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三十四章 咕!
    十几枚火箭弹完全的将车队笼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火光炸裂,烈焰翻滚。

    五辆车子就这么的被炸上了天。

    巨大的冲击波,让周围建筑的玻璃纷纷破碎,‘发光料理亭’也遭受到了波及。

    侍者们、厨师们脸色苍白,一脸的惊慌失措。

    很显然,他们根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这时候,一位看起来是管理者的男性镇定自若的走了出来。

    “安抚客人。”

    “报警。”

    这位男性大约四十多岁,衣着整洁,头上戴着类似绷带的装饰物。

    不是,治疗的绷带。

    而是那种厨师为了防止头发掉落的绷带。

    当厨师帽流行后,这样的绷带就消失了。

    尤其是在银之区,更是迅速的接受了厨师帽。

    源自东方的古老装束,早已被大部分厨师视为落伍。

    整条绷带为土黄色,清洗的一尘不染,却有着相当浓厚的年代感,一些地方更是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修补,但是却没有给人任何的不适。

    相反的,看到这根头带的人,只会觉得,它本该如此。

    是因为,戴着它的人镇定自若?

    还是因为,周围人的那种习惯?

    杰森不知道。

    不过,在这位中年厨师走来的时候,杰森却是嘴角忍不住的上翘了。

    对方身上有着诸多食物的香味。

    牛肉、羊肉、猪肉、海鲜等等。

    每一种都是那么的美味。

    真正的料理大师!

    或许杰森不会烹饪,但是他的鼻子却能够辨别出好坏。

    来对地方了!

    杰森心底想道。

    “各位客人,请先到料理亭内等待一下。”

    “我已经报警了。”

    “警察很快就会来。”

    中年厨师这样的说着。

    而凉介则是摇了摇头,他看向杰森、惠丽晶、童守寺老和尚。

    “我先去查看一下。”

    说完,凉介就向着爆炸的地方跑去了。

    “喂……”

    “让他去吧。”

    “这是他的职责。”

    惠丽晶刚要说些什么,却被童守寺老和尚拦住了。

    这位女侦探眨了眨眼,什么也没有说。

    凉介是警察。

    还是一个好警察。

    自然的,不可能面对这样的事情熟视无睹。

    可是当她看到老和尚也跟着走去时,就是一愣。

    “大师?”

    惠丽晶疑惑的开口了。

    “凉介警官今晚算是我的客人。”

    “我当然要保证我的客人的安全。”

    老和尚双手合十,起身后,加快了脚步,与凉介并肩而行。

    杰森一皱眉。

    最终,也跟了上去。

    他的感知中,爆炸的范围内还有着不少恶意的气息。

    老和尚不一定能够搞定。

    老和尚可是答应请他吃饭的。

    他可不希望老和尚出事。

    看着一同前行的三人,惠丽晶的理智告诉自己这是不可取的,侦探守则中明确的告诉她,事不关己要高高挂起。

    可是感情上却是惠丽晶无法控制的。

    既然是四个人一起来。

    那自然是四个人一起行动。

    想到这,惠丽晶也追了上去。

    中年厨师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下意识的,他扭过头看向了一旁的侍者。

    “这四位客人是?”

    他好奇的询问着。

    “订餐的是童守寺大师。”

    “曾经在我们店里吃过数次。”

    “是一位很和善的大师。”

    侍者马上说道。

    “嗯。”

    中年厨师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后,道:“以后这位大师,还有刚刚的三人再来店里时,给他们打八折。”

    说完,中年厨师返回了店中。

    有些事情,注定了他无法参与。

    他只是一个厨师。

    所以,他只能做好身为一个厨师的责任。

    做好每一顿饭菜。

    至于更多?

    那就是精益求精。

    以先祖的名义!

    中年厨师回忆着,加快了脚步。

    “他们订的是什么餐?”

    “牛肉全餐!”

    不需要查看,侍者就肯定的回答着。

    每一晚来的客人吃什么,他早已经记在了脑海中。

    因此,他才成为了‘发光料理亭’的经理。

    “牛肉全餐吗?”

    “再给他们来一份饺子吧。”

    “我送的。”

    中年厨师说着,就走向了一旁的海鲜柜,径直从里面挑选了几只大虾出来。

    侍者看着厨师的动作忍不住的一怔。

    “主厨,您这是要做虾饺,后厨有现成的啊?”

    他不解的问道。

    “刚刚看到了让我心中感到暖意的一幕,我的内心告诉我,我应该亲手做一餐送给他们。”

    中年厨师回答着。

    “需要我安排人给您打下手吗?”

    “不用了,它不一样,必须由我亲手完成。”

    中年厨师说完,拎着大虾就向着后厨走去。

    “亲手完成?”

    “难道是……”

    “升龙饺子?!”

    担任着大堂经理的侍者猛地想到了什么。

    看向主厨的目光就是一亮。

    眼神中满是期待。

    ……

    凉介看着跟来的三人,心底充斥着感动。

    可是你不要指望一个矫情的中年人和你说谢谢之类的。

    那是不可能的。

    你硬要他说,还不如杀了他般。

    他开不了口。

    他只会记在心底。

    双手持枪,凉介以一个标准的战术动作靠近了爆炸现场。

    不用担心油箱爆炸。

    在刚刚一轮轰炸之下。

    油箱早已爆炸。

    与此同时,车队内也没有了活人。

    虽然早已经猜到了这样的结果,但是等到事实出现时,凉介还是面色难看。

    他刚刚还期望会有一些人能活下来的。

    毕竟,在市区动用了火箭弹这么夸张的东西。

    要被对付的人,必然是什么大人物。

    在这样的大人物身边出现一两个‘神秘侧’人士那自然是在正常不过了。

    普通人或许无法活下来。

    可‘神秘侧’人士却又相当的几率活下来。

    只是……

    “面对火箭弹,‘神秘侧’人士也难以抵御吗?”

    凉介轻声自语着。

    “科技在进步,时代在发展。”

    “当枪械、大炮出现的时候,一些东西早已经悄然改变。”

    “正义,只在枪口之下。”

    “真理,就在射程之中。”

    “或许有些可笑,但这是真的存在——在银之区,‘神秘侧’之所以被分为了里世与现世,甚至其他的称呼,就是因为火药的出现。”

    “它的出现,让普通人第一次拥有了被正视的资格。”

    童守寺老和尚低声说着。

    眼中有些复杂。

    做为一个半路出家的人,他是真的欢喜火药的出现,就如同他说的那样,火药的出现,改变了整个时代。

    但是,做为曾经童守寺的继任者,拥有常人羡慕不已的‘神秘侧’力量,他又希望自己身处那个神秘至上的年代。

    果然,我就是个摇摆不定的家伙啊!

    童守寺老和尚心底斥责着自己。

    然后,又一次的开始念着心经。

    惠丽晶则是站在杰森的身旁,小心翼翼的查看着周围。

    她身为女战士的本能,告诉她危险并没有远去。

    杰森的目光则是早在惠丽晶之前就锁定了几个位置。

    站在五辆汽车的残骸前,杰森的手不由自主的触碰着,放在身后背包内短柄宽刃砍刀的刀柄。

    等待?

    这可不是杰森的作风。

    他习惯的是,主动出击。

    不过,就在杰森准备动手的时候,那几个位置上的人却是迅速离开。

    嗯?

    杰森的感知,令他的目光看向了道路的另外一侧。

    在那里,数辆车子正在疾驰而来。

    当那车子停下,一个年轻人就从车子上冲了下来。

    在看到那个年轻人的时候,童守寺老和尚就一把拉住了凉介,让凉介和自己一同退回到了杰森的身边。

    “怎么了?”

    凉介没有反抗。

    在刚刚老和尚愿意和他一同前来的时候,凉介就认下了这个朋友。

    对于朋友,凉介这种矫情的中年男人是无条件相信的。

    “花开院的人。”

    童守寺老和尚低声说道。

    “花开院?”

    “嘶!”

    “四大阴阳师家族?”

    凉介一愣,倒吸了口凉气。

    虽然今天是他第一天到‘零课’上班的日子,什么像样的信息,都没有了解过,但是有关‘四大阴阳师家族’他却是知道的。

    因为……土御门元。

    所以,凉介很清楚身为‘四大阴阳师家族’之一的花开院代表的是什么。

    当即,凉介就保持沉默。

    眼神中则是带着担忧。

    花开院的人出现了,这里死的人自然就应该是花开院家族的人,或者是关系极为密切的人,不然的话,花开院家的人,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现场。

    麻烦了!

    花开院家虽然不如土御门家一般霸道。

    但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

    或者说,在凉介了解到的资料中,‘四大阴阳师家族’就没有一个好相处。

    而现在,他们身处与对方关系密切的人的丧命现场。

    对方很自然的会有所迁怒。

    即使是他有‘零课’的身份,也没有什么用。

    如果只是牵连到他的话,凉介是不介意的。

    反正他就是个孤独的家伙。

    也没有什么人关心。

    可牵连到杰森、童守寺、惠丽晶却是凉介不愿意看到的。

    该怎么办?

    凉介皱着眉头思考起来。

    “放心吧。”

    “没事的。”

    童守寺老和尚低声安慰着凉介。

    这只是本能、是习惯。

    自从成为童守寺大师时,老和尚就已经习惯性的这么安慰人了。

    而每一次,最周都是有惊无险的。

    那些被老和尚安慰的人,随即就会向他投去崇敬的目光。

    等到老和尚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被当成了真正的大师。

    就如同,这个时候。

    在话语出口的时候,老和尚就有点后悔了。

    但是,世界上哪里有后悔药。

    他只能是硬撑着。

    即使是面对着那位花开院家族的年轻人,投来的锋锐目光时,也是只能硬撑着。

    当然了,老和尚的硬撑和一般人不同。

    他双手合十,轻声颂念。

    用习惯性的动作来掩饰他的慌张。

    在成为童守寺大师的时候,老和尚真的害怕自己露馅。

    所以,当初混迹街头的经验派上用场了。

    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习惯性动作来掩饰紧张。

    而一个和尚,还有什么是比双手合十更加和尚的吗?

    答案是没有的。

    因此,童守寺老和尚开始了不断的练习。

    他站在佛堂中,闻着檀香,颂念这经文。

    心中则是观想着自己被枪顶着头,被刀架在脖子上等等情形。

    一开始,他的颂念都是带着颤音的。

    那是被吓到了。

    可后来,他越来越平稳。

    哪怕是现实中,老和尚也能够游刃有余了。

    日积月累了十几年,这样习惯性的动作,完全的深入骨髓了。

    或者说,完全烙印在了灵魂中一般。

    甚至,发生了一些特殊的变化。

    此刻,随着老和尚双手合十、轻声颂念,看到的人都会觉得心情放松,就仿佛是耳边出现了晨钟暮鼓的敲击,又好似出现了禅音。

    凉介瞬间冷静下来。

    那位花开院家的年轻人也是一怔。

    随后,对方细细的辨认着老和尚。

    大约一两秒后,眼中就浮现了惊诧。

    “请问是童守寺大师吗?”

    年轻人问道。

    “只是童守寺和尚。”

    “大师已经另有他人了。”

    老和尚双手合十的回答着。

    另有他人?

    童守寺找到了新的继任者?

    花开院家的年轻人脑海中迅速的想道,目光则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杰森、惠丽晶和凉介。

    既然童守寺有了继承人,那跟在原童守寺大师身边的人,大概率就是继承人。

    首先,惠丽晶被排除了。

    童守寺虽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但是也不可能让一个女人来继承。

    接着,凉介就被排除了。

    凉介是男人,但是气质不像。

    那种装扮和此刻的站姿,更加的像是一个警察,而不是‘神秘侧’人士。

    童守寺的继承人必定是‘神秘侧’人士。

    这是毋庸置疑的。

    最后,这位花开院家的年轻人,将目光看向了杰森。

    好高大、强壮。

    气息内敛。

    目光平静。

    面容淡然。

    这应该就算新的童守寺继承者了!

    年轻人十分肯定。

    然后,他的目光上移,看向了杰森的头顶。

    没有光头?

    还没有剃度吗?

    心底想着,年轻人连忙向童守寺老和尚行礼。

    “见过大师。”

    年轻人向老和尚一欠身,然后,又向杰森行礼问候。

    “见过童守寺新的继承者。”

    老和尚双手合十做为回礼。

    杰森却是紧紧盯着这个年轻人,口水急速分泌着,肚子里更是发出了悠长的轰鸣——

    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