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五十五章 对抗饥饿!
    完全用黑色漆木制成的四方高壁盒子内,装着一个葫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通体呈现出一种红褐色,有成年人的两个拳头大小,在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的莹莹光辉,不需要仔细的辨别,只要看到这个葫芦,就能够判断出这个葫芦的年代必然是相当长远了。

    不过,对杰森来说,年代长远之类的,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味道!

    浓郁的‘食物’味道,他在之前就闻到了。

    当盒子被打开后,这样的味道就更加浓郁了。

    几乎是扑面而来。

    就好似蒸馒头是,揭开笼屉刹那涌出的水蒸气般。

    不仅炙热,还带着面食特有的味道。

    不过,眼前的葫芦带着的却是‘酒味’。

    在浓郁的‘食物’味道中,夹杂着淡淡的酒味。

    虽然这股味道微弱,但是却很清晰。

    杰森眉头微皱。

    他不是不饮酒。

    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杰森相当的喜欢酒。

    在家乡的时候,喝酒撸串本就是人生一大快事。

    夏日夜晚的街道旁,太阳彻底的下山了,地面上还带着一点热气的时候,和一二朋友搬个小桌,坐在马路边,向着老板喊一声:‘10个肉,10个筋,4个大腰子,烤个茄子,来两个豆角,再来三箱雪花,要冰的!那花生毛豆先拼一盘啊!’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美好到,杰森现在做梦都不敢梦到。

    因为,他担心喝多了。

    酒醉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单单是反应力下降,神志不清,无法应对突发的危险。

    还可能‘酒后吐真言’。

    杰森有着太多太多的秘密了。

    每一件说出来,都会引起不可预知的后果。

    因此,他真的不敢喝醉。

    “‘食物’有酒味,会醉吗?”

    杰森猜测着。

    而一旁的花开院晴则是讲着这个葫芦的来历。

    “这是在战国早期的一位工匠模仿着某位大妖的葫芦制造的葫芦,看似是真的葫芦,实则是用铁器打造,内里烙印了秘法,除了能够装酒外,还能够在知道敌人的生辰八字,并且拥有对方的鲜血前提下,将对方收入到葫芦内,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道具,可惜的是……”

    “可惜什么?”

    听得入迷的纱仓姑娘着急的追问着。

    “可惜的是这个葫芦的使用方法丢失了。”

    “我家的先祖尝试了很多的方法,都无法启动这个葫芦。”

    “它就成为了一个摆设。”

    花开院晴摊开双手,一脸的无奈。

    纱仓姑娘的脸上,也浮现了可惜的神情。

    而杰森则是心底一动。

    这葫芦听着,怎么有点耳熟?

    “它能够收入所有人?”

    杰森问道。

    “当然不可能。”

    “这只是一件仿造品!”

    “最高的收纳上限就是凡人的极致!”

    “不过,要是那位大妖的葫芦,应该能够收纳所有人吧?”

    “当然了,这些都是传闻,我也不知道真假。”

    花开院晴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虽然身为‘神秘侧’的一份子,但在这位花开院家的年轻阴阳师的心中,对于家族流传下来的传说都是半信半疑的。

    因为,他太了解家族的一些做法了。

    或者说……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每隔二十三十年,家族中的书籍总会被重新编撰。

    对外的说法是整理、修改、保护。

    实际上呢?

    呵呵。

    所以,真的相信那些记录,是真的会坑死人的。

    “如之前所说,这是我的赔礼,请您收下。”

    花开院晴将葫芦拿出,递到了杰森的面前。

    “嗯。”

    杰森点了点头,将葫芦收下。

    他有大概率的把握,传闻是真的。

    可也只是大概率,最终的结果?

    杰森并不知道。

    不过,杰森知道,眼前的花开院晴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合作者。

    合作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开始,他就已经从对方的身上获得了‘祈福石’、‘稻和之箭’和这个未知的葫芦。

    因此,杰森对眼前年轻人的看法,有了相当的改观。

    或许有着大家族的傲气,但是人并不吝啬,且言出必行。

    而接下来,花开院晴的话,更是让杰森的好感+1。

    “既然我们小队三人都聚集了。”

    “那么晚上就由我来做东吧?”

    花开院晴询问着。

    纱仓姑娘连连点头。

    有吃的,杰森自然不会反对。

    “之前答应了杰森阁下两次宴请,其中一次就是要在所有人聚集后,正好这次人齐了,而宴会的地点我也早早订下了。”

    “杰森阁下,纱仓你们有想带的人吗?”

    “宴会厅很大的,能够允许很多人参加。”

    花开院晴补充道。

    纱仓姑娘下意识的就要把自己的好友们都叫上。

    但是,一想到自己是去参加‘格斗之王——拳皇大赛’,她就马上打消了这个主意。

    毕竟,她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不允许主动告知他人‘里世界’。

    “没有。”

    纱仓遗憾的摇了摇头。

    “我大概有几个朋友要来。”

    杰森则是直接的说道。

    不论是童守寺老和尚、贺太,还是惠丽晶、凉介、浦岛,都算是熟知了‘里世界’的人,自然是不需要隐瞒的。

    “好的。”

    “现在是下午3点,我6点的时候会派人来接大家。”

    花开院晴准确的说明了时间后,暂时离开了‘童守寺’。

    纱仓没有跟着离去。

    相较于花开院晴,纱仓姑娘更喜欢和杰森待在一起。

    当花开院晴离开后,童守寺老和尚从大殿里走了出来。

    “收魂葫芦?”

    看着杰森手上的葫芦,童守寺老和尚面带惊讶。

    “你知道这个?”

    杰森抛了一下手中的葫芦。

    “嗯,据记载是一位工匠模仿了某位大妖的葫芦制作的道具。”

    “传闻中这个葫芦隐藏着相当多的秘密。”

    “不过,只是传闻,在使用方法丢失后,它就成为了一件摆设。”

    “如果它还能够使用的话,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花开院分家的。”

    老和尚说着自己知道的信息,然后,扭过头看向了纱仓姑娘。

    “你好,我是童守寺和尚。”

    老和尚和蔼的打着招呼。

    “我是纱仓!”

    纱仓姑娘大大咧咧的回答着,接着,似乎是想到了平日里受到的教导,面对着上了年纪的人,不该这么失礼,马上又鞠躬道:“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哈哈哈,没事的、没事的。”

    “不用这么多礼。”

    “想喝茶和吃点心吗?”

    “我记得厢房有。”

    面对着有礼貌的小孩,童守寺老和尚很是开心。

    “麻烦您了。”

    纱仓再次鞠躬。

    杰森看着两人,默不作声的站起身,向着左面的厢房走去。

    这是他在童守寺的房间。

    消耗了不少饱食度。

    现在是需要进行补充的时候了。

    关好门,再布置了数道【可雅法印】,确认全部封锁可进出的位置后,杰森这才走向了床。

    虽然是在童守寺内,但是该有的习惯,杰森可不会丢掉。

    盘腿坐在了床上,杰森最先拿出的是‘祈福石’。

    闻了闻后,就直接扔进了嘴里。

    略微的甜,但是并不浓郁,当牙齿用力后——

    咔嚓!

    整个‘祈福石’就裂开了。

    里面是……花生?

    被甜衣包裹着的花生吗?

    不是老醋泡得花生,虽然有点怪怪的,但是也很好吃。

    【吞食‘祈福石’(小型)】

    【体力、精力、伤势小幅度恢复!】

    【饱食度+10】

    【饱食度:604】

    ……

    10点饱食度对于现在的杰森来说不多。

    但这种不需要狩猎就能够得到的饱食度,多少对于杰森来说都是意外的收获。

    接着,杰森拿起了‘稻和之箭’的碎片。

    不同于‘祈福石’的微甜,‘稻和之箭’的碎片是浓郁的甜。

    就如同是一粒奶油球。

    而且,还是入口即化的那种。

    仿佛是吃了一口奶油般香甜。

    “美味。”

    杰森心底评价着。

    甜,总是让人开心。

    因此,人们不自觉的会倾向于甜味。

    哪怕生活再苦,当甜出现时,就会冲淡苦味。

    还记得小时候吃药时,妈妈冲的那碗糖水吗?

    有多少人是害怕生病的。

    可正因为有了这碗汤水。

    病痛才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甚至,还会有些期待。

    当然不是病痛,而是糖水。

    甜,真的美妙。

    而更美妙的是,杰森眼前的文字。

    【吞食‘稻和之箭’(碎片)】

    【体力、精力、伤势中等幅度恢复!】

    【饱食度+25】

    【饱食度:629】

    ……

    感受着嘴里还未散去的甜味,看着眼前的文字提示,杰森嘴角一翘。

    然后,他拿起了‘收魂葫芦’。

    食物就在眼前,香味越发浓郁了。

    但!

    酒味,也越发的清晰。

    虽然夹杂着酒味,但是面对着食物的香味,杰森还是不可抑制的张大了嘴。

    他,想尝尝这个葫芦的味道。

    同时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诸如醉虾之类的菜肴。

    但是心底却有着一个声音不停的回响着。

    停下!

    不能吃!

    不确定结果,不要尝试!

    要学会对抗饥饿!

    不要被被控制!

    这个声音源自杰森谨慎的习惯。

    或者说是……理智!

    理智再告诉杰森,这么做的危险。

    可葫芦距离杰森的嘴还是越来越近了。

    10公分,5公分,2公分。

    当杰森的牙齿都要触碰到这个葫芦的外壳时,杰森停下了。

    不是那种干脆的停止。

    而是颤颤巍巍的。

    杰森的身躯就好似压着一座山,手里也握着一座山。

    而且,这两座山还是磁山!

    正负极相对着的磁山!

    莫大的吸引力出现在两者上。

    原本停下的距离,再一次的开始了动摇。

    然后——

    啪!

    杰森空着的手,猛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耳光清脆响亮。

    但是,根本没有用。

    杰森还是想要吃。

    而且……还伸出了舌头!

    葫芦距离杰森的嘴巴并不远。

    当舌头伸出来的时候,很自然的就能够触碰到葫芦。

    一旦尝到了葫芦的味道……

    杰森仅剩余的理智让杰森明白那是什么结果。

    或许他会大吃一顿。

    但更大的可能是他醉倒在地。

    当然了,这是最好的结果。

    最差的?

    自然是‘酒后吐真言’了。

    不行!

    不能够发生这样的事情!

    心底告知着自己,杰森空着的手,猛地一推下巴。

    这一推,没有任何留有余地。

    牙齿与伸出的舌头接触后,就是……咬断!

    噗!

    舌头跌落在床上,鲜血淋漓。

    而在疼痛刺激下,杰森双眼一阵清明。

    他猛地就要一松握着葫芦的手。

    但他握着葫芦的手,根本不听指挥。

    毫不犹豫,杰森空着的手,就是一掰。

    咔嚓!

    手腕的骨头断裂,葫芦径直跌落在床上。

    然后,看着这个葫芦,没了舌头、断了手腕的杰森,还是从心底充斥着向往。

    咚、咚、咚!

    心脏每一下的跳动,都让杰森的向往增加一分。

    而仅存的理智,就被驱逐一分。

    砰!

    砰砰砰!

    杰森抬起手,对着左胸膛砸了下去。

    连续的,不停歇的砸击。

    砸到血肉模糊。

    砸到骨断筋折。

    砸到心脏碎裂。

    砸到没有生机。

    死亡,降临了。

    随后,生机涌现。

    苏醒后的杰森,如触电般的逃离了床铺,背靠着房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呼哧!呼哧!

    杰森仿佛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汗珠子吧嗒吧嗒的滴落地面。

    这个时候的杰森比真正的经历了一次生死大战都要疲惫。

    对抗饥饿,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杰森是有着相当的发言权的。

    他从【猎食者】的天赋觉醒后,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对抗着饥饿。

    从一开始根本无法抵抗。

    到之后的略微能够抵抗。

    再到只要不开始吃,大部分时候都能够抵抗。

    杰森所经历的、所付出的,绝对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而像刚刚一般开始吃了,还能够抵抗?

    刚刚付出的代价已经是再清楚不过了。

    不过,这只是开始。

    杰森站在门后,足足五分钟后,杰森这才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他一点一点小心的靠近着床铺。

    仿佛那里有着什么巨大的危险般。

    原本一个箭步的距离,杰森足足挪动了一分钟。

    当终于靠近了床铺时,心底悸动的饥饿感就要再次涌现的时候,杰森再次返回了门口,开始了大口大口的喘息。

    一连十次后,杰森终于平静了下来。

    但这也只是单纯的靠近。

    等到他能够拿起葫芦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中间尝试了多少次?

    杰森记不得了。

    他只知道他还算是成功。

    将绑在葫芦上的一根绳子抽出,杰森将葫芦挂在了腰间,然后,推门而出。

    门外的花开院晴等候多时了。

    看到走出门的杰森,花开院晴走上前,笑着问道:“杰森阁下,出什么事了吗?”

    “睡过头了。”

    杰森随意的回答着。

    面对着这种敷衍的回答,花开院晴并没有追问。

    他可不想因为一些旁枝末节,破坏了双方良好的关系。

    “哦,那我们出发吧?”

    花开院晴问道。

    “好。”

    杰森一点头。

    “出发!出发!”

    “大餐!大餐!”

    大大咧咧的纱仓已经开始欢呼了。

    一同前往的童守寺老和尚和凉介、浦岛也带着丝丝期待。

    当然,惠丽晶那里也已经打电话通知了。

    不过,就在众人走出童守寺时,花开院晴的一个仆人慌慌张张的跑来了。

    “不好了,花开院晴大人,您的‘格斗之王——拳皇大赛’的邀请函被剥夺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