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小麒麟 > 章节目录 第4章打了还要说谢谢
    江小云哪能没看出庞思达什么意思,过往没什么交恶,况且人家只是看看,就没有出声制止。

    庞思达坐在办公桌后面心不在焉的整理单子,居然把七张单子叠得老整齐,才说:“小江,你后面这位女同志是谁呀!”

    镇上的官都有一副官腔,喜欢在姓氏前面加个小,小陈,小欧。

    江小云笑吟吟道:“庞社长,她是我们村杀猪的,姓周,宰猪可厉害了,刀子一插进去,那血飞得到处都是。”

    庞思达矮胖的身躯明显一震,眼底有三分恐惧,“她是杀猪的?”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江小云故意让庞思达害怕,他就不敢打周瓶儿的主意,也给自己减少很多麻烦,“是,杀猪小能手呢。”

    周瓶儿在后面很不满的推了一把江小云的后背,心想你丫的为啥说老娘是杀猪的,搞得那么血腥,破坏本美女的淑女形象。

    江小云自然能理解到她推一把什么意思,村里人很少离开村子,周瓶儿不笨,但是见过的世面没江小云丰富,不知道庞社长那小眼神意味着麻烦来了。

    庞思达缩了缩肩膀,眼神到处乱瞄,始终没离开过周瓶儿,这么好身材的女的,在镇上十分罕见,他还是抵不过美色的诱惑,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和蔼的笑道。

    “那个……小江,签单的事好说,你先出去一会儿,我跟这位女同志有话要说。”

    这个要求很唐突,明眼人都知道要说什么,拿单子做威胁,让周瓶儿陪睡什么的啦!大几千块的活,在农民眼里相当于天上掉馅饼。

    江小云知道事情到了这地步已经没法说回头,想了个的招儿,回头一脸坏笑道:“瓶儿,所长有事要跟你单独谈谈,我出去外面等你。”边说边暗地伸手朝她傲人的大胸做出抓的手势,想把庞思达的淫贱意思表达出来。

    周瓶儿还是不理解,睁大眼睛埋怨不要闹,这个时候做这种动作别人怎么看,不过她有她的想法,双手扯住江小云的手不放,“不,我才不跟别人说话,我只跟着小云,他去哪我去哪。”

    从小玩到大的友谊,比山泉水还要纯,平时打闹只是一种快乐,只会加深感情基础,周瓶儿没来过供电所,让她离开江小云独自一人是不可能的。

    真是歪打正着,江小云懂得周瓶儿根本没理解他故意用咸猪手表达的意思,听到这个很有友谊的决定,大大松了一口气。

    “庞社长,我这邻居才20岁,没见过什么世面,胆子忒小,要不就这样得了?”

    不到迫不得已,江小云不愿意跟当官的撕破脸皮,毕竟自己是供电所的外包电工,想挣钱还得要有和谐关系不是。

    庞思达满脸不乐意,估计此时已精虫上脑,不悦道,“小周呀!我只是跟你问一下村里的近况,你不必担心,让小江回避是有原因的,难道单子不想签了吗?”

    随便一个借口,带着浓浓的威胁意味,没签单就不能开工,就没有钱拿,这个谁都知道,周瓶儿再不懂潜规则也听出味儿来了。

    身为小伙伴,带她到镇上玩就得保护好,江小云知道不能再打算和谈什么的,庞社长要玩阴的就搞他娘的。

    “你不要说话。”

    稳住周瓶儿,江小云回过头来,阴恻恻的笑道:“庞社长,她同意了,可是我不同意。”说完大步流星冲上去就要动手。

    “你干什么……小江……哎呀……不要乱来……”

    乒乒砰砰一顿狠打,打得庞社长惨叫不断,连人带椅子掉到了办公桌下面去。

    周瓶儿目瞪口呆,心想完了,这样揍人家,帮你签单才怪,想着江小云为了她连所长都敢揍,心里甜丝丝的乐开了花,又埋怨自己为什么一定要缠着跟上来,现在搞大事了怎么收场,唉!

    少女的心思最复杂,能瞬间想出千百个结果出来,担忧的样子我见犹怜。

    江小云已经打完了,擦着手背回来,一脸搞怪道:“爽吗?”

    周瓶儿又生气又好笑,把嘴伸到江小云耳边低声说,“爽是爽,可你的单子要飞了,挺心疼的。”说完对望,情不自禁皱起细眉,样子没有半点往日的泼辣,可能她也是在村里才敢泼辣,到了外面就成了需要江小云保护的小绵羊。

    “放心吧,有我在跑不了,我又打人又要单子,他还得谢谢我呢。”江小云转过去,看着庞思达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

    “你个小兔崽子,你敢打我,你不想活了。”庞思达哀叫着扶椅子坐下,脸上红一块肿一块,眼圈儿都让打黑了。

    周瓶儿惊讶得合不拢嘴,根本不相信,江小云下这么重手还能拿到签字。

    “庞社长,舒服吗?”江小云说的话好像胡言乱语,让人听不懂。

    “舒服你妹?我跟你没完……噫!好像还挺舒服的?”庞思达骂到一半,还真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暖流流淌,眼睛看东西都明亮了很多。

    “舒服还不吐出来。”江小云又冲上去,朝庞思达的后背就是一掌。

    庞思达连躲闪都来不及,嘴里一口黑乎乎的脏血喷向办公桌。

    “我去。”

    江小云飞快伸手拿走桌面的二联单,这都是钱啊!弄脏了就没了。

    事出突然,江小云速度极快成功抢救了单子,没留意到周瓶儿更诧异的眼神,她亲眼目睹了江小云像超人那么快的动作,心里充满了疑问,“小云,这三年你到底去哪里了,怎么回来之后变得这么厉害?”

    “去深山老林里砍柴。”江小云随便蒙了个借口,摆摆手表示现在不适合谈这个。

    喷了一口老血,庞思达感觉整个人都好多了,往日体内阴霾压抑的征兆通通不见,这是健康的信号,不禁喜出望外,“你小子使的什么招这么管用?”

    他脸上有伤,咧嘴笑的表情很滑稽,江小云差点没忍住笑,强忍着解释:“庞社长你这是富贵病,天天好酒好菜乐哉,可你的肝肯定受不了,刚才我用祖传按摩疗法帮你把酒精肝里的毒素排出来,现在你又能像十八后生仔那样重振雄风,随意吃喝啦!”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