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六十一章 别院.宴席!
    小野寺知道此刻唯一的生路在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花开院家族的别院。

    身后的花开院树不可能在花开院家族的别院内动手。

    很简单:规矩!

    身为花开院家族的人,是不可能在别院内动手的。

    尤其是在这种‘入主主家’试炼的关键时候。

    只要花开院树还想要真正的入主主家,那就不会把这样的把柄留给花开院晴、花开院罗和花开院植。

    贺太听到了小野寺的大喊。

    顿时,这位流浪的阴阳师就反应过来了。

    当即夹着小野寺就向着小巷跑去。

    惠丽晶的反应也不慢。

    跑动中,一个流畅的转身,就改变了原本的方向。

    三人速度飞快。

    身后的花开院树则是不紧不慢。

    甚至,还带着盈盈笑意。

    就如同是看到了老鼠的猫儿一般。

    捕猎?

    对于猫儿来说,吃饱了之后是不会捕猎的。

    但,并不介意玩耍。

    “在真正的大戏开始前,一些热场的节目,也是并不可少的。”

    花开院树这样说着,目光锁定着已经跑到了巷子口的惠丽晶、贺太、小野寺三人身上。

    什么是绝望?

    单纯的杀戮,并不能够带来绝望。

    真正的绝望是,给与希望,然后,再打碎它。

    花开院树对这一系列的流程太熟悉了。

    毕竟,他总是这么干。

    站在原地的他,甚至这个时候已经看到了女侦探眼中的惊喜。

    “呵,刚刚好。”

    花开院树轻笑着,手指微动。

    呜!

    锋锐的劲风再次显现。

    直直的掠向了女侦探、流浪的阴阳师和小野寺。

    下一刻,他们就要被拦腰而断。

    ……

    杰森、童守寺大师、花开院晴,还有纱仓姑娘、凉介、浦岛都被爆炸吸引了目光。

    尤其是花开院晴。

    他可刚刚才说了‘天下太平’的。

    然后,爆炸就出现了。

    这样的打脸,即使是花开院晴也有点难以接受。

    接着,他就看到了女侦探、流浪的阴阳师和小野寺。

    也‘看’到了那无形的攻击。

    当即,花开院晴就是脸色一变。

    这位花开院家的年轻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种攻击,他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花开院树!

    这个除去花开院彻之外,他最为重视的人物。

    远远超过花开院植和花开院罗。

    前者是一个傲慢的莽夫。

    后者是一个听话的小孩。

    根本不足为虑。

    只有花开院树,这个对手,花开院晴还是没有琢磨透。

    或者说,对方总是喜怒无常。

    杀戮伴随对方出现。

    阴郁也是如影随形。

    高兴的时候,哈哈大笑。

    愤怒的时候,尸横遍野。

    虽然难以琢磨,但是花开院晴有一点还是知道的。

    花开院树要杀的人,他一定要救。

    更何况,还是熟人!

    想到这,花开院晴一抬手。

    嗡!

    无形的力场护盾出现在了锋锐劲风的前面。

    啪!

    一声脆响后,两者同时消失。

    得救了!

    女侦探、流浪的阴阳师和小野寺脸上如释重负。

    但马上的,他们的脸色就是一变。

    呜!

    风声再次响起。

    就在刚刚上一道锋锐劲风消失的刹那,又一道劲风出现了。

    突兀!

    措手不及!

    “花开院树!”

    花开院晴大喊着,希望用声音来阻止。

    而花开院树?

    盈盈笑意中,带着丝丝兴奋。

    “绝望吧。”

    这位年轻的阴阳师说道。

    这才是他真正想要让猎物体会到的绝望。

    刚刚的?

    还不够!

    只有这种已经明明有人出手相救了,且看似成功了之后的杀戮,才是他最为渴望见到的画面。

    看看那神情!

    实在是美妙!

    他已经再次感受到了力量。

    至于花开院晴?

    他早就发现了。

    毕竟,刚刚那么一行人,实在是太显眼了。

    眼前的一幕,真的是巧合。

    是他也没有发现的。

    但是,这样的巧合,却不能够阻止他。

    或者说……

    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至于事后?

    事后再说吧。

    主家已经做了这样的手笔,他稍微任性一点,只会更加的‘如鱼得水’。

    惩罚自然是有的。

    但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花开院树想着,眼中越发的兴奋了。

    而女侦探、流浪的阴阳师、小野寺面容呆滞。

    完了!

    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小野寺叹息着,心底却是松了口气。

    唉!

    家族!

    流浪的阴阳师则是情绪复杂,眼神变得飘忽。

    女侦探?

    这位女士则满是不甘,她还有太多的心愿没有完成。

    没有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咖啡师。

    没有找到自己的姐姐。

    没有向杰森学习‘神秘侧’的知识。

    还没有……

    找到男朋友!

    不甘!

    我好不甘啊!

    女侦探心底怒吼着。

    特别是一想到自己的姐姐同时拥有过几十上百的男朋友时,这样的不甘几乎化为了实质。

    明明是姐妹,为什么差了这么多?

    她问着自己。

    就因为她把牛粪塞进了那些坏家伙的嘴里?

    可是她的姐姐虽然面带微笑的抱歉了,但事后可是在那些坏家伙的水里下了泻药,还把厕所的门都反锁了啊!

    那种屎尿齐流的模样,比她还要狠。

    可为什么她的姐姐会那么受欢迎。

    死亡是,人生宛如走马灯一样。

    在这位女侦探的心底,从小时候开始,到青春期,再到战场,然后,又到了最近。

    她突然发现,最近一段时间才是她最开心的。

    是咖啡馆的安稳?

    是每日里的悠闲?

    不是的。

    是……杰森!

    是杰森带着她进入到了一个真正的世界,让她看到了世界最为真实的一面。

    虽然危险,但是她却并不讨厌。

    毕竟,在战场上,枪林弹雨同样危险。

    却……

    远远没有现在刺激。

    可惜,到此为止了。

    我的旅程结束了。

    还是好不甘心啊!

    带着这样的呐喊,女侦探闭上了眼。

    她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虽然不甘,但很是平静。

    战场的洗礼,早已让她习惯了。

    可是,一秒、两秒过去了。

    想象中的痛苦并没有来临。

    女侦探睁开了双眼。

    一道高大壮硕的身影从身后笼罩着她。

    锋锐的劲风切割在了这道身影上。

    这道身影毫发无损。

    锋锐的劲风四散崩溃,化为了微风,吹向了四周。

    夜晚下,路灯旁。

    这高大壮硕的身影宛如是城墙般高耸、厚重,让人感到安心。

    “杰森?!”

    女侦探欣喜的出声。

    杰森却是没有回答。

    他摆了摆手,就这么大踏步的向着花开院树走去。

    眼中的饶有兴致越发浓烈了。

    花开院树身上有‘食物’!

    和花开院晴一样,三件不错的‘食物’,一件相当好的‘食物’和一件极为诱人的‘食物’。

    原本在之前见到花开院植,在对方身上没有发现任何‘食物’时,杰森以为花开院晴是一个特例,但是见到了花开院树后,杰森才发现。

    花开院植才是特例。

    估计是不受重视?

    杰森不知道更多。

    但是,他知道眼前的花开院树是不能够放弃的。

    他,饿了啊!

    花开院树察觉到了杰森的不同。

    最直观的就是他刚刚的一击毫无效果。

    更为直观的是,在他的感知中,眼前的杰森身后一道漆黑、巨大的怪兽身影正在向着他咆哮。

    那是让人心颤的咆哮。

    “妖魔血脉?”

    “还是……”

    “杀气凝聚?”

    花开院树有些无法准确判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做出攻击。

    呜!呜呜!

    一道又一道的锋锐劲风出现了。

    杰森视而不见,继续迈步向前。

    啪、啪啪!

    锋锐的劲风斩在杰森的身上,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脆响。

    杰森的衣服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但是杰森本人却是根本没事。

    甚至,这样能够将人切割成两半的劲风,连让杰森停下脚步都做不到。

    “‘不动明王身’!”

    “好厉害的童守寺秘传!”

    看着一步一步靠近的杰森,花开院树并没有丝毫的惊慌,反而是再次笑了起来。

    那种笑相当的真诚。

    仿佛对方是真的为童守寺的秘传而惊叹一般。

    但在眼中,花开院树的阴鸷却浓郁了一分。

    身为花开院家族分家的继承人,他不可能不知道‘不动明王身’代表的含义。

    碾压一个时代。

    镇压无数天骄。

    如果是平时,他只会当做是传闻或者笑谈。

    毕竟,家族记载是怎么回事,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

    夸大、篡改,实在是太常见了。

    甚至,完全凭空捏造也是屡见不鲜了。

    因此,对所谓的‘不动明王身’,花开院树抱着的是一种不屑的态度。

    他认为‘不动明王身’就算是存在,也一定是夸大的。

    最多,也就是‘金刚身’达到了某种极高的程度罢了。

    可是刚刚一连串的攻击却在告诉他,传闻似乎是真的。

    虽然没有那种能够达到无视大妖魔攻击的程度,但是能够承受他一半的攻击力,也已经远远超出了‘金刚身’的范畴。

    或者说,‘金刚身’根本就达不到这样的程度。

    麻烦!

    不必要的麻烦!

    看着越走越近的杰森,花开院树心底升起了一阵烦躁。

    他讨厌这种不受掌控的局面。

    一旦面对这样的局面,他就想去喝一杯奶茶,加双糖的那种。

    可是眼前,他却根本走不开。

    烦躁→想喝奶茶(双糖)→喝不到→烦躁+1→想喝奶茶(双糖)→喝不到→烦躁+2……

    一系列的恶性循环让花开院树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彻底的消失了。

    只剩下了皱起的眉头。

    眼中的阴鸷更是泛起了恶意与杀意。

    但却一闪而逝。

    因为,他看到了花开院晴。

    如果说面对着掌握着童守寺秘传‘不动明王身’的杰森,他用出全力,且底牌尽出的话,还是有着几分胜算的,但是再加上花开院晴……

    毫无胜算!

    “杰森吗?”

    “我记住你了。”

    “那……”

    “我们下次再见。”

    花开院树再次露出了微笑,甚至,还冲着杰森挥了挥手。

    然后,一层虚幻的光芒就出现在了这位花开院家年轻的阴阳师身上。

    既然没有胜算,那就干脆离开。

    磨磨蹭蹭,可不是花开院树的风格。

    但就在这个时候——

    咚、咚咚!

    宛如战鼓的响声突然响起。

    它回荡在街道上,让人侧目。

    是,杰森!

    只见原本一步一步向前的杰森,突然的加速了。

    整个人如同是离弦之箭般,冲到了花开院树的面前。

    接着,抬手就是一抓。

    花开院树下意识的躲闪。

    但,没有躲开。

    因为,杰森根本就不是去抓花开院树这个人,而是花开院树身上冒出‘食物’香味的衣襟位置。

    刺啦!

    花开院树的衣襟就这么的被撕裂了。

    一个巴掌大小的稻草人凭空跌落,被杰森接在了手中。

    而花开院树身上虚幻的光芒达到了一个极致。

    这位花开院家的年轻人瞪视着杰森。

    目光中有着惊愕,有着不可置信。

    就这么的消失在了原地。

    杰森则是坦然的将稻草人放入了背包中。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一丝拖沓。

    看得赶来的花开院晴眼角抽搐。

    怎么这么熟悉?

    好像经常这么干?

    花开院晴心底想着。

    杰森却无视着对方怪异的目光。

    在看到花开院树的时候,杰森就知道不可能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不单单是身后就是花开院家的别院,还因为花开院晴就在这里。

    所以,杰森从没有想过把花开院树身上的所有食物都一网打尽。

    一鸟在手,超过十鸟在林。

    杰森很清楚这个道理。

    他更加清楚的是,放长线钓大鱼。

    看看花开院树临走时的目光吧。

    对方绝对会再来找他的!

    即使不来,他们也会再次碰面。

    不要忘记了‘格斗之王——拳皇大赛’!

    对方可是种子选手。

    “杰森、杰森,你没事吧?”

    大大咧咧的纱仓姑娘有些后知后觉的跑过来。

    可还没有等纱仓姑娘来到跟前,惠丽晶就一个侧身挡在了纱仓姑娘前进的道路上。

    高大的女侦探不单单是彻底的挡住了纱仓姑娘看向杰森的视野,而且,女侦探直接脱下了自己的长款皮衣,就这么的披在了杰森身上。

    做完这一切后,女侦探才侧过身站在了杰森的身旁,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纱仓姑娘。

    纱仓姑娘愣了愣,随后毫不退让的抬起头和女侦探对视着。

    气氛变得焦灼。

    花开院晴眨了眨眼,略带揶揄的看向了杰森。

    杰森丝毫不为所动的,径直大踏步的向着巷子内走去,声音更是无比的淡然——

    “我饿了,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