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座灵山岛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会发光的灵药幼苗
    要嗝屁了。

    外面的温度都快四十度了,放在现实世界,完全可以放高温假了,套在生化服里的陆垚,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煎熬。

    这一次陆垚再也不用担心憋尿的问题,因为水分根本就来不及流到膀胱,就从那些出汗口逃跑了。

    现在他考虑更多的是,自己会不会因体内水分流失过多,从而导致脱水或者中暑。

    陆垚真是恨死这里的天气了,前不久给自己刮了次沙尘暴,上次来的时候,温度刚刚合适,今天就热成这样。

    本来他还想趁着剩下的时间,再挖一些荆棘甘蔗,可现在的他,是真的动不了了,没走几米,就汗流浃背,更别说动手挖东西了。

    那些河鲀鼠不久前都还陪着他,可随着温度越来越高,连瓜子都无法诱惑它们了,一只只都跑回自己的洞里凉快去了。

    要死了。

    真的要死了。

    陆垚连站都不想站,干脆整个人趴在草地上,当一条不想翻身的咸鱼。

    这年头,赚点钱太不容易了。

    ......

    躺在草地好一会的陆垚,抬头望着天空,太阳貌似消失了,天上的云层剧烈翻涌着,一层白叠着一层黑,偶尔还有几道红光在云层里闪烁。

    可就算没有火辣辣的阳光,草原烧灼的空气还是给人一种很难呼吸的感觉。

    没多久后,一滴雨水从高空掉落,刚好落在陆垚生化服的透明面罩上。

    “啪”的一声。

    有点口渴的陆垚忍不住伸舌头舔了起来,熬了这么久,终于走狗屎运了。

    要下雨了。

    随着“啪啪”声越来越大。

    陆垚视线模糊了起来,跟开车时遇到大暴雨一样,生化服也在暴雨的冲刷下,慢慢降低着温度。

    陆垚根本就不想动,躺在草地上任由暴雨冲刷着,反正这个生化服属于A级防护,压根就不用担心漏雨和水汽渗透进来。

    就在陆垚舒服躺着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声脆响在他耳边炸开,把他从苏服的环境下又给拽了出来,就在刚刚,好像有什么东西砸在他生化服的透明面罩上。

    看着残留上上面的透明晶体,陆垚感觉这玩意真的很不妙,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虽然隔着生化服,但陆垚的大腿还是传来了一阵剧痛,手臂也是。

    陆垚下意识地护住了最脆弱的下面,以最快的速度爬了起来,把装着荆棘甘蔗的背包顶在了头上,用来保护头部。

    NDYD...下冰雹了。

    站立在原地的陆垚,孤独又无助,刚才还热的要死的天气,急速降温着,竟然让他有种瑟瑟发抖的感觉。

    陆垚已经无法组织语言来形容这灵山岛的天气了,简直跟刚满十八岁的赵一雪一样,既敏感又神经,整天都是阴晴不定的。

    说起来,自己才来几次,就碰上了沙尘暴、暴雨、热浪、冰雹,鬼知道以后会不会碰上,雪灾、洪灾、龙卷、地震这些。

    这让陆垚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灵山岛的天气很不正常,以后若想要在这里长足发展的话,真的非常有必要搞一个可供自己落脚的庇护所,不然每次都这么折腾,迟早会给搞死的。

    好在雹子来得快,去的也快。

    没多久后。

    天气就开始放晴了,一轮夕阳的光辉洒了下来,一片金灿灿的,要不是地上还有很多没有融化的冰雹,一点都感受不到,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冰雹暴雨。

    恶劣的天气结束后。

    小草甸就跟醒过来了一样,那些河鲀鼠也纷纷探出了脑袋,跑到了陆垚的身边,有的干脆玩起了冰雹来,老大不知道哪里捡了颗网球般大小的冰雹直接啃了起来。

    陆垚盯着那颗冰雹看了会,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自己的命还真是大啊,要是被颗冰雹砸到,真会出人命的。

    陆垚看了下倒计时。

    00时36分41秒。

    再撑半小时,就可以回去了,而就在此时,在不远处一道细微的青色光芒引起了它的注意。

    玉石还是水晶?

    按理来说,学过折射的陆垚很清楚,在这种金灿灿的夕阳光辉下,就算发生折射,也会发出偏黄的光线,不应该出现这种青绿色才对。

    如果不是折射的话。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自发光,若放在现实世界,陆垚不会有半点惊讶,毕竟会发光的东西太多了,但这里是禁地。

    在禁地里,还会发光。

    陆垚兴奋地都快帕金森了,穿着笨重的生化服,直接跑了起来,完全忘记刚才自己就跟一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走近一看。

    果然是一株会发光的植物,按照他对灵药的理解,会发光的灵药,不管是觉醒草,还是其它作用的,反正都是天价。

    看着眼前这株植物。

    陆垚有种发财了的感觉。

    不过让陆垚相对郁闷的是,这株会发光的灵药,貌似才刚刚破土而出,只有两瓣叶子,目前只有黄豆芽那般大小。

    这个位置,陆垚前几次也曾来过,但并没有发现这株灵药,极有可能是这场暴雨和冰雹,促使它发芽的,看来天气恶劣也不全都是糟糕的结果。

    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就在陆垚掉书袋的时候。

    一只河鲀鼠看到这株会发光的灵药后,留了满嘴哈喇,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冲上去就想咬。

    吓得灵魂差点出体的陆垚,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手速,一下子抓住了它的尾巴,把它给提了起来,不然要是让它一口下去,麻蛋的,大几万千就没了,自己找谁哭去。

    妈的,又是你,小七。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陆垚发现这群河鲀鼠里,就属小七的嘴巴最挑,正常河鲀鼠一般都吃一些草根和坚果,偶尔也会啃食一些白毛红参这类的灵药。

    可唯独这货,嘴巴毒的很,白毛红参是家常便饭,荆棘甘蔗也是它额主食,也不知道一天下来,这货要毁掉多少灵药。

    小七被陆垚倒提起来后。

    发出了不爽的嘤嘤嘤声。

    一脸委屈地跟老大抗议着,可现在陆垚在这个群体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老大并没有对陆垚这种粗暴的行为感到不满。

    为了防止这些河鲀鼠啃食这株灵药,陆垚把背包里所有的藏货都给拿了出来,将这些吃货引到离灵药远一点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