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冥书之阴差阳错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这难道是我吗?
    郁郁和李弘泽回到李府之后,刚进门便遇到了急匆匆离开的白夫人,白夫人没有看郁郁,但是瞥了李弘泽一眼。

    “夫子,她?”

    郁郁看着白夫人离去的背影,轻声道:“不用管她,我们回去!”

    郁郁和李弘泽进了偏院,白玉不在,他们各自都进了自己的房间,郁郁正在考虑该如何安排后面的事,李弘泽进了房间便在回想近日在盛世酒楼的所见所闻。

    如此,一天便过去了,白玉是晚上很晚才回来的,那个时候李弘泽还坐在院子里等着白玉,白玉只是招呼他回去睡觉,郁郁在门缝中看到这情景,觉得白玉似乎是有什么事瞒着李弘泽。

    但是郁郁没有在意,毕竟只是一些不大的小事,也不足以让他动手,只是觉得李弘泽有些可怜。

    “或许恢复了他的记忆,他就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而伤神了吧!”郁郁自言自语地说着,可是转念一想,若是没了这些经历,或许李弘泽就不会有那些应有的思想。

    “唉!真真是难办啊!”郁郁摇摇头,转身便去睡了。

    第二日,阳光正好照射到郁郁的床头时,郁郁刚刚睁开眼睛,因为他被门外的嘈杂声吵醒了。

    “这外面是在做什么?竟然如此吵闹!”

    郁郁起身,向门外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李弘泽来敲门的声音。

    “郁夫子,郁夫子!你快出来呀!你快来看看是谁回来了!”

    李弘泽的声音中的兴奋已经让郁郁知道是谁回来了。郁郁穿好衣服,推开门,被外面明媚的阳光刺到了眼睛,他捂着眼睛。

    李弘泽抬头看着郁郁,就等着看他睁开眼睛看到孟婆时的模样。

    郁郁逐渐适应了外面的环境,就看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孟婆,和满怀期待的李弘泽。

    郁郁一时半刻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郁郁在心中暗自道:“这个小鬼恐怕是想看我和婆婆相见时热泪盈眶的场景吧!”

    孟婆觉得不耐烦了,拉着李弘泽走开,边走边说,“这人已经见着了,咱们就开始练功吧!”

    郁郁看着李弘泽诧异的表情,觉得既好气又好笑,这个鬼灵精的小孩子!

    孟婆和李弘泽去了院子中,郁郁发现白玉又不在家,而且令人奇怪的是今日墙头上好像不再有人来监视他了。

    “难不成她们已经开始动手了?”郁郁说着便微微闭眼,手放在背后,暗自施法,想看看大夫人和白夫人去了哪里。

    孟婆和李弘泽在庭院中央站定,孟婆道:“我走得这些天,你可有勤加练习呀?”

    李弘泽十分开心地说道:“当然有!每日上下跳一千下,现在我已经可以跳上这个石桌子了!”

    孟婆心中感叹,这才不过几日,竟然如此勤奋,而且进步如此快!

    孟婆心中说道:“没想到我这个信口胡诌的方法竟然被这小子练到了如此地步,以后我可以考虑将这套方法写成武功秘籍,流传百世,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应该给我的书起个什么样的名字呢?”

    “孟孟师父!”李弘泽的声音打断了孟婆的幻想,孟婆看着李弘泽没好气地问,“怎么了?”

    “孟孟师父,您说我这样练真的行吗?”

    看着李弘泽天真无邪的小脸,孟婆真的想实话实说,可是如果实话实说了,她当师父的威严何在?以后还如何流芳百世?

    “不行不行!”孟婆一下子将这句本想在心里对自己说的话说出了口,李弘泽得到了否定的答案,惊讶地看着孟婆。

    “孟孟师父,您说我哪里不行?是练习得不够,还是方法欠佳?”

    孟婆重咳两声,双手背后,装作很严肃的模样,故作深沉地说:“这个方法怎么会错呢?这可是师父经过自己的亲身实践,再加上多年的经验总结,而总结出的一套十分有效的功法。”

    “嗯嗯!”李弘泽点点头,十分认真地听课。

    孟婆继续说道:“所以说啊!这个问题就出在你自己的身上。”

    李弘泽紧皱眉头,认真思考自己的问题,可是就是想不出问题出在何处。

    其实相同的问题也在孟婆心里存在,孟婆慢慢悠悠的在石桌旁来回走,心中想着这个话该怎么接。

    “所以孟孟师父,我的问题出在哪呢?”李弘泽继续问道。

    孟婆实在是想不出合理的理由,李弘泽如此勤奋,而且进步如此飞快,自然是没什么毛病。

    “咳咳!至于这个是什么问题当然是你自己去找。孔子说过‘学而’不对,‘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这个难道你郁夫子没有给你讲过吗?”

    孟婆说着瞄了一眼郁郁,本想将祸水引给他,见他正在施法,也就赶紧收回了目光。

    李弘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既然孟孟师父如此说了,我便再找找原因,谢谢孟孟师父指教!”李弘泽突然行了个大礼,孟婆竟有些心虚了。

    郁郁经过施法发现那两个女人已经去了山上,具体是哪座山,郁郁也不知道,只是隐约看到山顶有一座道观,道观的门匾上写有‘仙翁真人’的字样。

    “想必这位仙翁真人就是她们要找来对付我的道士了吧!”郁郁轻轻抿嘴,觉得这个事情很好笑,他并没有招惹谁,可是这个麻烦就自动找上门了。

    “凡间的事情远比冥域的书好看多了!果然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啊!”郁郁收回法术,向孟和李弘泽走去。

    郁郁不知刚才孟婆自己解救了自己,就是因为郁郁没有及时出现,孟婆见到他,竟有些气恼。

    “孟孟,你们在做什么呢?”郁郁满脸笑意地迎过去,孟婆却十分能巧妙地躲开了,弄得郁郁一头雾水。

    郁郁心中疑惑,但是以为有重要的事要同孟婆商量,所以直接对李弘泽说:“弘泽,今日的功课做了吗?”

    “没有。”

    “还不快回去做功课!‘温故而知新!’”

    李弘泽被郁郁吓到了,慌忙跑回了自己的房中。

    郁郁坐在孟婆对面,笑嘻嘻地说:“婆婆,好婆婆,这是谁惹您生气了呀?是不是那个小弘泽!我去替你教训他!”

    孟婆白了他一眼,“谁惹我生气,谁心里清楚!”

    这下可把郁郁整蒙了,“这难道是我吗?”郁郁不禁自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