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冥书之阴差阳错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郁郁昏迷
    “恢复了记忆又如何,我又不能让她去张百光转世的那家,换了性别,替他生活,呵!真是可笑!”

    ――郁郁

    郁郁刚刚被江绾绾一顿骂,瞬间变得沮丧无比。

    江绾绾说的有道理啊!他做这一切到底是徒劳吗?到目前为止,他似乎什么都没做。

    在江绾绾不知道的情况下,恢复了她的记忆,让她想起了痛苦无比的伤心前世。郁郁本来以为这样做可以挽回些什么,可是如今看来果真没有什么用,徒劳罢了!

    “恢复了记忆又如何,我又不能让她去张百光转世的那家,换了性别,替他生活,呵!真是可笑!”

    郁郁自言自语,自嘲自讽,脑海中一片混沌,拖着双腿向前走,却不知该往何处。

    江父去城外沽酒回来,恰好在城门口看到了失魂落魄的郁郁,看到他的神情很是不对劲。

    郁郁与他擦肩而过,却没看到是他。于是,江父转身拍了一下郁郁的肩膀,问道:“神医何往,怎得不在家中用饭,这去城中作何?”

    郁郁缓缓抬起头,看着江父,着实把江父吓一跳。

    只见郁郁蓬松的头发,苍白的脸庞面无血色,布满了红血丝的眼眶还在不住的流泪,嘴唇惨白而干裂,一副颓废不堪的样子。

    “神医,你这是?”江父十分担忧的问道。

    只见郁郁眼神迷离,似睁似闭,神情恍惚,忽然间就向前倒去,江父慌忙伸手扶住,手中的酒坛子险些掉落。

    郁郁晕倒之后,江父将他背回盛世酒楼。

    小月正在楼下柜台算账,见江父气喘吁吁地背着郁郁进门来,慌忙走出柜台去接。

    “这怎么回事?”小月见江父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但郁郁却昏迷不醒,一动不动。

    江父将郁郁放在离门口最近的凳子上,自己则站在他旁边,大喘着气。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去沽酒回家,在路上遇到了神医见他面色十分不好,随后就晕倒了,之前听你说他在你这住所以就将她背了回来。”

    “是是是,确实在我这儿。”小月语调急速,一边观察着郁郁的情况,一边叫来小二。

    “小二,你快来。”

    “哎,老板有何吩咐?”小二紧跑慢跑到小月跟前,看了一眼郁郁,心中就已经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了。

    “快!上楼去把黑子叫下来,将郁郁背回他的房间。”

    “好咧!”小二高声应和,就像平时传菜一般,惹得周围食客纷纷向他们出张望。

    小二上楼去,小月招呼着食客们继续吃,态度亲和近人。

    随后,小月转身对江父说:“江大哥辛苦,将郁郁背了回来,看他这情形,今天怕是不能与您吃酒了”

    “无妨无妨,神医身体有恙,月老板为他请个大夫,好好调治一番才是要紧的!”江父已经缓过来,十分有礼地回答。

    “嗯,大夫自然是要请的,稍后我就让小二去请。”小月忧心忡忡地看着郁郁。

    黑无常,不多会儿便从楼上赶下来,经过小月悉心照顾半日,他的精神恢复得极快,听到小二说郁郁晕倒的消息,慌忙跑下来直奔郁郁而去。

    “小月,郁郁如何了?”黑无常俯身看了看不省人事的郁郁遂起身问小月。

    小月轻轻摇头,“黑子,你把郁郁背上去吧!小二,你去请城中的张大夫来,他医术高超,最为可靠。”

    黑无常和小二纷纷点头,都按照小月的吩咐去做,江父在一旁看着小月安排的如此利落,不禁赞叹。

    “月老板不愧是这城中第一酒楼的老板,做起事来果然利落。”

    “哈哈,江大哥过谦。”小月转身对着江父笑着说。

    “好了,时候不早了,绾绾和三娘还在家中,既然神医已经有你们照顾着,我也就放心了,改日携绾绾一同来看望神医。”

    “好,江大哥慢走!”小月笑语盈盈地说,给人亲和感十足。

    江父走后,小月去准备了热水,端着上楼去了郁郁房间。

    黑无常将郁郁放在他的床上,给他盖好云被,正准备施法帮郁郁恢复,刚刚准备运功,突然听到小月的脚步声也就停了动作。

    “郁郁怎么样了?”小月端着一盆热水进来,刚进门便询问黑无常。

    黑无常起身走到她跟前,轻声道:“应是无妨,不必担心。”

    小月一边将方巾浸湿在盆中,一边看着黑无常说:“你们两个还真是一样,心大得很!”

    黑无常不解,走到她面前的凳子坐下,抬头看着小月,一脸疑惑地问:“此话何意?”

    小月抿嘴浅笑,也看着黑无常说:“在你昏迷的时候,郁郁也是这样说的,我当时都着急坏了,他却说得云淡风轻……”

    小月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黑无常看着她却笑得异常开心。小月瞬间羞红了脸,慌忙将手中已经浸湿了的方巾塞到黑无常的手里,转身便跑出了门外。

    黑无常看着她的背影,傻乐着,却没有意识到方巾上的水已经将他的衣袖浸湿。

    还没等黑无常反应过来,小月又进来了,这次身后还跟着小二和一个提着药箱子的人。

    黑无常站起身,看着他们,小月对他介绍道:“这位是张大夫,是我请来给郁郁看病的。”

    黑无常点头,那张大夫也点头示意,随后便走到床前,放下药箱,为郁郁诊脉。

    黑无常看着那个张大夫,半信半疑地问小月,“这个张大夫,怎么样?可靠吗?”

    小月轻轻推了他一下,有些责怪的意思,使劲压低声音说:“怎么?你不信我?张大夫可是城中最好的大夫!”

    “信信信,月儿请的人,我自然放心。”黑无常慌忙的应和着,这一句话逗得小月掩面发笑,其实是羞红了脸。

    站在一旁的小二见状,没忍住笑出了声,被小月听到了。

    小月忽然转身,十分严肃地看着他,说到:“小二,你怎么还在此处?怎么不去楼下招呼客人?”

    小二慌忙点头,转身就跑,临出门时还在笑,声音还不小。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