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指尖年华,琴弦上的时光恋人 > 章节目录 第052章 曾经年少轻狂时⑵
    新生要报到之后,才能领取生活用品,以及宿舍钥匙。

    那两位好心的学姐学长将她送到新生报到处,告诉她排队签完到之后便可以按秩序领取生活用品,领完物资之后会有人帮忙搬东西到宿舍里去,他们说完,随即一阵风般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外,快得她连道谢都来不及说。

    张青春只能用“萍水相逢”四个字自我安慰着。

    这时候的新生报到处,已经排满新生等候签到。在张青春前面至少还有十来个人等候着。

    因为急不来,她便左顾右盼打量着这座即将呆上四年的学府。

    v大,真不愧是高等学府,就连迎接新生的场面搞得异常隆重,校道上草地里操场上,迎接新生的条幅到处可见。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自发性地担起迎新自愿者,在校园内的林荫小道上摆满了各系迎接新生的桌子,他们忙碌的身影穿梭在人群当中。许多新生因为对环境的不熟悉,正拖着行李来回地走着,一脸的热衷和新奇,咨询的咨询,寻求帮助的寻求帮助,氛围一片和谐。

    相比之下,淡定且时不时神游四方的她,则显得与这环境格格不入。

    就在张青春左顾右盼的时候,她忽然注意到对面教学大楼正中央处的液晶屏幕上此时正播放着一段舞蹈视频。视频上,一群舞者随着旋律的起伏,翩翩起舞。

    最为吸引人目光的,是那领舞者,她身姿优美流畅,举手投足间宛若游龙,惊若翩鸿。这名女子,十分特别!其他舞者皆是长发及腰,而她却理着光头!

    张青春看得入神,丝毫不觉前面有人走了过来,在一众新生交头接耳发出别样惊呼之际,那人停在了她的面前。

    队伍中有人用手肘碰了一下她。

    她缓过神来,发现眼前的人儿有点高,一米七五的个子,比她高了近七八公分。

    对方身形健美修长,穿着一身蓝色工装裤,简单的款式,给人几分简约利索的感觉,最不可思议的是——

    来者是个光头美眉!

    呃?!

    张青春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对面的大屏幕!

    这不是视频上的那个领舞吗?

    到底是新生!

    张青春巧目圆睁。

    褪去那身轻盈的舞衣,这女孩眼睛里有着异于常人的光芒。

    张青春从未见过睫毛比头发还长的女生,而很显然,这独特的行为,丝毫不影响她的美!

    女孩对张青春似乎很感兴趣,审度的目光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

    那似乎要看穿人心的目光,让张青春有些毛骨悚然。

    结果,末了,女孩把手往她肩膀上一搁:“就是你了!”说完,就将她最大最重的行李抢了过去,往肩上一扛,“嘿,跟我走吧!”

    张青春愕然地望着她,本能地询问:“去哪呢?!”她还没领生活用品和宿舍钥匙呢!

    女孩回头一笑,笑容灿烂无比:“宿舍!从今天开始,你我便是亲密无间的舍友!”

    舍……舍友?!

    众目睽睽之下,张青春懵了。

    女孩见她呆若木鸡,二话不说拉上她便迈步朝宿舍区走去。

    路上。

    “我叫林雨,大四特长生,舞蹈系的!你呢?”女孩自我介绍着。

    “我叫张青春,大……大一,声乐系!”张青春答道。

    “我知道,我看了你的入学申请表,跟我一样是特长生!舞蹈系和声乐系都归于北苑,咱们北苑以后就靠你们这些后生谋发展啦!”林雨直爽地拍着她的肩膀。

    “呵呵呵……”张青春乐呵一笑。

    林雨告诉她,特长生在这学校里福利可好了,可以住进学校额外分配的、两人间的优等生专属独栋公寓设宿舍,不必和其他同学挤在普通学生四人间的普通宿舍里。林雨本是与另一个舞者同住的,但那个舞者今年去了英国,所以宿舍便空了出来,她就自己去寻找舍友了。

    林雨说,缘分让她遇见张青春!

    多年后的张青春,也是这么认为的!缘分让她们遇见彼此,并成为好友知己!

    张青春跟着林雨穿过诺大的操场,穿过食堂,穿过明月胡和红枫林,二十分钟后到达她所住的优等生专属独栋公寓门口。

    这是一栋六层高欧美风格的别墅公寓,白蓝相间,掩映在绿林间,格外耀眼。

    而公寓门口,有两棵开满了白色米碎花的树。这树,在这秋日的明朗里,像披着一袭薄如蝉翼般轻纱的少女,勇敢地将自己明晃晃的爱恋暴露在阳光下。那灿烂的白色花瓣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朵朵随风的悸动,彷佛雪花般片片飞舞在枝丫间,渐次飘落,撒满一地。

    临近树下,张青春顿感自己已被那淡雅的芳香沾满了一身。

    她深呼吸一口,感觉内心也似乎被花的颜色与味道所包裹,瞬间与之同化。

    林雨忽而放下张青春的行李,自个儿穿过花树,在一处窗口阳台上站定。

    张青春不明就里,跟了上去。

    林雨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张青春更好奇了,探身上前看个究竟。

    透过窗口那白色的窗纱,她听见阵阵静谧而有张力的钢琴声,如潮水般流淌着。琴声穿透这薄薄的窗纱,透过这落英缤纷的花树枝丫,在她心底里温柔地倾泻而下。

    这钢琴曲,她十分熟悉,是赵海洋的《夜空的寂静》。

    她忍不住往前再靠近一步,几乎是贴着林雨的后背,往里看。

    从室内的各种乐器摆设来看,这应该是一间琴房吧!她想。

    透过窗棂缝隙,她看见摆在最醒目位置的是一台黑色的钢琴,钢琴前端坐着一名穿着休闲服的男生,他正聚精会神地练着琴,她看不到他的正脸,而他也丝毫没发觉驻足窗口听得如痴如醉的林雨,和一脸震惊的她。

    这男生,从侧脸看并不是很俊美,但能感觉到一种味道,一种很清爽很特别的味道。

    她安静地站在那里侧耳倾听。

    这风掠檐铃的钢琴曲融化了她所有的思想,令她有种欲罢不能的伤感。

    那男生坐在那里,完全陶醉于优美旋律中,双指在黑白琴键,轻快地跳跃着,有一束淡淡的光从枝桠间投射下来,透过窗棂,投射在他背后,光晕扑溯迷离,为他张开了一双宽大的薄如蝉翼的翅膀,仿佛稍不留神就会展翅高飞。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