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六十七章 一剑出——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船头‘绝命’二字,字迹潦草,但却气息凶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些只是简单的工作人员看到后,就忍不住的连连后退,有一些更是摔倒在地。

    而因为汽笛声从各个临时‘选手室’走出来的参赛者此刻也变得面色凝重起来。

    身为‘里世界’的他们更加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

    “继续浇灌鲜血的话……恐怕要诞生妖怪了吧?”

    “应该说,这已经是半妖了。”

    “单靠文字的话,可不会有这样的气势。”

    “举办‘格斗之王——拳皇大赛’的家伙这是在借用选手的血,培养自己的式神吗?”

    “嘿,式神?你也真敢说。”

    “最多就是废物再利用罢了。”

    “都要死了,还不允许别人利用一下吗?”

    “不然的话,‘格斗之王——拳皇大赛’怎么会有那么高的赏金和那么多有价值的道具出现?”

    “也对。”

    “只要冠军是我的,其它关我什么事。”

    “冠军?”

    “那个是我的。”

    “是我的。”

    人群中议论纷纷。

    很快的,从惊讶变为了争吵。

    而争吵,让码头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剑拔弩张中,不少人摩拳擦掌。

    虽然是来参加小组预选赛的,但是他们并不介意先打一场。

    花开院晴眯着双眼扫视着码头上的情景,用只有自己和杰森、纱仓姑娘能够听到的声音,轻声说道:“小心一点,有人在故意挑事。”

    “嗯!”

    纱仓姑娘点了点头,头上最长的两根头发已经处于半直立的模样,就好像是拔出了一半的天线。

    在看到名为‘绝命’的船后,纱仓姑娘就是这副模样了。

    那艘船带来的气息,让她变得警戒。

    而杰森?

    则是双眼浮现着意外。

    意外之喜的意外。

    他看着那艘船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虽然很淡,还有些夹杂,但是‘食物’的气息是不会变的。

    那艘船,有着淡淡的食物气息。

    真是太好了!

    杰森的嘴角,忍不住的翘起。

    而在心底,杰森则是又浮现了一个计划。

    也许……

    可以让这份‘半食物’变成真正的‘食物’。

    让它变得更加的美味一点。

    想到这,杰森的目光转向了人群。

    他的目光一一扫过。

    隐藏的很好,这些人并没有发觉,而站在杰森身边的花开院晴则是看得一清二楚。

    “不用找了,杰森。”

    “那家伙隐藏的很好。”

    “在开口说话后,就隐匿了自己。”

    花开院晴说着,脸上的阴翳却又多了一分。

    身为有着正统传承的阴阳师,花开院晴可是有着相当的见识和观察,他可以确认眼前名为‘绝命’的船,即将成为‘妖怪’。

    只需要再浇灌一些鲜血就好。

    尤其是‘里世界’成员的鲜血。

    而在一艘即将成为‘妖怪’的船上进行战斗。

    花开院晴只要想一想就能够猜到大概。

    后手!

    即使是他们在规定时间中,战胜了这些敌人,按照规则炸弹不会爆炸,但刚刚成为‘妖怪’的船可会带来异变的。

    让一切变得不可控制起来。

    “该死的家伙。”

    花开院晴心底咒骂着。

    他对于那些混蛋的杀意,又多了一分。

    而在这个时候,杰森收回了目光。

    “它快成为妖怪了吗?”

    杰森询问道。

    “嗯。”

    “大概再吸收500个普通人的鲜血就能够成为妖怪了。”

    “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只需要50-60个‘里世界’的家伙就足够了。”

    花开院晴一边回答着一边就想要再次劝说杰森弃赛的事情。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那群混蛋根本就没有想要让他赢。

    在这重重布局下,他也不可能赢。

    只会是迎来死亡。

    可是,花开院晴还没有开口,就看到杰森脸上的兴奋。

    这样的兴奋,令花开院晴一愣。

    为什么会兴奋?

    面对着这样的绝境,即使不绝望,也会变得懊恼才对。

    难道……

    百折不挠!

    越是困难越是值得征服?

    莫名的,花开院晴想到了什么。

    立刻,他看向杰森的目光就是一变。

    变得越发欣赏了。

    是啊!

    也只有拥有这样信念的人才有可能将童守寺的秘传‘不动明王身’修炼成功。

    也只有拥有这样信念的人才会被那位童守寺大师视为继承人。

    “又来?”

    “真的是越来越专业了啊!”

    杰森感受到了花开院晴的目光,心底忍不住的吐槽。

    即使是早已习惯的他,也从没有见到哪个人有花开院晴这么快的进化。

    踏、踏踏!

    皮鞋与码头地面的摩擦中,之前的戴着面具的西装男再次出现了。

    “晴少爷,您准备好了吗?”

    西装男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是真的不想再出现在花开院晴的面前,但做为引导者,他又必须来。

    这种随时被迁怒,却又无法反抗的情形,真的是让人战战兢兢。

    在西装男看向花开院晴的时候,花开院晴的目光则是注视着杰森,在发现杰森没有任何表示后,花开院晴一咬牙,点了点头。

    “嗯。”

    “那好,请您跟我来。”

    见到花开院晴没有任何暴怒的意思,反而是还算平静的点了点头后,西装男马上弯腰说道。

    接着,以只领先花开院晴半步的姿态,带着花开院晴、杰森、纱仓向着码头走去。

    而这个时候,‘绝命’号也缓缓的靠近了码头。

    靠近的‘绝命’号。

    前行的杰森、花开院晴和纱仓顿时吸引了在场其他人的注意力。

    这些参赛者不怀好意的看着杰森三人。

    那种目光,远远超过了‘绝命’号的凶煞之气。

    顿时,纱仓姑娘的两根半抬起的呆毛就彻底的抬了起来。

    宛如两根天线。

    整个人的画风也从大大咧咧中带着一丝甜美之感变得‘刚硬’。

    肌肉线条也变得硬朗。

    尤其是双眼,更是宛如两个灯泡般。

    “嗯?”

    花开院晴愕然的看着纱仓姑娘。

    此刻的他,竟然从纱仓姑娘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极度危险的气息。

    仿佛是被什么恐怖的存在盯上了一般。

    “我的这个队友……”

    年轻的阴阳师想要评价一下,可最终却是笑了一声。

    强大的队友,在这个时候,比什么都可靠。

    随即花开院晴就再次踏步向前。

    而杰森?

    不动声色的紧随其后。

    他在克制!

    克制饥饿。

    克制冲动。

    他时时刻刻的告诉自己,狩猎一会儿才会开始。

    现在?

    他要忍耐。

    只是这样的忍耐,却被周围的参赛选手误会着。

    “这个大个子怎么回事?”

    “怎么气息还不如那个女孩?”

    “哪里来的废物?”

    “快滚回家去吃奶吧!”

    “哈哈哈XXX!”

    粗鄙的话语声挑衅着杰森。

    这些参赛选手中大部分都纷纷附和,而少部分则是冷眼看着这一切,他们既看着周围的人,也看着杰森一行,尤其是杰森和花开院晴。

    可是最终,都是微微皱眉或者摇头。

    直到杰森一行登船后,他们都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这令他们这样的人感到不安。

    同样不安的,还有远处的几个人。

    “晴这家伙从哪里找来的队友?”

    “那个小女孩的气息已经很强了。”

    “那个大个子竟然完全的看不出深浅。”

    “我不是已经下令隔绝他可能的队友了吗?”

    一个中年人厉声喝问着周围。

    立刻,周围的两个蒙着脸的仆人就单膝跪地了。

    “大人,这两个人是晴少爷意外找到的队友,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其中一个回答着。

    可是话音刚落,就被中年人一脚踢翻在地。

    “意外!”

    “你们存在的意义就是防止意外!”

    “现在你竟然和我说意外?”

    中年人的声音拔高了。

    被踹倒在地的仆人簌簌发抖,完全不敢反驳。

    剩余的一位仆人,则是深深的埋头,一言不发,深怕被迁怒。

    但是,中年人的目光却看向了他。

    “那两个人是谁!”

    “我要他们的资料!”

    “现在!马上!”

    中年人吼道。

    “女性是一个叫做纱仓的姑娘,是皇樱女学员一名2年纪生,和朱美小姐的关系很好,还有疑似接受过那位‘鸣造’的训练,胃口大得惊人,力量也很强。”

    “男性是之前从岛外流浪而来的驱魔人‘杰森’,是在岛外惹上了大麻烦,然后,来岛内避祸,不过,岛外的人已经开始打探他的下落了。”

    另外一个仆人较为详细的回答着。

    “皇樱?鸣造?是个麻烦。”

    “暂时先放下不管。”

    “不过,这个驱魔人要给我处理掉……不论结果如何,先把他的消息传递出去,告知那些岛外的人,这个混蛋在这里。”

    中年人听到纱仓的来历后,先是一挑眉,迅速的将转移了重点。

    “是,大人。”

    两个仆人马上一点头,迅速的消失不见。

    中年人没有理会这些。

    对方径直的走到了窗口,透过玻璃俯视着下面的‘绝命’号。

    “晴,你是逃不了的!”

    “你一定会死在这里!”

    对方呢喃自语着。

    而对方的声音则是传到了2公里外的一处隐秘基地中。

    这是一辆隐藏在灌木丛中的箱货车,听着从无线电内传来的声音,尤莉忍不住的打了个哈欠。

    “真是无趣。”

    “又是这种家族杀伐的戏码。”

    “大家和和气气的不好吗?”

    年轻满是活力的尤莉姑娘撇着嘴,显得十分的不屑。

    “哪有这么简单。”

    “如果大家都能够和和气气的,你也不会摆脱香去帮你把邀请函‘拿’过来了。”

    香橙十分理性的说道。

    “我那是为了证明我也可以继承‘极限流’!”

    “还有那个笨蛋哥哥,脑子里都被肌肉塞满了,如果他继承了‘极限流’,一定会让‘极限流’没落的!除非能够找到一个同样是笨蛋的,且很有钱的弟子!”

    “不过,就算是这样,大概率也会让本小姐出马,出卖色相,达成联姻之类的。”

    “本小姐才不会这么干!”

    尤莉气冲冲的说道。

    香橙没有回答,就是这么淡淡的看着尤莉。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时间大约过了五秒钟后,一副气鼓鼓模样的尤莉憋不住了。

    “好吧!”

    “我承认!”

    “我就是想要证明,我比我哥哥强!”

    尤莉姑娘承认了。

    香橙收回了目光,扭头看向了惠丽香。

    “香,我们要出手吗?”

    香橙问道。

    “不用。”

    “我们的任务中,对于花开院家只是监视。”

    一身紫红色西装的惠丽香显得十分干练,就算是盘膝坐在无线电前,也丝毫不影响她的英姿飒爽。

    “可那个大个子是晶的朋友吧?”

    “他如果出事的话,晶一定很伤心的。”

    尤莉姑娘忍不住的说道。

    “不会的。”

    惠丽香十分断言道。

    这让尤莉姑娘瞪大了双眼,满是好奇。

    即使是表现的十分理性的香橙姑娘眼中也浮现着好奇。

    看着两位好奇的队友,惠丽香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晶这个家伙从小就有一种特质——交朋友不是凡人。”

    “不是凡人?”

    “那是什么意思?”

    尤莉姑娘越发的好奇了。

    “就是字面的意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晶身边能够被她称之为‘朋友’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你们不是问我怎么能够在没有带领下进入到‘里世界’吗?”

    “这些都是托了晶身边‘朋友’的福。”

    “什么看在你是晶的姐姐的份上,这里有一本秘籍就送给你了。”

    “咦?晶的姐姐怎么能够这么弱?这里有一个秘术,我教给你了。”

    “诶?晶的姐姐怎么可以这么普通?这里有一根百年人参,送给你补身体了。”

    “从我九岁开始,我隔三差五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惠丽香说着,脸上就浮现出莫名的嫌弃和暴躁。

    而尤莉姑娘的脸上却是满满的羡慕嫉妒。

    即使是香橙姑娘也不例外。

    “你们什么意思?”

    “我这样的生活,你们很羡慕吗?”

    惠丽香目光不善的看向两个队友。

    “当然是……没有。”

    尤莉心直口快,话语出口后,才反应过来,险之又险的蒙混过关。

    “总觉得有被冒犯到。”

    惠丽香说着。

    然后,这位姐姐还想要说些什么。

    却突然扭头看向了海边。

    尤莉、香橙随后也反应过来,看向了海边。

    漆黑的大海。

    一抹光。

    陡然出现。

    刺目的光瞬间划破了夜空。

    深邃的暗顿时消散。

    只剩下了,白色温和却无比坚韧的光辉。

    宛如晨曦。

    亦如——

    剑!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