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六十九章 杰森:我剑术天负过人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一切太突然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突然到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仿佛是身在梦中一般。

    冲锋的选手完全没有想到会遭遇这样的攻击。

    甚至,他们就连遭遇攻击的想法都没有。

    他们认为己方可以一拥而上。

    可以轻松获胜。

    而那些混迹在冲锋者中的参赛选手虽然已经有意识的拉开了距离,但是他们完全的没有想到杰森的攻击范围这么大。

    且,这一剑,如此的锋锐。

    剑刃掠过后,空气为之凝固。

    然后——

    噗!

    噗噗噗!

    一连串被切割的响声中。

    以杰森为圆心,半径40米内,猩红一片。

    从花开院晴、纱仓姑娘的高空角度看去,宛如一朵红玫瑰,在夜晚中绽放了一般。

    一片一片的花瓣舒展开来。

    一圈一圈的花瓣伸展开来。

    最终,形成了这朵猩红的玫瑰。

    “不、不可能!”

    之前那个煽动所有人冲锋的参赛选手瞪大了双眼喊着。

    这个时候,对方的身躯早已经一分为二了。

    从腰部开始,下半身脱落,内脏横流。

    不过,强大的生命力让他没有死去。

    他看到了一切。

    看到了那刺破黑暗的光芒。

    看到了那割草无双的长剑。

    看到了那持剑者的漠然。

    “你、你是谁?”

    死亡的阴影即将笼罩对方,但是对方依旧盯着眼前的人。

    事实上,不单单是这一个参赛选手。

    那些还未死的参赛选手,此刻都是这样的神情。

    “杰森!”

    杰森没有回答敌人的习惯。

    回答这些人问题的是纱仓姑娘。

    这位大大咧咧的姑娘落地后,听到这样的话语后,径直的说道。

    “他是杰森!”

    “我的伙伴!”

    “也是我的吃货朋友!”

    纱仓姑娘特意强调着。

    但是,对于这些人来说,这样的强调根本没有用。

    他们只听清楚了第一句。

    “杰森吗?”

    最先开口的参赛者低声呢喃着,然后,他猛地抬起头,看向了杰森,声音陡然间就洪亮起来。

    “这个时代的……剑圣!”

    “能够死在剑圣的剑下,我死而无憾!”

    话音落下,对方的双眼失去了光芒。

    周围残余的参赛选手在听到‘剑圣’之名后,也纷纷气息全无。

    最后的愿望达成了。

    他们,死而无憾。

    死在无名者之手,让人气恼、愤怒。

    但死在‘剑圣’之手?

    他们毫无怨言。

    “剑圣?”

    纱仓姑娘挠了挠头。

    她完全不明白这个称号的意思,更加不会理解其中所蕴含的意义。

    而花开院晴是懂得的。

    所以,他看着杰森的目光,泛着丝丝狂热。

    剑圣!

    传说中可以依靠手中长剑斩杀大妖魔的剑士。

    按照家族的记录,从战国之前到近代为止,一共有十一次妖魔入侵现世的大事件,其中的六件就是依靠着那个年代的剑圣解决的。

    剩下的四件是依靠着阴阳师们。

    还有一次,则是言语不详。

    可以说,每一位剑圣都是一个时代的骄傲。

    都是那个年代人类阵营中最顶尖的战力。

    或许他们没有像阴阳师一样组成家族。

    但他们手中的剑,在他们所在的那个年代就是远超任何势力的存在。

    “赴死吧!赴死吧!”

    “妖魔鬼怪。”

    “魑魅魍魉。”

    “皇宫贵族。”

    “敌人虽众,一剑皆斩。”

    不自觉的花开院晴哼唱起了关于‘剑圣’的诗词。

    这首诗词不知道是从哪里流传下来的,但是却是诸多剑手的‘梦想’。

    呜、呜!

    夜风在哼唱声中陡然狂吼。

    海浪一波一波的汹涌澎湃。

    地上的尸体翻滚不休。

    猩红的血液再起波澜。

    杰森大踏步的向前。

    风声、浪声、哼唱声。

    人影、血影、独只影。

    眼前的一幕仿佛是画一般,牢牢的印在了花开院晴和纱仓姑娘的脑海中。

    花开院晴激动到全身颤抖。

    纱仓姑娘则是再次挠了挠后脑勺。

    她就是觉得这个时候的杰森,有点特别。

    但是哪里特别,她又有点说不上来。

    总之是很特别的。

    杰森?

    他习惯了。

    他一开始就懒得解释。

    更何况现在!

    十几份‘食物’在等着他去拾取。

    至于其他更多?

    等到他把食物捡回来了再说。

    远处,那座高塔上,花开院家的中年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他想过了花开院晴可能会幸运的战斗到最后,也有可能是会被乱刃分身,还有可能是双方两败俱伤,总之,他想到了无数次的结局。

    可结局中并没有眼前的一幕。

    发生了什么?

    他回忆着刚刚的一幕。

    剑!

    长剑掠过!

    他的脑海中只有这个画面。

    但是……

    这柄剑是不是太突然了?

    是不是太长了?

    是不是太锋锐了?

    震撼!

    恐惧!

    不知所措!

    种种情绪涌上了心头,最终,在他的心底只剩下了——

    一剑过。

    鬼神惊。

    “剑圣!”

    他低声喃喃自语着。

    他不想要接受这个结果,但是这样的结果却是事实。

    这种想法和现实的矛盾冲突,让他直接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用力的撕扯着。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他这样问着自己。

    明明一切早已经安排好了。

    花开院晴无论如何都无不会逃出生天。

    可是现在……

    花开院晴不仅活了下来,还赢得了小组选拔赛。

    这让他无法接受。

    “我没输!”

    “我还有希望!”

    “剑圣怎么可能这么巧合的出现?”

    “一定是某种道具!”

    “对!”

    “一定是某种道具!”

    “已经使用了一次,怎么可能使用第二次!”

    男子喃喃自语着,声音逐渐的高亢,面容更是扭曲,眼中的疯狂宛如一条恶狼般,变得择人而噬。

    他毫不犹豫的拿起了一旁的电话。

    “宣告他们是优胜者。”

    “然后……”

    “让他们原地略微等待一下。”

    中年男子说着,嘴角忍不住的一翘,接着,整个人的嘴就咧开来,洁白的牙齿狠狠的要在一起,牙龈都开始往外渗血。

    “你们是优胜者没错。”

    “但你们遭遇意外也没错。”

    “现在——”

    “给我去死吧!”

    他一字一句的说着

    ……

    “这个家伙真讨厌!”

    “我们干掉他把!”

    “这种躲在阴影中的家伙,留下来只会是祸害!”

    尤莉姑娘听着无线电内传来的声音,整个人气愤的一握拳。

    而这一次,香橙姑娘难得的和她站在了一起。

    “嗯。”

    “就像是灌木丛中的蛇。”

    “实在是令人讨厌。”

    香橙姑娘说道。

    “你们认为杰森他们输定了吗?”

    惠丽香则是不慌不忙的反问着。

    “不然咧?”

    “虽然刚刚的一次性道具很厉害,但也只是一次性道具啊!”

    “现在的局面,他应该应付不了啊!”

    尤莉姑娘十分笃定的说道。

    “没错。”

    “那艘船吸收了那么多的鲜血,已经真正的异变了。”

    “虽然比不上大妖魔,但是它的体型已经决定了它的特殊。”

    “而且,还在海上!”

    “那是它的主场!”

    香橙姑娘分析了更多。

    可是面对两位队友的说法,惠丽香依旧不慌不忙。

    “记得我之前说过的事情吗?”

    惠丽香问道。

    “你的妹妹遇到的那些人?”

    尤莉姑娘眨了眨眼。

    香橙姑娘眉头一皱。

    不是两人不相信惠丽香所说的,只是这么一来……是不是有点巧合了?

    怎么可能这么多的好事都让惠丽晶碰到啊。

    就算你是惠丽香的妹妹,那也是很过分的啊。

    惠丽香则是一脸的平静。

    “我从那个时候起碰到了不知道多少大师、剑豪,那么……现在碰到一个‘剑圣’,又有什么奇怪的?”

    惠丽香说着,掏出了一支烟,径直点燃。

    呼!

    一口烟气喷出了老远。

    脸上则是不知名的落寞。

    嘴里更是轻声呢喃着。

    “条条大路通罗马。”

    “但是,有的人天生就在罗马。”

    “好难啊。”

    尤莉姑娘、香橙姑娘面面相觑,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颓丧的惠丽香。

    轰隆!

    就在两人想要询问更多的时候,在远处的‘绝命’号已经发出了轰鸣。

    那不是发动机的轰鸣。

    更加的像是野兽的嘶吼。

    而在那座高塔上,花开院家的中年人则是发出了一连串的狞笑。

    “来了!来了!”

    “去死吧!”

    “去死吧!”

    ……

    “获胜者是——晴之队!”

    ‘绝命’号上喇叭内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欧耶!”

    “赢了!”

    纱仓姑娘欢呼雀跃,即使在这场战斗中,她没有发挥一丁点儿的力量,但这并不妨碍她高兴。

    毕竟,她和杰森、花开院晴是一队的。

    花开院晴也在这个时候松了口气。

    他还担心那些混蛋又要耍什么幺蛾子。

    没想到,直接给与了他优胜。

    既然是这样的话……

    花开院晴看向了脚下的‘绝命’号。

    年轻的阴阳师立刻向着远处的杰森喊道。

    “杰森,我们离开了。”

    在年轻阴阳师的感知中,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脚下的‘绝命’号已经开始蜕变了。

    这样的蜕变,很快就能够完成。

    一旦完成的话,他们还在对方的‘身上’,那必然是一场无可避免的战斗。

    在大海上,虽然能够看到海岸线,但是花开院晴可不愿意和一头‘水生’的妖怪战斗。

    可还没有等杰森回答,喇叭内的声音就再次响起——

    “请‘晴之队’的三位稍等。”

    “我们需要一个简短的仪式来祝贺三位获胜。”

    “如果三位现在就离开的话……”

    “将会视作三位弃权了。”

    喇叭内传来的声音,令花开院晴怒瞪双目。

    他已经预料到了对方的无耻,但是却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的无耻。

    将十一份‘食物’捡回来的杰森却是一脸淡然。

    即使对方想要让他离去。

    他都不会离去。

    现在只是恰好称了他的心。

    将十一份外表不一的‘食物’装在背后的背包后,杰森淡淡的说了一句。

    “耐心等待吧。”

    说完,杰森就再次闭上了双眼。

    看着杰森的模样,花开院晴瞬间冷静下来。

    在上船前,杰森就发现了‘绝命’号的不对劲。

    以杰森的智慧和计谋,自然不会不算计到这一点。

    而在,在这个时候还坦然留下来了。

    自然是一切都在杰森的预料中。

    杰森会怎么破局呢?

    花开院晴忍不住的想着。

    纱仓姑娘挠了挠头,她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时,选择的是相信杰森和花开院晴。

    不过,随后的异变,还是让这位大大咧咧的姑娘惊讶不已。

    地上的鲜血在消失。

    不是凭空的消失。

    而是渗入了地板。

    就好似是有一张无形的嘴,在吸食这些鲜血一般。

    而之后就是撕扯声,则是仿佛把无形的嘴变成了有形一般。

    肌肉被撕扯的声音不住的响起。

    在纱仓姑娘的注视下,甲板上的200具尸体被撕扯下来诸多血肉,被一起吸食进了甲板。

    很快的,200具尸体就变成了200副骷髅。

    轰隆!

    震动从甲板下响起。

    伴随着的是一声怒吼。

    ‘绝命’号开始了抖动。

    似乎,要活过来一般。

    “它完成‘蜕变’了!”

    “从物变为了‘妖魔’!”

    花开院晴沉声说道。

    嗡!

    吱!

    电流声随着喇叭的开启而传来,刺耳的声音引起一阵不适的耳鸣。

    纱仓姑娘直接捂住了双耳。

    她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喇叭的方向。

    那里应该是船长室。

    可是,这个时候的船长室早已变形。

    墙壁、玻璃,开始自动的向内压缩。

    “啊啊啊!”

    “救命!”

    “救救我!”

    喇叭再次响起,凄惨的求救声很快的就戛然而止了。

    花开院晴冷笑了一声。

    完全的不为所动,他的手中随时捏着一摞符纸。

    虽然扔出符纸,可以救下这些人。

    但他才不会救敌人。

    他要救的只是同伴、队友。

    “杰森,接下来,怎么办?”

    花开院晴问道。

    “站到我身后。”

    杰森说道。

    花开院晴、纱仓姑娘马上照做。

    然后——

    光辉乍现!

    40米的长剑又一次的划破了夜空。

    不同于之前360°的横斩。

    这一次,剑刃冲下,在夜空中划过了一个完美的半圆后,从‘绝命’号的一侧来到了另外一侧。

    咔!

    嘎吱吱!

    令人牙酸的响声中,上一刻还完整的‘绝命’号,这一刻被拦腰而断——

    斩舰!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