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烽火矣 > 章节目录 第7章昏迷不醒的江少爷
    许是因为马绯最后那句话,之归走得极快。

    等到她来到三人屋前,不过才过了一炷香的功夫。

    她敲了敲门。

    无人响应。

    “没听见?还是出门了?”

    心下疑惑的之归再次敲响了大门。

    可仍旧无人回应。

    无人在家,总不能直接闯入,之归只好提着一篮子的饭菜转身离开。

    然而没走出两步,就听见了一声隐忍的呼痛声。

    声音不大,仿佛是从屋内传出的。

    之归摸不准发生了什么,本着闲事莫管的性格,打算抓紧时间离开。

    可谁知,一直无人响应的大门却“嘎吱”一声打开了。

    之归原本打算装作不知,却听见了细微的声响。

    “……救我……”

    四下无人,一座外地人买下的屋子里,有人呼救。

    这场景,怎么看都会害她惹上不该惹的东西。

    可她还是转身了。

    只见并不算熟悉的小小院落内,两条血迹蜿蜒着来到了门前。

    一只手虚虚搭在门槛上,带着斑驳不明的红。

    手的主人许是用去了所有气力,此时不再有动静,看上去就像……死了一般。

    之归有些挣扎。

    最终她还是咬咬牙,离开了。

    回到茶寮的她,神情不宁。

    马绯问她怎么了,她只回答说三人不在,便开始胡乱往嘴里扒着饭菜。

    马绯看她那模样,以为她是因为白跑了一趟不痛快,便没再多问。

    之归胡乱扒了几口饭后,便借口吃饱了,回到了房间。

    之前看见的一幕不断浮现,她不安极了。

    “不然,还是去看看?”

    之归在心底说道。

    “不行不行,万一那人真死了,我过去不成嫌犯了?”

    她赶紧否定了自己的打算。

    “那他要是没死呢?你见死不救,不就相当于间接害死了他?”

    之归因为自己内心的天人交战皱起了眉头。

    她偏头,看见了桌角堆放的伤药。

    那可都是些好东西,是她托人从别处买来的,为官道上偶尔出现的那种客人准备的。

    “还是去看看吧,就只看看。”之归对自己说。

    可临出门,她还是带上了伤药和一些干净的布料以及一把剪刀。

    “去哪儿?”马绯正在收拾桌子。

    “随便走走。”之归藏好了东西。

    马绯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继续手里的事情。

    之归假装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一离开马绯的视线范围,之归就开始狂奔,等到她小喘着气来到那处院子,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

    深吸一口气,之归走向那具不知是死是活的躯体。

    先前因为太过惊慌,她看得并不仔细。

    此时有了心理准备,她发现那双手比她大不了多少,手主人的年纪应该与她相仿。

    这屋子里,与她年纪相仿的,不只有那位冷冷清清的少爷吗?

    少爷都重伤至此,难以想象另外两人现在的生死。

    “江少爷?”之归试探着叫道。

    没有回应。

    之归伸手探向他的脖颈。

    还好还好,还没死。

    她小心翻转江少爷的身体,让他不至于因为脸部和土地太过亲密而无法呼吸。

    看着自己手上沾染的暗色痕迹,之归当即关上了大门。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路过个人,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难得做一回好事,你可千万别死啊!”之归默念,“还有,我可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我这只是想要救你。”

    拿出剪刀,之归把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布料剪开,然后又跑去打了一盆水来。

    简单的清洗之后,之归惊讶的发现,对方身上竟然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

    那那些血是从哪儿来的?

    吐出来的?

    之归下意识看向对方的脸,尤其是嘴部的位置。

    那张紧抿的嘴唇微微上扬,苍白而清冷,两唇相贴的位置亦是同样的颜色。

    那些血迹不是受伤导致的,也不是他吐出来的,那,难道是另外两个失去踪迹的人的吗?

    现下是无法确认了,不过了解到这江少爷没有受伤,之归不可避免的松了一口气。

    也亏得她常年卖茶,力气甚至超过同龄的男子,这才顺利以半拖半搀的姿势把那江少爷送到床上。

    “也不知你是怎么了,也不知该怎样帮你,你就好好躺着吧,我帮你把那些血迹处理掉也算对得起你们给的那些钱了,之后你会如何,我可就无能为力了。”

    虽然之归对这江少爷有些欢喜,但这份欢喜还只停留在表象上的欢喜,远远不能抵消麻烦找上门时的各种问题。

    所以临走时,之归只多看了他一眼,便关上门,不甚留恋的走了。

    之归走后,过了两刻钟的样子,从屋顶跳下来一黑一灰两个人。

    “少主为什么要试探他?”黑衣人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谁知道呢?倒是那些血有些可惜了,原本还准备今晚吃猪血汤呢!”灰衣人语气不无惋惜。

    黑衣人回头瞪了灰衣人一眼:“你怎么时刻就惦记着吃呢?”

    “我打回来的猪还不能吃了怎么的?”灰衣人嘟哝道。

    黑衣人没再理他,往那江少爷所在的房间去了。

    房间内,江少爷躺在床上,虽然睁着眼,眼神却不知落在何处。

    “少主,夜里该凉了。”黑衣人拿了一套衣裳放在床边,提醒江忠清,他们该出门了。

    江忠清拉回自己飘远的思绪,视线聚焦在了手旁的衣裳上。

    “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儿就好。”江忠清对黑衣人说道。

    黑衣人依言退出,顺手关上了门。

    夜晚,乌云影影绰绰,视线内的所有都变得不再清晰。

    两黑一灰三道身影却仿佛毫无阻碍,利落穿行于四方城的大街小巷。

    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摸透四方城的防守与地形。

    “少主,前面不远就是府城了,要不要去探探。”其中一个黑衣人问道。

    “不急,先把外城地形记下来,要细致到每一座屋子。”被称作少主的黑衣人盯着府城的院墙,眼里满是势在必得。

    “是。”

    两道称是声响起,随即原地就只剩下了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围绕着院墙走了好几圈,确定记下了这院墙的大概范围后,随意找了条巷子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