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校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那些受伤的人
    李布星回到家时已经十点多了,在豪宅迷路的他最终被张阿姨找到,然后吃了一顿看起来平平无奇但细算下来花费颇多的晚餐,在他离开的时候又留了三颗糖给符竹,并告诉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再吃,虽然这糖果治标不治本,但总能让人开心一会,符天长则是拉着李布星感谢了半天,看李布星喜欢猴魁,就直接把那一瓷罐猴魁送给李布星了。

    李布星推脱不得,只好收下,好在席间没有喝酒,他开车回的家。

    江东东没在卧室,那肯定就在书房了,果然,李布星放好茶叶推开书房门,江东东正在电脑前画画。

    “画什么呢?”李布星问道

    “帮李大园长做一些宣传图啊”江东东道:“你这学校要说建起来也快,建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考虑招聘和招生了”

    “啧,有江大画家做的宣传图肯定没问题”李布星道:“我给你讲啊,我今天…”

    李布星把今天从上午追捕暴虐分身到获得的奖励到下午晚上在符竹家的看到的事都和江东东说了一遍,说起来这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习惯,可能是从小学某一个暑假开始,许久未见江东东的李布星给江东东讲了一整天他暑假发生的事,也可能是从初中见到曾薇薇开始,天天找着江东东参谋,总之,李布星和江东东都习惯了,听着李布星在自己耳边讲着事情,江东东的工作效率反而更快了。

    大概到了十一点多快十二点的时候,李布星讲的差不多了,江东东大致也差不多了,还需要描线之类的,作画还是蛮麻烦的一件事。

    “奖励没什么好说的,你那套三十六路打狗棒法估计也都是人家羊澈在一边帮你了,不然就你小时候看的那几集金庸电视剧,根本不可能凑齐一套的,回头记得去谢谢人家羊澈,或者直接把校长位置给他。”

    “呸!校长位置他甭想得到,不过他当时没动,怎么帮我的。”李布星道。

    “那你得去问羊澈了”江东东说道:“至于你的那段记忆,需要注意这几点:那里是什么地方?是否真的存在很多世界?其它世界是什么样子的?那片丛林是整体还是个体?柳湖是谁?学校系统是唯一的还是有很多个在不同世界?其实根据我之前的推测应该不是唯一的,还有和柳湖对峙的是谁?为什么对峙?对峙的文明是否已经陨落?柳湖是否已经陨落?柳湖是如何得到那把剪刀的?那把剪刀为何会被逃犯得手?学校应该不只是净化负面情绪那么简单,不然也不可能成为能庇护一方文明的庇护所,那么学校除了净化负面情绪和教书育人外还担负着什么样的责任?是因为有灾难才会有这个系统出现还是这个系统出现就意味着灾难,或者说这个系统无关乎灾难,它只相当于未雨绸缪的保护罩?”

    “只是一个残缺的记忆你用得着这样吗?”李布星感觉头有些大,道:“我看的时候觉得也没啥,为啥你一说都是问题?”

    “咱俩的思考方式不一样”江东东舒展了一下身子,说道:“你比我会安慰人,要是我肯定会直接放弃惩罚任务,反正任务失败也没事,我不怕良心的谴责,在我看来反而是系统更应该被谴责,它本身如果愿意放开所有权限让你直接成为超人的话,就根本不会出现这些事情,而且逃犯的出现也是因为天雷系统自己工作做的不好,到头来却变成我们受苦加追击因为天雷失责而导致的一系列后果,如果追捕的不及时还要被威胁惩罚,这和上司犯的错让下属来解决,下属解决不好还要被扣工资一样,不过你的系统还算有点良心,惩罚任务失败也不会有什么利益损失,不然你完全可以撂挑子不干。”

    “卧槽”李布星道:“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还真是这样,啧,我得问问系统。”

    “系统,别装死,刚才你都听到了吧,天雷系统是你的上级系统吧。”

    系统没有回答,但李布星的手机震了一下,李布星掏出来一看,发现是银行的信息,自己的卡上以“差钱款”的名义多出了…个,十,百,千,万…两百万农币!

    “卧槽?这年头系统也…”李布星看着江东东,话还没说完,江东东就打断道:“还不够,对系统来说我们的货币没什么用,还不如废纸,而且你原本一百万已经够你用的了,两百万给你连锦上添花都不算。”

    李布星闭上了自己的嘴,三百万啊,是真正的三百万流动资金,他随时可以取出来花的那种,要不是先前有一百万打底而且还是直接打到卡上看起来没什么冲击力,否则李布星早跳起来瞬间变成被金钱冲昏头脑的大猩猩了。

    “【惩罚任务】变更【随机任务】受伤的那些人,逝者已矣,生者长悲,宿主作为一名校长,应以身作则,去安慰那些人。目前进度:(1/3),任务完成奖励:好心情饮料*12,下一个任务评价+1,农币:五十万。系统商店抽奖券*3”

    “卧槽?”李布星把系统更改任务还加了奖励给江东东说了,江东东点头,道:“看样子虽然系统不怕自毁但依旧会避免和现宿主闹翻,而且有这样的表现,说明系统所在世界的文明结构与我们很相似,我们的思维有相通的地方,这就有意思了,系统从哪里来,那里的世界与我们是否相关,为何会有相似的文明思维?”

    “东东”李布星道:“你别画画了,给我当军师吧,工资是每月烧烤管够”

    “我就是画画不也一直在帮你吗?”江东东翻了翻白眼,道:“你算算从小学到现在你让我当你军师都说几回了,小时候给的工资好歹还是零花钱,结果越变越离谱,现在都成烧烤了?”

    “大不了再加份小龙虾”李布星豪爽的道:“反正我有钱了现在。”

    江东东无奈的道:“德不配位,必受其害,你没那么大的格局就算有那么多钱也是浪费,我建议你不如把钱留着建设学校,按照你学校的规模,以后建了图书馆,你光买书都不止百万,要知道人家电子档也是要花钱的。”

    “有系统商店啊”李布星道:“系统不是说以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在系统商店买吗?”

    “关键是作为系统货币的升级能量对系统来说比农币要重要多了去了,所以你要利用升级能量从系统手中赚取最大化的利益才行,比如已经遗失了几千年的诗词典籍之类的,没准系统可以从时空长河中捞出来呢,像平常的那种书籍你再用升级能量你是不是觉得系统用来升级自己的能量很好获得?”江东东再次证明了李布星是一只猩猩。

    李布星恍然大悟,然后道:“即便如此这些钱我还是要花一些。”

    “这随便你,看系统对农币的奖励程度,你应该不会太缺农币。”

    “好嘞,那明天我再出去看一看晚上咱们去吃烧烤吧。”

    “可以,要不要叫着羊澈,说起来你到现在问过人家住哪?闲的时候在干嘛吗?”

    “哎,,?^?,,?”

    “唉,算了算了,我估计他现在混的肯定比你好。”

    “哼(ノ=Д=)ノ┻━┻,他就是一个二五仔!”

    随后两人洗了洗就睡了。

    第二天。

    李布星起床的时候江东东已经留好早饭出发去公司了,他还要专心对付工作,赶上其他人的进度才行。

    李布星洗漱了一下,吃过早饭,给羊澈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帮忙查一下视频里那对母女的消息。

    李布星没有刷微博或者空间朋友圈之类的,因为不用想也知道在报道什么,他不想看,其实如果他看的话很快就能确定那对母女的位置,因为记者已经一个又一个的采访到了。

    这也是李布星不喜欢记者的一个点。

    很多时候,虽然他们维护了人民群众的知情权,但是也有很多时候他们是在吃人血馒头。

    很快李布星就得到了羊澈的回复。

    那对母女今天领回了丈夫的遗体,去了北市郊外的一家焚化场,同行的还有死者的父母,还有一个民警在跟着,以防意外。

    李布星也是今天才知道,死的这个男人,是一名普通的兽医,女儿才三岁,妻子没工作,父亲母亲已经退休了,身体并不算好,这个男人每个月挣得其实不少,但除去车贷房贷还有上面的四个老人,他能省下来的钱不多,而且这些钱还要存着以后供女儿上学,这基本是所有普通人的家庭,也是这家的家庭,现在作为顶梁柱的男人死了,后面这个家要往哪里走还不知道,因为很普通,所以面对灾难也很无能为力,但李布星希望她们能坚韧的将日子过下去,不论怎么样,活着就好。

    面对这一家,李布星想不好有什么处理方式,这一家不像符竹家,可以请最好的心理医生,可以不关注物质生活。

    这一家不仅要处理精神上的悲伤,还要面对物质上的压迫。。

    想了想,李布星那着自己的银行卡和身份证,出了门。

    不论怎样,他都需要试一试,至少要让那些受伤了的人,少流些泪,少叹几口气。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