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霍少宠妻太深情 > 章节目录 第195章 问得好
    霍苍却没有半点动静。

    从悬崖到崖底的距离不过百多米,极致的恐惧之下,心脏狂跳,一股血仿佛冲到脑袋上,她脑子里嗡嗡嗡的响着,太阳穴突突的狂跳,整颗心脏仿佛被撕开,浑身的血都沸腾了起来!

    她艰难的从车窗爬出去,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车门打开,眼见着对方越来越近,她死死的咬住唇,圈住霍苍的身体,咬牙将他从车里拖出来,却没有站稳,两人一同栽在地上。

    霍苍悠悠转醒,察觉到自己压着她,他艰难的翻了个身,模糊的视线里隐约看到冲下来的人,他张了张口,呼吸如丝:“躲……躲起来……”

    莫小满却一语不发,张开手臂将他紧紧抱住,想要把他扶起来,却没一次成功,每次霍苍都跌在她身上,每一次,她的身体都被身下的石头咯疼的仿佛疼到骨头里。

    “莫……小满……”霍苍虚弱的唤着她的名字,想要催促她快点离开,几次之后,他听到了她的低泣声。

    “我不会抛下你的……”她抱不动他,便想要将她背起来,却每次连站都没站起来,便被压倒在地,她哭着问他:“你听到了吗?有人来救我们了……一定是靳城他们……”

    她想,只要能找人地方藏起来,只要撑到靳城发现他们……就好了。

    霍苍就不会有事了。

    然而,那些追杀他们的人却已经快到近前。

    莫小满终于将霍苍背了起来!

    霍苍意识渐渐模糊,他只记得她一直在说……

    靳城来了……

    靳城,来了。

    莫小满背着他在走出了乱石地,刚刚走进林子里,便一脚踩进凹坑里,她胡乱的抓住旁边的树杆,才没有栽倒下去!

    那些人已经到了车旁,她甚至听到有人低喝了一声:“追!”

    在这种时候,她的心头竟出乎意料的平静,她实在背不动霍苍,便索性将他放下来,把他拖到旁边的石头后,胡乱将地上堆积的干枯的松针抱了几团匆匆将他盖住。

    她看不清他的脸,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清醒着,她轻声道:“霍苍,你不是想知道,那天在老宅里爷爷问我爱不爱你,我是怎么回答的吗?”

    “我说,我爱你。”

    “很爱的那种。”

    “对不起,本来我想和你一起生活一辈子,大概是没有机会了……”

    她的脚腕骤然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霍苍虽气若游丝,却带着说不出的恼恨与愤怒:“莫……小……满……”

    “你听到了就好……”莫小满笑了笑,伸手拨开那只手时,垂眸的刹那,眼泪落在那手背上。

    随即她起身,轻而易举便挣脱了他的桎梏,一口气跑出几百米后,故意发出一声尖叫,顿时吸引了对方注意力,原本四散开的人集中一起,朝着莫小满的方向追出去!

    夜色里,莫小满慌不择路的跑着,期间她好几次被灌木或树腾绊着,好几次险些摔下山坡,好几次她都被身后飞来的子弹打中……

    她听到了头顶上直升机飞过的声音,意识到对方渐渐收敛起来,虽然还在追她,却不敢再随意开枪时,她知道,靳城来了。

    这些人追着他们的人,不再像刚才那样有恃无恐。

    她不禁松了口气,这一瞬间的松懈,便忽略了脚下,脚底踩在干枯的松针上,狠狠一滑,她几个踉跄后,终是没有站稳,倒下时下意识护住肚子,侧着身体着地,朝着陡坡一路滚了下去,直到肩部撞上一几根树杆才停下来。

    她闷哼一声,还没起身,凌乱的脚步声便到了面前。

    她喘息着撑地起身,想要继续跑,后脑上,陡然被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住!

    随即一道强光照在她脸上,她下意识闭上眼,就听到其中一人道:“这是霍苍的女人,带走!”

    逆光中她什么也没看清,后颈便一痛,失去了意识。

    靳城按照霍苍身上的追踪器找到霍苍时,他几乎以为他找错了人!

    和霍苍认识之么多年,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狼狈的霍苍,这样恐惧着的霍苍。似乎昔日的从容冷静被抽离,他死死的攥紧他的手腕,仿佛拼尽全力,嘶哑的喝道:“去救她!!”

    ……

    哗!

    被冰冷的水陡然淋了一身,莫小满缓缓睁开眼,起初视线有些模糊,一盏昏黄的吊灯在视线里晃来晃去。

    一道人影出现在面前,似乎冲她笑了一下,随即她下颌一痛,顿时清醒了几分!

    “莫晴欢?!”

    面前,赫然是莫晴欢那张浓妆艳抹的脸!

    而她此时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四周堆满了干涸的水泥包,整个仓库只有一个大灯泡,昏黄的光芒令整个仓库显得格外昏暗,外面似乎到了快天亮的时候了,窗外可见的苍穹泛起了青白。

    她此时被绑在一个椅子上动弹不得!

    面前的莫晴欢身上松松垮垮的穿着一件男士衬衫,堪堪遮住臀部,丝毫不在意自己裸露的春光,雪白的颈上与胸口,大片的青紫吻痕,暧昧而惊心!

    整个仓库里,除了她,还有二十几个男人,喝的喝酒,赌的赌牌,吸毒的吸毒……乌烟瘴气来形容也不为过。

    莫小满没想到睁开眼看到的会是莫晴欢,更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模样出现在她面前,她不是未经人事的无知少女,莫晴欢身上那些新旧痕迹,和她身上那股还没有消散的气味代表着什么,她清楚的很。

    “没想到吧莫小满,你会落在我手上!”莫晴欢尖锐的指甲掐进她皮肤里,看到莫小满脸上浮出的痛苦,她抬起手便一巴掌扇了过去,把莫小满的脸打得偏了过去,嘴角出了血,她狞笑着问:“疼吗?”

    莫小满用舌头抵了抵嘴角,冷冷的盯着状若疯颠的莫晴欢,几个月不见,这人已经完全变了模样:“你想怎么样?”

    “我?我想怎么样?问得好,问得真好。”莫晴欢直起身,发出尖锐恶毒的笑,“我当然是,想把你和霍苍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加倍还给你!!”

    她指着四周的男人:“他,他,他,他们……这里所有的人,都跟我睡过,你知道为什么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