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至尊神皇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明匣暗空 笑里藏刀
    “嗯?有声音。”

    皇权霸业喃喃低语,眼睛一眯,突然感觉地面一阵轻微颤抖,谨慎的他立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果然,没走出两步,便看见同样快步疾行的鬼月,向他这个方向走来,手中隐隐闪现着精光,赫然一枚空间戒指。

    皇权霸业看在眼中,心里咯噔一下,呼吸略显急促,来不及管跟在后面的七个跟屁虫,伫立身形,静然不动,等鬼月从身边经过后。

    皇权霸业才加快步子,向甬道深处走去,余光轻撇着鬼月的背影,寒芒闪烁,没猜错的话,这里面应该另有机关,而且是通往地下的机关。

    短短数个呼吸后,皇权霸业停下步子,站在甬道尽头,迎面就是一扇寒晶石壁,石壁上竖着一盏灯火格外引人注目。

    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皇权霸业伸出手掌,向下一按,劲气爆发,以气借力。

    咔。

    突然,地面上的三丈寒石开始向后退去,石阶显现眼中。

    皇权霸业一步踏入,越过石阶,稳稳落在地面上,目光扫视周围,一个又一个牢房映入眼中,万年寒晶石壁。

    “这里好像是混世魔宗的内部地牢。”

    皇权霸业喃喃自语着,脑海中闪过一个恐怖的猜测,鬼月的寒玉地牢可能与宗门的寒晶地牢相互连接,进而通过密道秘密输送犯人。

    来不及多想,马上开始寻找火魅妖姬,不过,既然来到宗门重地,便可大手大脚的寻找,不用畏首畏尾,就算鬼月现在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把柄可以被他抓住。

    “牢头,有牢头吗?”

    皇权霸业大喝一声,但却无人回应,想来是他进来的方法有点突兀,偌大的地牢总不可能每个地方都有守卫。

    “我靠,这该咋找?”

    皇权霸业暗暗忧愁,就在这时,腰间的刑罚长老令牌竟然飞了起来,向正前方飘去。

    “姥姥的,对呀!老子就是刑罚长老,还用得着求别人?”

    皇权霸业大骂一声,跟随长老令牌,来到一处极为隐蔽的寒晶密牢,没有牢门,光是一处巨大寒壁就以遍布他的全部视野。

    “呀何!还别说,这宗门地牢与私人地牢就是不同哈!千斤闸门与万斤闸门,不过这次,嘿嘿,老子可不用卖苦力了。”

    皇权霸业大手一挥,抓着长老令牌,向寒壁凹槽上拍去。

    “啪”的一声,严丝合缝,紧紧黏贴。

    轰。

    闸门开启,皇权霸业双手附后,优哉游哉的大步走入,视线回转一圈,瞬间脸色大变,火魅妖姬正小脸苍白的悬在空中,呼吸微弱,出气多,进气少。

    “我靠,小妖精,小妖精。”

    不知不觉,皇权霸业竟情不自禁的叫起了自己对她的特有昵称,大手在火魅妖姬小脑袋上一摸,驱散属于鬼月的束缚仙气,把她抱了下来,卧在怀中,不停的拍着她的小脸,呼唤道:“火魅妖姬,小妖精,快醒醒,别睡。”

    “嗯?是你?”

    火魅妖姬刚睁开双眸,视线一凝,杀气闪现,小嘴一张,直接咬在皇权霸业喉咙上,用出全身上下的全部力道,鲜血顺着她的嗓子喝入腹中。

    如此真实的感受,震的她一愣,张开小手,余光看向手心,上面密密麻麻几道划痕清晰入目,这这不是幻觉,而是真真实实的现实。

    “喂,咬够了吗?我辛辛苦苦来救你,你就这么对我?”皇权霸业没有动,眼眸低垂,静静的看着她,抚在她腰间的大手,仙气源源汇聚,潜移默化的治疗着她的伤势。

    “我,我,我,对不起。”

    火魅妖姬飞快抬起小脑袋,枕在他胳膊上,任由他抱着自己。

    “先恢复一下你的身体,之后再走,要不然我怕你死半路上。”

    闻言,火魅妖姬没有说话,只是沉静的闭上眼睛,魅蓝色的瞳孔中情绪复杂,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复杂的心。

    “什么?我在火魅妖姬身上施放的力量竟然消失了。”

    鬼月愤怒的咆哮一声,阴森的目光撇过逆血七煞,两方各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半边长发抵消三人,血赚。

    “老大,这么下去不是事啊!我们要不要开溜?”

    强壮大汉肩上看着三个人,双腿震颤,胸口凹陷,伤势已然不轻,每说出一个字都有一口鲜血吐出,要不是血气方刚,估计早就见阎王去了。

    “走。”

    潜藏低喝一声,手持长刀,一个气浪向鬼月劈去,趁着时间缝隙,抓紧向后飞奔。

    四人一瘸一拐的逃出寒玉地牢,速度之快,充分展现出身为逆血杀手的基本素质。

    “哼,暂且放过你们,我倒要看看是何人能在千万牢房中找到她。”

    鬼月凶恶的看着七人背影,衣袖一甩,向机关之处奔去,手掌飞快按在灯盏上,身影没入密道。

    “好啦!接下来只需休养半月,用药物温补,自然而然就会痊愈。”

    皇权霸业大手在火魅妖姬头上一拍,捋了捋她耳边的秀发,抱起她,长老令牌在闸门上一按。

    轰。

    万斤闸门开启,皇权霸业迈出一步,视线猛然定格,鬼月竟然守株待兔,在外面等他。

    “呦呵!鬼长老别来无恙啊!”

    皇权霸业高喝一声,脸上笑容满面,大步走出牢房,长老令牌自然飘起,挂在他腰间。

    “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刑罚长老啊!”鬼月咬文爵字,尤其是刑罚二字更格外深重。

    火魅妖姬身躯一颤,弱弱的睁开眼睛,看着皇权霸业,楚楚可怜的表情,幽怨的神眼,冰霜般的小脸,银牙轻咬红唇,眼中神色已然冰冷如斯,这人原来是混世魔宗的刑罚长老,怪不得能一来一回,犹入无人之境。

    “怎么?我一刑罚长老,执掌寒晶地牢、宗门刑罚,这一举一动都得跟你汇报?”

    “不敢,鬼月不敢,只是这犯人?是逆血的人。”鬼月骇首低垂,强忍住嗜血的心,平声静语。

    “逆血?逆血,有何证据?我怎么不知道?”

    皇权霸业反问一声,直接让鬼月哑口无言,颤颤巍巍的后退一步,眼中寒光爆闪,“鬼月猜的。”。

    “哈哈哈,让鬼长老费心了,霸业心中自有定数。”

    皇权霸业朗笑一声,抱着火魅妖姬渐步远去,撇过鬼月那想要杀人、还无可奈何的目光,他心中简直畅爽极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