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六十一章 小赵:我好像惹怒了不该惹的人……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六十一章 小赵:我好像惹怒了不该惹的人……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每一战都应该小心、谨慎。

    杰森是深知这个道理的,尤其是那日目睹了‘大龙头’崔龙王向‘刀君’的决战邀请后,他已经大致明白了自己实力在这个世界的定位。

    远超常人,但单纯的硬实力和真正的绝世高手还有一定的差距。

    可要是将他的天赋和杂七杂八的技巧都计算其中的话,就算面对绝世高手,杰森也是有着一战之力的。

    特别是当黎明时分。

    那个时候的他,才是最强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黎明前一刻,杰森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一直等到的众人看到杰森站起来,纷纷放下了手中的零食,跟着站了起来。

    “馆主?”

    做为在场所有人中和杰森最亲近的人,豆包率先开口了。

    这一次的事情牵扯太多。

    ‘大龙头’、‘刀君’、‘天妖’都牵扯其中。

    必须要小心谨慎。

    “我一个人去。”

    杰森这样回答道。

    依靠着自己那特殊的天赋,杰森有把握就算不敌,也能够活下来。

    但,那是在一个人的情况下。

    如果再多一两个人?

    他没把握。

    简单的说,这个时候,带更多的人,就是再带着累赘。

    杰森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在场的人并不是傻子,马上就明白了。

    “要小心。”

    豆包叮嘱着。

    她深知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够给自家馆主添乱,哪怕她真的很想要跟着去也一样。

    这个时候,她越发的明白了自己爸爸当时话语的意思了。

    ‘夫妻是什么?’

    ‘想要成为夫妻,那就先要成为势均力敌的朋友、伙伴,单单靠一时的偏爱就有恃无恐的,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就是你每天被妈妈跪搓衣板的理由?’

    ‘傻孩子,这怎么能够叫做罚呢?’

    ‘这是爱!’

    豆包至今清楚记得,跪在搓衣板上的爸爸脸上带着一种说不清是幸福,还是享受的笑容。

    总之怪怪的。

    不过,她却不得不承认那句‘想要成为夫妻,那就先要成为势均力敌的朋友、伙伴’的正确性。

    就好比现在,如果她的实力和自家馆主一样的话,起码就能够同行了。

    而且,还能够帮助自家馆主。

    心底转动着念头,豆包却没有表露出一丝情绪。

    她看着杰森,不想要让杰森在这个时候还担心。

    杰森点了点头,再扫视了一眼众人后,转身就走。

    豆包目送杰森离去后,这才转过身返回到了密室中,重新坐回了自己的蒲团上。

    红袖姑娘也是这样。

    不过,和豆包的面无表情不同,红袖姑娘的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忐忑。

    至于崔龙女?

    这个时候的‘四海帮’继承人,完全的坐不住了,踱着步子在密室中走来走去。

    当走到第三圈的时候,更是径直开口道。

    “你们说,沐馆主不会有事吧?

    还有!

    这会不会是陷阱?

    沐馆主去了,是不是踏入了陷阱?

    万一真是陷阱怎么办?”

    话语一开口,崔龙女就完全停不下来了,宛如是连珠炮般,不停地问道。

    “放心吧!

    沐馆主实力强大,且为人谨慎,不会那么容易踏入陷阱的!”

    红袖姑娘安慰着崔龙女,目光则是不停的看向豆包。

    崔龙女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

    她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当即,这位‘四海帮’继承人就开始道歉。

    “豆包姐姐,我不是有意说这些的,我就是忍不住……”

    “呵。”

    崔龙女道歉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声充斥着轻蔑口吻的笑声打断了。

    是,小赵。

    这位被牢牢束缚在地的女刺客笑了。

    是那种三分薄凉三分不屑又带着四分漫不经心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不需要再多开口,就让崔龙女变得愤怒。

    红袖姑娘也对这位女刺客怒目而视。

    反而是豆包,还保持着那种面无表情的模样,就连目光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愧是跟着那个家伙的侍女,这反应比这两个蠢货强多了,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愤怒,更不是想其它的,而是应该给自己安排后路了。”

    女刺客淡淡地说道。

    “什么?”X2

    崔龙女、红袖姑娘一愣。

    “两个蠢货!”

    女刺客嘟囔了一句,然后,这才继续说道:“你们不会天真的以为,一个能够悄然无声干掉‘大龙头’崔龙王的人,会被那个家伙打败吧?”

    “或者换个说法……

    你们真的以为眼前的一切就像看到的那么简单?

    别天真了!”

    说到这,女刺客露出了一个讥笑。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大龙头’崔龙王是真的死了,还是参与到了眼前的事情中,但是不论哪一个,都在说明着一点——‘四海帮’已经不安全了。”

    崔龙女张了一下嘴就要反驳。

    但是,话语却没有说出口。

    因为,她发现眼前女刺客说的是实情。

    ‘四海帮’真的不安全了。

    下意识的,崔龙女看向了红袖姑娘和豆包。

    可还没有等崔龙女说些什么,那位女刺客,就再次说道。

    “趁着他或者他们的注意力被那家伙吸引的时候,赶紧离开吧!

    不要让那家伙白费了这番心思。

    虽然那家伙有点讨厌,但是有的时候,还是很男人的。”

    随着这样的话语,崔龙女的心,彻底乱了。

    难道?!

    一个不太好的想法出现在了她的心底。

    红袖姑娘也不由握紧了双拳。

    豆包还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看着这一幕,女刺客笑了。

    “怎么?还不想要承认?

    他为什么要等?

    不就是为了故布疑阵,迷惑那些家伙吗?让对方以外你们已经随着‘大龙头’崔龙王的死,陷入了彻底的慌乱,好让那些家伙放松警惕。

    至于去追踪?

    先不说现场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单单是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他还去追踪什么?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他就是为了给你们创造逃命的机会罢了。

    这两个家伙很天真不知道。

    你?

    不应该吧。

    你在那家伙离开的时候,就应该猜到了那家伙的意思。

    那你为什么不行动呢?

    是还有幻想吗?”

    女刺客的话语让崔龙女差点急哭了。

    她扭过头看向了豆包。

    想要证实对方说得不是真的。

    可是当看到面无表情的豆包时,她却突然有点相信了。

    甚至,红袖姑娘也有点不知所措了。

    “崔小姐,红袖姑娘,你们能暂时离开一下,给我一点和她单独相处的时间吗?”

    豆包突然开口了。

    两个不知所措的人马上点头。

    “好的!”

    崔龙女说道。

    “我们就在外面,有事的话,喊我们。”

    红袖姑娘补充着。

    说完,两个人就走出了密室。

    密室的门,缓缓关上了。

    “怎么?

    想和我说一些只有你和那家伙知道的事情?

    是我刚刚猜对了?

    还是这件事,你们两个也有份儿?”

    女刺客笑吟吟的问道。

    仿佛在这一刻,她已经掌握了真理,看破了事实的真相。

    “猜对了?

    我们也有份儿?

    真是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啊!

    我让崔龙女和红袖姑娘离开,只是单纯的不希望她们看到接下来的一幕罢了。”

    豆包一边说着,一边从袖口里掏出了一块破布。

    那破布看起来就是一块黑色的麻布般。

    女刺客看到后,讥讽一笑。

    “你想要拷打我?

    是掰断我的手指?还是刮画我的脸?又或者是用点其它的手段?

    我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割了我的舌头,不然你就听不到我在呜咽之下的哀嚎了。”

    女刺客淡淡地说道。

    仿佛这一切说得就不是她。

    而是其他人一般。

    那种毫不在意的态度,即使是世界上最好的刑讯高手看到,都要皱眉。

    因为,这位女刺客明显是接受过真正意义上的特殊训练,根本不惧怕这些。

    事实上,小赵所承受的远超这些。

    《千面千人不死游仙经》这门特殊的功法,让她在特定条件下就是不死的,但正因为这样,她每一次的‘复活’都要承受死亡的痛苦。

    更何况,还有她的那位老师,某具身躯的母亲,更是亲自训练过她。

    三十天,不间断的拷打。

    各种刑罚都用上了。

    最后更是被‘凌迟’处死。

    之后她修养了半年才恢复正常。

    而一恢复正常,就被她那位老师点了天灯。

    之后就是车裂、腰斩等等。

    甚至,有一次被制作成了人彘。

    所以,她不惧怕刑罚。

    不是妄言,是真的不拍。

    豆包看着女刺客,微微摇了摇头,她看出对方不怕,但是她又怎么会用刑罚呢?

    她只是实验一下从茄科植物内提取出的某些成分,混合后的药剂罢了。

    是她妈妈启发她的。

    在她十二岁的时候,独立完成的一种药物。

    她一般不会用。

    因为,尝试了这种药物的人,最终都会变成傻子。

    不过,眼前的女刺客?

    她不在乎。

    下一刻,豆包就把黑色的麻布塞入到了女刺客的嘴中。

    刚一入嘴,女刺客就觉得舌头一麻。

    接着,整个口腔都失去了感觉。

    麻药?

    不!

    毒药!

    女刺客下意识的想着,但是随后就将这个想法抛出了脑海,紧接着她的脑海中更是什么都没有了,有着的只是疼痛。

    无穷无尽的疼痛。

    但是,很快的,疼痛消失了。

    女刺客完全的安静下来,整个瞳孔开始涣散。

    这位‘天妖传人’脸上的讥诮消失了,只剩下了呆板。

    整个人,更是就这么痴痴傻傻的坐在那。

    一、二、三……

    豆包默数着。

    三十个数后,她拔出了那个黑布。

    口水沾满了这个黑布,随着豆包的拔出,一条丝线被拉扯出来。

    豆包毫不在意的一抖。

    然后,她轻轻开口道——

    “你叫什么?”

    “小赵。”

    “真名。”

    “我没有真名,小赵就是我现在的名字。”

    “你为什么又出现在‘香城’。”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想要杀一个回马枪。”

    “崔龙王的死,和你有关吗?”

    “没有,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你对崔龙王的死是怎么看的?”

    “有阴谋!”

    ……

    一次特殊的问答开始了。

    豆包轻声细语的询问。

    女刺客平静到呆呆的回答着。

    密室外的庭院中,崔龙女和红袖姑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们只是耐心的等待着。

    同样的,杰森也不知道豆包在做什么。

    他在离开‘四海帮’的总坛后,就一路顺着‘食物’的味道前行。

    ‘造化丹’的香味实在是太浓郁了。

    哪怕被放入了特殊保管的盒子内,但只要沾染了一点味道,在杰森的鼻子里就是‘经久不散’。

    杰森之所以肯定小赵不是刺杀‘大龙头’崔龙王的凶手,除去实力之外,‘造化丹’的味道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点。

    不是说,小赵身上没有‘造化丹’的味道。

    是很淡。

    是那种二次接触后的参与,并不是直接接触。

    可如果小赵是刺杀‘大龙头’崔龙王的凶手,怎么可能是二次接触?

    必然是直接接触者。

    所以,当时的现场应该还有第二个人。

    这个人才是真正接触了‘造化丹’的人。

    至于这个人是不是凶手?

    杰森不敢保证。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对方和‘大龙头’崔龙王的死有关。

    而找到了对方,真相也就更近一步了。

    在‘香城’内,杰森身形隐匿在阴影中,宛如夜风般追寻着‘造化丹’的味道。

    很快的,杰森就出了‘香城’。

    昏暗中,杰森的身影停在了一座庄园外。

    庄园位于‘香城’以北二十里不到的半山坡上,围墙楼宇在黑暗中重重叠叠,显然是占地极大的,门前五个庄客站在灯笼下,腰间带着利刃,更多的庄客分成两队人,高举着火把巡视周围,庄园大门上的匾额写了个‘采薇庄园’。

    从外表上看就如同是城中富户弄得采摘园一样。

    但一般的富户可雇不起这全都是武者的庄客。

    但真正令杰森惊讶的是,除去‘造化丹’的味道外,他还闻到了一股炙烤辣条的味道。

    这味道太熟悉了!

    是‘烈焰法杖’的味道!

    而‘烈焰法杖’就是杰森称之为‘火球术法杖’的‘食物’,在眼前的副本世界内,它们都源自一个地方,或者准确的说,一个势力——

    往生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