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霍少宠妻太深情 > 章节目录 第309章 不会让给别人
    这样陌生的眼神,饶是之前已经体会过一次,她仍觉得心如刀绞。

    她强压下心头翻腾的千思万绪,急忙走过去扶住他,见他没推开,她心下一喜,脸上便多了一丝笑容,眼底星星点点的光像荡在水面上,剔透的很:“医生说你还不能下床,快回去躺着,万一又出事了可怎么办?你饿不饿,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给你去做……”

    霍苍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耳边是她絮叨叨的声音,让他略感安慰。

    她眼中那努力掩饰着的失落与悲伤令霍苍心头一窒,但是霍启明的这场戏,他不能半途而废。

    霍启明想对付他,不会放过莫小满这颗棋子。他和霍启明之间的博弈,他已经将身边的人都拉下了水,惟独不想让她沾染这些东西。

    他只想她永远都能像他初见她时一样,笑容永远那么干干净净,不被污浊所所侵。

    他和霍启明之间,还有一场硬仗,在此之前,他必须要将她送得远远地,只有远离这一切,她才能安然无恙。

    等到他扳倒霍启明,将那个神祇组织连根拔起,一切尘埃落定后,他才能给她平静的生活。

    而她的那些过去,将被彻底掩埋,他不会让她有想起来的机会,更不会让她知道,她父母的死,她坎坷的过去,全都是因自己而起。

    想到这些,霍苍的神情如同覆了一层冰。

    躺在床上之后,他挥了手,让唐夜离开。

    病房里只剩下两人。

    面对将自己遗忘了的男人,莫小满有点紧张。她想做点什么事情来缓解一下此时这奇怪的气氛,便起身倒了杯水,感觉到那两束视线一直盯在自己身上,如芒刺在背。

    一不小心热水便溅在手上,她手指一个哆嗦,除些将杯子扔开。

    她的一举一动全落在霍苍眼中,见她被烫到时,他本能的想起身抓过她,稍稍一动,便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痛刹时拉回了她的理智。

    莫小满端着杯子转过身来时,果然她的食指被烫得通红,她脸上却笑意浓然:“你不记得我没关系,院长说,你迟早会想起来的。你不信我的话,总该信唐夜和温尧的话吧?我真的是你妻子。”

    霍苍的视线在触及她通红的手指时顿了一下,闻言抬眸,道:“我知道。”

    莫小满立即笑逐颜开:“那你是相信了?”

    霍苍扭头望向窗外,看着外面飘飞的大雪,耳边传来莫小满的声音:“又下雪了啊……”

    那声音里带着一丝向往,一丝遗憾。

    霍苍不由得想到昨夜醒来时听到的她说的话,脑海里勾勒出他们一家三口在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的画面,仅是想想,便觉幸福。

    如果当年他没有从那群绑架他的人手底下逃出来,如果没有遇到那个神秘的人对他进行催眠训练和药物训练,或许,他真的会因为霍启明的手段,忘记关于她的一切。

    霍启明最喜欢对他做的事情,就是让他亲手毁掉他所在意的一切。他的母亲,他母亲给他的玩具,哪怕只是一个对他露出善意让他喜欢的仆人,霍启明也不放过。

    他说,神是不知道有感情的,一切的善良与慈悲,都是软弱的象征。

    霍启明想毁掉他,便会想尽一切办法,无所不用其极的毁去他在意的一切。莫小满,唐夜,温尧,靳城,爷爷……所有在对方眼里绊脚石一样的存在,都将会被毁去。

    思及此,霍苍眼中的柔情顿时消失殆尽。

    他转头看去,莫小满正捧着一杯热气氤氲的水,一脸温柔的望着窗外,似是察觉到他的视线,她扭过头来,霍苍飞快的垂下眼睑,随即一杯热水便到了面前。

    “你嘴这么干,喝口水吧。”

    莫小满拉了张椅子过来,见他不动,她歪了歪头,笑问:“要我喂你啊?”

    她强装平静的演技实在拙劣,霍苍原本是可以减少对她的伤害的,他已经打算好,醒来后,演个戏,将她和霍大宝还有老爷子一起送出国,然后专心对付霍启明。

    算来算去,都败给了意外。

    莫小满见他不理会自己,很快就笑不下去了。她颓然的耸下双肩,有些不安的转着水杯:“你、你好歹说句话吧?”

    霍苍道:“我和你的事情,我听唐夜说了。”

    莫小满点头,握着杯子的力道愈发的紧。

    霍苍盯着她的手,漠然的道:“我暂时……想不起你,我会配合治疗,但是我希望在我养伤期间,你能和我保持距离。”

    每一个字霍苍都说的很慢,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莫小满被他这话砸的有点懵,没有注意到他异于寻常的口吻,猛地抬起脸睁大眼睛瞪着他:“你的意思是……不想看到我,是么?”

    霍苍没说是,也没说不是,然而被子里的双手已经紧握成拳,面上一派风轻云淡不以为然的样子。

    但终究还是不忍看到她眼中的受伤,抿了抿没有血色的薄唇,道:“我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我这副样子与你相处。”

    “说到底,你就是不想!”莫小满重重将水杯放在桌上,张开手伸到他面前,“这个戒指你还记得吗?这是你生日那天对我表白的时候亲手戴在我手上的,你还问我,愿不愿意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我说我愿意,不论病痛残疾,我都愿意和你在一起。这些,你忘了,我没忘。”莫小满站直身体,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你忘记我了没有关系,我就当你生了一场病,我说过了,我们既然是夫妻,你的一切我都要参与,你现在想不起我,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我。但是,你别想和我撇清关系!”

    她身体轻颤着,悍然直视他的双眼,缓声道:“霍苍,我不会把你让你别人的。”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霍苍心下愕然之极,这样犀利且极具攻击性的莫小满,让他意外而陌生。

    就是这片刻的恍神,莫小满便已转身出门。

    霍苍听到她对秦剑说:“送我回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