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操纵全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今晚吃火锅
    “还看,快点溜了!”陈默拉起目瞪口呆的上官云棠就往外跑,这旁观者语录只能坚持十分钟,十分钟后这些人就会恢复正常。

    “你到底怎么办到的?”上官云棠惊叹道,“怎么那些人好像着了魔一样。”她想起师傅曾经说过,说武功练到极致能隔空伤人,当时她觉得不可思议。但这比隔空伤人更令人匪夷所思!

    陈默无法解释,胡诌道,“我花钱买通了那些记者,还告诉他们今天王半城儿子会被抢亲,你说他们能不帮我吗?”

    说是这么说,那王郝的妈妈呢?上官云棠怔怔地看着陈默,她原以为自己很了解这个男人,但实际她一点也不了解。

    她倒不生气,但却有点伤心。

    “小路呢?”陈默这才想起把路瑟忘在了酒店里。

    上官云棠说道,“我刚才已经让我爸爸安排小路走了,你放心。”你关心小路比我还多,这句话她放在了心里。

    陈默知道了估计要气死,我这和王半城的儿子都成了死对头,以后在江洲也不知道能不能混的下去,你还说我不关心你?

    他打开车门,“走吧,我送你去回家。”

    一阵铃声响起。

    “是,好的,我马上就到。”上官云棠坐在副驾驶,放下手机,“去野生动物园,又有案子发生。”

    其实JC真的比一般工作要辛苦很多,陈默拉下车门,但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老人,正是游龙。

    “小兄弟,这么着急带我徒弟媳妇走?”

    上官云棠紧张起来,下意识摸了摸别在腰间的枪。

    陈默拍了拍她的手,“没事,我来处理。”正好他也有关于纹身的事情要问游龙。

    “你手腕上纹身给我看看。”陈默开门见山,之前只是瞥了一眼并没看清楚。

    游龙伸出手腕,“小兄弟,这可不是纹身。”

    的确和念家伦手腕上的一模一样。看来这游龙和念家伦有关系,同属于一个什么组织?

    又或者,游龙就是念家伦口中的那人?

    不对,那人的画像自己虽然没有仔细看,但明显不是游龙。

    那人就像是一滴水,如果在人群中就像水放入了大海,普通到你根本无法注意,但他却能时刻盯着你。

    而游龙这白发童颜的造型,显然太显眼了。

    “罗汉?”只是这罗汉生有四面,六臂,血目怒视,极为骇人。

    游龙抽回手臂淡淡说着,“阿修罗,说了你也不会懂。好了,你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我现在想知道我想知道的。”

    “念家伦已经死了,”陈默感觉到游龙身上有股奇怪的气息,像是……他心道,像是停尸房里的气息。

    压抑,压抑到极致又令人不寒而栗。

    陈默鬼使神差说道,“我亲手杀死的。”

    游龙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陈默,陈默的心发出砰砰的声音,不是因为心跳加速,而且因为察觉死亡前疯狂的最后的跳动。

    “师叔,刚才队里来了电话让我立刻去办一件案子,改天我亲自请您到家中招待您。”

    许久。

    “哈哈,那老家伙我早就看不惯了,死了好,死了好。”游龙转过身边走边哈哈大笑,“死的好。”

    陈默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游龙看似和和气气,但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更让陈默感到绝望的是,在游龙面前陈默感觉自己无所遁形。

    自己的一切甚至连底裤什么颜色都被游龙看穿,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快走吧,”上官云棠也长舒了一口气,如今的游龙就是自己的师傅也不是对手,“有时候想太多反而会让自己负担重,轻装上阵,尽力而为。”

    陈默点点头,轻装上阵,尽力而为,他安慰着自己。

    等等?

    我尽力而为什么?查案是你们JC的事情好不好?

    “还不走王郝要追出来了!”

    “Yes Madam!”看来自己要从假冒男友变成专职司机了。

    “你好,这里是工作人员办公的地方,你们不可以进来。”圆圆的大眼镜让这人看上去有点呆,有点耿直。

    “靳柯?”陈默看着这人胸前的铭牌,“你不去刺秦王在动物园干嘛?”

    靳柯扶了扶眼镜,“这位先生,这里是我们工作的地方,你们不可以进来,再不出去我叫保安了。”

    上官云棠掏出证件,“靳先生你好,之前是你们动物园报案发现疑似人类头骨的吧。”

    靳柯的近视看来是比较严重,接过证件贴着眼睛才看清楚,“JG你好,是的,不过报案的是我们猛兽区的王哥,我带你过去。”

    上官云棠点点头,陈默紧随其后。

    江洲野生动物园真是挺大的,穿越大半个园区几人才到猛兽区的入园口,入园口的白房子就是工作人员平时休息办公的地方。

    陈默抬起头看了看这猛兽区的大门,有两重铁栅栏和外围高大的铁圈网,要进入白房子只能从大门左边一个和房子相连的铁门进入。

    “怎么感觉游客不多?”陈默问到。

    “猛兽区一般晚上5点就关闭了,现在4点30多了所以都在通知游客尽快离场。”靳柯解释道。

    “哎你看看谁来了?”

    “这个点还能有谁,肯定是保安部的来催我们赶人。别管了,他们有钥匙。”

    “他们保安部真是净帮倒忙。上次不知道谁开了铁门忘记关,竟然让一条蟒蛇跑了出去。”

    “嘿嘿老王,你不还说跑出去正好抓了直接做蛇羹的吗?”

    “吃吃吃,老李你就知道吃!”

    “对了老哥们,今晚咱吃啥啊?”

    老王打开更衣箱拿出包,“我老婆煲了鸡汤,今天不陪你们两了。”

    “老王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每周一次咱们老哥三聚会你都要缺席?”老李靠在更衣室的长椅上,他转过头,“老赵,看来今晚就咱哥俩了,你说,今晚吃什么?”

    老赵伸了伸懒腰,“昨天好不容易从家里带了酒出来,得,老李,这酒看来就咱两喝了。”

    一听到酒老王立刻放下了包,连衣服都没换上,赤膊说道,“是那瓶蛇王酒?”

    老赵神秘的笑着。

    “老赵,”老王笑呵呵的,“你说你带酒了也不早说。”

    老赵和老李相视一笑,这老王就是嗜酒如命,更别说是他垂涎已久的蛇王酒。

    “不回家喝老婆煲的鸡汤了?”

    “鸡汤嘛,有时间喝。你们等会,我给你嫂子打个电话,”老王边拨电话边说着,“老赵你们家那瓶酒太寒,吃火锅最好。涮着毛肚,喝着蛇酒,天堂不过如此了。”

    老李站了起来,“火锅咱也没锅啊,再说还要去准备菜,太麻烦。”

    “就说你不知道与时俱进吧。”老王说着,“老婆我不是说你,对了,今晚要加班,回去晚点,你和儿子别等我吃饭了。

    你别生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我们动物园老是发生怪事,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不喝酒,你放心!”

    老王挂了电话点开饱了么app,说道,“现在火锅也能送上门了,锅,燃料,菜什么都能送。”

    “这么神奇?”老李说道,“老王看不出来你还挺潮的。”

    “潮?”老王得意道,“你别和我说什么网络词。我儿子给我弄的,羡慕吧?”

    “行了行了,赶紧点吧,网络送餐慢,再不点晚上8点都吃不上了。”老赵催促道。

    “这家不错,海上捞,4.9分,价格也实惠,你们两,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没有我就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