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四十六章 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我叫佩尔斯,是个来自偏远乡下,平民家庭的次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同于备受瞩目的兄长和备受关爱的弟弟,身为次子的我,在中间位置,一个很尴尬的位置。

    我穿着兄长替换下来的衣物,用着兄长替换下来的文具,就连我的床,也是兄长曾经睡过的。

    至于我的弟弟?

    在我用了之后,差不多就是那些东西的极限了,他可以用新的。

    我不会有什么不满。

    至少我的父母恩爱,也没有虐待我,更没有苛责我,他们用自己的能力,已经给与了我最好的。

    所以,我很感恩。

    当然了,我还是在谋求改变。

    也许是年轻人所谓的梦想。

    我认为我应该获得更好的生活。

    也为了见识我曾听闻过的那些东西。

    我想要亲眼看一看。

    所以,我努力的读书,尽可能的离开乡下的家。

    在付出了常人数倍的努力后,我终于来到了大城市,达到了那些城市孩子只要一出生就能够获得的起跑线。

    滋味很不好受,但是结果却是欣喜的。

    我很开心。

    或许人一开心,一笑,就有运气了。

    我也不例外。

    一次完全不抱希望的面试,我莫名的通过了。

    虽然不是我想要的职位,但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

    我成为了一个‘接触者’。

    拥有了自己的‘公寓’,丰厚的薪水,还有悠长的假期,除了不能养猫外,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起码在我遇到那个特殊的‘狂虐者’之前,就是这样的。

    杰森。

    那个男人,打破了我对‘狂虐者’的认知。

    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狂虐者’是可怕的。

    而认识了杰森后,我才知道我之前见到的‘狂虐者’简直就是幼儿园水平。

    用我家乡的俚语来说:他们算个蛋蛋。

    强大!冷静!

    且莫名的让人恐惧!

    尤其是后者,每次看到戴着面具的杰森时,我都从心底发慌。

    就像是小时候在夜晚走路时,身后猛然传来了响声一样。

    不过,看在那丰厚的薪水的份上,我能忍受下去。

    只是……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谋杀!

    暴乱!

    阴谋!

    这些事情接踵而至了!

    我知道,不能够待下去了。

    必须要跑!

    虽然那位洛萨11是一个很不错的人,还给我升了职,但是我能够看得出,他朝不保夕。

    已经死了不止一位‘百大家族’的继承人了。

    再死一个,又有什么?

    任何事情,都和潘多拉盒子一样。

    一旦打开了,那就无法关上了。

    因此,我打算离开了。

    虽然有些不够仗义,对不起那位洛萨11少爷,但我不想不明不白的死。

    让我感到庆幸的是,比尔德、罗斯罗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和洛萨11少爷的关系要好得多。

    毕竟,那是救命之恩。

    这让我感到好受了很多,愧疚稍稍减少。

    我们一起踏上了离开的旅途。

    但就在刚刚,他们突然告诉我他们愿意充当饵,只是为了报恩。

    你们早说啊!

    我可是真心离开的!

    洛萨11对我没有救命之恩啊!

    我还想回到乡下养猫度日啊!

    还有我的小仙!

    它离了我,怎么活?

    在说出‘当然’后,佩尔斯眼前就仿佛是‘走马灯’一样,开始回顾自己的一生。

    遇到杰森前,挺平淡的,就是个普通人。

    最多运气好点。

    遇到杰森后?

    emmmm……

    波澜壮阔?

    不算。

    每每对视时,杰森平静的眼神,早已明确的告知他,什么是习惯。

    所以,他不能够称之为波澜壮阔。

    最多就是胆战心惊。

    对他来说,恰如其分。

    如果说有什么教训的话?

    那就是,任何时候都不要‘死要面子活受罪’!

    如果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

    他会老老实实的待在乡下,哪也不去。

    而现在?

    他看着两辆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的车子,强忍泪水。

    这两辆车,在那位洛萨11少爷向‘百大家族’宣战时,就已经跟上他们了。

    虽然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但对于他们为什么而来,他是心知肚明。

    跟了这么久,终于忍耐不住要动手了吗?

    我现在投降的话,还来不来得及?

    佩尔斯在脑海中胡乱想着。

    那两辆车子中的一辆,已经追上了他所在车子的车尾。

    砰!

    一次结结实实的撞击后,佩尔斯的脑袋撞在了前排的桌椅上。

    顿时,头晕目眩。

    但就算是这样,这位‘接触者’也看到了另外一辆车子已经超过了他们。

    夹击!

    毫无疑问,对方想要逼停他们。

    然后再依靠人数优势来完成彻底的压制。

    强忍着头晕目眩,佩尔斯伸手去摸枪。

    到了这个时候,束手就擒是不可能的。

    这位‘接触者’要搏一把了。

    然后——

    砰!

    他又一次的撞在了前排的座椅上,接着,就是连续的数次余力不歇的碰撞。

    这一次,他碰的七晕八素。

    刹车?

    比尔德为什么要要刹车?

    就算一开始能出其不意的让两辆追踪的车子措手不及。

    可马上的就会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想着,就看到了一直老老实实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罗斯罗突然探出了身子,在对方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冲锋枪。

    哒哒哒!

    枪口火舌喷吐。

    灼热的弹壳飞溅在后排。

    数颗弹壳更是落在了他的脸上。

    烧灼。

    疼痛。

    不是做梦。

    佩尔斯几乎是呆愣的看着自称是‘医生’的罗斯罗,在这个时候一脸疯狂扣动扳机的模样。

    在这之前,他对罗斯罗‘医生’的身份是深信不疑的。

    可现在?

    “fxxk!”

    “狗娘养的,尝尝这个!”

    “混蛋们,到爸爸胯下来!”

    听着这样的话语,佩尔斯在心底打出了一个问号。

    谁家医生这样啊?

    医生不都该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吗?

    拿着冲锋枪疯狂扫射的医生,骗鬼呢?

    但是,马上令佩尔斯越发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罗斯罗一边扣动扳机,一边将后排的一个袋子拿了起来,递给了比尔德。

    这个袋子就在佩尔斯的脚边和他的行李放在一起。

    佩尔斯单纯的认为这是比尔德或者罗斯罗的行李。

    接着,佩尔斯就看到了从‘行李戴’中拿出的榴弹枪。

    啪!

    车子的强挡风玻璃被比尔德一拳砸碎。

    榴弹枪的枪口对准了前面的那辆急冲而来的车。

    对方明显已经看到了榴弹枪,马上就急打方向盘,但是完了。

    砰!

    轰!

    一道黑色的弧线后,就是爆燃而起的火焰。

    急打方向盘的车子燃着火焰,翻滚到了一旁。

    嗡!

    比尔德一脚油门踩下,车子再次启动,佩尔斯整个人被推在后排的座椅上,他扭头回望。

    在燃烧的车子旁边,一辆被打成马蜂窝的车子正缓缓的停靠。

    猩红充斥在车子内。

    仅有两个人踉踉跄跄的爬下了车。

    但很快的就倒地不起。

    “这就逃过一劫?”

    佩尔斯一脸愕然。

    幸福来得有点太突然,佩尔斯一时有点接受不了。

    “这才刚刚开始。”

    “这些只是试探,真正的攻击并没到来。”

    “我们是诱饵。”

    “他们也是。”

    罗斯罗保持着之前探出身躯的姿势,在看到佩尔斯的神情后,马上说道。

    “你怎么知道?”

    “你不是一个医生吗?”

    佩尔斯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

    “谁规定医生就不能够知道这些了?”

    “一切不都是显而易见吗?”

    “我们充当诱饵吸引着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那些家伙自然会派出相应的人手来吸引洛萨11少爷,或者准确的说是:试探!”

    “他们无法确定洛萨11少爷在f区的力量有多少!”

    “而我们的出现,恰好给了他们机会!”

    “他们会不停的试探!”

    罗斯罗语速极快的说道。

    “那、那我们?”

    佩尔斯结结巴巴的问道,一股不好的预感浮现在心头。

    “我们就是要打退这些试探!”

    “不给他们试探的机会!”

    “或者说给与他们错误的信息,为洛萨11少爷争取最好的机会!就好像是两个正在决斗的剑客,谁先露出破绽,谁就死无葬身之地。”

    佩尔斯看着罗斯罗坚定的面容,甚至是放出光彩的眼神,整个人都快哭了。

    他听懂了罗斯罗所说的。

    但正因为听懂了,他才为自己的前途堪忧。

    不!

    已经没有前途了!

    前方就是死路一条!

    佩尔斯绝望的想着。

    但在绝望中,佩尔斯还有点好奇。

    “罗斯罗你真的是医生吗?”

    “为什么我看你像个死士。”

    佩尔斯问道。

    罗斯罗没有回答,而是比尔德回答着。

    “罗斯罗当然是医生。”

    “我可是他救的。”

    “但是在之前的事件中可是和我遭到了至少5次追杀,或许在格斗、射击方面他不如你,但是在其他的一些事情上,他早已经成长起来了,不过,你也不用急,我相信经过了这次事件后,你也会成长的。”

    驾车的比尔德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佩尔斯,用自己的话语安慰着。

    我谢谢你的安慰啊!

    成长?

    不死才能成长!

    死了就是长眠了!

    可怜的我,还没有真正的养过猫!

    佩尔斯无言的望了望车顶,然后,将自己行礼中最重要的猫窝抱在了怀中。

    在这个冰冷、残酷的社会里,也只有这个猫窝能够给我一点温暖了。

    不过,还没有等佩尔斯过多的感受猫窝的温暖,几个重物就扔在了怀中。

    一支霰弹枪。

    一条弹链。

    两颗手雷。

    佩尔斯诧异的抬起头。

    恰好与罗斯罗郑重的眼神相遇。

    “战斗还没有结束。”

    这位‘医生’说着,就看向了身后。

    在他们车子的后方,更多的车子出现了。

    而且与之前的逼停方式不同,这一次,对方之前开火了。

    砰、砰砰!

    哒哒哒!

    防弹的车身不停的震动,发出了难以支撑的呻吟声。

    佩尔斯几乎是瞬间就爬在了后排座上。

    “怎么办?”

    这位‘接触者’大声吼道。

    “还击啊!”

    又一次扣动扳机的罗斯罗理所当然的说道。

    佩尔斯愣了愣。

    他不知道罗斯罗的理所当然来自哪里。

    难道不怕吗?

    难道不恐惧死亡吗?

    他的心底满是疑惑,但是在这个时候,却又无法开口询问。

    他只能是拿起一颗手雷,拉了环就扔出去。

    轰!

    佩尔斯完全就是瞎胡扔的。

    但是运气不错。

    手雷爆炸的弹片完全覆盖了两辆车子,令这两辆车子倾侧、倒地,其中一辆还造成了之后车辆的连环撞击。

    “干得漂亮!”

    罗斯罗高声为佩尔斯喝彩。

    在这位医生看来,虽然佩尔斯平时有些怂,但是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的。

    看,现在就是证明。

    佩尔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向后看去。

    在看到追击者又一次被阻拦的时候,这位‘接触者’尽力用淡然的口吻道。

    “当然,我可是专业的。”

    说完之后,佩尔斯就再次开始后悔了。

    我说这些干什么?

    不是说好了,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吗?

    我怎么又开始了?

    陷入后悔中的佩尔斯开始握紧了手中的霰弹枪。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

    我没有回头路了!

    强撑!

    我也要撑下去!

    我要活到最后!

    佩尔斯一咬牙想道。

    然后,这位‘接触者’抬起了枪对准了再次追来的车辆。

    砰!砰!砰!

    霰弹枪特有的枪声在夜晚的街道上回荡着。

    一打一大片,几乎完全不需要瞄准的霰弹枪,和不停追击,拼命要靠近的车辆,让佩尔斯屡屡立功。

    而时不时扔出的手雷,更是让后方的追击者叫苦不迭。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后方追击的车辆却是越来越多了。

    甚至,有了一种密密麻麻的感觉。

    “他们是把整座城市的车都找来了吗?”

    佩尔斯忍不住的说道。

    然后,再次扣动扳机。

    咔!咔!

    击锤空击的声音,令佩尔斯脸色一变,当发现弹链也空了的时候,佩尔斯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他扭头去看罗斯罗。

    “我也没子弹了!”

    罗斯罗回答着。

    完蛋了!

    佩尔斯心底哀嚎着。

    而比尔德却依旧镇静。

    “遇事不要慌!”

    “因为……”

    “天无绝人之路!”

    比尔德这样说着,开始猛踩油门。

    他对准了前方的一个仓库猛地冲了过去。

    嗡!

    车子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撞入了仓库。

    砰!

    在仓库门飞舞的响声中,车子消失在了仓库内的阴影中。

    追击的车子接二连三的赶到。

    他们将车停在了仓库门前,纷纷下车。

    然后——

    轰隆隆!

    低沉有力,宛如野兽怒吼般的发动机声传来了。

    地面还有点颤抖。

    这些追击者面面相觑。

    就在他们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庞然大物冲出了仓库。

    钢铁的车身,翻滚的履带,还有双炮口的炮塔。

    战车!

    砰、砰!

    轰!轰!

    炮口齐射,两发炮弹落入追击者中,当即翻滚起了焰浪。

    “比尔德,这里怎么会有战车的?”

    刚刚开炮的佩尔斯一脸兴奋的问着比尔德。

    “我曾经是‘森德家族’的安保顾问。”

    比尔德含含糊糊的解释着。

    佩尔斯也没有追问。

    这个时候,在战车中,他有着绝对的安全感。

    他调整炮口,瞄准着那些追击的人,不住的按下开炮按钮。

    自动填装系统,让佩尔斯可以肆无忌惮的开炮。

    顿时,追击者就从猎人变为了猎物。

    人仰马翻。

    惨呼连连。

    形式几乎在一瞬间逆转了。

    罗斯罗松了口气。

    佩尔斯更是大声喊叫,发泄着刚刚的压力。

    唯有驾车的比尔德神情凝重。

    之前的异变不单单让他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更是让他的感知有了非同一般的变化,不然也不可能躲开席林数次的埋伏。

    而这一次,在他的感知中,远超之前任何一次的危险感出现了。

    “下车!”

    比尔德当机立断的说道。

    罗斯罗毫不犹豫的就听从了。

    数次的生死与共,让他完全相信比尔德。

    佩尔斯虽然有些犹豫,但在罗斯罗下车后,马上也跟了下去。

    而就在三人离开了战车时——

    嗤、嗤!

    剧烈腐蚀的声音出现了!

    三人扭过头向着战车看去。

    只见在常人眼中无比坚固的战车,这个时候正在融化。

    一团暗绿色的液体附着在战车上,让战车犹如是燃烧的蜡烛般,融化了。

    更重要的是,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在了他们身上,将他们牢牢的固定在原地。

    即使是身体素质异于常人的比尔德都没有例外。

    踏、踏踏!

    清晰的脚步声中,一个身材高挑,梳着高马尾的女子走了出来。

    没有繁杂的礼服,有着的只是皮甲与长矛。

    流线般的肌肉线条,让对方看起来犹如是一头雌豹。

    而在对方的身后,两个身披斗篷,看不清楚面容的人,静静站立。

    其中一人抬手对着战场。

    另外一人则是抬手对着他们。

    比尔德、罗斯罗、佩尔斯三人不是傻瓜,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隐秘的能力!

    各大家族真正的底蕴!

    赫拉10看着三个被束缚的诱饵,忍不住的笑了。

    “你们充当着诱饵,来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再一点一点把这个吸引力增加,让我陷入添油战术中不可自拔。”

    “很不错的计划。”

    “可惜的死,我预判了你们的预判!”

    “我并不会将手中的力量一点一点的增加,而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压上了全部的力量!”

    “所以——”

    “我赢了!”

    赫拉10宣布着。

    她的目光扫过比尔德、罗斯罗、佩尔斯三人。

    在此刻赫拉10的心底,她已经开始思考该如何撬开三人的嘴,得到更多关于洛萨11的事情了。

    当然了,得知一切后,她还要用三人和洛萨11做一些交易。

    利益最大化嘛,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这三人的目光有点奇怪。

    为什么总看我身后?

    这是……

    血腥味!

    赫拉10一开始心底不解,但是在闻到血腥味的时候,反应却是极快,她没有立刻转身,而是快速向前冲出了两步,这才转身,而且,在转身的一瞬间就将长矛对准了身后。

    但是!

    当赫拉10看清楚身后的景象时,却是全身一颤,差点连长矛都要脱手。

    月光下,一张冰球面具从阴影中浮现。

    对方手中的刀刺穿了‘赫拉家族’一位‘隐秘者’的胸膛,另一只手正掐着另外一位‘隐秘者’的脖颈。

    咔嚓。

    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响声中。

    杰森的目光看向了赫拉10。

    立刻,赫拉10只觉得自己被一头神话传说中的凶兽盯上了。

    她,感到了。

    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