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独生爱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打电话
    “是啊,你妈妈!”周丛可双手提着自己的拉杆箱就嘿咻嘿咻的往楼上爬。

    她一个人就一个28寸的大拉杆箱,再加一个双肩背包,李畅妈妈让她稍的这个是个旅行包,个大还重,她摸着里边硬的软的好像什么都有。

    虽说李畅妈妈是把旅行包送到了大巴车上,但是下了大巴车从校门口弄进宿舍楼就让周丛可感觉小死了一回,太特么重了!

    她们宿舍住三楼,周丛可累死累活的把行李搬上二楼就快不行了,扯着嗓子就喊李畅的名字。

    奶奶的,李畅的东西,让她自己拿!

    李畅看着周丛可已经被汗打湿的脸,湿趴趴的头发凌乱的黏在脑门上,整个人看起来是一种快要虚脱的状态,她掂了掂自己手里的旅行包,沉甸甸的,嘿嘿笑了两声,小跑追上了周丛可:“小丛可啊,来来来,我来帮你拿行李。”

    说着,一只手拎着自己的旅行包,腾出一只手帮周丛可拎着拉杆箱。

    周丛可哼唧了一声:“算你丫的有良心!”

    嘿咻嘿咻,两个人终于把行李搬进了宿舍。

    舒敏卉躺在上铺,周丛可没叫她,她也就没下去,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周丛可没看见舒敏卉,以为宿舍里就李畅一个人。

    李畅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旅行包。

    里边满满当当什么都有。

    有几件她没有见过的羊毛衫,羊毛裤,秋裤,秋衣,应该是她妈妈给她新买的,上面有洗衣液的香味,应该已经水洗了一遍了,可以直接穿。还有一双帆布鞋,两瓶果脯罐头,一罐肉酱。她打开肉酱,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她闻得出来,这是她妈妈炒的。肉很多,而且全部都是瘦肉丁。

    李畅吸了吸鼻子,眼睛莫名的有些酸涩是怎么回事?

    继续翻,在夹层了翻到了厚厚的一踏红色钞票。

    数了数,一共十张。

    眼睛更酸涩了。

    “畅畅”周丛可叫了一声李畅。

    李畅眨眨眼睛,“嗯”了一声,声音有些闷闷的。

    周丛可正在收拾东西,也没有注意到:“你妈妈让我给你带句话,让你务必往家里打个电话。不是我说你,畅畅,你不会一个月都没有往家打电话吧,你哪怕报个平安是不是?我在广场都看见你爸妈来接你了,肯定担心死你了。不过我真是服了你妈妈了,你妈妈真的好凶哦,怼起人来咄咄逼人的,把你爸说的一句话都接不上了,真是太厉害了,比我爸都凶,我爸是只会黑脸不会骂人,你妈是黑脸带骂人,双开,难怪你这么乖呢!”

    躺在上铺的舒敏卉扒着床铺的栏杆露出一个脑袋:“畅畅妈妈真这么凶?”

    周丛可吓了一跳:“哎呀妈呀,吓死我了,小卉原来你在宿舍!”

    舒敏卉瘪瘪嘴:“是你没看见我好吧,你继续说,畅畅妈妈真这么凶?”

    周丛可连连点头:“真的,我吓一跳你知道吗!看的我目瞪口呆,我妈妈在家里高声说话都没有过……”

    李畅看着床上一堆的东西,不知道在想什么。

    毫无征兆的,李畅的眼泪“啪嗒”一声砸下来了。

    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样跟妈妈闹别扭。

    周丛可跟舒敏卉吧啦吧啦说了好一会儿,但是李畅一句话都没有回应,周丛可疑惑的回头一看,就看见李畅坐在床上看着摆满一床的东西发呆,眼角却红红的,周丛可试探的喊了一句:“畅畅?”

    “啊?”李畅猛然抬起头“怎么了?”

    舒敏卉也看向了李畅:“该我们问你怎么了吧!”

    “我……我没事。”李畅掩饰的翻了翻自己的包,翻到了那一踏百元红票票,留了三百,剩下的攥在了手里“哦,我要去充饭卡!”

    说着,拿着自己的饭卡和钱跑出了宿舍。

    “李畅!一会儿一起去啊!”周丛可叫了一声,但是李畅已经跑远了。

    周丛可嘟囔着抱怨了一句:“着什么急嘛!一会儿一起去不行吗?这大中午的……”

    舒敏卉伸出手,从上而下摸摸周丛可的脑袋:“没事儿,一会咱俩一起去!”

    周丛可把舒敏卉的手拍开:“你小心别从上铺栽下来!”

    舒敏卉哼唧了一声,躺了回去。

    李畅迷迷糊糊就走到了充饭卡的地方。

    她妈妈一共在夹层里塞了一千块钱,她留了三百,拿了七百,充进饭卡里,饭卡原先就有一百,这一下子就有了八百多。

    李畅平均生活费是一天十三四左右,这下,她差不多两个月不用充饭卡了。

    冲完饭卡,李畅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晃荡到了电话房门口。

    站在电话房门口,李畅犹豫了。

    进?

    不进?

    算了,打一个电话又不会怎么样!

    李畅没有打爸爸或是妈妈的手机,而是选择打了家里的座机。

    座机嘛,可能是妈妈接,也可能是爸爸接。

    李畅感觉自己的小心脏随着电话还没有接通的滴滴声一起响着。

    电话接通了,是她爸爸的声音:“谁啊?”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是她爸爸接的电话,李畅感觉自己“砰砰”直跳的小心脏一下子平静了下来,有一丝丝的侥幸,还有一丝丝的失望。

    “爸爸,是我。”

    “畅畅?”

    “嗯,爸爸,你放心,我假期跟同学住的宾馆,很安全,现在已经在学校了,晚上就上课了,你不用担心我!”

    “安全就好,安全就好,你在学校记得照顾好自己,吃的穿的都别委屈了自己,钱不够了就打电话,对了,你妈妈在旅行包的夹层里给你塞了一千,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

    “买点水果,牛奶吃,在外边千万千万照顾好自己。”

    “我知道了。”

    “哎,知道就好,爸爸知道,畅畅一直是个乖孩子。你先别挂电话,你妈妈在午睡,我把你妈妈喊起来接电话!”

    李畅咽了口唾沫:“爸,我还有事,先挂了!下次再说吧!”

    不等爸爸再说话,李畅马上撂下了电话,拔了饭卡。

    电话房里的电话,拔了饭卡就打不通了。

    打不出去也打不进来。

    走出了电话房,李畅低低叹了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闹什么别扭。

    一个月没有往家里打电话,妈妈肯定生气了。

    她有点怕。

    一开始是不想打,后来是有点怕。

    越不打,越不敢打。

    她是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妈妈了。

    李畅挠挠头,自己真怂。

    这辈子她最怕的就是妈妈了,没有之一!

    回到宿舍,其他人也都回来了,宿舍里很热闹,回家的都带了特产回来,正在分东西吃,看见李畅回来了,也拉着她一起吃东西。

    乔桥带了一袋辣条,李畅看见眼都冒绿光了。

    自从王可爱走了之后,她再没有吃过!

    学校没卖的,放假的时候心思很杂乱,哪里顾得上买辣条吃,现在看见了,整个人都馋了。

    一袋两块钱的辣条有十五根,一人拿了两根就快没有了。

    李畅慢条斯理的一根一根的吃了,吃完后下意识的想舔一舔手指,可是当着才认识一个月的舍友的面这等不淑女的事情她实在是做不出来,只好在床头扯了一小块纸巾,淑女似的把手上残留的油水一点一点擦干净,然后进厕所洗了手。

    好怀念王可爱。

    说起来,她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