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冥书之阴差阳错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等待(四更,求订阅)
    郁郁走到那小厮面前,笑着说:“我愿意一试。”

    小厮低头打量了一遍郁郁,眉头微皱,说道:“你跟我来吧!”

    说完便径直向李府内走去,郁郁跟在他身后,只听见自己身后百姓议论的声音。

    “他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

    “不知道,我也不曾见到过,想必是路过的能人吧!”

    “可别是个江湖骗子,我看他那个样子,不像是个正经人!”

    “我?不想正经人?”

    郁郁听到这话就不开心了,转过头望去却看不出是谁在背后说自己坏话,低头打量自己

    确实,这衣服忘记换过来了!

    这可怎么办,现在换也来不及了!

    郁郁表情平静,丝毫不慌乱,心中打定主意要给自己的身份蒙上点神秘色彩。

    “这样才能吸引人嘛!”郁郁心中暗喜道。

    “你在这等着,我进去通报一声。”

    到了门口,小厮让他站在大门外等着,自己进去通报。

    “这小厮,态度也太不好了吧!看我以后怎么治你!”

    郁郁口中嘀咕着,也只不过是过过嘴瘾,他也很久没跟黑无常说话了,这嘴瘾也没法过。

    正当郁郁想着黑无常时,小厮回转回来说道:“跟我进来吧,我家老爷有请。”

    “是。”郁郁轻声应答,随后便跟着他走了进去。

    这在外面,上面看起来不大的庭院,如今进到里面时却是不一样的感觉。

    庭院里摆放的花草不多,可是这走廊边摆放的不少,他之前在上方看到这里面有一个花圃,却不曾想花圃有多大,如今在走廊上,透过窗户便看到外面花圃的样子。

    “如今已临近霜秋,为何你家花圃还如此丰富?”郁郁不禁感叹道。

    “这就要归功于我们家大公子了!”

    小厮此话像是在卖弄,但也不乏对他们家大公子赞赏有加,但是他也没多说什么,就已经到了偏房迎客厅。

    “就是这里了,你进去吧!”

    刚在门口,小厮便离开了,只是说让他一个人进去。

    “这难不成里面还有虎豹豺狼?这小厮”郁郁忽然觉得气氛有些怪异。

    “无妨,我可是鬼吏,这大人又不是门神,不能把我怎么样!”郁郁这样想着便走进了屋内。

    抬眼便看见一个凛然而立的大人站在堂中,背对着他。

    郁郁还隐约能看到他身上升腾起来的黑气,当他越走越近的时候越发觉得这黑气更浓。

    “来者何人?”李林甫突然发声,声音洪亮高亢,掷地有声。

    “江北人士郁郁。”郁郁没有行大礼,只是十分礼貌地拱手道。

    “听说,刚才是你要来当泽儿的师父?”李林甫始终没有转身。

    “是,小人自恃有才华,可以教得六公子,便来试试。”

    “你倒是有胆气!”李林甫转过身,竟然带着满脸的笑意。

    “大人谬赞!若是小人没有胆气,也不敢只身来这长安城。”郁郁丝毫不谦虚。

    “你即是外地人,可知晓我泽儿神童之姿?”李林甫此时已经坐下,并且招呼郁郁也坐下。

    “略有耳闻,六公子小小年纪便有如此能力,日后定能堪当大任!”

    “日后的事日后再说,如今我便遇到一个难题,泽儿天资聪颖是好事,可是他已经赶跑了好几个师父,他们都是我在朝中的好友,你可有把握?”

    与其说是请师父,倒不如说是请人来管束。

    郁郁思索片刻,觉得再难管的孩子他也终究只是孩子,他堂堂鬼吏怎么会连一个两三岁大的孩子都管束不了?

    “大人放心,我自有办法。”郁郁微微颔首,表示态度。

    “唉!我也不做勉强,你先试几日,银子我照常发给你,至于你能不能留下来,就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李林甫说这话时似乎很惆怅,用一种自求多福的眼神看着郁郁。

    “是。”

    “好了,我让下人去给你安排住处,泽儿今日跟随他母亲进宫去了,你先在此住下,等他们回来了再施教。”

    “是。”

    说完李林甫便走出了屋子,向左转个身便消失在郁郁的视野中了。

    “进宫?看来我得留在这了,以后进宫的机会似乎很多!”郁郁心中如此打算,也觉得满意。

    过了一会,那个小厮又来了,带着郁郁去了临近的另一处院落,给他安排了个屋子,便又退下了。

    “这小厮倒是挺尽职尽责,竟半句话都不说!”

    郁郁看着小厮走过长廊消失在拐角处,便走进了屋内。

    这屋子似乎是很久之前便已经准备好了的,里面的家具陈设很是齐全,一样不少,而且一尘不染。

    “如今我这住处比盛世酒楼还要好上几分!有机会让他们也来瞧瞧!”

    郁郁打量着整个屋子,很是满意。

    盛世酒楼里黑无常已经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小月关切道:“是不是受了风寒?这几日天气冷,注意加衣服。”

    “我是鬼吏,不会生病的!”黑无常解释着,他心里隐约觉得是郁郁在想他,这样想就更开心了些。

    后来,郁郁在李府连续住了两个月,都不见六公子的身影,而且连李林甫都很难看到。

    “这不是说进宫去了吗?难不成还在宫里住下了?”

    郁郁自然清楚大臣是不能在皇宫中居住太久的,可是这也太离奇了吧!

    他一直想问李林甫这是怎么回事,可是李林甫似乎也很少回去。

    “这倒好,每日好吃好喝地供着,银钱发着,却没有活计,竟然有点闲得发慌!”

    郁郁每日品茶赏花,有时还可以去朱雀大街上逛一逛,只不过每次都有小厮陪同,但这小日子过的也很是舒坦。

    “你们家公子什么时候回来?”终于郁郁实在是忍不住了,问身边的小厮道。

    小厮摇摇头,只是说“不知道。”

    “那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继续出去逛了!”

    郁郁说着就站起身向外走,小厮一如既往地默默跟在后面。

    郁郁踏出大门,径直向盛世酒楼走去,可是他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小男孩笑嘻嘻地对身旁的女孩说道:

    “看吧,他快忍耐不住了!很快,他也会像那些老迂腐一样离开这里!”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