而这已经决定了一切。

    啪!

    森德9的脑袋就如同是一颗被卡车碾压而过的西瓜。

    在这一刻,直接破碎。

    鲜血从断口处喷涌而出。

    无头的尸体晃悠了两下后,径直摔倒在地。

    周围的人被森德9的鲜血溅了一身。

    距离最近的那个保镖更是满脸鲜血。

    他颤抖着。

    森德9死了!

    完了!

    他完蛋了!

    惊恐、愤怒在这个时候涌上了这位保镖的心头,一转身,这个保镖就打算干掉嘉伦出气。

    不过,才抬手,他就停下了。

    然后……

    这位保镖直接越过了嘉伦,冲进了嘉伦身后的医院中。

    几个闪身,对方就消失不见了。

    仿佛是开始倒下的多米诺骨牌。

    这位保镖消失后,剩余的保镖也向着人群中冲去。

    他们每一个都是脸色惨白。

    他们每一个都充斥着对死亡的恐惧。

    留下来,森德9死亡的前提下,他们必死无疑。

    跑?

    虽然要遭到森德家族的追捕,但还有可能活下来。

    在这样的选择面前,该怎么选,自然不用多问了。

    几乎是呼吸间,整条街道的人除去嘉伦之外,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森德9无头的尸体就在嘉伦面前。

    这个伐木工出身的年轻人看着森德9的尸体,眼中浮现了一抹迟疑。

    他,好像被利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