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云中山上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本心
    那女子走到他身后止住脚步,伸掌五指张开在他后脑处施展灵力。

    她闭上眼嘴里不断念着咒语,灵力以肉眼可见的形态钻入那名散修脑中。

    他痛苦的龇着牙,瞪着双目,面容扭曲,青筋暴起。可却动不了,躲不开,甚至连痛苦喊叫出来都办不到。

    那女子突然睁眼,已全然不似刚才小女孩般的样子,狠厉无比。

    随着她手上最后一次注入灵力的收手,那名散修也在痛苦到顶点即将崩溃时得到短暂的轻松。他面色全灰,嘴唇泛白,眼神空洞,明明还有气息,但却如死了一般木然。

    那名女子往后站了站,打量着眼前模样已经不人不鬼的散修,满意的点点头,道:“转过来。”

    那名散修听到她开口,像是得到了指令一般,挺了挺佝偻着的腰背,缓缓转个身面朝那名女子,表情依旧木讷,已经被控制意识。

    女子却侧开身,冲着一起的那名男子玩味一笑,叫一声:“秋文,你来替师姐看看今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那名男子犹豫了一下走过来,不带一丝情绪道:“夏楚,我不是听你的,只是想早点回完成任务回去复命。”

    那名叫夏楚的女子眨眨眼睛说:“我知道呀,快开始吧。”

    秋文面对着那名已经被控制意识的散修施了个咒,他伸出手自额间一点,随后一丝灵力自他额间迸出,直连向那名散修的额间,然后,他就在那名散修的记忆中看到了今日桦凰台所发生的事。

    等了大约半个时辰左右,夏楚看雨看腻了,坐在旁边一块大石上托着腮,有点撒娇似的抱怨道:“还没看完呀,我都困了。”

    秋文收了术,把散修今日在桦凰台看到的一切都转述给了她。

    那么触目惊心的场面,夏楚听完竟然有一丝激动:“魔修后继有人啊!仙魔双休!不错不错!”

    起身在山洞内转了俩圈,又道:“只可惜他不知道这人叫什么,去了哪里。”

    秋文淡淡道:“受了伤,孟思思用瞬移符遁走了他。不过我已经看清他的长相了,相见必定认得。”

    夏楚随即又有一丝哀愁,“孟思思就这么死了,倒有些可惜。”

    秋文依旧一副冷面,道:“也有价值,她那仙魔双修的儿子,必然会杀光仙门百家为他的父母报仇。”

    夏楚转过来打量着秋文,眼睛发亮,嘴里啧了几声,带着一丝笑意道:“秋文,你太……冷静了。”

    其实她想说的是冷血吧,但秋文并不理会,依旧淡淡道:“这不用你提醒,还是先找齐你放出的傀儡吧,缺了一个最高阶的,先想想回去怎么跟师尊交代。”

    夏楚脸上阴晴不定,最后挂上一个阴森的笑:“我最得意的作品背叛了我,找到它,必毁之!”

    。

    霖幻和于寅坐在莲轩酒楼的台阶上,边嗑瓜子,边看着大雨中着急回家的人们。

    这场景就像小时候在云中,每当下雨时,她们几人就缠着师父,围在一起听故事,霖幻十分满足。

    看着路上的水积的像小河一般,她吐掉嘴里的瓜子皮,道:“师父,这雨好大,不知云中有没有下雨?要是也下的这么大,那咱西边的柴屋估计要塌了。”

    于寅伸手接了屋檐流下的雨水,望着漫天的大雨,悠悠的道:“塌了回去盖个新的吧,墙早就裂了。”

    霖幻点点头,继续嗑瓜子。

    掌柜的在里面拿出香给堂前供的一尊佛像上香,合着手念念有词:“佛爷啊,您和这龙王爷有交情没,快同他老人家说说别下雨了!初秋地里的庄稼可经不起这样的大雨啊!”

    说完又虔诚的拜了几拜,换上了更新鲜的供品果子。

    霖幻忍不住笑出了声,引得掌柜朝她不满的白了一眼。

    她讪讪的赔个礼,转头对于寅说:“师父,拜神拜佛有用吗?”

    掌柜的耳朵尖,听了她这话,犹如天雷降顶般的忙对霖幻做个噤声的动作,跳过来对她说:“小仙姑啊,可别说这大不敬的话!神佛自有天眼,我们说的做的都能看见!”

    霖幻忙做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又连忙冲着那尊佛像双手合十赔礼,掌柜的表情才缓和了些。

    霖幻又道:“掌柜,我和我师父说会儿话。您忙您的吧,我再不敢说这不敬的话了。”

    掌柜这才走了,又给那尊佛像前添了好些精致的糕点,像是怕霖幻刚才的话惹恼了神佛,拿来以示悔过。

    但霖幻只看着糕点吞口水,心道肯定好吃!

    于寅看见她的样子笑了笑,又将目光投入瓢泼似的大雨中,道:“有用无用不知,但只是一种心里慰藉罢了。”

    霖幻又问:“师父,有人说心诚则灵,那心诚到底灵不灵?”

    于寅道:“如果一切事情都是心诚则灵,那世人什么都不用做,在家拜佛就好了。”

    霖幻想了想说:“有道理,其实还在自身,心诚是一方面,行动也是一方面。”

    于寅揉了揉她头道:“有长进!”

    霖幻龇牙一笑,被夸奖了忍不住卖弄,又继续说:“说心诚则灵也对!若没有一个自己都相信的念想,那什么都做不成了。”

    于寅点点头:“反观,这件事你若做了,但没成,又会有人说你心不诚。”

    霖幻哈哈一笑,“师父,这不是兜圈子吗!”

    于寅也勾了勾唇角,道:“就是兜圈子,世人世语,皆为自圆其说。还是那句话,看你愿意相信哪个。”

    霖幻点头,隔了一会儿,又有些懊恼的说:“师父,这些道理我似乎都懂了,但我脑子里反而更乱了,不知道该遵从哪个了?”

    于寅爽朗的笑笑:“说明幻儿开窍了,这是好事!”

    霖幻不解。

    “知道思考了,不是从前那个整天想着吃喝的幻儿了。”于寅打趣道。

    霖幻呶呶嘴,小声道:“师父,你把我说的和猪崽子一样了。”

    后又在于寅的笑声中眨巴着眼道:“我以前也会思考,只是没想过这么多,以前我觉得一件事只有一个答案,现在我觉得一件事可以有好多个答案,而且哪个都说得过去。”

    于寅又递给她一把瓜子,道:“所以说你长大了,从前你只从自己的认知考虑事情,现在你开始考虑旁人的想法了。”

    霖幻有些茫然,点点头:“好像是这样。”

    “可是师父,这样好吗?”

    “好啊。”

    “为什么好?”

    “因为这样的人不多。”

    “不多就好吗?”

    “……你怎么这么多话!”

    “……”

    于寅摸了下小碟子里的瓜子,却什么也没摸着,才想起瓜子方才被他都给了霖幻。

    拍了拍手道:“总之你给为师记着,你可以考虑很多,但无论何时,都要记着自己的本心。”

    霖幻抓过于寅的手,将刚才悄悄剥好的瓜子仁放在他手心,在于寅愣神的时候说。

    “师父放心!本心绝对不会忘,大自在宫就是我的本心!”

    她眼睛弯弯的,依旧亮如星皓,最近养肥了些,这一笑脸颊鼓出些肉,像嘴里藏着俩颗糖。

    同她小时候一样,于寅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又看着手中的瓜子仁,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