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八十四章 妖踪!
    人,总有弱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论强大与否,弱点总是存在。

    至多,

    强者少点。

    弱者多点。

    但弱点越是少,就越是致命,一旦被抓住这个弱点的话,那真的是陷入了无尽的被动。

    李义存就是这样。

    甚至,更加的糟糕。

    他不仅被抓住了弱点。

    还被抓住了秘密。

    所以,他在今晚三更,来到了万寿寺。

    他也只能来。

    不是为了拼命。

    只是为了送命。

    他在用命换命。

    用自己的命去换妻子、孩子和徒弟们的命。

    至于最后能不能换成?

    李义存也没有把握。

    他只能是赌。

    不是赌那些绑架了他妻子、孩子和徒弟们的混蛋们突然大发慈悲。

    因为,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他赌的是眼前的‘天剑’沐白和‘追风’凤飞羽。

    尤其是后者,身为紫衣总捕头,李义存相信对方的人格和能力。

    所以,当杰森一拳打来的时候,‘拳掌开山’李义存直接放弃了抵抗,他要用自己的死,来告知‘天剑’沐白和‘追风’凤飞羽‘真相’。

    但是,疼痛没有出现。

    那身躯被轰碎的异响来自身后!

    李义存睁开双眼,一扭头就看到了身后跟来的四个人倒在了地上,身躯四分五裂。

    ‘天剑’沐白正站在那,低头细细检查着那个黑色的手推车。

    “是火药,还有一些毒药。”

    杰森抽动了一下鼻子后,十分肯定地说道。

    “交给我了。”

    凤飞羽说着,冲着远处一招手。

    立刻,一个蓝衣捕头跑了过来。

    ‘六扇门’不同于一帮传承的家族、帮派有着明显的倾向或者擅长,‘六扇门’是十分驳杂、平均的,除去必要的武技外,大部分人什么都知道点,也会点。

    当然了,也有专精的高手。

    例如:凤飞羽最擅长的就是追踪、找人。

    而眼前的蓝衣捕头则是擅长火器。

    在蓝衣捕头去检查那辆手推车的时候,杰森和凤飞羽一同看向了李义存。

    “李大侠,现在能够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凤飞羽问道。

    顿时,这位‘拳掌开山’苦笑起来。

    “有人伪装成了我的模样,诓骗了我的徒弟们,将他们全部擒下,然后,又掳走了我的妻子和孩子,威胁我今天必须要来这里和‘天剑’沐白一战。”

    李义存说着,眼中带着无奈。

    这样的无奈,杰森看到了。

    凤飞羽也看到了。

    绝对不单单是被胁迫后的无奈。

    还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情绪。

    “原来是这样……”

    凤飞羽说着,双眼却牢牢盯着李义存。

    被盯着的李义存那硬朗的面容中苦涩又多了一分。

    “请风总捕头找出我的妻儿、徒弟们的下落。

    事后,一切我会如实告知。”

    这位‘拳掌开山’一抱拳,恳请道。

    “好。”

    凤飞羽径直一点头。

    他相信这位‘拳掌开山’李义存。

    而且,找人是他的强项。

    “你有你妻儿、徒弟们的随身物品吗?”

    凤飞羽闻到。

    “有,都在我的庄子里。”

    李义存立刻说道。

    “带我去。”

    凤飞羽说完就要前行,却突然发现杰森站在原地,皱着眉头。

    “沐兄?”

    凤飞羽疑惑地问道。

    “有人伪装成了他的模样。”

    杰森突然指了指‘拳掌开山’李义存。

    李义存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

    “嗯,当时我正好有事外出,有人伪装成了我的模样,进了我的庄子,我那些弟子根本没有提防,全都中了招,等我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说到这,李义存咬紧了牙关,眼中带着愤怒。

    “你的那些弟子实力如何?经验如何?”

    杰森继续问道。

    “除了小九年纪尚幼外,剩余八人都已经得了我的真传,老大老二更是凝聚了气血,达到了洗炼‘脏腑’的地步,且几人也多次历练,经验称得上丰富。”

    李义存如实地说道。

    “那一般人是骗不了他们的。”

    杰森缓缓说道。

    李义存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但是,凤飞羽却是回过了神。

    “沐兄,你是说?”

    想到了什么的凤飞羽求证道。

    “精通易容伪装的人,江湖上很多,但是能够模仿出他这种大高手的气势,还不在亲传弟子面前露馅的,除了那个之外,我想不到还有谁。”

    杰森的话音刚刚落下,凤飞羽就低低惊呼道——

    “‘天妖’!”

    ……

    ‘六扇门’外,沐白快步而行。

    他脸色略带苍白,前行时速度飞快,但是脚步却有些飘浮,显然是气血不稳。

    冲到了‘六扇门’外的街巷中时,更是开口喊道。

    “有人吗?”

    声音很高,却中气不足,根本没传了多远,。

    但这足够了。

    隐匿在街巷中的两个‘六扇门’暗哨就这么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沐先生?”

    其中一位抱拳问道。

    “凤飞羽勾结‘噬心教’余孽李义存、素娘在万寿寺设伏,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全都不幸罹难。”

    “什么?”

    在沐白的话语声落下后,两个暗哨就惊呼道。

    两个暗哨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转身就向着‘六扇门’内冲去。

    剩余的一个则是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

    “沐先生,这是补气丹,你先服用一颗。”

    说完,拔开瓶塞,将一粒绿豆大小的药丸倒了出来,向着沐白递了过去。

    “多谢。”

    沐白道谢,接过药丸,径直服用后,就这么靠着墙壁坐了下来,一副受伤不轻,精疲力尽的模样。

    三四息后,沐白的脸上多出了一分血色。

    整个人的呼吸也匀称了许多。

    看到这一幕,那位暗哨这才低声问道。

    “沐先生,万寿寺究竟发生了什么?”

    “今晚我和凤飞羽前往万寿寺,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布下陷阱,开始时一切正常,但是随着对方出现,马上就变得不同了。

    因为,出现的人是‘拳掌开山’李义存和被绑着的素娘。

    李义存很客气,表示自己是受人之托,将素娘姑娘来到这里的。

    但具体是谁,他只能和凤捕头说。

    我没有起疑,走到了一边,可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李义存突然一掌打倒了凤捕头,就在对方又要打出一掌的时候,我急忙前去阻拦,可谁知道倒地的凤捕头突然向我出手。

    我猝不及防下,硬接了一掌,而且被绑着的素娘也在这个时候出手了,我中了一脚,只能是暂时离开,回到这里报信。”

    沐白说着,脸上浮现着不解、愤怒。

    而暗哨细细查看,确实是在沐白后腰位置发现了一个脚印。

    脚印小巧,显然是女子。

    凤捕头、素娘的事情,这位暗哨也知道。

    李义存他也知道。

    只是……

    这三人真的是‘噬心教’的人?

    下意识的,这位暗哨想要否认。

    可是眼前的目标又说得言之凿凿。

    一想到三人是‘噬心教’的人,这位暗哨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尤其是凤飞羽!

    凤飞羽身为‘六扇门’八大紫衣总捕头,真的是可以称之为位高权重了,一旦出现了叛乱的话,那‘六扇门’损失可不单单是名声。

    还有更加可怕的东西。

    例如:暗探名单。

    做为‘监察江湖’的组织,光是表面上去看,肯定是不够彻底的。

    想要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及时有效,打入江湖组织帮派就是必须的。

    从‘六扇门’建立之初,就有暗探一说。

    不过,这些暗探是谁,却没有人知道。

    只是记录在一个花名册上。

    而紫衣总捕头就有了翻阅这个花名册的资格。

    恰好,他知道。

    凤飞羽曾不止一次翻阅过这个花名册。

    前后对证下,这位暗哨不自觉的心寒。

    吱呀!

    远处,‘六扇门’的侧门开启。

    一群人从里面快步而出。

    既有豆包,也有解玲儿。

    还有崔龙女、红袖姑娘、小赵一行。

    踏、踏踏!

    脚步声杂乱,豆包几乎是冲到了跟前。

    “馆主,你没事吧?”

    豆包眼眶泛红的搀扶住了沐白。

    “没事,我……”

    咔!

    嗖嗖嗖!

    沐白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四十九跟牛毛细般的银针如同暴雨般从豆包暗藏在袖子内的竹筒中激射而出。

    眼前的沐白完全没有想到豆包会出手。

    一根都没有闪开,就全都被击中了。

    银针,势疾力猛,且纤细异常。

    无与伦比的穿透力,直接洞穿了沐白的身躯。

    沐白就这么被打成了筛子。

    周围人被惊呆了。

    他们完全的不知所措。

    唯有豆包神情镇静的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沐白,眼中十分的平静。

    而被打成筛子的‘沐白’,并没有马上死去。

    就这么靠在墙壁上,看着豆包。

    “你是怎么发现我不是的沐白?”

    ‘沐白’问道。

    豆包没有开口,指了指一旁的小赵。

    只见小赵一脸惊恐的盯着‘沐白’,整个人缩在崔龙女身后。

    “是她?

    光凭这一点,应该不够吧?

    我真正的破绽,是什么?”

    ‘沐白’一皱眉,有点不认可。

    “当然不够。

    她只会让我起疑,因为,除了我之外,她根本不会惧怕任何人,就算是看到馆主,也只是下意识的离开,而不是惊恐。

    但你真正让我起疑的是,你的眼神。

    馆主的眼神很干净,很清澈,而你的眼神,让我想起来那些恶心的人。”

    豆包缓缓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所以,你故意搀扶我,想要更进一步试探我?”

    ‘沐白’恍然。

    “嗯。”

    豆包一点头。

    “那你又是用什么方式试探我的?

    气血?心跳?呼吸?

    我自认为伪装的天衣无缝了。”

    ‘沐白’继续问道。

    不过,这一次,豆包可不会回答了。

    她才不会告诉对方,馆主穿的衣物都是她缝制的,袖子、裤子里都是加料的石灰,虽然她掩藏了气味,但是这么近之下,旁人闻不到,她绝对能够闻的到。

    因此,她才真正确认眼前的馆主是假的。

    一个假的馆主,豆包还有什么好说的。

    直接就动用了一张底牌,将对方放倒。

    至于之后的话语?

    豆包是在拖延时间。

    她为什么搀扶对方?

    除了对方所说之外,还有另外一层用意:在她搀扶对方的时候,一只小虫就钻入了对方的衣袖内。

    这只虫子可不是什么毒虫。

    而是一只寻味虫。

    她用来寻找草药的。

    当然,也能够用来找人。

    见豆包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倒地的‘沐白’则是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语还没有出口,这位‘沐白’就脸色一变。

    “好!好!

    不愧是那两个家伙的女儿!

    心机、手段全都继承了!”

    说着这样的话语,这位倒地的‘沐白’突然站起来了。

    全身一阵抖动。

    噗、噗噗!

    瞬间,身上四十九个窟窿眼开始喷涌血水。

    嗤嗤嗤!

    这血水仿佛是浓硫酸一般。

    一出现,不仅腐蚀着‘沐白’的身躯。

    就连周围的地面也随之腐蚀。

    豆包连连后退了两步,这才避开了溅射。

    “小丫头,这一次是我大意了。

    下一次,你可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

    还有……

    那个沐白!”

    眼前的‘沐白’说到这故意一顿,当看到豆包眼中的焦急时,立刻得意地冷笑起来:“我刚刚说的可不是什么假话,他现在估计已经中计了。”

    说完,这个‘沐白’就看向了缩在崔龙女身后的小赵。

    “废物!”

    这个‘沐白’说道。

    顿时,小赵身躯一颤。

    崔龙女感受到了,立刻好像是护着小鸡仔的母鸡一般,一梗脖子,怒视着‘沐白’,奶凶奶凶地喊道:“说谁废物呢?说谁呢?”

    “呵,不知所谓的胖子。”

    ‘沐白’扫了一眼崔龙女,完全不放在心上。

    但是,这却让崔龙女炸了。

    “你说谁胖了?

    我吃你家大米了?

    姑奶奶胖,是福气肉,关你什么事?

    不阴不阳,不男不女的二椅子!”

    崔龙女叉着腰高声喊道。

    而一直保持淡然,甚至是身上滋滋冒血都都能够做到无动于衷的‘沐白’,这个时候却是脸色一沉。

    “我记住你了!

    下一次,我一定干掉你!”

    阴冷的话语,让崔龙女后脖颈发凉。

    但是,崔龙女却是一步不退。

    “来就来!

    谁怕谁!”

    崔龙女硬着头皮喊道。

    ‘沐白’冷笑了两声,最终尸体融化成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在北都某地。

    一个房间中,一个俊美的不分性别的人苏醒了过来。

    “崔龙女?

    我记住你了!

    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这个人咬牙切齿的低吼着,然后,就准备坐到镜子前,开始揉捏面容。

    他要伪装成崔龙王。

    然后……

    让崔龙女感受一下‘父爱’。

    这并不是临时起意。

    而是他们的下一步计划。

    但就在他抬手放在脸上时,突然身后出现了一个人。

    是——

    崔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