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静默霜胜雪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为什么不说实话?!
    第二十二章为什么不说实话?!

    守了席双一夜,龙宣敬的眼皮子沉得止不住下垂,不知不觉,他趴在席双床前睡着了,手却还是紧紧地握着席双。

    天蒙蒙亮,龙宣敬手中的那只软软的小爪子突然动了一下,他猛地睁开了眼,是双双醒了吗?可是现实总是让人失望,席双还是沉沉地睡着,但龙宣敬已经没有了丝毫睡意。看着席双那张娇滴滴的小脸,龙宣敬忍不住伸出了手,轻轻地摸了摸,心中却燃起了小火苗,催促他一遍遍地在席双脸上勾勒着轮廓。“双双,醒来好不好?”他的眼神温柔得能挤出水来,声音中虽有焦虑,却也极尽温柔。

    “双双,你的命是我救的,我要你醒了,你还没好好感谢我呢!”龙宣敬将席双的手放到胸前,眼眸低垂,但声音里满是坚定。

    席双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她,她想回应,可是嗓子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伸手想去抓,却只有能不见五指的湖底的黑暗。她死了么?席双正疑惑着,却又一阵阵的暖流从手心流向心脏,席双用力地睁开了眼,是一个身着墨袍的少年,那张熟悉的脸,让席双既惊讶又欢喜,“敬宣?”

    席双的声音很小,但是却灌入了龙宣敬的耳中。

    “双双,你醒了!”龙宣敬激动得将席双搂入怀中。席双一抬头,看见那双好看的丹凤眼此时布满了血丝,心中有说不出的感动,“敬宣。”

    “嗯?”龙宣敬一低头,唇瓣竟碰到了席双的脸颊,席双赶紧低下了头,脸瞬间红成了一个苹果,龙宣敬也有些害羞,毕竟昨晚亲吻席双的时候,她还是处于昏迷状态,现在虽是不经意之间的举动,却也足以让懵懂的少男少女羞红了脸。发觉自己还在龙宣敬的怀中,席双下意识地推了推龙宣敬,从他的怀抱中逃出。

    “谢谢你。”席双低着头,咬着唇瓣,快要把那刚刚恢复了一点儿血色的唇咬出血来了。

    “那你要怎么报答我呢?”看着席双一脸羞涩,龙宣敬竟萌生了调戏她的想法,平常他看起来像是断七情斩六欲的无心人,但在席双面前,他忍不住做最真实的自己。龙宣敬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

    席双疑惑地抬起了头,竟和龙宣敬四目相对,又羞涩地垂下了眼眸,弱弱地问道,“你想怎么抱答?”依然不敢抬头看龙宣敬,那个意外的吻现在想起来还是让人面红心跳。

    “我想”龙宣敬故意往前一凑,席双惊恐地抬起了头,俩人的鼻尖差点儿碰上,龙宣敬仿佛诡计达成一般,心满意足地往后退去,笑着站了起来,拂了拂袖,“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说着便走了出去,席双长吁了一口气。

    门外宫女太监们见龙宣敬满面春风,笑吟吟地走了出来,以为自己还在做梦,猛得一掐,天哪,真的见鬼了,龙国太子殿下居然笑了,还笑得这么温柔。宫女们一个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龙宣敬,别说,这太子笑起来,还真好看。个个犯起了花痴,就差流口水了。

    “双双!!!”门“砰”地一声被撞了开,席双下意识地拉了拉棉被,往墙角缩去,见来人是席珏,方松了一口气。

    “双双,你可算醒了,担心死我了!”席珏报紧了席双的手臂,还蹭了一蹭,席双嫌恶地推了推他,这么大人了还撒娇。

    “没事儿你一个人跑去凤鸣湖干什么?”席珏换了一脸严肃的表情,一本正经。

    “我”席双一时语塞,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说。难道告诉席珏有人以他的名义约自己去凤鸣湖?还是要说是风族的使节将她扔到湖里的?

    “双双!!!”席父和席母听说席双醒了之后,一刻也没耽搁,就往睦合殿赶。这一夜他们的睡眠都很浅,随时准备到睦合殿去。一看到席双醒了,席母松开了席父的手,上前一顿搂,一顿亲,泪眼婆娑。凤桓宇和席玥紧随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匆匆赶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双双,你怎么会落水呢?”席父一脸严肃,真别说,席珏严肃起来的样子和席父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对啊双双,你怎么会跑到湖里去啊?”

    席双看着身边一个个关切的眼神,心中说不出的感动,比起她的生身父母,身边的这些人简直不要好太多。但席双咬了咬牙,还是决定把真相埋在心底,毕竟事关两族的交情,再说要她死的不是别人,是她的亲生父母啊!

    “我我当时有些闷,就想到凤鸣湖去吹吹风,脚底一滑就摔了下去。是我自己摔下去的,不怪别人!”席双把谎话一气呵成,也不敢去看身边人的眼睛,她担心这一看会让她的心底防线土崩瓦解,忍不住说出真话。

    “我累了。”席双眼眸低垂,席父也知道现在确实不是说教的时候,便带着大家离开了,给席双空间好好休息。

    门刚刚合上,席双忍不住将棉被盖到头顶,哭了起来,起初只是微微的啜泣,但到后来,席双实在克制不住,失声痛哭,幸好席父席母一行人已经走远了,不然定会心生怀疑。

    “为什么不说实话?”头顶有一只手扯下来盖过席双头顶的被子,龙宣敬满眼的心疼,却装出一脸严肃的样子。他知道席双十有八九是被人推进凤鸣湖的,要不是那个匆匆而逝的身影,龙宣敬也不会心生怀疑去凤鸣湖走一遭,席双也不会得救。龙宣默心疼地揉了揉席双那头乌黑的秀发,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渐渐地将她整个人裹在了怀里。

    “为什么不说实话?”

    席双抬起了头,满脸斑驳的泪痕,眼眶浪花朵朵,刚刚收住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涌了出来,而龙宣敬也是一脸宠溺,任由她的泪湿了胸前的衣裳。

    房里除了席双的啜泣,一片死寂。龙宣敬不会去逼她,他相信她有难言之隐,只要她不愿意,就算全世界都逼她,龙宣敬宁愿与世界为敌也不愿逼她一分一毫。

    “敬宣,你相信吗?”席双终于收住了眼泪,不知怎的她的心扉在龙宣敬面前竟能完全敞开。

    “嗯?”

    “是我的生身父母,要我的命。”席双表面上轻描淡写,心里却如同针扎一般疼痛。

    龙宣敬搂着她的手紧了紧,眼底泛起了波澜,“双双,也许你最亲的人想要你的命,但这个世界上却依然有人珍惜你,爱你。”龙宣敬的语气虽然极尽温柔的,却难掩伤感。他还不敢确定自己的猜测,他多希望他的猜测是错的,那个从小看着他长大,陪他的时间比父皇都长,对他比父皇更温柔的人怎么可能会害他呢?

    但现在,龙宣敬却深深地明白了席双说谎的原因,这个谎,他决定帮她一起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