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冥书之阴差阳错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准备
    孟婆倏忽间便到了盛世酒楼,此时,郁郁仍在和黑无常喝酒。

    孟婆悄悄走到郁郁身后,一言不发,想听听他们在做什么。

    只见他们面前的桌子上一片狼藉,郁郁扶着一只酒壶,面颊通红,歪着脖子看着旁边的黑无常,“黑子,你这酒量可不行呀!”

    黑无常已经醉倒在桌子上,他双眼迷离,歪着脑袋看着郁郁。

    “我没有醉!我还能喝!”黑无常大手一挥,他身旁的盘子都稀里哗啦落了一地。

    他们两人看着一地狼籍哈哈大笑。

    “黑子,你怎敢如此放肆!看冥王不治你的罪!”郁郁加重语气,话中带着嬉笑之意。

    黑无常顿了一下,瞬间又回转过神,仰天大笑,“哈哈哈!冥王他管不了我们了!我们不在冥域,他管不着!哈哈哈!”

    郁郁也跟着他大笑,笑声肆意,无视周围人的目光。

    孟婆叹气,“看来他们两个是在冥域受了委屈啊!”

    小月闻声赶来,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将一地的碎片收拾干净。

    “婆婆来了,可有什么事吗?”小月热情地打招呼。

    “没什么事,就是来找郁郁有些小事,你去忙吧,我等会帮他们解酒。”

    小月点头离开,只见孟婆左右手交替挥动,一下子,两个人就没了踪影,转而孟婆和他们二人同时出现在郁郁的房间。

    “黑子,你是不是不能喝?”郁郁举着空无一物的手臂,向自己口中灌酒。

    黑无常摇摇头,“不!我还能喝!拿酒来!”

    “哈哈哈!拿酒来!”

    孟婆看着他们,哭笑不得,她手一挥,在方桌上又出现两碗醒酒汤,孟婆坐在方桌旁,食指与中指并拢施法,将两碗醒酒汤灌入他们两人口中。

    “呸呸呸!这是什么啊!这不是酒!给我拿酒来!”郁郁哭闹着,活脱脱像是一个小孩子。

    黑无常则老老实实地喝下了醒酒汤,过了一会,酒也醒了大半。

    孟婆悠闲地坐在方桌旁品茶,等着他们醒来。

    黑无常本是躺在地上的,酒醒之后脑袋昏昏沉沉的,揉着太阳穴站起,看到郁郁还瘫坐在床边,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

    郁郁饮的酒更多,所以醒来的慢些,黑无常走向他,“郁郁,郁郁,醒醒!”

    郁郁使劲摇摇头,脑袋嗡嗡作响,眼前模糊一片,他几次睁眼都看不清楚,黑无常看着他的模样觉得好笑。

    “郁郁,你怎么了?”

    渐渐的,郁郁看的有些清楚了。

    “黑子?我们怎么在这呢?”郁郁由黑无常扶着颤颤巍巍地站起,环顾房间四周,发现自己就在盛世酒楼的自己的房间中。

    “咳咳!”孟婆重咳两声,这时候郁郁和黑无常才看到孟婆。

    “婆婆?你怎么在这?”郁郁和黑无常异口同声。

    “我怎么在这?你们两人可真是放肆啊!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地饮酒,若不是我来,你们不知要喝到何年何月去了!”孟婆没好气地说。

    “嘿嘿!”郁郁和黑无常相视而笑,一同走向孟婆。

    “不知婆婆来此,所谓何事呀?”郁郁笑盈盈地说。

    “你小子是真的心大,外面的祸事都快找上头了,你还在这里饮酒。”孟婆说着便有些生气。

    郁郁和黑无常坐在孟婆对面,认真听着。

    “我的……什么祸事?”郁郁疑惑。

    “曾经来找你事情的那个白夫人,又出现了!而且还联合了李府的大夫人,似乎是要找道长来治你!”孟婆神神秘秘的语气,让郁郁和黑无常不寒而栗。

    “那个……白夫人……确实是个麻烦!”郁郁无奈地摇摇头,“这人间的事情远没有冥域的鬼怪事情好处理,轻不得,重不得,真是难办!”

    “对呀!所以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特意来告知你,让你早做准备,免得到时候不好处理。”孟婆谆谆嘱咐,语重心长。

    郁郁叹了口气,“如今我在这边准备上巳节的具体事情,那边……恐怕需要婆婆和幽王大人帮忙了!”

    孟婆听罢,觉得不太妥,“若是李府那边你不在,而我们又去插手,恐怕又会有很多麻烦。”

    郁郁思索片刻,觉得有道理,“若是如此,此事恐怕需要从长计议,他们那边恐怕又会像上次一样去请道士下山,而我们这边做一些准备便好。”

    “他们动手需要时机,而我利用圣上带出《异冥志》也需要时机,由此看来,只有上巳节那日是最合适动手的时候,他们为了防止我逃跑,恐怕会趁乱动手,而且是在他们设定的地方,到那时,这边恐怕需要婆婆或者幽王帮我盯着了。”

    听完郁郁的分析,黑无常只觉得脑子有点昏沉,听不太懂。

    孟婆听明白了,“好,既如此,我便即刻回去告诉幽,你在这边准备一下,我们去那边帮你盯着,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就等上巳节了!”

    郁郁点头,拱手行礼,“那一切就拜托婆婆和幽王了!”

    “哎!不用跟我客气,来人间玩就是要体会百味人生嘛!对付一个白夫人,我还是可以的!”孟婆的样子让郁郁和黑无常忍俊不禁。

    郁郁再次行礼拜谢时,孟婆已经又不见了。

    “这个婆婆可一点也不像活了几千年的,倒像是个孩子,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郁郁感慨道。

    黑无常摸摸脑袋,虽然没有听很懂,但也觉得有道理。

    郁郁转头看着黑无常,笑道:“婆婆有幽王,你有小月,都是令人羡慕的,来人间这一趟,值了!”

    黑无常皱皱眉头,说道:“那你呢?”

    “我?”郁郁苦笑,“我有……你们!哈哈!”

    说完郁郁径直走出了门,那背影有些落寞。

    黑无常这句话听懂了,郁郁只有他们,而他们包含很多。

    “黑子,别发呆了,快下来帮我!”郁郁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哎!来了!”黑无常应声转身,刚走到房间门口,就被小月堵住了。

    “黑子,哪去?刚才郁郁跑了,你可别想跑!”小月怒气冲冲。

    “小……小月,你这是怎么了?”黑无常声音都颤抖了。

    “把那里给我收拾干净了!”小月指着他们两个刚才饮酒的地方,那可真是一片狼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