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夏江村事 > 章节目录 第58章 两块菜地
    上百斤的竹笋堆得像个小山包似的,挖的时候都是满心的喜悦,挖回来后则是满满的成就感,可想想最后的处理又变成了满目的麻烦。光那一层层的笋壳就是大麻烦。

    但,这也算一种甜蜜的负担吧,既已享受了这种丰收的愉悦,又岂能避免这些细枝末节的琐碎呢。

    趁着新鲜还是要尽快处理的,先将下午采的蘑菇分放开,才发现采来的“雪裙仙子”的裙子上有点也沾了些黑色,这倒奇怪了,这些蘑菇从采到拿回来也没有接触别的东西啊?

    左思右想,冯时夏的视线定格在那裙上顶着的黑色尖尖上了,再用手试一下,果然,是这上面的。用冷水冲洗了下手,却去除不干净,又特意烧了些水,这才彻底洗掉。

    不过能洗掉就放心了,这就不用特意先处理这些蘑菇了,不然这没冰箱的,这天气全洗了也容易坏。半夜也没人守着来烘干。

    最关键的是,冯时夏瞧着这许多的笋也动了点心思,昨天看到的出村的路,本打算等病好之后再探的,但现在她又有点蠢蠢欲动了,打算明天蹲下村民的动向,如果顺利的话,能早点去城里看看情况也是好的,顺便带上些竹笋一并去卖卖看。

    现在自己身无分文,这是自己最容易能赚钱的法子了,至少应该能赚点路费。好歹这是纯正的农产品、山货,如果全卖了,几百块至少有的才是。自己语言不通,对找到工作已经不抱太大希望。

    但自己肯定也拿不了那么多,打算跟小家伙交换一些轻便的蘑菇一起带走。再者,自己挖笋最主要还是想变相上交给小家伙生活费,所以肯定要留下大部分的。

    那这要留下的,眼下这家里就只有小家伙一个人,如果自己不帮着处理的话,这些笋肯定要白挖了。

    不过,热水沾湿手掌后带来的一阵刺痛,让冯时夏惊呼连连,今天又磨了一下午的水泡越发亮了,碰一下都疼,更别说泡热水了。

    小家伙又凑过来呼呼了好几口,冯时夏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也没受伤没留血的,小家伙自己还被刮了一道,蹭开了些皮呢。

    冯时夏压下自己的娇气情绪,给小家伙也细细搓洗干净,不打算让他参与剥笋。他手小做不来不说,也怕他被笋壳割到。

    可当冯时夏搬来小矮凳,拿来大刀、箩筐、菜盆等工具开始工作时,小家伙又不干了,哪怕冯时夏推了又推、阻了再阻,他还是要帮着做。

    好吧,这也是甜蜜的负担啊!

    只得自己从堂屋再搬来长条凳放倒,矮凳让给小家伙。但她还是只将剥小笋的任务交给小家伙,大笋他的小手都拿不好,更别说转动着去壳。另外,小笋的笋衣比大笋的软多了,正适合他。

    不知道这离城里到底多远,按自己的体力,估摸着最多也只能背个20来斤,留十几根大笋就够了。其他的刨开留着现吃的,剩余的都得收拾了,晒干笋是最简便的处理方法了。

    冯时夏拿着根长笋教小家伙一圈圈地剥笋衣,现在自己手里正没啥劲,拿捏不准分寸,这般粗细的笋可上不了这把大刀,一个不好得把自己手给划啰。

    俩人正忙着,“阿越——”院子里又传来叫喊声,是“肚仔”又来串门了,大约还是来送菜的。估计“肚仔”家是定期会给小家伙送菜的。

    然这次她只猜对了一小半,被小家伙迎进来的“肚仔”两手空空如也。

    小豆子家确实偶尔会给阿元送菜,却也不是定期定量,只每次小豆子来找阿元玩的时候,如果看他家菜架的菜不够了,第二天就会从他家送些菜过来。这些菜有的是小豆子自己家的,有的是阿元家的,只是他们顺手帮着给摘回来。

    这也是于长交代的,他担心阿元只懂得省着吃,不会特地跑去地里摘。院子里已经有块菜地了,他还特意在外开出一块来,虽然也不大,但凭阿元一人,本是连院子里的菜都吃不完的。

    所以,开那块菜地除了为丰富些种类,以及偶尔自己回家时能摘点出去卖卖,更多的是为了让小豆子家也可以随时去摘菜吃。他们家人多,开的菜地估计也不太够吃,自己没有太多能回报给他们的,只能用了这么个法子。

    但对方也是朴实人家,都想着多照料他兄弟俩一些,并不会刻意占便宜。

    后来,每次自己给阿元带点什么吃的,也都会给小豆子分些。逢年过节,哪怕自己不吃,有时也会割点肉送过去。就希望他们在自己离家的时候能多照看阿元一些。

    冯时夏只当“肚仔”这回是单纯过来串门了,她并不知道,小豆子和阿元早上已经碰过头,他下午也来找了阿元好几趟,只这家里都没人,现在才又找来。

    只因回家后他发现早上和阿元还没交流清楚,阿元没告诉他,有没有将冯时夏的事告知于大哥。他抓心挠肝地就想知道答案。

    “肚仔”进来看过他俩在忙活的事情后,就又将小家伙拉去门外说悄悄话了,冯时夏是不知道他俩为啥总有这么多“小秘密”,但她知道这天色,过不了一会“肚仔”就要回去了。

    对这位小老师的帮助,自己还是得表示表示的。从堂屋也找来一个小提篮,给装了两个大笋进去,算着“肚仔”的力气,约莫差不离吧。

    果然,没两分钟,“肚仔”又要回家了,冯时夏忙把提篮递过去,俩小不点都是一愣。冯时夏也不知道要开口说啥,“这个那个”了几声,冲小家伙使了个“交给你办”的眼神就进屋去了。

    也不知小家伙那头怎么说的,反正“肚仔”最后是听话地提着笋回去了。

    俩人又忙碌了一个多钟,才堪堪把两样笋剥完,这时外面已经黑了。剩下的大笋得自己来。

    晚上就准备吃今天弄的新鲜菜了,也算是犒劳俩人辛苦了一天。想想早上吃的粥,冯时夏跑去又看了看米袋,白米不多了,遂找到装了谷黄色米粒的袋子挖了半碗,打发小家伙去将晚上要吃的粥去煮上。

    豆类和其他杂粮就没放了,因为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来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