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静默霜胜雪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愿以性命换一家平安
    小厮们把一件又一件的行李搬上了马车,席父一家也已准备就绪了。

    “都收拾好了吗?”席母担心席双席珏落下东西,反复询问。

    “好啦好啦。”席珏今天一早上这句话听了不下十遍,耳朵都起茧了,一脸不耐烦,拉着席双就往马车上走,席母拿这个儿子也是没有办法。

    “媳妇儿~”凤桓容又是一身朱红色衣裳,还没等马车停稳,就飞奔了下来,张开双臂朝席双扑去。马车上缓缓走出的凤桓宇揉了揉眉心,扯了扯嘴角,他这弟弟也太着急了吧!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叫上媳妇儿了,真的是太轻浮了,老脸都给他丢光了。

    “谁是你媳妇儿?!”席珏挡在了席双面前,而凤桓容却没有看到,只顾着飞扑上来,死死地抱着席珏,“媳妇儿啊~在幽都等我啊!一定要始终如一啊!”席珏嫌恶地推开了凤桓容,凤桓容还惊讶席双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一抬头,映入眼帘的是席珏凶神恶煞,仿佛要吃了他似的脸,吓了一个激灵。

    “喂!怎么是你啊?!”凤桓容也狠狠地等着席珏,嫌恶地拍了拍刚刚碰过席珏的衣裳和手,似乎连一个死角都不放过。

    “喂,你小子这样,干脆回去洗个澡得了。”席珏越看这小子越碍眼,双手抱在胸前,两眼直冒火星,感觉随时都会给他来上一拳,连席双都为凤桓容手里捏一把汗了。

    这凤桓容比席双还要小一岁呢,身材本来就比他们小,何况席珏又是同龄人中个子高的,凤桓容在他面前就矮了一截。再加上凤帝凤后不在,没人给他撑腰,自然是中气不足,哪敢和席珏一较高下,赶紧溜到席双的身后,轻轻地对席双说“媳妇儿~大舅子疯了,你可要保护我!”席双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也是马上恢复了一本正经,这媳妇儿的称号得戒了。

    席双转过身,一脸严肃地看着凤桓容,平常见席双都是一脸温和,现在突然这么严肃,弄得凤桓容心里发怵,不过别说,他媳妇儿严肃起来脸上多了一股英气,更加好看了呢!

    “怎么啦?媳妇儿~”凤桓容怯生生地问道,这俩兄妹都不好惹啊!

    “不许叫我媳妇儿!”席双双手抱在胸前警告凤桓容,本以为能给镇住他,谁知道他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哎呀媳妇儿,不用害羞的!等你长大了,反正都是要嫁给我的。”凤桓容死皮赖脸地想往席双身上蹭,而一旁的席珏头顶都已经冒起了青烟了,席双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席珏这才淡定了一点,不过也是焦躁地在旁边踱来踱去。

    “谁说我要嫁给你啦?!”

    “当然是我父皇啦!”凤桓容还是一脸嬉皮笑脸,这人的脸皮一旦厚起来啊,这城墙都抵不过它的十万分之一。

    但这确实让席双无言以对,长大以后的事谁知道呢?她的当务之急是断了他的念想,“我不喜欢比我矮的。”

    “我会努力长高的!”凤桓容拍着胸脯保证到。一旁的席珏也是扶额,绝了,有这么又傻又天真的人吗?听不出人家是在拒绝他嘛?!不过,双双不喜欢比她矮的,刚好自己比她高呀!席珏正美着。

    “我我不喜欢比我小的。”席双好不容易憋出了一个借口,还想着这借口会不会太残忍。确实,刚听到这话,凤桓容着实泄了口气,但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立马恢复了兴奋状态,“我可以让父皇改了咱俩的生辰八字。”

    席双也真是无语了,天家什么事做不出来,“反正你不许叫我媳妇儿!”席双一跺脚头也不回就往马车上钻去。

    “遵命,媳妇儿!”身后传来凤桓容信誓旦旦的声音,席双也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同意了,早知道就不费那么多口舌了,看来命令式语气对这位五皇子殿下很是管用啊!

    席珏故意撞了凤桓容一下,钻进了马车。一路上,席珏想着席双的话,心中暗喜,还时不时笑出了声,惹得席双和席母面面相觑,还以为席珏是着了什么魔道了呢?简直魔怔了。席珏一直想着席双的话,既然不喜欢比自己矮的,那就喜欢比自己高的嘛,席珏符合。既然不喜欢比自己小的,那就是喜欢比自己大的咯,虽然只大了几个月,但席珏也是符合。席珏心里想吃了蜜一般,那这么一说,双双喜欢的,不就是自己咯?!看来是要赶紧跟爹娘提定亲了事儿了,他不着急,双双也会着急的吧?!

    突然,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马儿嘶鸣一声,停下了脚步。席双的心头猛地一颤,有种不祥的预感,后背一阵阵发凉。

    “怎么啦?!”席父掀开车帘,询问车夫,只见车夫面色铁青。

    “老老爷”车夫重心不稳“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什么?!”席父跳下了马车,正打算一探究竟,冰冷的匕首抵在了席父的下颚,一双恶狠狠的眼睛盯着席父,眼睛看起来深不见底。“你想干什么?!”席父纵使被匕首所威胁,也仍然一身正气,正打算挣脱,却被风雷和冥死死地摁住。

    “呵,自不量力。”风雷轻轻地吐出了几个字,眼神朝马车里射去。

    席母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紧紧地抱着席双和席珏,瑟瑟发抖。

    “我们是来接风霜少主的,只要你乖乖把她交给我们,我们便饶你们一命。”冥控制着席父,风雷气定神闲地吹着手指,“拿匕首拿了那么久,手都累了。”

    “你!这里没有风霜!!!我不知道什么风霜!!!你快放我们回去!!!”席父气得脸一阵白一阵红,这人不会是疯子吧?!

    “放你们走?!呵,想都别想!!!”冥一脚踢在了席父的腿上,席父一个踉跄,跪倒在地。

    席双听到了席父的声音,捂着嘴尽量让自己不哭出声来,席双想站起来,席母死死地搂住了她。

    “风霜少主,你再不出现,这个老家伙可就没命了,别说是这个老家伙,你的家人一个都别想跑!”风雷狠狠地甩给了席父一掌,席父顿时头昏眼花。

    席双挣脱了席母的怀抱,冲出了马车,跪在席父面前,捧着席父苍白的脸,眼泪夺眶而出,“爹爹~你怎么样了?是双双连累你们了。”

    “喂!你想做什么?!”席珏也从马车里跑了出来,一把抱住风雷的腰身,想把他钩倒,可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哪是风雷的对手,风雷轻轻一提,一甩,席珏便被甩出去好几米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席珏瞬间昏死过去。

    “珏儿,珏儿!”席母哭着扶起席珏,搀着席珏走到席父身边,一家人要整整齐齐,谁都不会贪生怕死。

    席双看着苍老的席父苍白的脸,昏迷的席珏嘴角溢出的血,憔悴的席母满脸的泪,心中波涛汹涌。她恨风雷赶尽杀绝,也很亲生父母不念亲情,更恨自己是风霜,恨自己渺小无力保护不了所爱之人。席双擦干了眼泪,决绝地站了起来,坚定地走到风雷面前,眼里没有一丝怯懦,她知道风雷要的是她的命,如果她的死能换来一家的平安,也算是报了席家的养育之恩了吧!“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吗?!我愿以性命换我一家平安!”席双额前的霜花变成了粉色,浮现出来,她的声音里平静如水,让人有几分害怕。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死后,我会把他们平安送回家!”风雷倒是很惊讶,都不用自己动手,席双自己就提出了用性命来换一家平安,如此快的反应出自己的意图还提出了解决方案,比洛樱林的那位少主强了可不是一星半点,幸好今天就是她的死期,否则今后定是一大劲敌。

    席双闭着眼摇了摇头,“我要你先放他们走。”这种奸诈之人非君子,自然也不一定会履行什么君子之约,只要席双能亲眼看见他们安全离开,死也值得。

    “好,我答应你。”风雷爽快地答应了,他要的只是席双的命,不相干的人杀了也是浪费力气。

    “不行!!!”席父席母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席珏也慢慢睁开了眼,无力地说了声“不行”又昏了过去。

    “爹,娘,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别让我白白丢了性命。”席双的泪水止不住地滚落下来,跪在了席父席母面前,“女儿不孝。珏哥哥~”席双看着席珏,眼里满是歉意,若不是因为她,席珏也不会变成这样,席双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而席双一旦决定的事儿便很难再改变了,席父和席母怎么劝都动摇不了席双的决心,都哭成了泪人。席珏意识有些朦胧,似乎看到了席双哭着跪在了自己眼前,额间还有一朵美丽的粉色霜花,他吃力地抬起了手,席双俯下身,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脸上,席珏摸了摸席双额前的霜花,嘴角扯出一抹笑容,声音微弱,“别哭我我没事儿,等等我好了,还要让让爹娘把你许配给我呢。”席珏眼前仿佛出现了席双穿着红色喜袍样子,宛如天仙下凡,可眼前渐渐模糊,又陷入了一片昏暗。

    “珏哥哥,对不起,来世吧!”席双在席珏耳边轻轻说道。

    席双抹了抹脸上的泪,将他们扶了起来,背对着他们,眼泪却止不住的湿了眼眶,“走吧!”

    “双双~”

    “我叫你们走!!!”席双几乎是吼了出来,“好好活着。”

    马车夫惊魂未定地爬上了马车,他们又重新上路了,只是一行人中独独缺了席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