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二十四章 大礼!
    清晨,喧嚣了一夜的‘山城’终于安静了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人们好似往常一样起床、上工。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昨夜发生的事情都是事不关己的。

    他们需要的是为今天的生计而奔波。

    当然了,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却是免不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赵老四就挑着馄饨担子走进了武馆街。

    还是照旧的位置,放下担子,立起杆子,赵老四开始生火。

    呼!

    一口气吹下,底层本就烧红的木炭立刻冒起了火星子,直接向上窜起。

    片刻后,上层的木炭就变得一半红一半黑。

    赵老四看了眼木炭,架锅、倒水,一气呵成。

    毕竟,卖了十年的早点,这些都成为了他的本能。

    亦如他出剑杀人般。

    昨天晚上有人在‘悦来集会’上发布了百两黄金的花红。

    百两黄金!

    这样的花红不是没有。

    而且,更高的也是比比皆是。

    但,却没有一个是他赵老四能够触碰的。

    可这个不一样,一个受伤的武者,还酸是知根知底的那种,而且,他的身份又恰到好处——做为早点摊的老板,他见过沐白,沐白还在这里吃过早饭。

    双方算得上熟悉。

    因此,下手的话,实在是太容易了。

    至于杀了沐白之后会发生什么?

    那就不管他的事了。

    杀了人,拿了花红,他马上就远走高飞。

    百两黄金,在州府都能够过上相当富裕的日子了。

    如果选择一个较为偏僻的乡下,那就是当地富户了。

    想到这,赵老四心头一片火热。

    但是,他没有冲动。

    还是在这里操弄着自己的早点摊,只是眼角的余光偶尔扫过‘沐式武馆’紧闭的大门。

    做为一个杀手。

    赵老四很清楚时机与耐心的重要性。

    时间还有两天。

    不急。

    耐心等待。

    赵老四这样告知着自己。

    踏、踏踏。

    清晰的脚步声出现。

    “老板来碗馄饨,加个鸡蛋。”

    话语声中,来人已经走到了跟前。

    借着天色,赵老四看清楚了来人。

    这是个年轻人,身材中等,衣着普通,面容普通,不过,还算是干净,但是面孔是生面孔,脚上的鞋子满是泥土,裤腿也被沾染了。

    背上则是背着一个包袱。

    ‘这样的泥土是城外的,脸虽然干净,但却有着一丝难掩的疲惫,显然是赶了一夜的路后,在路边水井洗了把脸,才进城的。’

    ‘周围乡下人来‘山城’找工的。’

    一眼扫去,赵老四就断定了对方的来路。

    这样的人,他十年来见了不知道多少次。

    顿时,就没有了戒备。

    “二厘二。”

    “纸票三厘。”

    赵老四说道。

    纸票是帝国近些年推出的货币,但是很明显的,不太成功。

    相较于纸票,人们还是喜欢金属的钱币。

    因此,同等价格下,纸票得付出更多。

    年轻人虽然来自乡下,但也懂得这些,直接拿出了三分钱的纸票——按照常理,应该读作分,但是帝国的人却莫名的读成了厘。

    当然不是全部。

    不过,在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这样。

    不是地域之分,就算是在北都,也有人分不清。

    这是一种认知上的错误。

    可也不影响生活,毕竟,纸票上的面额不会变,大家也就这么得过且过了。

    接过纸票,赵老四放到了一旁的钱匣子内。

    开始煮馄饨。

    直到混沌快熟的时候,才甩了个蛋进去。

    不是在大锅内,而是大锅内的小锅。

    要知道蛋液浮起的沫子如果进了大锅的话,捞起的馄饨汤就不够清亮了。

    “葱花香菜?”

    “都要。”

    碗底放着些许紫菜、盐,没有放虾米,最近不光猪肉涨价,鱼虾也在涨价,赵老四一个月前就把虾米去了,不然他的馄饨得涨价。

    “醋和辣椒在那。”

    赵老四将馄饨递给了年轻人,指了指货摊的边角,那里放着醋和辣椒,下面还放着几个马扎。

    桌子是没有的。

    坐在马扎上,端着馄饨就是最大的舒适度了。

    如果来晚一点,连马扎都没有。

    就只能是站着吃了。

    年轻人坐在马扎上,先喝了口汤,然后,细嚼慢咽着。

    不像是男人的吃法。

    有点像是小姑娘。

    这让赵老四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

    些许红色出现在了年轻人的脸上。

    也许是因为馄饨汤的热。

    也许是因为不好意思。

    但莫名的,脸上有了红色的年轻人,变得好看了,有种秀气的感觉,哪怕是碗遮住了一半的脸,赵老四也能够肯定,这是一个上等货色。

    顿时,他觉得生意来了。

    “年轻人来山城找工吗?”

    “需要老哥哥我为你介绍吗?”

    赵老四娴熟的开口了。

    他不止一次这么干过,早已驾轻就熟。

    “不用了。”

    年轻人含蓄的笑着摆了摆手。

    “没关系的。”

    “年轻人出门在外,很不容易。”

    赵老四一边说着就一边绕过了馄饨摊,抬手就向着年轻人的手腕抓起。

    按照赵老四的想法,他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然后,迅速的把对方打晕,往后巷小屋里一塞,这买卖就成了——小屋是他租下来的,对外宣称是放一些杂物,人也不住那,但实质上都是存放他的‘货物’的。

    ‘十个大洋到手!’

    赵老四心底想着,颇有一种意外之喜的感觉。

    谁不喜欢意外之喜?

    赵老四也不例外。

    但随后赵老四就愣住了。

    因为,他抓空了。

    不单单是抓空,那个年轻人的手掌还悄无声息的刺进了他的胸膛。

    “你?!”

    赵老四一愣。

    惊喜变为了惊吓。

    猎物成为了猎人。

    年轻人一手端着馄饨继续吃着,一手捏碎了赵老四的心脏,他的嘴里含糊的嘀咕着:“双绝在这吗?”

    接着,碗放下。

    手抽出。

    胸腔内没有一丁点儿的鲜血流出,年轻人的皮肤越发的白净了。

    他低头看了看赵老四的尸体。

    下一刻,拎着进入了巷子。

    数分钟后,‘赵老四’走了出来,又一次站在了馄饨摊前,十分熟练的操弄着馄饨摊上的一切,和往日里一般无二。

    哪怕是看到一辆由兵丁护送的马车经过,也是和‘赵老四’一样的嘀咕着。

    “这日子好难啊!”

    一旁赶早起来的客人听了就不由笑了起来。

    “赵老四你天天都是这句话,但是也没有见你饿着。”

    面对着对方的打趣,‘赵老四’则是用一种自得的口吻回应着。

    “十年大旱饿不死厨子。”

    “不过,这府衙的马车怎么大早就来到了武馆街?”

    赵老四面带疑惑。

    “你还不知道吧?”

    这位客人压低了声音,立刻,不单单是赵老四被吸引了注意力,刚刚先是拿起马扎占位置的几个客人也都凑了过来。

    “昨晚上山城发生了大事!”

    看到人们都被吸引过来了,这位客人用更低的声音说道。

    片刻后,阵阵惊呼就响了起来,这些人的目光更是忍不住的看向马车方向。

    “他们?”

    被贾有才搀扶下来的李德尚皱了一下眉头。

    昨晚上的事儿,是瞒不住的。

    不过,只要最核心部分瞒住了就行。

    剩下的?

    李德尚巴不得闹得越大越好。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被这群人看时,他总觉得心里发毛。

    那是一种仿佛孤身行走在野外,被野狼盯上的感觉。

    这让李德尚感觉不自在。

    因此,才提问的。

    “都是一些闲碎人。”

    “那个早点摊老板我也认得。”

    “来了‘山城’十来年了。”

    贾有才解释着。

    “那些食客呢?”

    李德尚继续问道。

    “这……”

    贾有才一下子就为难起来,他虽然巡视街面,但也不是所有人都熟悉,熟悉赵老四,是因为赵老四有着固定的摊位。

    至于剩下的人?

    他是真的认不全。

    李德尚显然也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了。

    “去找几个人,把那几个食客调查清楚——做得隐秘一点。”

    李德尚吩咐着。

    刚刚才把‘山城’大户屠戮一空的李德尚很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

    危机四伏?

    这是往小了说。

    认真的说起了,就是稍有不慎直接粉身碎骨。

    不单单是他,他的父母妻儿一个都跑不了。

    北都李家?

    这个时候绝对不会管他死活的。

    早在当年他就明白这个道理。

    因此,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明白,大人。”

    贾有才也明白这个道理。

    立刻,一招手就低声嘱咐着两个兵丁。

    在做完这一切后,贾有才这才探身钻进了车厢,将一个箱子捧了出来,然后,一手夹着箱子一手搀扶着李德尚走向了武馆大门。

    没有让其他人代劳,李德尚亲自敲响了大门。

    啪、啪。

    环扣狮子的门环砸在金属底片上,脆响连连。

    “来了。”

    豆包的声音传来,门随后打开。

    “豆包姑娘。”

    李德尚立刻拱手。

    不过,豆包却没有什么好脸色。

    但也没有阻碍李德尚。

    因为,杰森吩咐过了。

    “进来吧,馆主起来了。”

    豆包侧身让路。

    贾有才搀扶着李德尚走进了武馆,身后的兵丁没有进来,而是分为几队人马,牢牢的守在武馆外。

    没有进大堂。

    而是进了后院。

    李德尚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厨房餐桌前的杰森。

    面色无恙,坐在那里依旧魁梧宛如山岳。

    没事?

    李德尚下意识的想道。

    但马上的就摇了摇头。

    天魔解体大法,他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是听名字就知道不简单,眼前的沐兄弟之所以没事,应该是服下了我之前送来的‘虎血壮元散’和‘培元丹’。

    自行脑补后的李德尚,也没有多说,直接让贾有才把手中的箱子放在了杰森面前。

    “这是我抄家得来的秘药。”

    “‘小培元丹’三百粒。”

    “‘培元丹’百粒。”

    “能够补元续命的大药没有找到。”

    “类似‘虎血壮元散’‘参蟾丸’之类的秘药也没有找到。”

    “不过,倒是在李家找到了两份‘玉清散’,效果不如‘参蟾丸’,但药效也和‘虎血壮元散’差不多了。”

    “‘山城’还是太小了。”

    “这已经是极限。”

    李德尚说着就摇了摇头。

    但马上的,这位‘山城’主事官之一就向着杰森保证道:“沐兄弟,放心吧,我会尽快帮你找到更多秘药的,本地悦来客栈的集会昨天夜里不知道是谁把秘药一扫而空了,但是红香坊内一定有,红香坊没有的话,我就写信去求北都李家,好歹我也姓李,只要价钱给到位,能够补元续命的大药不一定,但是其它应当是有着把握的。”

    说着,李德尚的声音就变小了。

    很显然,连李德尚自己都有些不自信。

    对此,杰森却不在意了。

    他双眼看着眼前的箱子。

    ‘小培元丹’三百粒。

    ‘培元丹’百粒。

    还有两份‘玉清散’。

    就算是抛开‘玉清散’,单单是‘小培元丹’和‘培元丹’,取一个平均数值也是2500点了

    呼!

    杰森心底暗暗松了口气,他的饱食度终于要恢复到3000点往上了。

    实在是不容易。

    “多谢。”

    杰森表示着感谢。

    “沐兄弟,你受伤都是因为我,不然以昨天那局面,你想要走的话,谁又能够留得住你?”

    “所以,不要说谢。”

    “这些都是我应当做的。”

    李德尚正色说道。

    “嗯。”

    “苟胜兄,你的腿?”

    杰森微微点头后,目光看向了李德尚的腿。

    虽然外表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是李德尚走路时需要贾有才搀扶,且淡淡的血腥和草药味,却让杰森有了一些猜测。

    杰森问了,李德尚没有隐瞒。

    当下就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

    杰森看着桌面上的木箱子。

    难怪李德尚能够拿得出这么多的秘药,原来是直接把‘山城’大户的家底抄了。

    虽然在之前,杰森就已经有所猜测了。

    但是等到李德尚说出来时,这才算是证实。

    而李德尚看着神情没有任何变化的杰森,不由暗暗松了口。

    他担心沐白因为这件事和他理念不和。

    现在看来,多余了。

    ‘这就好!’

    ‘这就好!’

    李德尚连连暗道。

    他真的怕因为这件事和沐白闹得不痛快。

    他现在只能是依靠沐白了。

    一旦沐白心有间隙,没有任何‘武者’可以依靠的他就真的成了冢中枯骨了。

    而现在?

    李德尚看着杰森的目光越发的亲密了。

    “沐兄弟明天就是武馆大比了,要不然我替你出面,暂缓几天?”

    “不用。”

    “有这些秘药在。”

    “应付武馆大比,绰绰有余。”

    杰森说着指了指桌上的箱子,然后,就这么抱起了箱子,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边走边说道——

    “我要闭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