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八十章
    解玲儿愣住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什么叫做我高兴的太早了?

    这难道不是一个客气话?

    我说一句见到你真高兴,你回个彼此彼此吗?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但……

    好帅啊!

    好友男子气概啊!

    解玲儿看着杰森高大魁梧的背影,本就亮起来的双眼,越发的亮了,就如同是沙漠内饥渴的旅者看到了绿洲般

    走在前面的杰森,感知到了这样的变化,眉头一皱。

    如果说之前只是感觉解玲儿有点花痴的话,现在就可以确定了,这位紫衣女总捕头一定是个花痴。

    “别介意,解玲儿姐姐人很好,就是脑子有点不好使,从小时候开始,就会偶尔莫名其妙的花痴,你无视就好。”

    微弱如蚊蝇般的话语声在杰森耳边响起。

    是凤飞羽的。

    此刻的凤飞羽已经进入了房间,两人相距至少有五米。

    传音入密之类的秘术?

    杰森猜测着。

    在‘四海帮’的‘藏书楼’内有着传音入密类武技的介绍,但是却没有具体的,因为门槛太高,想要掌握类似‘传音入密’的武技,至少要彻底控制自身气血,且必须要极为浑厚的气血做为基础才行,所以,完成洗炼‘脏腑’是学习此类武技的基本,想要真正意义上的掌握,重塑‘骨髓’也就是开始。

    当然了,对于杰森这样‘天赋异禀’的人来说,不存在的。

    他只需要一份‘传承之物’就好。

    也许可以向‘六扇门’提出一些要求?

    杰森想着,迈步走入了房间。

    苏醒过来的徐大山靠着一侧,坐在床上。

    崔龙女、红袖姑娘站在一旁,手里还端着残留浓郁药味的空碗。

    看到走进来的杰森,徐大山略带虚弱的脸上浮现了一个笑容。

    “又麻烦你了,沐兄弟。”

    说着,徐大山看向了凤飞羽,一抱拳。

    “见过凤总捕头。”

    就如同行为上的客气一样,徐大山对凤飞羽话语,是真的客气不说,还带着一丝丝疏离。

    对此,凤飞羽早就习惯了。

    江湖人士对待他这个‘六扇门’的紫衣总捕,无非就是两种态度。

    要么阿谀奉承。

    要么敬而远之。

    相较于后者的疏离,前者更加需要警惕,因为谁也不能够保证,对方是否笑里藏刀。

    有了诸多的经验,这个时候凤飞羽可没有再上前。

    冲着徐大山一抱拳,然后,就退了出去。

    他进来只是确认徐大山是否真的醒了。

    解玲儿大部分的时候,都很靠谱,但是一旦犯病,那真的是让人头疼。

    值得庆幸,这次发病的时间还算合适。

    凤飞羽叹息着,看着双眼放光,呼吸急促,面容通红,正向这里冲来的解玲儿,伸手一栏。

    “解玲儿姐姐,沐兄弟不是你的良配。”

    “滚开!

    之前的一百三十七次,你也是这样说的!

    结果,别人家的孩子都打酱油了!”

    解玲儿怒斥着。

    不过,也没有再冲进去。

    不是因为听劝了。

    而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豆包出现在了房间门前的台阶上,就这么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她。

    那目光让她心底发毛不说,后背还发凉。

    解玲儿身为紫衣总捕,见过无数凶神恶煞的凶徒,但是任何的凶徒都不如眼前的女子让她感到惊惧。

    那是一种,再动一下,就得死无葬身之地的直觉。

    解玲儿相信这样的直觉。

    所以,她一动不动。

    豆包看着这副模样的邪灵儿,不动声色的将‘暴雨梨花针’收回了袖子中,朝着凤飞羽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后,就走进了房间。

    “小凤,她是谁,怎么这么可怕?”

    解玲儿传音入密问道。

    “沐兄弟的内人。”

    凤飞羽这样回答着。

    “他成亲了?!”

    虽然是传音入密,但是解玲儿的声音中依旧带着一丝丝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

    她看上的人,看不上她。

    看上他的人,她看不上。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顺眼的,不是成亲就是孩子都打酱油了。

    好不公平!

    真的好不公平!

    “没有,但也差不多了。”

    在凤飞羽看来杰森和豆包成亲那是早晚的事情,说是成亲也不为过。

    而解玲儿会有什么反应?

    他也是猜到了。

    毕竟,一百三十七次了。

    次次都这样。

    只是,这位紫衣总捕根本没有猜到的是,背对着他们走进房间中的豆包嘴角一翘,将另一只手里藏着的些许粉末也收了回来。

    不是毒药。

    相反,是补药的一种。

    增加气血循环,促进消化,润肠通便。

    简单的说,是豆包专门针对武者设计的强力泻药。

    虽然见效慢,但是只要起效了,就足够让类似解玲儿这样的大高手一晚上都蹲在马桶上。

    至于能够听到传音入密?

    她爸爸妈妈每天背着她说‘悄悄话’。

    她很好奇。

    总想知道说什么。

    一开始自然是不可能的。

    可是久而久之,她就发现了一些规律。

    然后,摸索下也就能知道了。

    但可惜的是,她爸爸妈妈随之也发现了,然后,再说‘悄悄话’的时候,变了另外一个频率,还加了一些密语,她根本听不懂。

    最初,她还愿意‘追着’听。

    后来当她爸爸总是让她去打酱油醋后,她就不在意那些了。

    她每天都在计算打完酱油醋后还能省下几个钱,去买糖吃。

    什么‘悄悄话’,哪有糖好吃。

    就算是到了现在,豆包也喜欢吃甜食。

    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样。

    ‘唐’豆包。

    “姐、姐姐,糖、糖糖。”

    小赵缩在崔龙女身后,露出眼睛盯着走进来的豆包,尤其是豆包手里的糖,嘴巴吧唧吧唧,口水都流了出来。

    不同于以往的冷淡,这一次豆包看着小赵露出了笑容,并且,把整包糖豆递给了小赵。

    崔龙女一惊。

    豆包是什么人,崔龙女太清楚了。

    看起来无害,但最危险的就是这位了。

    “豆包,小赵她……”

    “没事的,是正常的糖。”

    豆包笑着说道,然后,看着一脸担忧的崔龙女,没有更多的解释,只是对小赵轻声笑道:“那一剑,很好,我很开心,所以,我给你糖吃。”

    “剑、开心、糖。”

    小赵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崔龙女、红袖姑娘面面相觑。

    两人预感到宋月婉之后的日子估计要有点惨了。

    可……

    为什么并不感到担忧,还有点开心呢?

    一旁靠坐在床上的徐大山则是一脸迷茫。

    “发生了什么?”

    徐大山低声问着杰森。

    “旁枝末节的小事。”

    杰森摇了摇头,然后,正色问道:“之前济世堂发生了什么?还有‘大龙头’呢?”

    “我也不知道,我之前还在济世堂,但是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在那个地牢里了,接着,我就再次昏睡过去,等我醒来又回到了这里。”

    徐大山说着,以指当笔,在床边写出了一个地名。

    斗笠街,帽儿巷胡同,第二家。

    毫无疑问,这就是‘大龙头’崔龙王所在了。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

    自然是不信任凤飞羽、解玲儿。

    但是对于杰森,徐大山却是无比信任的。

    他相信杰森不会做伤害自己、‘四海帮’和‘大龙头’的事。

    如果要做的话,‘四海帮’说不定早就完蛋了。

    “你知道‘噬心教’吗?”

    杰森继续问道。

    “听说过,但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是第一次——我也希望是最后一次,那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徐大山说着,就苦笑起来。

    苍白的面容上,充斥着疲倦。

    杰森没有久留叮嘱了崔龙女一句,就这么带着豆包离开了房间。

    径直向外,直到出了济世堂,杰森才看向了一旁跟出来的凤飞羽。

    “我要去个地方。

    只能我和豆包去。”

    杰森十分坦然。

    “好,我在这里等你。

    三更前,请务必回来。”

    凤飞羽点头道。

    “一定。”

    杰森说着,就带着豆包快步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你很信任沐先生?”

    解玲儿走过来问道。

    “嗯,沐兄弟是一个值得我……”

    “果然,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走路都那么帅气,要是能够爬在他那结实的胸膛上的话,吸溜……吸溜……对了,你刚刚想说什么?”

    解玲儿擦了擦口水,回过了神。

    “没什么,你听错了。”

    凤飞羽这样说着,就靠在了济世堂外墙的阴影中,整个人和阴影融为了一体,完全的不想搭理解玲儿。

    实在是闹心。

    可是凤飞羽不想说话,解玲儿却是滔滔不绝地询问着有关杰森的一切。

    这让凤飞羽烦不胜烦。

    不单单是解玲儿有关杰森的一切,还因为问话的角度实在是太刁钻了。

    沐白什么时候洗澡,他怎么知道?

    他俩又没泡过澡堂子!

    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真的是如同三千只苍蝇在你耳边嗡嗡一样。

    真的想一掌把解玲儿拍死。

    可惜做不到。

    凤飞羽隐匿在阴影中,抬起头,看着皎洁的月亮,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一同叹气的还有杰森。

    按照徐大山所写,杰森和豆包来到了斗笠街,帽儿巷胡同,第二家。

    但是,这里早已经人去楼空。

    杰森在房间中,和院子里绕了一圈。

    厨房内有着半成品的肉食,还有一些蔬菜和水果,房间内则是十分凌乱,不是日常生活中的凌乱,而是被外人闯入搜索后的凌乱。

    看得出,这里曾经是那位‘大龙头’的落脚处。

    但是,那我‘大龙头’应该是得到了一些消息,提前离开了,这才让后续来到这里的人感到气愤,将气撒到了房间中的布置上。

    还有……

    “馆主,那些食物里下了毒。

    是混毒。

    单一一种没事,混在一起则是剧毒,足以让一个大高手实力大损。”

    豆包拿起厨房内的食物闻了闻后,十分肯定地说道。

    “在食物里下毒?”

    杰森一皱眉,眼中闪过了不悦。

    浪费食物是可耻的。

    他还说将这些食物带回去的。

    “不光是食物,还有水里也被投毒了。”

    “而且,根据这些食物的新鲜程度来看,投毒至少是三天前的事了,而徐大山他们是昨天被绑的,所以,应该是有人提前找到了那位‘大龙头’。”

    豆包指了指厨房内的水缸,说着自己的分析。

    “而徐大山等人被绑,有可能是因为这些人没有找到那位‘大龙头’,才做出的下策,想要碰碰运气看能不能从徐大山嘴中找到那位‘大龙头’的下落。”

    顿了一下,豆包说道。

    “嗯。”

    杰森点了点头。

    豆包说的,和他推测的差不多。

    “以那位‘大龙头’的谨慎,知道这里的人除去徐大山外,就只剩下那位了。”

    杰森缓缓说道。

    “‘刀君’?

    是‘刀君’出卖了‘大龙头’?”

    有关‘大龙头’和‘刀君’的合作,杰森并没有隐瞒豆包。

    “有可能。

    但更大的可能是……

    布局。”

    杰森说到这,眉头一皱。

    对于那位‘大龙头’的谨慎小心,杰森是了解过的。

    连续假死不说了,计划更是滴水不漏。

    至于选择的合作伙伴?

    ‘刀君’杰森不认识,也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自己。

    他也是那位‘大龙头’的合作伙伴。

    他自问不会出卖对方。

    单单是他从那位‘大龙头’这里获得了相当多的好处,让他本心承认是‘承了人情’的,就足以让他做出不违背本心的选择。

    他有着这样的想法,那位‘刀君’应该也有。

    传闻中,那位‘天下九大高手’之一是相当谦和的,宛如君子。

    有着‘刀中君子’之称。

    想必那位‘大龙头’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和对方合作的。

    有着这样的基础,对方出卖那位‘大龙头’的可能性极低。

    而且,以对方的身份、地位,有人想要这位‘刀君’出卖‘大龙头’的话,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行?

    能够让这位‘刀君’背信弃义的代价,绝对不便宜。

    那是得不偿失的。

    因此,只剩下了一个可能。

    这又是那位‘大龙头’的一个布局。

    那位‘大龙头’继自己杀了自己之后,开始自己出卖自己。

    至于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引出暗处的一些人了。

    想到这,杰森看向了外边。

    此刻——

    十几道身影将这里团团围住。

    身上散发着熟悉的……辣条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