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为什么这么熟悉?
    在崔龙女比较豆包和红袖谁更好看的时候,前方出现了十余骑,每一个都是黑色劲装,身披斗篷,马鞍两侧放着刀剑、弓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黑色的布匹遮挡着面容,仅仅露出双眼。

    一股剽悍、凶煞的气息从全身溢出。

    身经百战!

    崔龙女在看到这十余骑的时候,脑海中就浮现出了这样的形容词。

    接着,凭借着炼丹师的敏锐感知。

    她发现眼前的十余骑每一个都是‘锻骨’大成的好手。

    而且,令行禁止,在喊出‘站住’的时候,就齐齐停下,必然是熟悉战阵配合的。

    下意识的崔龙女就捏紧了拳头。

    跑!

    崔龙女已经没有其它的想法。

    根据她的判断,己方毫无胜算。

    虽然徐大叔告诉她,沐白堪比‘练皮’的高手,但也就是堪比,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练皮’,更何况,就算是真正的‘练皮’高手遇到十余骑擅长战阵配合,弓弩齐备的‘锻骨’大成,也不会是对手。

    只要依靠战马拉开了距离,连续不断的弓弩射击就足以让‘练皮’高手疲于奔命。

    等到气力不济时,那就是死期。

    所幸的是,此地距离‘山城’还不远。

    只要跑回了‘山城’,那就能够活命。

    然后,再依靠个人强大的武力,对眼前的十余骑分而击破。

    几乎是瞬间,崔龙女的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完善的计划。

    “沐馆主,我们先……”

    砰!

    崔龙女刚刚出声,就被一声闷响打断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腥风血雨。

    十余骑最前面的领头者,被杰森一拳打爆了胸膛,血水混杂着内脏碎片飞溅而出,将周围骑士们的视野所笼罩,骑士们一个个大喝的要拉开距离,但是根本没有用。

    一拳奏效后的杰森,抬手就是一捧灰色的药粉。

    基础是石灰,然后反复研磨了数次,变得更加细腻。

    是豆包特制的。

    骑士们纷纷抬手遮挡。

    基本上每一个都挡住了。

    可他们的战马没有手,挡不住。

    唏律律!

    阵阵嘶鸣中,本该安稳的战马一个个开始了剧烈的跳动,蹄子更是不停的刨着地面。

    错不及防下,数个骑士就这么落马了。

    剩余的几个,也是牢牢的抓住缰绳。

    而杰森则是双拳连连击出。

    砰砰砰!

    最先被解决的是马上的骑士,接着是衰落地上的骑士。

    抵抗?

    自然是有的,但是却被摧枯拉朽的毁灭。

    ‘锻骨’大成永远是‘锻骨’,在特定条件下击败、击杀‘练皮’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一对一时,这样的事情很难发生。

    更不用说,身为‘练皮’一方的杰森,远远不是所谓的‘练皮’。

    且,率先出手了。

    因此,战斗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果。

    确认了所有敌人都被打死后,杰森开始打扫战场,豆包也跳下了马车,开始安抚那些战马。

    “乖,听话。”

    “用香油洗洗,就不疼了。”

    豆包一匹匹马照顾着。

    崔龙女就跟在身旁。

    她带着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

    对方明明是必胜的局面,怎么就输了?

    就因为一把石灰?

    武者怎么能够用石灰呢?

    那不是街上混混们才用的吗?

    崔龙女很想要问问正在打扫战场的杰森,但是想了想,最终没有开口,而是扭过头看向了豆包,轻声的问道:“刚刚的是石灰?”

    “是啊,我研磨的。”

    “我还准备了巴豆粉、乌头粉、铃兰粉,可惜馆主还没有用出来,他们就……咦,崔姐姐你的脸色怎么变得这么难看?”

    豆包自夸般的说着。

    崔龙女越听越是脸色难看。

    她突然发现,眼前比红袖长得好看的豆包,似乎变得不那么美丽了。

    谁家姑娘会准备这么剧毒的东西?

    还是红袖姐姐好!

    豆包?

    一点都不可爱。

    心底辗转了数次,崔龙女勉强的笑了一下。

    “估计是最近没有休息好。”

    崔龙女这样解释着。

    “是这样吗?”

    “那崔姐姐你多多休息啊。”

    “对了,我这里有一个竹筒,你拿着——它里面装有‘毒箭树’的汁液!”

    “你这样状态不好,实力肯定无法发挥,如果遇到了敌人,你就直接用这个喷他们,保证见血封喉!”

    豆包笑眯眯的拿出了一个竹筒,就要递给崔龙女。

    崔龙女身躯一颤。

    她身为炼丹师,当然知道‘毒箭树’的汁液代表着什么。

    常人碰到一点,走不出七步,就是个死。

    武者也不例外,甚至死得更快。

    她自然也是如此。

    因此,崔龙女看着那满是毛刺的竹筒,根本不敢接。

    “我先上马车了。”

    她连连摆手,说着这样的话语,略带狼狈的逃回了马车里。

    而在崔龙女的背后,豆包狡黠的一笑。

    崔龙女看她的目光有点不对劲。

    她是能够感觉出来的。

    虽然逃荒的时候,大部分都是男人流露这样的目光,但偶尔也会有一两个女人的。

    每次遇到这样的人,她都是很心平气和的把对方埋了。

    可惜这次不同。

    崔龙女是馆主要护送的人。

    而且,对方身为炼丹师,对馆主一定有用。

    不能埋了。

    只能是吓唬吓唬对方了。

    豆包想着开始继续安抚这些上好的战马。

    ‘这样的一匹战马,至少能够卖100块大洋,连带上马鞍之类的卖个110块大洋不过分,这有10匹,也就是1100块大洋,足够买一株小年份的山参给馆主炖汤喝了。’

    豆包想着目光就看向了杰森。

    这个时候,杰森已经拿着十根‘火球术法杖’走了回来。

    为什么杰森直接动手?

    自然是闻到了‘火球术法杖’的味道。

    拥有这样味道的,不用问也是‘往生教’的人。

    再加上刚刚他才干掉一个类似‘往生教’神使的存在,眼前人的身份基本可以断定为对方后援。

    对此,杰森自然是不介意的。

    他希望这样的后援越多越好。

    说起来,他已经干掉了‘往生教’明面上四个神使中的三个了。

    还剩下一个口吐烈焰的。

    ‘你也会来吗?’

    ‘千万要光明正大一点儿。’

    杰森期待着。

    毕竟,刚刚的那位传闻中的女神使为了伪装,并没有携带任何有价值的‘食物’,这对杰森来说,可是一大损失,哪怕是之后对方的援兵带着‘火球术法杖’也是一样。

    10根‘火球术法杖’虽然有350点饱食度,但是可没有‘食之兴奋’。

    不过,杰森绝对不会嫌弃‘食物’。

    他闻着这些‘火球术法杖’的味道,强忍着胃里的饥饿感,帮着豆包将这些战马一匹匹的拴在了第二辆车后面。

    “馆主,尸体怎么办?”

    豆包问道。

    “处理掉就好。”

    杰森这样说着。

    “我这里有煤油。”

    在车里的崔龙女出声道。

    在刚刚的战斗中,崔龙女自认为没有帮上忙,但是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她认为自己需要显示一下存在感的。

    虽然她只是被护送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可以不闻不问,高枕无忧。

    能够在外面掌控着类似‘红香坊’之类的组织。

    哪怕是有诸多人在帮忙,但是崔龙女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至少,人情世故,她懂得。

    “不用了,煤油太麻烦了,烧起来也慢。”

    “我有更好的法子——这是我在逃荒的时候学来的。”

    豆包特意向杰森解释了一句。

    接着,化尸粉就倒在了那些尸体上。

    嗤嗤嗤!

    刺鼻的气味出现了,看着那些尸体一具具的化为黄水,然后,豆包娴熟的收敛那些液体时,崔龙女瞪圆了双眼。

    老娘信了你的邪!

    这是化尸粉!

    逃荒的时候,怎么可能学来这种东西!

    还有你这么熟练,你杀了多少人?!

    崔龙女盯着豆包,豆包感觉到了,马上抬头,冲着崔龙女就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崔龙女一哆嗦,径直缩回了车厢内。

    果然,外面的女人是老虎!

    她,想红袖姐姐了。

    杰森看到了这一幕,他看得出豆包是故意的,但是并没有阻止。

    至于为什么?

    豆包是自己人。

    崔龙女就是个外人。

    哪怕有点能力,那也是个外人。

    这种时候,哪有帮外人的道理。

    不过,这崔龙女好像胆子不大啊?

    和传闻中巾帼不让须眉的模样,有点不太一样。

    杰森想着,几乎是本能的想到了那位替身而出的‘红袖姑娘’。

    与崔龙女这副胆小的模样相比较,那位‘红袖姑娘’反而有些像男儿。

    ‘是那位‘红袖姑娘’的帮助吗?’

    杰森猜测着,在等待豆包收敛外那些汁液后,一行人就再次挥动鞭子上路了。

    这一次没有了阻碍。

    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顺利。

    不仅没有了敌人追击,而且天气也是极好的。

    昼行夜伏,三天后,杰森一行就到达了边州府。

    马车在黄土夯实的官道上前行着,路边出现了田野、河流,人烟开始变得稠密,越是靠近边州府,就越是如此,等到中午时分,一座大城就出现在了杰森的视野中。

    三十米高、上万米长的城墙,让整个边州府看起来就像是一头匍匐在道路尽头的石头怪物。

    一队队的兵丁在城墙上站岗巡逻。

    门口,更是设立了岗哨,一一检查着进入城中的人物。

    ‘果然只是和‘家乡’那个时代类似,在‘家乡’那个时代,可造不出这样的城墙。’

    ‘而且,还只是一个州府。’

    ‘传闻中的北都、蜀都又是什么模样?’

    杰森猜测着。

    接着,杰森的眉头一皱。

    距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杰森已经能够看到城门处的守卫森严了。

    那是远超一般的力度。

    “怎么了,馆主?”

    一直侧着脸盯着杰森的豆包,第一时间发现了杰森的不对劲。

    “边州府城内应该发生了什么事,小心一些。”

    杰森叮嘱着。

    豆包马上点头。

    车厢内的崔龙女也强打精神的坐直了身躯。

    三天的风餐露宿,本来对于崔龙女这样‘锻骨’大成的武者来说,应该不算什么的,但是,当她时不时的注意到豆包的一些行为时,就变得胆战心惊了。

    例如:抓蛇、抓蜈蚣、抓蜘蛛、抓蟾蜍、抓蝎子。

    而且,抓的都是带毒的那些品种。

    既有普通毒素的,也有剧毒的。

    但不论是什么,面对豆包似乎都像是见了天敌一般,缩在原地不敢动,任由豆包取了毒液。

    虽然每一次豆包都把这些毒物放了,但是晚上的时候,她就能够看见豆包在配毒。

    各种比列的混毒。

    这些她身为炼丹师还能够看得懂,但是另外一些她却看不懂了。

    例如:雕刻一些东西。

    虽然看不懂了,但是崔龙女认为那是大杀器。

    因为,豆包不关往里面灌入了各类毒药,还在装填火药。

    有一次就在篝火边。

    她就看到足足一斤多火药被豆包灌入了一个好似地瓜大小的木桶里,一同装入的还有淬了毒的针。

    这些已经让崔龙女心惊肉跳了。

    但更心惊肉跳的是,豆包随意的将一个包袱放在篝火边。

    她看得真真的。

    里面全是火药。

    但凡崩出一粒火星子,崔龙女就敢保证自己得粉身碎骨。

    所以,她一整夜都不敢睡。

    想到这,崔龙女就忍不住的埋怨的看了一眼杰森。

    她发誓,这个沐馆主一定知道豆包在做什么。

    可是非但没有阻拦,还很放任。

    虽然一路行来,对方警惕的性格、能力都如同徐大叔说得那样优秀,甚至要远远超出,但是因为豆包的关系,崔龙女总觉得眼前的沐馆主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

    毕竟,一个正常的人看到豆包的行为都会吓一跳。

    而不是不在意。

    对!

    就是不在意!

    那种不在意仿佛在说,不论是火药,还是毒药都对我无效一般。

    ‘这两个究竟是什么人?’

    在这三天,崔龙女总是忍不住的问自己。

    答案自然是没有的。

    车子随着马儿前行,杰森一行三人一靠近城门口就吸引了巡逻兵丁的注意力,不单单是因为杰森魁梧壮硕的体型,和豆包的好看,还因为他们第二辆马车后面的十匹好马。

    守门的兵丁没有一个是傻的,在看到这些好马的时候,就猜到了什么。

    战利品!

    来自盗匪的战利品!

    立刻,这些兵丁对杰森越发的客气了。

    在杰森缴纳了相应的入城费用后,径直放行。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严?”

    入城前,杰森问了一句。

    “最近城里闹飞贼了,不仅杀害了几位蓝衣捕头,还扬言要去盗大老爷的印信。”

    城门兵丁回答着。

    杰森一怔。

    为什么这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