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看过人世百态我也只想守护你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救赎
    时间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下午,工作了许久的简易总算完成了广告策划方案,他伸了个懒腰,从办公桌上站身来活动活动胫骨,忙了一天也没有进食的他,此时的觉得很饿了,于是他走出办公室打算招呼纪梵雅出去吃点东西,毕竟人家也是为了等他接近一天也没吃东西。

    他走出办公室看着在员工桌上趴着睡着了的纪梵雅,又看到空空如也的猫包,四处看了看没发现霜霜的身影,他抬起手来拍了拍纪梵雅圆润的肩头略带沙哑的声音发出了一声询问:“我的猫呢?”

    纪梵雅迷迷糊糊的醒来,眨了眨迷离的双眼,揉了揉发麻的胳膊假装不知所以的回答道:“不是在猫包里吗?”

    “空的”简易细长的手指头伸出来指了指放在另一个员工桌上空空的猫包。

    “天呐,我从你办公室出来就趴着睡着了,你若是没叫我,我都没醒。我也没注意到,猫咪哪去了?会不会跑出去或躲起来了啊”纪梵雅有模有样的起身拿起猫包看到,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然后精致的脸蛋上浮现出不知所措的样子,起身踩着高跟鞋四处寻找,在走到公司门口望了一眼简易见他没看这边,把公司大门推开后惊叫到:“门怎么开着,不会跑吧!”

    简易闻言走了出来,看到公司大门敞开着,他也记不得今早进来有没有带上门了,心里不觉的“咯噔”一下,边喊“霜霜...”边把整个公司各处找了一遍,还是没瞧见黑猫的身影后失落的站在一旁。

    “都怪我,我不应该这么马虎大意,我是想着猫包关着它在里面好可怜,才打开让它出来溜达下,我不知道它会跑,对不起,简易,我...都怪我……呜呜呜....呜呜呜...”纪梵雅见简易黑着脸站在那,假装很伤心自责的用手掩着脸哭了起来。

    “没事,不怪你”简易拍拍纪梵雅的后背安慰道。然而他的心里却十分落寞,毕竟在这一个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星期里,他已经习惯了黑猫的存在。

    “可是我真的好自责,呜呜呜……”纪梵雅梨花带雨的哭着,接着紧紧的拥着简易,让人看了确实会心生几分怜惜,不过她又怎么会安这样的好心呢,只见她抱着简易在他看不见自己的表情时阴冷的笑了。

    “算了,缘分吧,这世上没有一直长久的人或事”简易向来冷面心善是最怕女人哭了,只要一哭他心就特别软,见纪梵雅一直哭觉得如此善良的人怎好意思去怪罪于她,用比平时温和几十倍的口气安慰道:“别哭了,好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们去吃饭吧,饿了吧,等了一天了想吃什么?”

    纪梵雅松开抱着简易的手,两眼泪汪汪的看着简易,不过做戏要做全啊,她又惺惺作态的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撅着嘴嘟囔道:“要不我们去找找吧,说不定贪玩溜出去了。我知道你喜欢那只猫,因为你从来没说过喜欢宠物,更别说养了,要是不找到我也吃不下饭。”

    “我知道你心里愧疚,不过,梵雅算了吧!它自己跑掉的,不是我们赶走的,没那个必要了”

    “哎......好吧!你要喜欢我哪天再去买一只送你。”

    简易摇摇头将桌上俊河买的猫包拿起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它丢进了公司的员工休息间的垃圾桶里“不了,也是意外才养的,不在就不在了吧!”

    “知道了,那去吃饭吧”纪梵雅拿上自己的外套和包,没在说什么走到公司门口乖乖的等着简易收拾完出来关门。

    不一会儿,简易出来关了门后,只见纪梵雅双手挽着他的胳膊,他有些不自然的准备抽回胳膊时,纪梵雅撒娇道:“你还在怪我把猫弄丢,对不对?人家真的已经够自责了”。简易也不好拒绝的任由她挽着了,坐电梯下了地下停车场。

    此时公司外马路上那滩血迹已经干了,只留下一块黑色的印记。开车经过时,简易的脑海里还是在想着黑猫的消失,肯定是没有留意的。一路上简易把车开的很慢,他直觉告诉他不会是黑猫跑掉了,他感觉得到黑猫很喜欢他,平时也十分粘着他,不可能说跑就跑了,可是纪梵雅脸上也没有看到任何不妥,可是黑猫确确实实的是不在了,他心里是难过的,只是以他向来不会表达自己真正的想法。

    另一边摔伤的魏霜霜呢?她并没有死,当她以为她就快死了的时候却被一个温暖的手抱在了怀中,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为她包扎伤口上药,她渐渐的睡去......

    等她再次醒来时发现救她的人是一个看上去有40好几的妇女,她躺在一张旧旧的皮沙发上微弱的均匀的呼吸着,虽然有些乏力可是身体感觉好了很多,猫也是有自愈能力的,勉强的撑起来虚弱的叫了声“喵......”。

    “醒了啊,小猫咪。我都怕你死了,真可怜”妇女慈爱的摸摸它的头,又说道:“你真是命大啊,那条路还好车少,车多一点真不知道会不会经过时不留神把你给压死,还好我去给我家先生送饭看到你奄奄一息的躺在那,血都还没干看着还有救,就把你带回来了。我看了你伤口不算严重,我以前是个护士就帮你包扎了一下再上了点药,现在应该已无大碍了。”

    魏霜霜不是普通的猫当然听懂了妇女的话,它拿脸蛋蹭了蹭妇女抚摸着她的手,表达着感谢之情。

    就在之前,还在马路中间躺着快死的时候,对于魏霜霜来说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那一刻在她心里觉得这个冰冷的世界已经安静了,再也听不到任何嘈杂的声音,再也没有痛苦的事伤害自己,她和白露那些曾经的幸福与快乐也都一晃而过消失在眼前,她觉得轻松了、解脱了“就这样吧!命运本就是安排好的,怎可能我说改就改,一直以来是我自己放不下,太多执念只会害人害己。”

    当魏霜霜感觉灵魂在一点点的流逝,直到真正的死亡向她招手时,她欣然地闭上眼睛,等待着......突然!等待着生死边缘的一刹那她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手抱起她,仿佛在告诉她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冰冷,也有许多温暖的存在就如当初韩白露照亮她的黑暗一样,活着不是为了这些痛苦而活;而是为了那一点点的温暖与希望而活着。现在她庆幸这个善良的妇女救了她,这不单单是救了她这条猫命,也是她灵魂的救赎。

    “真是好通人性的猫咪啊,太乖了”妇女看着魏霜霜不停的用头蹭她,脸上止不住开心的笑容,“乖猫,你再趴会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有这么快好,我去给你弄点东西吃”只见妇女拍拍魏霜霜的脑袋转身走进了厨房。

    不大一会端着一碗白水煮的鸡胸肉出来笑眯眯的说道:“上次看一本书上写的好像猫咪并不喜欢吃鱼,所以我给你弄了一点鸡胸肉,受了伤呀得吃点好的,才好得快。”

    魏霜霜嗅了嗅碗里的肉后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妇女瞧它吃得这般欢快,于是坐在了它身边看着它:“慢点吃、慢点吃,肯定是饿坏了不够我再去煮一点就是,说来也是有缘。平时我先生都是吃单位的员工餐,今天休息食堂没做饭,正巧我去给我家先生送饭路过看到了你,时间也不早不晚的;看你那样摔下来也没多久。哎,怎么就这么不小心,你有主人吗?小猫。”

    听到妇女提到“主人”两个字后魏霜霜从狼吞虎咽的吃食中停了下来。她想起了简易,她无缘无故的消失简易有没有着急、有没有担心。可是她又害怕回去;她害怕见到纪梵雅,可是她如果不回去这几百的苦守和当初的决定都是白费了,所有的问题又再次回到了原点一样让她纠结着、痛苦着。

    妇女见它突然间就不吃了用那因经常干家务活而已经长满了老茧的手掌摸着它黝黑发亮的皮毛:“怎么不吃了,小猫咪你是吃饱了吗?看这一身的好皮毛应该是有主人的吧!你先在这养着,待好点了我送你回摔伤那里,去找找你的主人。他肯定也担心你的安危”。妇女掌心传来的温度让魏霜霜些许的安心,温暖的气息填满了她内心的忧伤,带着这份安心、温暖的感觉困意扑面而来,合上两只绿幽幽的眼睛渐渐熟睡......

    睡梦中的魏霜霜梦见了前世的过往,那是初夏时节,府上的花园里花草树木也都褪去了枯萎的旧衣换上了嫩绿的新装;特别是那几株茉莉花长得十分茂盛;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的花香;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魏霜霜伺候完芸雅吃了午饭午休时间,便来到府上的花园里浇水,她从小就喜欢花花草草也总是趁府上老爷、夫人、小姐、下人们午休时来这里看看花草树木;当然也会定期的为它们打理浇水。老爷为此还夸了她几次,虽然小姐刁蛮恶毒可是老爷和夫人却是相当的宅心仁厚。她手里拿着木瓢拧着刚从井里打满水的木桶,利索的走到花园里边为花草树木浇水边嘴里哼哼起来: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待魏霜霜哼完后,从花园的后墙外传来一个温柔的年轻男子声音说道:“好一个‘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听姑娘的声音有几分稚嫩,可知其中所意?”

    “这......”魏霜霜想着后墙外的男子听到了自己的歌声,顿时紧张的低下头双手紧紧握住木瓢,咬着下嘴唇轻声回答道:“不懂此中所意,只是听母亲时常唱起,自然便学会了”

    见墙另一边的姑娘许久才答复自己,男子出于好奇之心动作敏捷的爬上后墙,接着坐在墙梁一脸笑意的盯着魏霜霜笑道:“嗯……曲子甚是动听”。

    魏霜霜感觉声音不是从墙外传来,却是从头顶上方发出时,她微微的仰起脖子向上望去,正午的一抹阳光洒在男子脸上将他俊美的五官完美勾勒出来,此时男子正在一脸笑意的打量自己,那张俊美脸上的笑容如同初夏的阳光灿烂耀眼。魏霜霜惊慌失措的瞧了瞧周围是否有人瞧见这一幕,瞧见没人发现后虚惊一场的拍拍胸口叹了口气:“还好、还好”。

    坐在墙梁上的男子见她这副模样,笑容变得十分温和谦逊有礼的说:“姑娘不必多心在下随金兰之交来贵府做客,方才路过花园外听闻姑娘歌声饶有趣味,便多言几句,如有叨扰这便离去!”

    “公子多虑了,是奴婢扰了公子。小姐这个时辰已醒奴婢这就告退了”魏霜霜听闻男子乃是府上客人,行了一个礼后打算拧着木桶离开。

    “是,在下单名一个“俊”字,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乃一介奴婢怕是说出来有辱了公子,男女有别奴婢这就告退了”魏霜霜再次行了一礼将木瓢放进桶里快步离开。

    男子见魏霜霜已然离开便起身朝花园的后墙外跳出,稳住身型后对着墙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另一名男子打趣道:“韩少爷呀,并非你指腹为婚的姑娘,此女乃是她家丫鬟。”

    “多事”此时冷漠的站在一旁的另一名男子瞪着一双细长的单凤眼两道冷峻的剑眉紧皱,低沉有力的嗓音开口训道。这名被唤为“韩少爷”的男子可称得上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了。

    魏霜霜见男子已跳下后墙便放慢了脚步,待到经过府上花园的铁栅后门时与方才墙外的男子撞个正着,扭头看去正与男子身旁的另一男子四目相对,她惊呼自己移不开望着他的眼睛,而他也震撼这一眼像是灵魂深处的沟通,这一刻仿佛时间停在了他俩的眼里。

    “咳咳......”一边看着他俩含情脉脉对视的男子闷哼一声打破了僵局。她害羞的红着小脸躲避了他的目光,不敢再次抬头不顾礼教的慌忙离去,韩少爷一直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平静的心激起一片涟漪。

    此时慌忙的魏霜霜心里感到有一颗爱慕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她被他的目光深深的吸引着,他的眼里满是星辰撞击着她那脆弱的纯洁无暇的灵魂,让她认为紧紧只是一眼却是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