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五十七章 禁止内斗的内斗
    轻佻、傲气,还夹杂着讥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样的话语真的是让人讨厌。

    花开院晴也不例外。

    随着花开院植的话语,这位花开院家的年轻人的脸色完全的阴沉下来。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这是我送出去的东西。”

    花开院晴沉声说道。

    “是啊,你都送出去了。”

    “自然和你没有什么事了。”

    “那……我去‘拿’回来,有什么不行?”

    花开院植拖长了语调。

    完全的强词夺理,但是花开院植却表现的理所当然。

    甚至,表情中满是咄咄逼人。

    挑衅!

    赤果果的挑衅!

    花开院晴很清楚的知道花开院植为什么这么做。

    对方是想要激怒他。

    让他出手。

    不需要真正意义上的出手,只要有这个意思,或者说是做出一个动作就够了。

    因为,花开院家是‘禁止内斗’的!

    一个依靠分家不断竞争,入住到主家的家族,禁止内斗。

    任何人看到后,第一反应都会是发笑的。

    可细细品味之后,就会发现其中的奥妙。

    底线!

    最初制定了这条规则的花开院家的先祖,给整个家族留下了一条底线。

    甚至可以说是‘枷锁’。

    防止一切脱轨、失去控制的枷锁。

    也许不是所有人都会遵守。

    但在表面上,所有人都会遵守。

    花开院晴、花开院植都是遵守这条祖训的人。

    所以,花开院晴没有动手。

    所以,花开院植咄咄逼人。

    言语的挑衅,可没有算在‘内斗’中。

    这也算是后人摸索出的规矩之一。

    看着站在原地没有动的花开院晴,花开院植一眯眼,嘴巴咧开,冷嘲热讽继续出现了。

    “想不想知道是谁顶替了你?”

    “说出来,恐怕会让你大吃一惊。”

    “但是,我就不告诉你。”

    “你可以自己去问。”

    “最好是亲自去。”

    花开院植一边说着,目光一边又看向了杰森。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只要花开院晴一走,他就会动手抢夺。

    “杰森,你能陪我去一趟花开院家吗?”

    “当然,大家也是。”

    花开院晴转过身询问杰森、纱仓姑娘和童守寺老和尚、凉介、浦岛。

    纱仓姑娘马上点头。

    童守寺老和尚双手合十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凉介、浦岛互视一眼,点了点头。

    杰森?

    目光从来没有停留在跟前,他不着痕迹的扫视着周围。

    在那暗处,有着两道满是恶意的目光。

    其中一道若隐若现。

    另外一道则是宛如刀子一般,似乎想要从他身上挖下一块肉来。

    监控者和帮手吗?

    杰森默默猜测着。

    花开院晴隐忍的态度和花开院植不断挑衅的姿态,足以让杰森做出猜测了。

    花开院家一定有着不允许家族人相互间战斗的规矩在。

    不然的话,眼前早就动手了。

    但是,监控者的出现,却让一切变得又不一样了。

    监控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或者说,监控者怎么可能知道这里极有可能会发生一起类似内斗的战斗?

    未卜先知?

    不存在的。

    即使是阴阳师家族,也没有这么准确。

    只可能是……下套。

    有人提前布置了陷阱,等待花开院晴跳进去。

    而为了以防万一,帮手出现了。

    这是一个足以让花开院晴‘动手’的帮手。

    只要花开院晴动手了。

    那监控者必然出现。

    之后?

    一切不言而喻。

    花开院晴不单单会失去入主主家的资格。

    甚至,连自己都可能成为阶下囚。

    想到这,杰森也冲着花开院晴点了点头。

    但是,目光却在花开院植身上和那隐秘的暗处扫视着。

    他在等待着。

    他相信对方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放弃。

    而事实上,比杰森想象中的还要好——

    “好,请诸位跟我来。”

    花开院晴说着,转身就要邀请众人离开。

    “嘿嘿,花开院晴,你要勾结外人去逼宫家族吗?”

    “还是大名鼎鼎的童守寺大师!”

    花开院植冷笑了两声。

    花开院晴猛地转头,凶狠的盯着花开院植。

    花开院晴可以断定,花开院植背后有人!

    以花开院植一直的表现,对方是完全不可能说出这种,杀人诛心的话语。

    是谁?

    花开院彻?

    花开院树?

    花开院罗?

    花开院晴思考着。

    每想一个名字,花开院晴就暗自摇头。

    他对于这些分家的兄弟是很了解的。

    没有一个符合眼前花开院植的表现。

    从先声夺人,到瞄准弱点,再到混淆视听,这不是他的这些‘兄弟们’能够想出来的。

    难道是……

    外人?!

    该死!

    我怎么没有想到!

    在我遇到刺杀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了。

    我竟然还以为是某个家伙的‘冒险一试’!

    被骗了!

    花开院晴心底一阵明悟。

    对方针对他的布局早已经开始了,而且,还是一环套一环的。

    从‘发光料理亭’的火箭弹袭击开始。

    最初让他以为是不顾祖训,冒险一试,甚至还带着一点狗急跳墙的感觉。

    这是麻痹他,让他暗自认为自己还占据优势。

    也是在误导他,让他将目光放在了家族内和寻找帮手上。

    接着,当他找到了帮手后,针对就开始出现了。

    花开院晴可以保证,无论是否找到的是杰森,今天的这一幕都会出现。

    而且,还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毕竟,‘童守寺’在‘里世界’有着相当的名声。

    换做是其他人?

    这个时候,早已经摇摆不定了。

    要知道,那可是花开院家啊!

    深知自己家族名望的花开院晴这个时候带着丝丝庆幸。

    他庆幸自己挑选的合作者是杰森。

    看着杰森面无表情的模样,花开院晴再次松了口气。

    只要杰森不动摇,他这个时候就还有办法来扭转乾坤。

    “污蔑我?”

    “你以为……”

    花开院晴开口了。

    他不单单要反驳花开院植,还要反咬花开院植一口。

    不过,才张嘴,花开院晴就停下了。

    因为,杰森径直的走向了花开院植。

    杰森要干什么?

    花开院晴一愣。

    童守寺老和尚、纱仓姑娘、凉介、浦岛也都是一愣。

    他们都在猜测着,杰森要干什么。

    花开院植则是咧嘴笑着。

    “怎么?”

    “打算放弃花开院晴给你的礼物吗?”

    “告诉你,你就算放弃了,你也要接受惩罚!”

    花开院植牢记着吩咐,将盛气凌人的感觉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他要激怒花开院晴。

    至于杰森?

    则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如果将杰森激怒了,向他大打出手的话,只要他把杰森擒下,然后,当着花开院晴的面,羞辱杰森一番。

    那么,花开院晴绝对会出手的。

    而且,杰森还这么的配合走过来。

    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心底想着,花开院植将极尽可能的羞辱话语张嘴说道。

    “想让我放过你吗?”

    “可以。”

    “来,跪……”

    砰!

    花开院植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杰森的拳头打断了。

    这一拳重重的打在了花开院植的脸上。

    正在洋洋自得的花开院植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直等到疼痛降临时,花开院植才反应过来。

    我被打了?!

    好疼!

    接着,就是眼前一黑。

    扑通!

    花开院植就这么的摔倒在地,昏厥过去。

    与此同时——

    “杀!”

    一声低沉的吼声中,躲藏在阴影中多时的‘帮手’出手了。

    对方宛如是离弦之箭般,却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杰森的身后,抬手就用手中的匕首,向着杰森的背心刺去。

    嗤!

    匕首极速划过空气的响声后——

    铛!

    金属交击的声音。

    火星四溅。

    然后,光芒大作。

    “啊!”

    ‘帮手’发出了急促的喊声。

    声音是戛然而止的。

    伴随着血肉被切割的声音。

    童守寺老和尚抬手就捂住了纱仓姑娘的双眼,并且,带着纱仓姑娘向后退去。

    凉介反应稍慢,但是一反应过来,就拉着浦岛用身躯挡住了纱仓姑娘的视野。

    有些画面,真的不适合纱仓姑娘观看。

    但是,花开院晴看到了。

    甚至是,晕乎乎醒来的花开院植也看到了。

    刀刃滴血。

    头颅滴血。

    杰森面色平静的一手持刀,一手拎着那颗‘帮手’的头颅。

    傍晚的余晖下,杰森的整个身影被红色侵染着,但阴影中的黑色却越发的深邃,这让杰森整个人看起来忽明忽暗,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狰狞感。

    尤其是当杰森抬起头,露出了那双毫无波动的双眼时。

    冰冷、无情。

    充斥视野。

    一种被上位猎食者注视的感觉油然而生。

    顿时,这种狰狞感立刻就变为了恐怖。

    “啊啊啊!”

    刚刚苏醒的花开院植被吓了一跳。

    刚刚还趾高气扬的年轻人,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

    杰森没有追赶。

    他随手丢下了头颅,目光看向了花开院晴。

    “走,吃饭。”

    杰森这样的说道。

    “好。”

    花开院晴愣愣的点了点头。

    到了现在,这位花开院家的年轻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从杰森出手,到斩杀‘帮手’,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所有人都有一种身处梦中的感觉。

    因此,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杰森那微不可查的扫视。

    监控者离开了!

    在他斩杀了‘帮手’的时候,这个监控者就离开了。

    很明显,对方在顾忌着‘童守寺’。

    花开院家,是阴阳师的四大家族之一。

    童守寺也是历史悠久的传承。

    代代童守寺大师打下的名声,绝对不是白给的。

    尤其是童守寺人丁稀少。

    虽然人丁稀少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贬义词,但是在真正要抛去一切的战斗前,却不是。

    因为,顾忌少,牵制少。

    想要干,就干了。

    可花开院家不同。

    虽然有着主家在,但诸多的分家也在。

    多方牵制之下,动手之前一定会心存顾忌。

    甚至,根本谈不拢。

    所以,杰森完全不担心花开院家的态度。

    虽然会很不友好,但绝对不会这么快出手。

    应该会是在——

    ‘格斗之王——拳皇大赛’上!

    而这也是杰森关注的重点。

    他不知道,他刚刚的表现是否能够被‘完美’的传达。

    身躯坚硬、强大。

    但是,反应慢。

    武器使用出众,徒手偏弱。

    这些他想要让别人知道的信息,一定要准确传达啊!

    杰森默默的想着。

    ……

    啪、啪!

    清脆的落子声中,花开院彻脸上逐渐露出了微笑。

    花开院罗则是面带无奈。

    “彻哥,你也太强了吧?”

    “明明让了我三子儿,为什么我还是输了?”

    花开院罗嚷嚷着。

    “你太着急了。”

    “形势一片大好之下,还步步紧逼。”

    “这才被我抓住机会,杀死了大龙。”

    花开院彻笑道。

    “可是,形式都已经一片大好了,不应该更加一鼓作气吗?”

    花开院罗皱着眉,脸上带着不解。

    “你是在问我下棋?”

    “还是在和我说花开院植和花开院树的事情?”

    花开院彻微笑的反问道。

    “都有、都有。”

    花开院罗讪笑着。

    “他们啊……太着急了。”

    “和你一样。”

    “外人终究是外人。”

    花开院彻意有所指的说道。

    “嗯,我懂了,彻哥。”

    花开院罗点了点头,然后,将棋盘上的黑白子重新分好,放在了各自的棋灌内,这才继续说道:“我们再来一盘?”

    花开院彻却是摆了摆手。

    “不来了。”

    “你的心乱了。”

    “再下去,也是输。”

    花开院彻索然无味的叹息着。

    “彻哥你是想要找旗鼓相当的对手呐。”

    “新出来的那个家伙怎么样?”

    “表现惊人,一出来就夺了晴那个家伙的名额。”

    花开院罗没有勉强,而是盘膝坐在了花开院彻的面前,兴致勃勃的询问着那个刚刚‘崛起的家伙’。

    “你相信巧合吗?”

    花开院彻反问道。

    “不相信。”

    花开院罗摇了摇头。

    “那你觉得这么巧合出现的家伙会是什么?”

    花开院彻又反问道。

    “是……”

    花开院罗下意识的就想说什么,但是却被花开院彻摆手制止。

    花开院罗双眼瞳孔一缩。

    顿时,明白了什么。

    马上的,这位花开院家的年轻人就站起来告辞了。

    刚一离开小院,确认没有人后,这位年轻人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