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三十章 抽签!
    张馆主死了!

    武馆街上的张馆主有几个?

    就一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鸣,张馆主。

    擅长鹤拳、身形矫健,拳出带风宛如鹤鸣的张馆主。

    张鸣,本名并不是张鸣。

    之所以改名张鸣。

    正是因为,能够出拳如鹤鸣,不仅一拳下去能够开五块砖,而且拳风中响起的鹤鸣声,更是扰乱人的心绪,让人疲于应付。

    曾经的张鸣有过单人对二十人的记录。

    最终,轻伤。

    二十人死伤过半。

    可以说,张鸣的武馆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

    事实上,武馆街上的武馆都是这样打出来的。

    没有真功夫,根本在武馆街上根本开不了馆。

    可就是这样的张鸣死了。

    死在了自己的卧房中。

    被人一刀枭首。

    哗!

    好似海浪一般,前来武馆街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就沸腾了。

    他们瞪大了双眼看着张氏武馆。

    看着进进出出的捕快。

    看着惶恐不安的张氏武馆众人。

    接着,交头接耳。

    “这是遇到了江洋大盗吧?”

    “不是,江洋大盗虽然手段毒辣,但也是为了求财,而且,相较于张馆主,‘山城’里有的是富户,可比张馆主更容易下手。”

    “那是?”

    “寻仇!”

    “只有寻仇才会直指目标,一击毙命。”

    ……

    人群中的讨论声此起彼伏。

    而在人群一层的李、赵两位馆主却是面面相觑。

    张鸣死了!

    和他们昨天才吃饭、喝茶的张鸣死了。

    还被人一刀枭首。

    “这?!”

    李、赵两位馆主看着彼此,虽然心底话没有说出口,但两人知道两人想到了一块去。

    沐白!

    绝对和沐白有关系!

    这并不是有什么证据。

    单纯的就是直觉。

    身为武者的直觉。

    也是跑江湖积累下的经验告诉他们的。

    “赵兄怎么办?”

    身材瘦高的李馆主轻声问道。

    “惹不起。”

    赵馆主看似答非所问,但是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两人十分默契的站在那,静静的再也不说话了。

    仿佛和周围的人一样,都难以接受事实。

    毕竟,他们还不想死。

    张鸣被割了头。

    他们呢?

    实力和张鸣不相伯仲的他们,一旦参与其中的话,恐怕也是难逃一死。

    所以,站在这,当个旁观者就好。

    江湖越老,人越胆小。

    或许手腕更稳妥了,布局也更熟悉了。

    但这样的成熟,本身的代价就是失去了‘勇’。

    一往无前的‘勇’。

    因此,练武要年轻,不单单是因为身体机能更好,还因为有‘勇’。

    “馆主,张鸣那个家伙死了呐!”

    走出武馆的豆包一脸的惊讶,随后就很快意的哼了一声,嘴巴都因为这一声哼,撅了起来,显得有些许的可爱,就如同早饭时蒸的鸡蛋上放了些许枸杞子一样。

    “那个家伙最初就处处为难我们。”

    “而且我刚来山城的时候,他竟然还想要收我入房,当他的小妾。”

    “要不是馆主你出手的话,我就灭……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豆包一时嘴快,差点说漏了,硬生生的婉转了回来,看着杰森目视前方,似乎没有听出破绽,这才在心底微微松了口气。

    然后,继续说道。

    “说起来馆主你之所以在武馆街开馆,也是因为这个家伙的再三挑衅。”

    “这个家伙先是败给了馆主你,然后,小肚鸡肠的不服气想要挑动整个武馆街来对付馆主你,可最终,却让馆主您开起了武馆。”

    “而他被人打死了。”

    “真是活该!”

    说着,豆包冲张氏武馆的方向吐了吐舌头。

    接着,她扭头看着继续向前的杰森。

    “馆主您不说我两句吗?”

    豆包疑惑的问道。

    “什么?”

    杰森仿佛回过神般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厨娘。

    “我妈妈每次像我刚刚那样说的时候,我爸爸都会说死者为大,老婆你别这样。”

    豆包模仿着自己父亲的模样。

    看得出,是个小男人的形象。

    “然后呢?”

    杰森继续问道。

    “然后……妈妈就大耳光的抽爸爸,说就你大度,没事就劝人大度,小心天打雷劈。”

    豆包笑嘻嘻的说道。

    “你妈妈说的很有道理。”

    “没有经过他人的经历,千万不要劝人大度。”

    “而且……”

    “有人取死,就送他去死。”

    杰森点了点头,说着自己的想法。

    他和‘往生教’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在知道武馆街上还有‘往生教’的暗子时,杰森自然是坐立不安的,不打死对方,他吃饭都得少吃一碗。

    不过,令杰森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暗子竟然突然有了‘火球术法杖’。

    这对于寻找暗子的杰森来说,真的是犹如夜晚的探照灯一般清晰。

    没有任何的犹豫。

    面具人再次出手了。

    哼着不夜城的小曲‘水调’,他直接割头而回。

    除了带回一份食物外,还带回了一份可以加入【徒手格斗】的额外选项:鹤鸣。

    在付出了50点饱食度,且死亡了20次后,杰森掌握了名为【鹤鸣】的额外选项。

    【鹤鸣:通过出拳,震动空气,形成特殊的音波攻击;效果:出拳时可以带来刀刃级别的音波攻击,对半径2米之内的敌人造成伤害,在圆形与1米范围内承受刀刃级别的伤害,在1米范围外,则是开始逐渐降低伤害,退出2米后,音波伤害不复存在】

    ……

    这项收获算是意外之喜。

    音波攻击,杰森很少能够接触的到。

    【鹤鸣】是第一次。

    同样的,随着【鹤鸣】额外选项的加入,杰森终于可以勉强的说是一拳七Buff了。

    虽然都不是很强,但是应付眼前的局面应该是足够了。

    毕竟,他所表露的,只是他愿意让人看到的。

    真正隐藏的东西?

    他从未表露。

    ‘不过,这些武技的传承之物还是要继续收集,一拳七Buff了,那一拳七十Buff还远吗?’

    ‘量变终究可以引起质变的。’

    ‘更何况,【徒手格斗】级别是大师级,还有无双、超凡两次强化,即使是现在这些额外选项的威力不足,但升级两次后,就能够真正的用上了。’

    ‘而且,如果寻求到足够的机会,说不定【徒手格斗】也会如同【防护邪恶】般升级,晋升到更高的境界。’

    杰森心底做着打算。

    然后,他突然回过神,看着豆包。

    “你刚刚是不是想大耳光的抽我?”

    杰森问道。

    “哪有?”

    豆包听到这样的问话,一脸的心虚的加快了步伐。

    杰森猜对了。

    豆包真的想要这么干。

    因为,她爸爸每次被她妈妈抽完,不仅不生气,反而笑得很开心。

    在豆包的想法里,杰森都向她表达了情谊,她自然想要让杰森开心一下。

    ‘难道爸爸妈妈的法子不对?’

    ‘除了做饭外,就没有能够让馆主更开心的事了?’

    ‘一定有的吧?’

    豆包想着。

    杰森则是看着豆包的背影一挑眉。

    今天豆包怎么怪怪的?

    会不会影响晚餐啊?

    午餐是武馆街上的五家武馆一起吃搭棚饭,名义上增加感情,实际上是在擂台比武后的一个小型交流会,吃喝并不是重点。

    不过,在杰森开来,吃喝才是重点。

    交流?

    他又没有入市弟子,哪来的交流。

    饭钱则是由五家武馆筹措,就如同武馆街大比的头名有一百块大洋一样。

    “沐馆主。”X2

    “沐师傅。”

    杰森和豆包走向一侧的时候,李、赵两位馆主率先打着招呼,之后才是那位彭梁的弟子,是一个身材结实的年轻人,面容上的表情带着丝丝忐忑。

    他的师父牵扯到了‘往生教’的大案里,已经失踪了好几天了。

    现在整个武馆都是他来维持着。

    几个师兄弟也是貌合神离。

    如果今天不能够取得一个好名次的话,那武馆就真的完蛋了。

    只是……

    年轻人看了看李、赵两位馆主,又看了看杰森。

    最终,一脸无奈。

    李、赵两位馆主的擒拿手,他见过,他根本不是对手。

    而沐馆主?

    更加的不是对手了。

    ‘武馆完了。’

    年轻人默默的想着,脸上的神情却一下子轻松起来,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般。

    杰森扫了一眼这个年轻人,就将目光看向了李、赵两位馆主。

    一瘦高,一矮壮。

    都是手指粗大之辈。

    每一根手指看起来都有大枣粗细。

    ‘擒拿吗?’

    对于李、赵两位馆主,杰森从豆包嘴里了解过的。

    李馆主擅长十六路大擒拿。

    赵馆主擅长三十二路小擒拿。

    都是拿人关节,分筋错骨的手段。

    “嗯。”

    杰森回应的一点头。

    面对杰森这样的回应,李、赵两位馆主也不奇怪,眼前这位沐白馆主本身就是不善言辞的人,全身心的精力都放在了练武上。

    说是武痴也不为过。

    要不然,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筋肉’大成,步入‘锻骨’了。

    ‘只是不知道,对方的伤怎么样了?’

    两人想着,互看了一眼。

    张鸣死了。

    算是预料之外的事情。

    但是,武馆街的大比可得继续下去。

    他们可是要靠着这个吃饭的。

    想到这,那位赵馆主就有了打算。

    他冲着站在远处的主持抽签仪式的人打了个眼色。

    这人不捉痕迹的一点头。

    这也是一位老拳师,年轻时在山城也有一些名声,但是并没有开馆收徒,而是以家族的方式生活在山城,靠武技经营着、维护着自己的产业。

    算得上是让常人羡慕。

    但是有额外收入的话,这位老拳师也是很乐意的。

    白捡的钱,不要白不要。

    想到这,这位老拳师就要去抽签。

    签是竹排子,用毛笔写得各个武馆的字。

    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大小,根本无法作弊。

    实际上?

    里面的门道很多。

    最简单的,在把竹签投入抽签的箱子内前,先用火烤一下。

    温度的不同,足以让抽签人辨认。

    或者说是在竹签一头留下毛刺,手一摸就知道了。

    然后,时间一长,温度恢复正常,手把毛刺一拔,就没问题了。

    这位老拳师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

    自然是驾轻就熟。

    而就在这位老拳师伸手准备拿竹签的时候——

    “等等。”

    一声大喊从人群外传出。

    贾有才带着一队捕快走了进来。

    “沐爷,豆包姐。”

    贾有才拱手向着杰森、豆包问好后,这才转身看了看李、赵两位馆主,接着,又看了看站在临时搭建台子上的老拳师。

    那是一种看待犯人的目光。

    李、赵两位馆主心底一突。

    站在临时搭建台子上的老拳师也是阵阵不安。

    然后,贾有才突然一笑。

    “诸位抱歉。”

    “只是因为张馆主的死,想要和大家谈谈。”

    “大家现在和我回衙门去吧。”

    贾有才端着腔调,缓缓的说道。

    “贾捕头,我们今天是要进行大比的,您这么做……”

    “哦,你是在教我做事喽?”

    赵馆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贾有才笑眯眯的看着这位馆主,然后,突然拔高了声音,道:“武馆大比,比人命重要吗?还是说赵馆主您故意这么做的?那我是不是可以怀疑您和张鸣馆主的死有关?”

    “不可能的。”

    “昨天我们才和张馆主吃饭来着。”

    李馆主马上说道。

    “哦?”

    “原来是两人合伙杀人,难怪张鸣馆主连反抗之力都没有!”

    贾有才拉长了语调。

    这样的话语一出口,李、赵两位馆主面色立刻阴沉起来。

    “贾捕头你不要含血喷人!”

    “对!”

    “做事要讲证据的!”

    李赵两人连连说道。

    “证据?”

    “两位和我回去,咱们审一审不就有了?”

    贾有才冷笑了一声,抬手一挥。

    “来人!”

    “将这两位带回衙门。”

    “还有——”

    “这位老拳师一起。”

    顿时,捕快们就上前了。

    李赵两人和那位老拳师,眉头紧皱。

    这些捕快再多一倍,他们也不怕,但是他们不能动手,一旦动手了那就坐实了杀人的名声。

    不单单是山城的产业要完蛋,他们也得完蛋。

    毕竟,城内的军营就有火枪队的,他们再厉害也扛不住十支、百支火枪的齐射。

    但是跟着贾有才回去?

    屈打成招!

    肯定就是这样的。

    李赵两人、老拳师想着,目光就齐齐的看向了杰森。

    眼前的局面,毫无疑问是贾有才来给站场了。

    “沐馆主不说一句吗?”

    “身为武者,应当光明磊落才行,您就是这么做的?”

    李、赵两位馆主沉声说道。

    虽然没有说出勾结官府、鹰犬之类的话语,但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啪、啪啪。

    “好一个光明磊落。”

    “等的就是你们这句话。”

    贾有才鼓着掌,说着话,就向着抽签的箱子走去。

    顿时,李赵两人和那位老拳师脸色就是齐齐一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