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七章 身为普通市民,遇到麻烦要……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七章 身为普通市民,遇到麻烦要……

    杰森转过身后,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巨型画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随着窗帘拉开,窗户打开。

    这副巨型的油画画作,就这么的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阳光让这副画,变得更加色彩艳丽。

    不过,杰森没有注意这些。

    他更关注的是画的内容。

    他记得很清楚,之前的画作是三个猎人带着四五条猎犬,狩猎归来,因为猎物稀少而垂头丧气的模样,而现在大体没有变化。

    只是其中一个猎人的眼神似乎变了。

    而当杰森再细致的查看时,森林雪地上也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兔子脚印!

    一串兔子脚印出现在了灌木丛旁。

    杰森可以肯定,在刚刚,是没有这一串兔子脚印的。

    还有这个猎人的目光!

    也是不一样的。

    对方盯着兔子的脚印!

    什么时候发生的变化?

    杰森退后一步,查看整体。

    当他看到打开的窗户、阳光时,顿时恍然。

    特制的颜料?

    在‘不夜城’时,杰森遇到过类似的颜料。

    只不过,那种颜料是遇热消失。

    是一群‘诈骗犯’搞出来的。

    当然了,最后这群‘诈骗犯’成为了‘不夜城’茶余饭后的笑料。

    因为,他们竟然指望‘不夜城’的借贷人信守承诺。

    “这是根据空气流动和阳光来显现的秘制颜料……也是惠丽香留给惠丽晶的!”

    杰森的目光顺着画中猎人的目光看向了那一串兔子脚印,然后,又看向了这个房间的天花板。

    毫无疑问,惠丽晶给惠丽香留了一些东西。

    因为,这个房间除去惠丽晶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进来。

    而当惠丽晶进入到这个房间时,必然是耐心彻底消失的时候,因此,相较于房间中能够看到的巨额财富,这些东西才应该是重中之重。

    “怎么了?”

    惠丽晶或许是一个末流的侦探,但好歹也是侦探。

    杰森的一系列动作,让她发现了不同。

    “那里应该有什么?”

    杰森看着天花板,向惠丽晶示意。

    既然是惠丽香留给惠丽晶的,他认为想要将物品拿下来,至少应该征得惠丽晶同意才行。

    “我来!”

    惠丽晶自告奋勇的搬了房间中的一把椅子,就站了上去。

    天花板的那一角一推,就打开了。

    惠丽晶伸进去手,将一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包囊拿了下来。

    说是包囊,实际上只有巴掌大小。

    外层用牛皮油纸一层层的包裹,然后,再用透明胶带裹了数层,显然是为了防潮防霉。

    无疑,惠丽香是了解自己妹妹的,做了‘长期准备’。

    或者说,做了惠丽晶‘一次’没有发现这里的准备。

    而是‘彻底打扫家’时,才被发现的准备。

    毕竟,一个以咖啡师为梦想,却成为了侦探的雇佣兵,谁又能够指望更多呢?

    没有使用什么剪刀,惠丽晶开始用手撕扯包裹。

    刺啦!

    牢固的胶带、牛皮油纸几下就被撕开,露出了里面的小盒子。

    小盒子像是一个小巧的首饰盒。

    打开之后,惠丽晶却是脸带失望。

    因为,里面没有任何可以直接看到的文字信息。

    有着的只是一张白色的名片和一张照片。

    惠丽晶拿起名片,不自觉的念出了声。

    “童守寺大师?”

    这位女老板显然奇怪自己的姐姐为什么会把这样的一张名片,如此慎重、隐秘的放在天花板上。

    杰森却是双眼一眯!

    童守寺大师!

    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或者说是名称。

    第一次是从相城一郎嘴里,对方说是‘童守寺大师’给与他指引,让他来到了‘面具x砍刀x肉’事务所。

    而这一次是惠丽晶失踪的姐姐,留下了‘童守寺大师’的名片。

    原本,杰森还将‘相城一郎的委托事件’和‘惠丽晶姐姐的失踪事件’是分成两个,视作是他到来之前,‘自己’的布置。

    不过,现在看来,却是能够合二为一了。

    但这并没有让杰森有任何的欣喜。

    看似剩下了更多的时间,实则是减少了更多的有用信息。

    而且……

    当一切都纷纷指向了这位‘童守寺大师’时,杰森本就警惕的内心,越发的谨慎了。

    对方这么迫不及待的把他引过去,大概率是陷阱。

    就算不是陷阱,也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认识这个人?”

    看着杰森沉思的模样,惠丽晶问道。

    “听过一次。”

    “之前‘相城一郎’说是经过了对方的指点才来找我驱魔的。”

    “然后……他死了。”

    杰森回答道。

    这样的回答,看似有点搞笑,但是惠丽晶却是皱起了眉头。

    “凭借我侦探的直觉,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惠丽晶笃定的说道。

    面对着这样的笃定,杰森差点翻了个白眼。

    是个人就能够看出里面有问题。

    “侦探讲的是证据,不是直觉。”

    “你又不是灵媒!”

    杰森纠正着。

    而在杰森话音落下时,惠丽晶就紧盯着杰森,再次打量起来。

    这样的打量并不同之前那次对外貌。

    而是一种,想要看破一个人内心的打量。

    只可惜的是,惠丽晶看到的还是一个高大、强壮的身躯,和一张粗犷令人害怕的脸。

    足足四五秒后,这位女老板再次开口了。

    “你也是侦探,对不对?”

    “依靠着过人的观察力,伪装成了驱魔人,然后,侦破各种被伪装成了‘妖怪’‘恶灵’之类的案件。”

    “难怪你比我之前所在营地的教官都要高大、强壮。”

    这位女老板信誓旦旦的下了结论。

    侦探和高大、强壮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侦探不应该动脑的吗?

    杰森很想要这样问问对方,但是又懒得解释。

    他认为没有必要。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等到对方见到了,就会远远胜过他的千言万语。

    杰森的沉默,则让这位女老板误会了。

    “我以前就听说过伪装成灵媒的侦探,他是因为老婆孩子被杀追逐凶手……你呢?”

    惠丽晶双眼闪烁的看着杰森,似乎想要挖出什么秘密来。

    那双闪烁的眼睛,既带着好奇,也带着怜悯和同情。

    不用询问,杰森也知道在惠丽晶的脑海中,已经给他补充出了一出生死离别的大戏。

    “我是驱魔人。”

    “没有结婚。”

    “没有孩子。”

    杰森不得不说道。

    “猫狗呢?宠物呢?”

    惠丽晶不死心的追问着。

    而这样的追问,则让杰森下意识的想到了丹妮斯。

    那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呢?

    肯定是窝在沙发或者床铺上看小说!

    然后,马上的杰森就得出了答案,一想到丹妮斯侧卧着身子看书,压得半边身子麻痹了,不得不转身,却又因为抽筋,大声呼喊求助的模样,杰森的嘴角不由一翘。

    可马上的,杰森就变得神情凝重。

    除去‘餐桌礼仪’副本外,所有副本都无法返回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杰森的表情变化,惠丽晶是看在眼中的。

    “我之前也养过狗……”

    “不是狗。”

    “是二哈。”

    杰森强调着。

    “二哈不是狗?”

    惠丽晶一愣,但随即什么都没有说了。

    很明显,杰森早已将那只二哈当做了家人。

    这个时候,在强调狗的话,有些不妥当了。

    因此,惠丽晶马上就转移了话题。

    她拿起了盒子中的另外一件东西。

    那张照片。

    照片上是两个女孩的合照,九、十岁左右,穿着一样的格子裙,并排站立,露出了欢喜的笑容,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个女孩比另外一个女孩高了一头。

    即使照片是黑白的,但是也随着两个女孩纯真、甜美的笑容变得色彩灿烂起来。

    “这是我和那家伙唯一的合照。”

    “那时候,我天天跟在她屁股后面跑。”

    “虽然我长得更高一点,但是每次有什么事,都是她在保护我——我们当时在乡下,一些小鬼是真的很讨厌,就因为我长的高,竟然用牛粪砸我,还喊我八尺大人!”

    “我还尺八呐,e往无前,哈撒给!”

    惠丽晶做了一个挥舞长刀向前冲锋的模样。

    杰森没有理会惠丽晶,而是细致的看着这张照片。

    他希望从中发现一些可能存在的线索。

    但这张黑白照片存放超过了十年,即使主人精心的保护,可还是变得泛黄,再加上当时的洗印技术明显落后,除去两个小女孩外,根本看不出其它了。

    没有收获的杰森将照片还给了惠丽晶。

    惠丽晶小心翼翼的将照片放好,然后,将房间的窗子关上,窗帘拉住,接着,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就扭头对着杰森,道:“走吧。”

    “去哪?”

    杰森明知故问。

    照片惠丽晶贴身存放。

    那张名片,惠丽晶可是拿在手中的。

    这位女老板是什么想法,自然是一目了然。

    “当然是去找这位‘童守寺大师’啊!”

    “他那么多的秘密,只要找到他了,一切就都清楚了!”

    “如果他真的和我姐姐的失踪有关,我就让他感受一下地狱之旅!”

    惠丽晶十分认真的说完,低头去看那张名片。

    “童守町小学旁吗?”

    “是在银-09街区。”

    “打车的话,一个小时就能够到。”

    惠丽晶自说自话,就要行动起来。

    而当惠丽晶走出了两步之后,才发现杰森动都没动。

    她疑惑不解的看着杰森。

    已经找到了线索,为什么不行动呢?

    杰森则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身为一个普通的市民,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应该怎么做?”

    普通市民?

    惠丽晶看着杰森,不由一抿嘴。

    她不知道杰森想要干什么。

    “借用一下你的电话。”

    杰森向着楼下走去。

    他记得吧台上有一部老式的座机。

    不明所以的惠丽晶跟在身后,就看到了杰森掏出了一张名片,按照上面预留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是凉介警官吗?”

    “我这里有一些发现。”

    “嗯。”

    “和相城一郎的死有关,他说是有着‘童守寺大师’介绍他来找我的……嗯,当然不是怀疑,只是一条线索而已。”

    “好的,再见。”

    看着杰森面无表情,但是语气丰富的讲着电话,惠丽晶完全回不过神了。

    直到杰森挂了电话,惠丽晶还呆愣在原地。

    “你、你……”

    “报警啊!”

    “身为一个好市民,遇到麻烦一定要报警!”

    杰森回答着。

    “可、可……你是侦探啊!”

    惠丽晶反问道。

    在她的认知中,侦探向来不被警察喜欢。

    “就是因为你这样的家伙,才会让侦探一直被警察不喜欢。”

    “为什么不合作呢?”

    “我就知道一个人和警察合作的相当不错,甚至,被当做了救世主。”

    杰森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自己的电视、收音机。

    而惠丽晶则是彻底的被吸引了注意力。

    侦探被警察当做救世主?

    这怎么可能?

    那些警察是无能到了什么地步,才会把侦探当做了救世主?

    下意识的,她就想要询问。

    杰森则是抱起了电视机、收音机向咖啡馆外走去。

    可是好奇心已经被勾起来的惠丽晶怎么可能放弃。

    “等等我!”

    “你说的那个侦探是谁?”

    “做到这种程度,一定是大名鼎鼎的吧?”

    “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

    “你不会是在唬我吧?”

    跟在杰森身后的惠丽晶连连追问。

    然后,为了得到答案,还殷勤的快走了两步,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杰森房间的门。

    “你的招牌也太简陋了吧?”

    “就贴一张纸吗?”

    “至少应该换个木质的!”

    惠丽晶看着贴在门牌后下面的a4纸,忍不住的说道。

    “有用就行。”

    杰森回了一句,抱着电视、收音机走了进去。

    而跟着杰森的惠丽晶则是停在了走廊。

    “没有拖鞋吗?”

    惠丽晶问道。

    “不习惯。”

    杰森随口说道,就没有理会惠丽晶,开始将电视、收音机放在了书桌上,一边一个,宽大的书桌在放了一台电视、收音机后,顿时显得有些狭窄。

    不过,还算够用。

    再将收音机的插销插好,进行了一番调试后,杰森准备打开电视了。

    可就在杰森即将戳碰到电视机的电源时——

    咔!

    沙沙沙!

    电视自己打开了。

    一大片雪花充斥着电视屏幕上。

    逐渐的,雪花消失了。

    出现的是……

    一口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