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独生爱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假期
    周丛可回到家后一家人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黑着脸不苟言笑的父亲,温柔可人的母亲,眉眼间很像母亲,性子却木讷的哥哥,年轻漂亮的嫂嫂抱着牙牙学语的小婴儿。

    一家人,性格各不相同,却意外的和谐。

    饭后,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综艺。

    小婴儿已经认人了,虽说周丛可离开了一个月,但是小婴儿还认得她,伸出胖嘟嘟的藕节似的双臂,要周丛可抱抱。

    周爸爸坐在沙发的正中央,周妈妈正在给周爸爸泡茶。

    哥哥问周丛可:“可可,你这一个月想家了吗?”

    嫂嫂看向了周丛可,浅淡的笑着:“可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肯定想家了。”

    周丛可抱着小婴儿,笑的甜甜的:“想了,肯定想了!”

    周妈妈倒好茶,坐在了周爸爸旁边:“可可,你都想谁了?”

    周丛可掰着手指头:“妈妈,哥哥,嫂嫂,小侄子……”

    她刻意不数爸爸。

    周爸爸脸越来越黑,她数了个遍,偏偏没有他!

    这臭丫头,肯定没想他,下车的时候嘴那么甜,净骗他了!

    周丛可看着爸爸越来越黑的脸,笑的讨好甜腻:“当然最想爸爸了!”

    周爸爸低声“嗯”了一声,一股热气却从脸颊烧到了耳根,端起茶杯,掩饰似的喝了口茶。

    全家人大笑。

    周妈妈笑着敲了一下周丛可的脑袋:“越发的调皮了,就会跟你爸爸胡闹!”

    电视里演的什么,已经没有人看了,一家人谈笑着,爸爸一句话没说,但是没有人会忽视这个大当家的存在。

    忽然,周爸爸的手机响了起来,周爸爸拿起手机,全家人自觉的停下了说话的声音,周妈妈拿着遥控器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到了最低。

    周爸爸看着手机上的备注,是“李畅妈妈”,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周丛可同学的妈妈给他打电话会有什么事情?

    接起电话,周爸爸死人似的脸没有任何表情,语言很简洁说了一声“我是”,通话快结束的时候“嗯”了一声,之后说了一声“不客气”,就挂断了电话。

    收起电话,周爸爸对周丛可说:“可可,你明天帮你那个同学捎点东西回学校。”

    “哦……”周丛可应了一声。

    是李畅吗?

    第二天大巴车发车前,周丛可果然在广场看见了李畅的妈妈。

    李畅妈妈虽然言辞客气,但是眉眼中还是掩盖不住那抹强势:“周同学,麻烦你把这些东西捎给李畅,到学校请你告诉她,务必往家里打个电话,就说,家里人……都很想她。”

    李畅第一次跟父母之外的人住旅馆,没有父母约束,没有学校约束,她还是很自觉的十点就睡了,但是对于舒敏卉而言,不在学校,父母又不管,第二天也不上课,十点钟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睡什么睡!

    舒敏卉玩电脑玩到了半夜。李畅十点钟就洗好澡安安稳稳躺在了床上。

    虽然舒敏卉没有发出什么太大的声音,但是电脑屏幕的亮光和偶尔敲击键盘,点击鼠标的声音还是让李畅睡的不太安稳。

    她不太好意思说舒敏卉什么。

    曾经王可爱就说过李畅,年纪轻轻,从不熬夜,从不喝酒,啤酒也没尝过一口,喝热水,喝红枣枸杞鸡汤,早上六点准时起床,李畅的生活在李畅妈妈的强制压制下过的跟老年生活一样规律。

    正值青春,居然没有熬过夜,没有国夜生活的狂欢。

    简直跟一般的年轻人格格不入。

    李畅没有熬过夜,她的生活一向规律,虽然是在妈妈的强制管理下,但是李畅知道睡觉吃饭不规律是不好的,但是她没有资格去评判别人的生活习惯。

    尤其是,现在普遍年轻人习惯的作息。

    虽然李畅这一夜睡得不太安稳,但是她还是早上六点准时就醒了。

    醒来的时候,舒敏卉还在呼呼大睡。

    她熬夜追剧追到了凌晨三点,实在熬不住了,到头蒙上被子就睡着了。

    李畅从床上下来,动作很轻,但是还是惊醒了舒敏卉,舒敏卉迷迷糊糊看了一眼手表,才六点,砸吧砸吧嘴,到头又秒睡。

    李畅看的目瞪口呆。

    她一向是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醒了还能到头秒睡,这是什么骚操作?

    梳洗完毕,已经七点了,该吃早餐了。

    李畅一个人出门吃过早餐,又给舒敏卉带了早餐回来。

    是两个包子,一个素一个肉。

    李畅打开电脑,随意浏览了几个页面,觉得十分无聊。

    她从小不追剧,不看综艺,她看的电视都是吃完饭跟爸爸一起看的什么今日说法,新闻三十分,天气预报……她也从没打过游戏,QQ上倒是有几个同学问她为什么没有来一中上学,问她去哪里上学了,李畅一一回了,但是可能是放假时间不一样,居然没有一个人在线。开着电脑自觉无聊,默默关了。

    李畅实在没什么娱乐项目可做了,居然拿起一本单词书了无趣味的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李畅就看困了。

    没有妈妈,老师给她安排任务和事情做,李畅第一次觉得,时间这样难熬。

    除了生病,这是李畅第一次青天白日的睡大觉。

    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十一点,李畅是睡的头晕眼花,舒敏卉睡的满足了,精神十足。

    李畅给舒敏卉买的早餐早就凉透了。

    她本不想给舒敏卉了,但是舒敏卉是小人精一个,看见早餐就猜到是李畅给她买的。

    舒敏卉做出了一副饥肠辘辘的表情:“这包子是给我买的吗?”

    李畅点头,然后又摇头:“已经凉……”

    舒敏卉一把夺过包子,咬了一口,三五口就吃完了。

    李畅眨眨眼睛,虽然凉掉的包子就算舒敏卉扔掉不吃,她也不会有任何不高兴,但是舒敏卉吃掉了,李畅却从心底里感到一丝丝舒服,却隐隐的觉得舒敏卉太客气了。

    舒敏卉确实很懂得待人处事的方法。

    这样的人,不会有人不喜欢的吧。

    下午入校,李畅和舒敏卉因为没有回家,早早就到了宿舍。

    不多时,周丛可就拎着大包小包的进了宿舍,进宿舍就喊:“李畅,过来拎东西!”

    “来了!来了!”李畅穿上鞋噔噔噔跑了出来“就会使唤我!”

    周丛可把李畅妈妈让她稍的包一下子塞给了李畅:“我不使唤你使唤谁!”

    李畅接过周丛可给她的包:“使唤我你还这样……等等……这包为什么这样眼熟?”

    周丛可白了李畅一眼:“这是你妈妈让我给你捎过来的!”

    李畅傻眼了:“我……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