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三十六章 完美交易的开端!
    宴请?

    也就是说宴席了?

    杰森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张圆桌,然后,一道道山珍海味仿佛是流水一般出现在了桌面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顿时,杰森心底的愤怒一闪而逝了。

    被人打扰了吃饭虽然令杰森感到愤怒,但是如果这样的打扰是有着补偿,尤其是相当的补偿,那仍然是值得原谅的。

    杰森就是这么有原则的人。

    “嗯。”

    杰森点了点头。

    然后,将烤好的牛肉放在小料碟子内,筷子左右翻动后,带着热气,油脂四溢的牛肉,顿时沾满了孜然与芝麻、粗盐、辣椒面。

    放入嘴中后,牛肉特有的厚重感,包裹着咸味与辣味在舌尖上绽放。

    咸味如同是刀剑,劈荆斩锐。

    辣味如同是炸弹,瞬间轰鸣。

    再加上牛肉本身,那种厚重就仿佛是一层盔甲,套在了杰森的身上,让他无惧着这样的劈砍与爆炸,相反的,身躯则是感受着劈砍与爆炸的震荡,一次又一次的颤抖。

    全身颤抖后,那是满足的叹息。

    芝麻与孜然,就是叹息中的点缀。

    脆与回味。

    余韵之下,自然而然的第二声叹息。

    没有了最初的冲动。

    但却越发的持久。

    “好吃。”

    杰森心底默默点评着。

    不单单是牛肉品质相当的高。

    还因为,小料也是恰到好处。

    接着,杰森的目光看向了惠丽晶。

    惠丽晶嘴里立刻不停的嘟囔着:“刚刚就是我一直烤的,我一片牛肉都没有吃——十次了!已经十次了!”

    不过,嘴里嘟囔着,惠丽晶却还是拿起了盘子,将烤肉一片一片的放在炙子上。

    嗤!嗤嗤!

    油脂与炭火的协奏,再次响起。

    这个时候,杰森才把目光看向了花开院家的年轻人。

    立刻的,这位年轻人再次躬身施礼。

    “很抱歉,之前是我太失礼。”

    “一起就如同您推断的那样。”

    “刚刚的袭击只是为了掩盖杀人灭口罢了。”

    年轻人说着就抬起手,将一个串着一颗小拇指大小石子手链摘了下来,放在手中。

    “按照之前的约定。”

    “这枚‘祈福石’是您的了。”

    年轻人说完,就双手把手串递到了杰森的面前。

    杰森没有犹豫,径直接了过来。

    这本身就是他应得的。

    而且,上面的‘食物’气息告知着杰森,这块‘祈福石’的味道应该很不错。

    哪怕是在炙子上的牛肉不断散发出香气的时候,依旧是无比清晰。

    虽然这件道具不是对方身上味道最浓郁的,但也不是最差的那件。

    这让杰森心底一动,有了些许猜测。

    但是,杰森并没有多想。

    在‘食物’面前,杰森保持平时的状态就已经是费了相当大的精力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周围有外人的话,杰森恐怕会一口就将‘祈福石’吞下。

    花开院家的年轻人看到杰森杰森收下了‘祈福石’,当即松了口气。

    他真的担心杰森会不收。

    要真的是那样的话,他之后的事情就无法开口了。

    而现在?

    “杰森阁下,您对花开院家有过了解吗?”

    “关于分家进入主家的事情。”

    年轻人略带沉吟的问道。

    这样的沉吟并不是犹豫,而是在组织语言。

    他需要用更为委婉的语言来告知杰森发生了什么。

    至于直接开口明说?

    很抱歉。

    他心中那种源自大家族的骄傲感,让他很难就这么直接开口。

    或者说,事情还没有到达真正糟糕透顶的地步。

    还……不致命。

    仅仅是非常麻烦罢了。

    刚刚的一切,经过了调查,确实是如同杰森所说。

    而被刺杀的人是花开院明,刺杀花开院明的人是花开院秀。

    两人都是他为了应对这次考验,而找来的同伴。

    只是令花开院晴想不到的是,明明是同伴,却直接背刺。

    这样的背刺,令花开院明白他再也无法从家族中找到帮手了。

    不是家族中的所有人都不可靠了。

    而是他无法信任这些人了。

    很简单,那个抹除痕迹、杀人灭口的人费了这么大劲,就是为了让他重新选择两个伙伴吗?

    当然不是的。

    花开院晴可以保证。

    当自己再次挑选两个伙伴的时候,会立刻出现两个比花开院明和花开院秀更加合适的人选,而在关键的时刻,这两个人,必然会给与他背刺。

    因为,这就是这两人的任务:让他从分家进入主家失败。

    而在这些分家中,有能力做到这样事的人,大约有三五个。

    他暂时还无法确定。

    可有一点,花开院晴却是可以确定的。

    他必须要完成原本的计划。

    这不单单是他的野望。

    也是他的父母的。

    是他所在分家,所有人的期盼。

    因此——

    他要寻找外援。

    恰好的,眼前就有一个。

    “知道一点。”

    在花开院晴的注视下,杰森点了点头。

    这样的事情不需要否认。

    他确实是知道一点。

    土御门元提起过。

    童守寺老和尚也说过。

    但具体的?

    他真不知道。

    “我、花开院彻、花开院植、花开院树和花开院罗是这一届分家进入主家的主要争夺者。”

    “我们五个人,带领各自分家家族内的优秀子弟完成主家给与的任务。”

    “刚刚死去的花开院明和花开院秀就是我寻求的帮手,但是花开院秀干掉了花开院明,这让我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我需要完成主家给与的任务,就必须要有两个帮手。”

    “但我无法信任此刻家族中的任意一人了。”

    “所以,我希望杰森阁下可以给与我帮助——当然,并不是无偿的。”

    花开院晴详细的说道。

    “两个帮手?”

    杰森没有询问报酬,而是询问着更加感兴趣的东西。

    “是的。”

    “主家给与的任务是参加这一届的‘格斗之王——拳皇大赛’,以名次来决定水入主主家。”

    “不同于以往的单打独斗和预备役模式,这次的‘拳皇大赛’需要三人组队才能够参加。”

    花开院晴点头道。

    格斗之王?

    拳皇大赛?

    King!

    杰森几乎是立刻想到了惠丽晶的姐姐。

    那位抢夺了‘极限流’邀请函的女人。

    正在烤肉的惠丽晶也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花开院晴,但是,马上的就低下了头。

    肉烤焦了可不好。

    至于她的姐姐?

    虽然应该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但是那家伙既然抢夺了别人的邀请函,自然是会参加的。

    到时候,她去观战,就一定能够找到那家伙。

    惠丽晶是这样想的。

    杰森也是这样想的。

    杰森并没有忘记惠丽晶给与他的委托,和他给与的承诺。

    找到对方的姐姐。

    因此,听到花开院晴的邀请后,杰森是十分意动的。

    这简直是一箭双雕。

    不过,杰森没有马上开口答应。

    一码事归一码事。

    杰森并不介意在顺带而为的时候,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

    “报酬。”

    杰森这样说道。

    “我以‘稻和之箭’的碎片做为报酬。”

    说着,花开院晴就从袖口中掏出了一枚锈迹斑斑、破损严重的箭头。

    如果不是花开院晴说了‘箭’这个字眼的话,杰森完全无法把眼前的东西和‘箭’联系到一起。

    不过,上面浓郁的‘食物’味道,却是不会作假的。

    而且,这件道具是花开院晴身上‘食物’气息最为浓郁的那件。

    “这件‘稻和之箭’虽然只是碎片,但是依旧保留着一丝曾经的力量,只需要激发,就能够发出威胁到大妖魔的一击。”

    “当然,只是威胁。”

    “并不能够致命。”

    “不过,如果找到弱点的话,说不定可以致命一击。”

    见到杰森打量着‘稻和之箭’,花开院晴马上说道。

    没有什么过分的夸大。

    就是实事求是。

    顺带的,花开院晴连‘祈福石’也介绍了。

    “祈福石是百年寺院中,受到香火祈福的石头,能够有效的避免恶意的窥视,也能够吓退绝大部分普通妖魔,甚至,命格合适的话,还会为佩戴者带来好运。”

    “嗯。”

    杰森再次点了点头。

    然后,他问道。

    “另外一个人选呢?”

    既然是三个人,现在只有他和花开院晴肯定是不行的。

    对于第三个人,杰森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不需要对方多么的强大,但一定要可靠。

    “我有几个人选,但对方既然能够杀了花开院秀灭口,自然能够除了在家族中安排人手外,也能够在我的身边安插类似的暗子。”

    “所以,我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去寻找。”

    “但是,请您放心,只要您答应和我组队参加‘拳皇大赛’,不论最后的结果如何,‘稻和之箭’的碎片都是您的。”

    “当然,如果您能够帮助我获得优胜,我会给与您更高、更好的报酬。”

    “至少是不下于五倍‘稻和之箭’的价值。”

    花开院晴说完,就结了一个‘桔梗印’。

    以此为誓言,证明着自己的信念。

    “好。”

    杰森看向花开院晴的目光,越发的柔和了。

    先不说对方其它方面,至少足够的大方。

    先是一件可以和一件不错的食物。

    之后又是五件不错的食物,或者等价物。

    还有!

    一次宴请。

    “宴请是什么时候?”

    杰森想到就问。

    在面对食物的时候,他一点都不会含糊。

    因为,一旦含糊,吃亏的可是自己。

    就好像是涮锅的时候,谁端起盘子下肉,谁就有可能是那个吃不到肉的人一样。

    “我会尽快安排。”

    “这是我对您的承诺。”

    “当我找到第二位同伴的时候,我在介绍两位认识的时候,我会再次宴请一次。”

    花开院晴敏锐的把握到了杰森的喜好。

    爱好吃?

    真的是一个相当朴实可靠的爱好。

    不同于其它爱好般的难缠。

    这样的爱好,几乎是谁都能够满足的。

    就算杰森再能吃,也不可能把花开院家吃垮吧?

    想到这,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花开院晴当即就再次开口了。

    “另外,如果您能够帮助我获得优胜,我会在花开院家举办盛大的宴会,宴请您——并且,保证您吃够。”

    花开院晴承诺着。

    听到这样的承诺,杰森双眼亮了。

    宛如实质的光辉从杰森眼中射出。

    无形的气势自杰森身上腾空而起。

    漆黑如墨的怪兽。

    瞪大了猩红的双眼。

    张开了血盆大口,大声的咆哮着。

    饿!

    好饿!

    一声咆哮,花开院晴不可抑制的连连后退了两步。

    他惊疑不定的看着杰森。

    漆黑的怪兽似乎不存在于现世,但是身为阴阳师的花开院晴却能够若有若无的感觉到,刚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出现了。

    这就是你的实力?

    花开院晴额头冒着冷汗。

    但心地却是大喜过望。

    杰森越是强大,对他就越是有好处。

    所以,花开院晴马上调整情绪,开口道。

    “我向您保证,字字为真。”

    “好。”

    杰森克制着泄露的气息,又一次的点头了。

    “那我马上就准备。”

    “当一切准备稳妥后,我就前往‘砍刀X面具X肉’事务所找您,请您在最近一个月为我预留时间。”

    花开院晴说着,就躬身后退了。

    在与童守寺老和尚擦肩而过的时候,花开院晴很客气的行礼。

    老和尚双手合十的回礼,看向花开院晴的眼中浮现着一丝丝怜悯和……同病相怜。

    刚刚杰森泄露的气息,老和尚也感知到。

    比花开院晴这个年轻人感知的还要清楚。

    老和尚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其中的‘饿意’。

    那是能够吞食万物一切的‘饿意’。

    甚至,让他误以为返回了东方的神话年代,见到了传说中的‘饕餮’。

    只是‘饕餮’并不是黑色的。

    漆黑如墨,看不清面目。

    看不清?

    难道是……

    遮掩?

    莫名的老和尚想到了什么。

    但随即心底就浮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比之他第一次出老千就被抓住时的危机感还要强烈无数倍。

    立刻,老和尚双手合十。

    “忘却!忘却!”

    他低声自语着。

    几乎是瞬间,关于刚刚的猜测,老和尚就忘得一干二净,只是迈步走了回来,看着大口大口喘息的惠丽晶,轻声问道:“惠丽晶女施主没事吧?”

    “没事,刚刚?”

    女侦探惊疑不定的问道。

    “正常现象,在‘神秘侧’待得时间长了,你就习惯了。”

    老和尚这样回答着。

    他早已忘了刚刚的一段。

    他只认为惠丽晶是询问的花开院晴和杰森的合作。

    而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接触过‘神秘侧’的女侦探则是十分相信老和尚的。

    “原来是这样。”

    女侦探点头道。

    然后,快速的把烤熟的牛肉翻面。

    “牛肉熟了,赶紧吃。”

    “凉介怎么还不回来?”

    “再不回来店里的牛肉就该被吃完了。”

    女侦探很实在的说着。

    老和尚听到这句话时,面容忍不住的抽了抽。

    他又一次的想到了花开院晴。

    说好的大家族出身呢?

    难道不应该礼数周全吗?

    打扰了人吃饭,不该顺势把账结了吗?

    怎么只是说好了下次宴请呢?

    我佛啊!

    救救您忠实的信徒吧!

    我不要求退休回家了!

    但也请不要让我留下洗盘子啊!

    洗涤剂的味道,很难闻啊!

    老和尚不断的祈祷着。

    而就在刚刚老和尚面容抽搐的时候,凉介的面容也在抽搐着。

    只不过,老和尚是心疼钱。

    凉介则是因为顶在后脑勺上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