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万象之主 > 章节目录 第63章 紫会
    独七只在顾青这里修养了一天就离开,来接他的人,有三位修行者,其中有一位是背着一把大砍刀的光头,身上煞气极重,从头到尾都不说话。

    另外两位修行者知道是顾青救的独七,对顾青神色十分和悦。当然这不是他们跟独七的情谊深厚,所以感谢顾青,而是大宋国里,能给修行者治伤的大夫,实在太稀少了。

    能认识这样一位人物,对他们是大有好处的。

    一番客套后,两名修行者留下姓名和家门便接上独七,一行人离开。

    顾青关上院门,心里却想着刚才的光头。

    对方身上的煞气,让顾青极为敏感,那不是杀一个人,两个人能培育出来的,这人身上起码背负着上百条人命。

    很明显,光头在一旁时,其他两名修行者有些不自然。

    可能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但身体仍有下意识的反应,不自觉会离光头远一点。

    显然光头本身的煞气能对修行者都起到震慑作用。

    这种心灵上的威慑能力,在势均力敌的交手中,亦会有奇效。

    而且,顾青看了看小乌鸦。

    小东西从屋檐上飞下来。

    他刚才还注意到,小乌鸦见到光头后,立即离得远远的。

    小乌鸦身上有许多怨念和怨气,说不准那种煞气对怨念和怨气有克制作用。

    不过这都是顾青暂时的猜想。

    他在想,如果接下来光头受伤就好了,显然光头现在远比独七更有研究价值。

    哇哇哇!

    小乌鸦叫了起来。

    顾青笑了笑,这家伙最近倒是越来越有被饲养的觉悟。

    他给小乌鸦做了点吃的,然后开始研究独七功法的奥妙。这比冰玄劲难一点,因为冰玄劲有文字和观想的意象,入门直接干脆。

    独七的功法,源于顾青对独七身体信息搜集后的推理。

    相当于冰玄劲是直接给出了公式,自己去理解便成,而独七的功法需要顾青靠相关信息,自己去推导出公式。

    这便是所谓的知其所以然。

    如果是才开始修行的顾青,即使掌握了那些身体信息,亦难以完成这件事,但现在的顾青,有自信能完成这件事。

    一连多日,顾青将闲暇的时间都花在研究独七的功法上。

    同时离下一次月圆也越来越近。

    第二阶吐纳法的节奏亦不知不觉从第四十四个推进到四十六个。虽然表明他不需要佛像的冰凉气息,亦可以推进这门吐纳法,但是进度实在太慢了。

    日子刚到重九,顾青已经迫不及待等着十五到来。

    不过十五没来,何清却是来了。

    “你今天来找我,不会是找我去登山吧。”顾青笑道。

    这段时间,他心情还是不错。

    何清道:“重九登山那是老人家喜欢的事,我还年轻,对这个可不敢兴趣。我找你,是打算卖给你一家店铺。”

    顾青道:“什么铺子?”

    何清微笑道:“马掌柜那间古玩店,怎么样。五十两金子,店就是你的了。”

    顾青道:“你这是给我送好处,我肯定不会拒绝。这样吧,七兄那边还欠我五十两金子,钱,你找他要就是。”

    何清捧腹一笑,说道:“我来之前,就跟独七说过,顾兄一听是五十两金子,肯定会让我找他要钱。”

    顾青心道:“你非要说五十两金子,我当然猜得到一点。”

    何清的回答,更笃定了顾青的猜想,古玩店应该是独七用来向顾青报恩的。看来,江城的事已经了结。

    只是不知李惊飞是生是死。

    顾青道:“我是懒得再多跑一趟找七兄要账。我想你也不会专门为这件事跑一趟吧。”

    何清道:“我的事先不急着说,你猜一猜,这次江城的争斗,谁捞到了最大的好处。”

    顾青略作犹豫,心里浮现出一个人影“徐青藤”。

    这个人当日明明对顾青欣赏有加,又是富贵闲人的做派,但这些天,竟没有来找顾青讨论书画的事。

    完全不正常。

    即使他是演的,平日里的举措也会符合他一向的做派。

    除非他有别的重要事情。

    而何青让顾青猜,显然结果是出乎人意料的。所以徐青藤那边的可能性并不低。

    顾青道:“猜不出。”

    何青微微一笑道:“这答案确实很出人意料。”

    他顿了顿,吐出三个字,“徐知州。”

    顾青道:“官府出手了?”

    何青道:“徐知州已经认祖归宗,而且从此以后,他这一脉便是徐家的主支。”

    顾青道:“天绝观能答应?九流社会罢手?难道是徐知州背后还有别的力量?”

    何青道:“确切的说是南王府介入了此事。天绝观不得不让步,而且以后天香会的商人会有威远镖局保驾护航,而每年威远镖局可以得到天香会一成利润。至于九流社的画师,原本就是从南王府逃出来的,因此这次南王府的修行者到来,让九流社不得不隐遁下去。天绝观的李惊飞这次也受了不浅的伤,即使不让步,也无反抗的能力。何况向南王府让步,天绝观面子上也说得通。”

    顾青道:“如此说来,徐知州背后是南王?”

    何清道:“不错,这件事确实有些出人意料,毕竟此前大家都以为徐知州跟方家走得更近。”

    顾青道:“看来徐知州很不简单,不过你也可以安心消化之前所得的好处,倒也是赚了一笔。”

    何清道:“当然,所以这次我跟你说的事,亦跟我大赚一笔有关系。”

    顾青道:“说吧。”

    何清道:“十天后,将要举行一次紫会,我希望你到时候陪我去。”

    顾青道:“你这么相信我的眼光?”

    何清微微一笑道:“紫会是以物易物,或者用一种特殊的货币交易,里面的东西价值多少,大家心里都有个数,想捡漏是不可能的。不过这次紫会里有一幅画,我想到时候如果交易不到,便得请你帮我记忆下来。以你上次仿画的水平,我想这对你应该不难。”

    十日后,那已经过了月圆,但是顾青不清楚这次月圆能让他收获什么,如果还需要花时间沉淀,就不太适合出门。

    他缓缓道:“我会提前两天给你答复,最近我有些修行上的疑难要解决。”

    何清惊讶道:“难道你已经入门?”

    顾青道:“我可能快要练出你说的内气了。”

    他朝何清挥了挥手。

    何清感觉到一丝凉意。

    他惊讶道:“确实有即将练成内气的趋势,没想到你天赋比我想象的还要高。那我就等你答复吧,什么时候练成内气,你跟我说,我到时好好指导你。”

    顾青点点头,心道:何兄,你要是肯让我好好研究一下,怕是我能给你许多指教。

    他既然表明对修行感兴趣,这次正好做个铺垫,同时为自己因为月圆的事可能不去,找好借口。

    至于内气什么时候练成,反正还不是他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