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小麒麟 > 章节目录 第5章美女领导
    麒麟之力不止是力气大,还可以输出一种炼气,这种炼气乃上古麒麟系灵兽独有,轻可以治病或杀人于无形,重可捏粉成药,碎铁破钢。

    江小云偷偷伸手到大腿后侧搓,搓出一个小污泥丸子,辅以麒麟之力注入一些炼气,假装从袋里拿药出来的样子抬起手,偷笑道:“只要你再吃了这颗药,保证药到病除,酒精肝去无踪。”

    庞思达深信不疑,拿过污泥丸子仰头吃。

    “不要。”

    周瓶儿在后面忍不住一声惊呼,她亲眼看见江小云在腿上把这脏丸子搓出来,太恶心了有没有,所长还美滋美滋的要吃下去,看到都想吐。

    “怎么了小周?”庞思达的手停在嘴上,觉得不解。

    “没事,你放心吃吧。”想起他先头逼人上绝路的禽兽行为,周瓶儿很生气,这种人吃汗污是活该。

    庞思达左右望了两眼,才把丸子放嘴里吞下去,污泥丸子进了喉咙,味道怪怪的,他皱起了老脸。

    周瓶儿差些就哈哈大笑,被江小云背后晃手暗示不要笑,她才勉强忍住。

    “庞社长,不如趁着这个好机会,我请你吃饭?”拿了七张单子,以庞思达的为人,肯定得吃顿饭才放行,江小云是趁机把话题引过一边,免得他又打周瓶儿的主意,这回可就真揍了。

    吃了丸子,炼气入喉即化,兼消肿止痛,庞思达全身舒爽,人都精神了很多,连忙拉着江小云的手多谢,听说有饭吃,顿时喜上眉梢,两个男人都发出了你懂我的大笑声。

    “对了,这几天所里来了个江城的美女巡查员,我得叫她一起联络一下感情。”

    庞思达屁颠屁颠的走了,让江小云两个先去订位。

    镇上最有名的酒楼是龙乡楼,每次庞思达都去那里吃饭。

    出了供电所大铁门,周瓶儿问道:“为什么还要请他吃饭?”

    她没经历过官场的复杂,江小云也不打算解释,“你以为拿到的钱都进自个口袋吗?现在看到了,吃饭花的钱我得跟你平摊,你拿走的钱多少给我吐点出来。”

    说到钱,周瓶儿不乐意了,可是事实摆在眼前,2300块她要了一半,等于吃饭花的钱都是江小云负责,拉线装电表的活儿还是他找回来的,她全沾了光。

    “顶多那50块我不要了。”周瓶儿狡黠地眨着大眼睛。

    这女的不会以为每人出50块就够请吃饭吧,江小云转过头想说个细账出来,可看到周瓶儿紧紧捂着裤衩袋子,一副我再也不会出钱的表情,又说不出来了。

    “要不你把我娶了?咱们就不用分得这么细啦!”周瓶儿狡猾得很,适当抛出了定时炸弹,把江小云炸得头皮发麻,娶一个母老虎回家,保不齐每天都是天灾人祸,这么一算,江小云再也不在乎几十块钱的损失,“那还是算了,我宁愿吃亏点。”

    走在路上,两个人都是穿着大裤衩,周瓶儿那双白嫩得反光的修长美腿和诱人巨胸,引来路边的群众纷纷注目。

    进了龙乡楼的包间,庞思达很快就到了,他一个人先到,“巡查员说一会过来,我们先喝茶点菜。”

    周瓶儿搬椅子紧挨江小云坐,警惕庞思达还有坏心思,会趁机耍小动作。

    好在庞思达并没有,他一口气点了十个菜,而且全是硬菜,湛江生蚝,石锅鱼,麻辣羊肉煲,价钱都不便宜,还要了两支百年糊涂,大概算算要五六百块。

    江小云的心情难免波澜起伏,七张单子就七百块钱安装费,庞社长这是要全吃啊!

    按照以往,请他吃饭顶多就一百多,就算请巡查员吃饭你也不能拿我的钱来顶缸。

    即将大出血的滋味,让江小云很不爽,不过按照庞社长的为人,不是贪得无厌毫无分寸的人,难道吃完这顿饭会有更好的利益回报给我?

    没多久菜开始上台,有一半是放了辣椒的,火红色的红辣椒把整盘菜都染红了。这里的人一般都不吃辣,难道江城那边的人吃?

    包间的外面有人敲门,庞思达弹簧似得跳起来跑去开门,外面走进来一个穿黑色ol制服的美女。

    庞思达急忙介绍,“这位是我们江城电力局大名鼎鼎的美女巡查员卓敏,有请。”

    “我滴姥姥,这……这也太漂亮了。”江小云心里惊呼。

    美女巡查员挺高的,比周瓶儿高半个头,合身的衣服衬托着她曲线玲珑的好身材,该大大该小小,身材比例很完美,一张精致的瓜子脸白里透红。

    “小敏姐,是你!”周瓶儿惊喜地站起来。

    卓敏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指着惊喜回应,“瓶儿,你也在这里!我还说你为什么还没打电话给我。”

    “我忘了。”周瓶儿走过去和卓敏拉着手坐下,马上开启吱吱喳喳聊个不停的模式。

    女人都是这样,特别是初次见面,两个女人就能成一个圩。

    看到巡查员开心,庞思达当然陪着笑,暗暗朝江小云竖起大拇指,“没想到你们认识。”

    江小云不认识巡查员,对她也不感兴趣,现在江小云最关心的是点了这么个大餐,花了这么大一笔钱,后续庞思达有什么安排。

    “庞社长,你肯定还有话没跟我说。”

    当官久了自成人精,庞思达立刻懂了江小云的意思,在办公室得了好药,他自然不敢怠慢了江小云,压低声音说:“七里垌,就在你们小梨寨隔壁,这个村子总共有40多户人,全部要装新表,这单我全给你做。”

    消息简直是大惊喜,这样一来,请吃一顿几百块的饭就变得湿湿碎了,江小云表面上不露声色,举起酒杯,“走一个。”

    小杯子是一两的量,干杯很轻松,江小云在袋子拿出红双喜分了一根,“抽烟。”

    江小云不喜欢烟酒,只是出来打交道才又喝又抽,一包烟能年头到年尾还没抽完。

    两个人点着烟,对面的美女巡查员露出厌恶的表情,但没什么表示。

    “七里垌的活没那么容易,你首先得有一个工程队,至少要五个人,越多越好,我这边才能给你申报。”庞思达吞云吐雾着说。

    村里青年劳力全都去广东打工了,不过要找几个人开工也不是什么难题,江小云点点头,“这个没问题。”

    庞思达的神情忽然很严肃,低声道:“这笔账我算过,连拉线入户大概有四万块钱利润……”说到一半,他把江小云的杯子装满酒,拿起杯子倒了一半酒到自己的杯子里,没有再把话往下说。

    庞思达在玩无声胜有声这一招,江小云懂意思,这四万块他要一半,不禁皱起了眉头。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