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四章 熟悉的城市啊,陌生的人
    从‘面具x砍刀x肉’事务所走出来,只要沿着金属的楼梯向下走去,就能够看到马路对面的那一间二手电器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岩石电器’。

    招牌是灯箱模样,底色为白,字是黑色的。

    边角早已经残破,但还能用,老板没有换掉。

    店门口两侧摆放着旧的洗衣机、电视机,与那破旧的招牌放在一起,并没有任何的突兀感。

    老板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正侧坐在店铺内的椅子中,看着摆放在门前的电视。

    电视,是那只很老旧的彩色电视,自带天线,屏幕凸起,画面则满是雪花点,但是老人看得津津有味,一边拍着腿,一边啧啧有声,一边看着电视里的大腿。

    “杰森,下午好。”

    “有什么需要吗?”

    老人向着杰森打着招呼,表情自然、热情。

    熟人?

    杰森暗自皱眉。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遇到熟人。

    没有关于‘自己’任何记忆的他,只能是选择含糊不清的点头。

    “我需要一台电视。”

    杰森这样说着。

    “电视?”

    “当然有!单身的你,就算为了排解寂寞也早就该弄一台了!”

    “你看这台怎么样?”

    老板指了指他正在看着的电视,笑着说道:“一周前收到,八成新,自带天线,可以稳定的收看到五个电视台,而且……”

    说着,这位老板就压低了声音。

    “它和你的职业很配!”

    “嗯?”

    杰森诧异的看着凑过来的,神神秘秘的老板。

    “它的前任主人说,这个电视里会莫名的出现一口井,一个白衣长发的女人会从井里出现,然后,一点一点的从电视里爬出来。”

    电器店老板压低了声音,故作阴森的说道。

    一边说着,电器店的老板一边摆出了一个姿势,双手放在胸前,上下飘忽,嘴里还不停继续低声说着:“我好恨、我好恨啊。”

    杰森则是耸了耸鼻翼。

    没有任何食物的味道。

    因此,杰森看向故作神秘、阴森的电器老板时,变得面无表情。

    被一个身高2米+,面容粗犷的壮汉盯着,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电器店老板也是这样。

    很快的,这位老板就在杰森的注视下发出了阵阵干笑。

    “我也是听之前那位客人说来的。”

    对方解释着。

    “那位客人呢?”

    杰森一边问着一边查看眼前的电视。

    虽然对于杰森来说,这样的电视真的是老古董了,但是想要学会调台之类的不要再简单,毕竟,上面的旋转按钮早已表明了一切。

    “不知道。”

    “说起来,对方好像不是银-11街区的。”

    “我之前根本没有见过他。”

    “管他的,反正手续齐全,还有百货大楼的发票,电视的来源肯定没有问题。”

    电器老板思索着,但是很快的,就摇了摇头。

    “多钱?”

    检查了一番的杰森问道。

    “200。”

    电器老板报出了一个价格。

    “100。”

    杰森回了一个价格。

    顿时,电器老板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那灵敏的反应根本不是一个胡子都白了的老人应该有的。

    “怎么可以这样?”

    “哪有讲价,拦腰砍一半的……等等!”

    “别走啊!”

    杰森根本没有理会老板的嚷嚷,转身就走。

    “120!”

    “至少要120!”

    “我是110收下的!”

    电器老板拦住了杰森,径直解释着。

    杰森停下了脚步,目光看向了店铺内,最终停留在一个收音机上。

    “120可以,它做为搭头。”

    杰森指了指那个播放着新闻,音质良好的收音机。

    “不行!绝对不行!”

    “我不能……我们能够谈谈。”

    “真的,可以谈的!”

    看到再次要走的杰森,老板又一次的阻拦道。

    最终,杰森以125的价格获得了一台二手电视机和一台二手收音机。

    应该是一个卡在了电器老板心坎上的价格。

    杰森通过常人八倍的感知,听着电器老板的心跳,来判断着自己的价格。

    看着杰森抱起电视机、收音机的背影,电器老板摇了摇头。

    明明长得五大三粗的,为什么这么会砍价?

    难道不应该是不还价,让他直接挣一笔的吗?

    就在这位电器老板想着的时候,他突然的看到两个人影,顿时,这位电器老板一缩头,就躲回了店铺内。

    浦岛快步的跟在前辈、长官凉介的身后。

    看着眼前男人快步而行的姿势,浦岛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做为前辈,这个男人不太合格,到现在他都没有学会什么。

    做为长官,这个男人更加不合格,一切都是独来独往,根本没有调动应有的力量。

    就好似这次的案件。

    那个颇有名气的监督,相城一郎被谋杀了。

    而且,头颅不见了。

    根据调查,对方最后见到的是一个叫做杰森的男人。

    对方住在银-11-101,有着一个名叫‘面具x砍刀x肉’的驱魔事务所。

    按照流程,他会来这里给这个叫做杰森的男人询问、做笔录,而不是由身为管理官的凉介前来。

    可面对身为管理官的凉介,他一个普通的巡查怎么可能拒绝呢?

    希望不要出现什么大乱子。

    一想到自己长官曾经的所作所为,浦岛就忍不住的祈祷起来。

    不过,一切还是有点出乎预料。

    凉介在距离杰森还有两米远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

    危险的家伙!

    凉介在看到杰森的时候,心底升起了颤栗感。

    那是他只有在面对极少数人时,才会出现的感觉。

    可那极少数人中,没有一个人能够给与他如同现在一般的强烈感。

    这家伙杀了多少人?

    十个?

    二十个?

    凉介想着,手就下意识的放在了腰间。

    那是放枪的地方。

    不过,凉介没有把枪拔出来。

    他很清楚,面对杰森这样的家伙,一旦拔枪的话,那就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而他?

    没有把握面对杰森。

    即使手里有着枪。

    想到这,凉介放下了手。

    既然没有用,那就不再去做无用功。

    拿着一根棍子去威慑一头老虎,只能是将老虎激怒。

    想到这,凉介径直开口道。

    “我是刑警凉介,我希望我们能够谈谈,有关相城一郎的事情——他被谋杀了。”

    凉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盯着杰森的双眼。

    但是,令凉介皱眉的是,杰森双眼十分的平静,没有一点波澜。

    既没有惊讶,更没有惊慌。

    很平淡。

    似乎一切都是事不关己的。

    又似乎一切都已预料。

    事实上,就是如此。

    人渣的誓言谁会信?

    其他人或许愿意相信。

    可杰森?

    绝对不会相信。

    对于杰森来说,如果人渣的誓言都能够相信的话,也就不会无缘无故出现电闪雷鸣了。

    你发的誓言,我去淋雨?

    杰森可不会做这样的无辜老实人。

    至于相城一郎的死亡?

    杰森能够猜测得出,应该是茶碗中那个女孩下的手。

    在他这里吃了瘪,以对方下意识表现出的种种,可不会息事宁人。

    “你知道什么?”

    凉介盯着杰森问道。

    “什么都不知道。”

    “我之前一直在这里。”

    “不信的话,你可以询问。”

    杰森回答着。

    凉介向着浦岛打了个眼色,年轻的刑警马上就行动起来。

    而在此期间,杰森和凉介也没有站在马路边上。

    两人走到了‘面具x砍刀x肉’事务所的楼下,白熊咖啡屋。

    “想喝什么,我请客。”

    凉介说道。

    顿时,杰森多看了一眼这个中年警察。

    短发,消瘦的面容,带着丝丝僵硬,仿佛是受过伤一般,让其的面容看起来十分凶恶,身躯笔直,看似单薄,却有着相当的爆发力,坐在那时,腰背也保持着一个最佳的发力姿态。

    如果不是看过了对方的证件,杰森很难相信凉介这样的人会是一个警察。

    说是暴徒更加的合适。

    不!

    是亡命徒!

    而且,对方的一些习惯,也和杰森所熟知的亡命徒类似。

    甚至,在对方的身上,杰森还闻到了一点‘不夜城’居民的味道。

    虽然很淡,但是确实是存在着的。

    当然,打量也就到此为止了。

    杰森更在意的是对方说过的……请客。

    “先来十杯焦糖拿铁,还有二十个冰激凌球,用松饼做底。”

    杰森目光扫过咖啡馆吧台后的招牌菜单,很自然的说道。

    凉介一愣。

    咖啡馆的老板也是一愣。

    但是,马上的,这位咖啡馆的老板就行动起来。

    动作麻利,且手法娴熟。

    凉介僵硬的面容,越发的僵硬了。

    他总觉得自己刚刚好像是说错话了。

    “暴饮暴食不太好。”

    凉介这样的说道。

    “嗯,所以,我一般只吃七成饱。”

    杰森点了点头,目光再次看向了那位咖啡馆的女老板……身后的招牌菜单。

    “有牛排吗?”

    “给我煎十份,七成熟。”

    杰森说道。

    “好的,客人。”

    女老板微笑的回答道。

    虽然蓬松、卷毛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角和大半个鼻子,但是嘴角上翘后,对方笑颜如花。

    在这样的笑容下,一身黑,充斥着阴郁感的对方,也变得灿烂起来。

    而凉介的面容则是更加的僵硬了。

    这位中年刑警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着杰森盯着咖啡馆照片菜单跃跃欲试的模样,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甚至,凉介忍不住的想要起身就走。

    他现在可以肯定,杰森和相城一郎的死绝对没有关系。

    因为,没有哪个凶手会像杰森一样‘敲诈’一个警察,即使是一餐饭……嗯,一餐饭,就只是一餐饭。

    凉介摸着自己的钱包,默默的告知自己。

    在女老板准备的时候,浦岛回来了。

    “长官,我已经调查清楚了!”

    “刚刚杰森先生一直在银-11街区!”

    “街道上的章鱼小丸子店、糯米团子店、铜锣烧店、鲷鱼烧店等老板都能够为杰森先生作证!”

    浦岛认真的回答着。

    “知道了。”

    听到下属的汇报,凉介莫名的觉得有点心塞。

    这就是你的七成饱?

    然后,他快步的走向了摆台。

    “您还需要什么吗?”

    “可以直接吩咐我的。”

    女老板笑着回答道。

    “不了,我结账。”

    凉介摸出了钱包。

    如果再留下来,我就真的得留在这里洗盘子了。

    洗洁精的味道……实在太难受了。

    “一共消费271元。”

    女老板报出了价格。

    “没有折扣吗?”

    拿着钱包的凉介挣扎的问道。

    “没有。”

    “现金不够的话,可以去取钱,不远处就有一间银行。”

    女老板微笑的指了指外面。

    只是被头发盖住的眼睛,闪烁起了莫名的光芒。

    即使是头发也无法遮盖的住。

    凉介熟知这样的光芒。

    这是警惕的光芒!

    对方担心他……吃霸王餐?

    怎么可能!

    我凉介绝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不用了。”

    凉介沉声道,然后,扭头看向了浦岛。

    “浦岛你先结账,发了工资,我会还你的。”

    说完,凉介大踏步的向外走去。

    即使是路过杰森面前时,也没有任何的停留,相反的,走得更快了。

    女老板扫了一眼凉介的背影,然后目光就锁定了手足无措的浦岛。

    “客人?”

    “有什么问题吗?”

    “需要我报警吗?”

    女老板意有所指的提醒着浦岛。

    “不用,我就……我付账,有发票吗?”

    浦岛下意识的就想说自己就是警察,可是他觉得说出来后,会很丢人,话语到了嘴边了,硬生生的又咽了下去,然后,也开始挣扎起来。

    就如同是上岸的鱼,张大了嘴开始呼吸。

    可是……

    没有氧气。

    只有疼痛。

    浦岛也心疼钱包。

    做为单身汉,他可是要攒钱娶老婆的。

    所以,发票必须要有。

    这是凉介借钱的证据。

    他倒不是担心凉介不还钱,身为他的前辈、长官,凉介这方面的信用是没有问题的,他担心的是轮不到他。

    没错。

    凉介是那种举债度日的男人。

    发薪水日就是还款日。

    一瞬间秒空。

    所以,必须要时刻提醒才行。

    “有。”

    女老板说道。

    这让浦岛松了口气。

    与凉介的离开不同,浦岛是向着杰森行礼后才离开的。

    之后,就是女老板的上菜了。

    咖啡、冰激凌、牛排。

    杰森吃的不亦乐乎。

    手艺?

    还算不错。

    至少比他强得多。

    看着风卷残云般的杰森,女老板却是径直坐到了杰森对面后,以一副熟稔的口吻问道——

    “你答应我的事情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