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猎魔烹饪手册》正文 第九十八章 还有一件事!
    已经准备动手的杰森,听到‘天妖’的话语后,停下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天子龙拳’‘往生拳’‘逍遥游’‘血魔神功’‘千人千面不死游仙经’这些他倒是无所谓,有‘惊涛掌’做为前例。

    杰森很清楚已经占据了大部分穴窍的‘五毒神煞掌’,在正常情况下,很难再学会其它‘真功’级别的秘武了。

    不过,多看一下,增长见闻也是好的。

    当然了。

    这只是正常的情况。

    如果是不正常,依靠他自己的天赋呢?

    杰森还是有信心学会这些的。

    毕竟,没有谁比他自己更加清楚自己的‘适应力’了。

    前提是,需要足够的饱食度。

    而‘大药’百份?

    显然给他提供了这个机会。

    事实上,就算没有前者,光是后者的话,杰森也会同意。

    “‘天子龙拳’‘往生拳’‘逍遥游’‘血魔神功’‘千人千面不死游仙经’手书一份给我,百份大药多会能够给我?”

    杰森开口问道。

    “‘天妖府’就在北都。”

    ‘天妖’回答道。

    这样的回答让众人一怔。

    包括杰森在内,都是如此。

    他根本没有想到‘天妖府’竟然会在北都之内。

    以‘刀君’为例,他和‘一帝’交手后,逃得远远的。

    而‘剑仙’则是因为一人,才能装疯卖傻的伪装自己。

    ‘天妖府’很明显不是一人。

    以这样为前提,敢在北都立府,真的是让人感叹其中的胆量了。

    更重要的是,这么多年,还没有被发现。

    “不愧是‘天妖’。”

    众人心中赞叹。

    而‘天妖’的目光却是自始至终都看着杰森。

    她在等杰森的承诺。

    “只要你做出所说的,我承诺在你对我又一次产生恶意前,不会对你出手,也不会用任何意义上的手段对付你。”

    杰森说道。

    对于杰森来说,承诺就是承诺。

    耍一些小聪明,干掉对方?

    他不屑与出尔反尔。

    不过,这样做的前提是,对方没有恶意。

    如果有恶意的话?

    杰森会让对方明白什么是死亡如影随行。

    “好!”

    看到杰森给与的承诺,‘天妖’微微松了口气。

    然后,这位‘天妖’十分坦诚的说道。

    “我虽然还有一些后手,但是我可不希望和你这样‘不死’的人为敌,而且,实力还这么强大!

    ‘一帝’那混蛋都被你干掉了,我可不想步上后尘。

    你也许离传说中的境界也不远了。”

    传说中的境界?

    杰森一挑眉。

    “破碎虚空!”

    ‘天妖’说着,眼中带着浓浓的向往。

    接着,自嘲一笑。

    “我这辈子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早年间不知深浅,滥用‘千人千面不死游仙经’,接着又被‘一帝’那家伙设计,这辈子估计是无法踏出那一步了。

    不过,就算没有这些,我的希望也不大。

    毕竟,‘千人千面不死游仙经’破绽太大。

    倒是‘一帝’那家伙……”

    说着,‘天妖’一顿。

    她完全是习惯性的感叹着,但是话语出口,这才发现‘一帝’已经死了。

    那个对她来说,完全是梦魇的存在已经死了。

    即使是‘天妖’,在这个时候,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不由的,‘天妖’愣了足足两秒钟,这才回过神。

    “见笑了。

    那家伙的死对我的冲击有点大了。

    情绪一波动,‘千人千面不死游仙经’就会出现破绽。”

    ‘天妖’笑着说了一句后,继续说道。

    “‘一帝’那家伙满嘴谎言。

    他之前说的什么在成为天下第一后,才发现身为一个‘皇帝’的责任之类,都是谎言。

    从一开始,他所图的就是‘破碎虚空’。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沐先生你的出现,让他一切成空。

    不单单是他,‘逍遥王’‘欢喜佛’‘血魔’这三个家伙哪个不是呢?

    尤其是‘欢喜佛’,看我的眼神,真的是恶心到了极致。”

    ‘天妖’用语言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甚至,变得有些絮絮叨叨。

    这就是‘千人千面不死游仙经’的破绽吗?

    ‘刀君’‘剑仙’心底暗道。

    对于‘天妖’,两人是有着相当了解的。

    完全不像是眼前这种性格。

    可是此刻也不像是伪装。

    那只剩下了‘千人千面不死游仙经’的破绽一说。

    两人微微叹息。

    因为,两人的‘真功’也有着破绽。

    ‘刀君’的‘霸刀’一往无前,如果一击奏效,那自然是无往不利,但是如果失败一次,那就需要重新养刀,养出那种霸道的感觉。

    不然,连五成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所以,他才又创出了‘惊涛掌’。

    可‘惊涛掌’也有缺点,在河边、湖边,大海上,‘惊涛掌’能够发挥出十二成的威力来,但如果是在沙漠中,‘惊涛掌’的威力只剩下不到八成。

    而且,消耗巨大。

    即使是‘武道通神’的绝顶,也很难长时间作战。

    至于‘剑仙’?

    李家传承的剑法是‘太白剑意’,但是李游之天性与‘太白剑意’不符。

    他做不到先祖那样洒脱。

    他纠结在自己的感情中。

    最终,创出了更符合自己性格的‘枯荷剑法’。

    虽然一举跨入‘武道通神’的境界。

    可是他却陷入相思不可自拨。

    不是不想走出来。

    而是根本走不出来。

    每施展一次‘枯荷剑法’,他就对那个人回忆一次。

    一次又一次后。

    早已烙印在了灵魂中。

    之前伪装成乞丐,装疯卖傻,在常人看来是伪装,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其实是半真半假。

    杰森目光扫了一眼三人。

    破绽吗?

    他微微摇了摇头。

    与‘刀君’‘剑仙’‘天妖’不同。

    他的核心技能依旧是依靠自己天赋而出的【龙.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和【破邪斩】,眼前副本世界的收获只是意外之喜。

    或许拥有着种种额外选项的【徒手格斗】会成为他的核心之一。

    但,也就是之一了。

    绝对不会成为唯一。

    ‘刀君’‘剑仙’‘天妖’三人想要弥补自己‘真功’的缺陷,实际上很简单。

    只要让‘真功’不成为唯一就好。

    就如同‘刀君’所做的那样。

    在‘霸刀’之外再创出一门‘真功’来。

    可惜看似简单,实则困难。

    ‘穴窍’无悔。

    并不是一句空话。

    没有杰森‘不死’天赋,‘刀君’所能够达到的,已经是一种极限。

    在场的这三位显然也很清楚。

    短暂的沉默后,‘天妖’抬手放出了一道烟花。

    烟花在黎明时分的夜空炸裂。

    颜色发红。

    形状为一张无面的人脸。

    接着,天妖看向了凤飞羽。

    “有纸笔吗?”

    ‘天妖’问道。

    “有。”

    凤飞羽一点头。

    然后,‘天妖’就在小酒馆的桌子上开始书写‘天子龙拳’‘往生拳’‘逍遥游’‘血魔神功’‘千人千面不死游仙经’。

    ‘刀君’‘剑仙’很自觉的退了出去。

    凤飞羽也拉着素娘的手走到了门口。

    江湖规矩他们都懂。

    “贱人,之后怎么办?”

    ‘刀君’开口问道。

    “二把刀,你的嘴还是这么贱啊!”

    ‘剑仙’一瞪眼,吹着胡子。

    不过,随后就略带茫然地摇了摇头。

    “那家伙死了。

    我的仇也算是报了。

    除了她,我也没有什么牵挂了。”

    ‘剑仙’说着,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豆包。

    “豆包姑娘,能过来一下吗?”

    ‘剑仙’出声邀请。

    豆包没有马上应答,而是看了一眼杰森。

    在杰森点头后,这才走了出去。

    “这个给你,豆包姑娘。”

    ‘剑仙’掏出了一柄小巧的木剑,递给了豆包。

    豆包再次看向了杰森,杰森再次点头后,豆包这才把木剑接过去。

    “谢谢。”

    接过木剑的豆包,道谢着。

    ‘剑仙’笑了。

    “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里面有我温养出的三道剑气,你遇到危险时,只要激发,就可以射出一道堪比我全力一记的剑气,每一道剑气都有我的烙印,会锁定被剑气攻击者。

    然后,就算是上穷碧落下黄泉,老夫也会找到那混蛋。”

    ‘剑仙’笑呵呵地说着。

    一旁的‘刀君’听得直皱眉头。

    “有这么好的东西,你刚刚不拿出来?”

    ‘刀君’问道。

    “要你管,你个二把刀。”

    ‘剑仙’冲着‘刀君’一瞪眼,扭过头看向豆包的时候,又一次笑容满面了,接着,从怀里又摸出了一柄更小巧的木剑。

    “这柄小木剑,豆包你贴身存放,可以替你挡下一次致命一击。

    还有这个手镯……”

    听着‘剑仙’的话,‘刀君’都要捂脸了。

    不知道为什么,‘刀君’总觉得‘剑仙’这是将豆包当自己女儿了。

    实在是看不下去的‘刀君’扭头看向了凤飞羽和素娘。

    “素娘咱们家酒馆是不是该弄点早点什么的?

    豆浆、包子、油条和豆腐脑,再来点馄饨。”

    凤飞羽询问着素娘。

    “豆浆、油条、豆腐脑还好说,包子需要起面和调馅儿,尤其是调馅儿,一般人真拿不下来。”

    素娘眉头微皱。

    “唔,要不我去学学?

    我觉得我挺有厨师天赋的。

    看着你做了两遍卤煮,我就学会了。”

    凤飞羽笑嘻嘻地说道。

    “嗯,小凤你还是很有天赋的。”

    难道的,素娘夸赞着凤飞羽。

    凤飞羽笑得更灿烂了。

    “是你教的好。”

    凤飞羽柔声细语地说道。

    不自觉的,素娘抬头看向了凤飞羽,凤飞羽低头回视。

    两人深情对视时,一旁投来目光的‘刀君’立刻收回了目光。

    他觉得自己遭受了实质性的伤害。

    而且,更重要的是,胃有点顶。

    ‘话说,真没人记得了?’

    ‘还有更重要的事啊?’

    ‘难道就我记得?’

    ‘刀君’站在原地在心底怒吼着。

    而这个时候,一队人出现在街道外。

    领头的是一个老者。

    须发皆白,弓着腰。

    身后跟着一队十人的队伍,每一个都是精气神十足的年轻武者,行走间气血鼓荡,明显都是凝聚了气血的好手。

    每个人都是捧着一个黑色的盒子。

    “见过‘刀君’‘剑仙’和凤总捕头。”

    老者走近了,直接拱手。

    声音在几人间回荡,却没有泄露半分。

    触碰到了‘穴窍’的大高手!

    ‘刀君’‘剑仙’和凤飞羽瞬间做出了判断。

    只是,不论是‘刀君’‘剑仙’,还是凤飞羽都对眼前的老者没有一丁点儿的印象。

    前两者还好,隐匿江湖,可能不要关注这些。

    但是出身‘六扇门’的凤飞羽对于江湖上的好手、高手都是如数家珍的。

    只是眼前的老者,却不在这个范围。

    感知到了凤飞羽疑惑的目光,老者笑着再一拱手。

    “小老儿是‘天妖府’的管家,平日里替大人打理府上事物,很少出门,凤总捕头自然是不会认得小老儿了。”

    声音犹如气场环流。

    依旧是一分不漏。

    很显然,身为‘天妖府’的大管家,这位老者虽然江湖上名声不显,但是实力和眼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凤飞羽抱拳还礼。

    ‘刀君’点了点头做为回应。

    ‘剑仙’则是没有过多理会,扭过头冲着豆包笑眯眯的摸出了一个戒指。

    ‘刀君’在一旁看得眼皮直跳。

    这有多少件东西了?

    怕不是把李家暗藏的底蕴都给豆包了吧?

    ‘刀君’想要劝说,但是话语却又说不出口。

    这事,豆包身为当事人。

    背后站着那两位和沐白。

    实在是没法说。

    特别是,这还是贱人自愿的。

    他劝说了,以贱人的性格,估计能跟他拔剑绝交。

    “进来吧。”

    小酒馆内,传来了‘天妖’的声音。

    老者当即一抱拳,带着一队人向内走去。

    没有什么过多的寒暄,向杰森见礼后,把东西放在了杰森的面前。

    “我需要闭关一个时辰。

    刚刚的一战,我有所感悟。”

    杰森拿起百份大药和抄录的‘真功’转身就向着小酒馆后院走去。

    ‘刀君’原本想说的话,都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

    闭关是一个武者的大事。

    自然不能阻止。

    只是,真就没有人记得那件大事了?

    ‘刀君’叹了口气,坐在了小酒馆内,耐心等待着。

    剩余人都依次坐下。

    包括‘天妖’。

    完成了交易的‘天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离开,反而是饶有兴致的看向了酒馆后院,杰森闭关的房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太阳跃出了地平线。

    小酒馆的门打开了。

    杰森迈步而出,径直向着小酒馆外走去。

    “沐兄,去哪?”

    所有人一愣,‘刀君’开口问道。

    “津港!”

    杰森回答着。

    “干什么去?”

    豆包追上了问道。

    杰森脚步不停,声音飘扬——

    “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