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霍少宠妻太深情 > 章节目录 第492章 不在乎
    莫小满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是朝阳初升时分。

    头顶的阳光并不强烈,她却觉得刺目。

    一阵阵晕眩感传来,她身子晃了晃,下意识想去抓住点什么,一伸手,却什么也抓不到。

    就像她的人生,走到现在,她什么也没能抓在手里。

    她的亲人,朋友,爱人……什么都没有。

    这些东西,有些人唾手可得,可为什么……到了她这里,就这么难呢?

    她没有在手术室外等一个结果,无论是老爷子还是厉爵,他们若是不在了,她和霍苍这辈子再无可能,他们若是能活着,那也是她和霍苍之间无法消除的伤痕,将成为她和他之间,一道永远也跨不过去的天堑。

    如果霍苍给她一点解释的时间,如果他没有做的那样决绝的话……

    如果。

    却终究,没有这个如果。

    他有他的原因,她有她的理由,也许她和他,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一个错误的开端,错误的延续,错误的走到这一步。

    等到那阵眩晕感过去,她稳了稳身子,走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坐进车里,司机问她要去哪里的时候,她下意识想说明珠府的地址,最后关头她咬住了唇,说了老宅的地址。

    如果说,她现在还拥有什么,大概……就只有霍大宝了。

    来到老宅,有佣人远远的迎了上来。

    “少、少夫人?您怎么回来了?”

    莫小满道:“嗯,来看看大宝。他在哪儿?”

    佣人很快将小家伙抱过来,莫小满抱着孩子,握着他软软的小手,听着他咿咿呀呀的声音,她不禁笑了。

    笑着笑着,眼泪却流了出来。

    小家伙不解的看着她,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哭的这样伤心,也许是母子连心,看着她哭,小家伙忽然瘪了瘪嘴,也哭了起来。

    他的哭声惊醒了莫小满,她猛地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吓着了小家伙。急忙抹了抹脸,直到把小家伙哄的开怀大笑。

    佣人们远远的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敢打扰。

    保姆听到哭声的时候,本想过去看看,就在那时,一道身影出现在身边。

    保姆差点惊叫出声,但最后却不知为什么忍住了,低低唤了声‘少爷’,见霍苍没什么反应,不敢再说什么,匆匆离去。

    霍苍站在窗边,默不作声的看着院子里的女人,从她走出医院开始,他就一直跟在她身后。

    他离她很近很近,近到她那时险些晕倒的时候,伸出的手只要再往前一些,就能碰到他。

    但是她从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他跟着她,来到这里,看着她抱着孩子突然失控的哭泣,看到她手忙脚乱的哄着被吓倒的小家伙,看着她此时那有些木讷的样子……

    心如刀割。

    可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清楚的知道,无论如何,他和她,再没有回头的余地。

    莫小满在院子里陪着小家伙玩了多久,霍苍便在窗子后面看了她多久。

    直到小家伙睡着了,她才叫来保姆,将孩子抱上楼。

    而她自己,出了老宅,漫无目的走在林荫大道上,放眼望去,庄园里绿意盎然,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但她的心里,却如秋风过境,一片萧瑟狼藉。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的时候,她仿佛从一种死寂的状态下回归到了现实,侧身扭头看去,身后的男人,依旧那么高大英俊。

    一如过去。

    他似乎从来没有变过。

    从他那天以一种蛮横霸道的态度,步入莫家,重新走入她生命里,到现在,他依旧如此。

    仿佛这期间所有的美好,就像是她做的一个梦。

    微风轻轻拂起地上的落叶,叶子随风打个旋儿,淌过两人脚边,向着别处飘去……

    霍苍走到她身边,牵起了她的手。

    她没有拒绝,任他牵着。

    两人在这条笔直而宽阔的道路上缓缓前行着,谁也没有说话,惟有风声,呜呜的拂过山林,如泣如诉。

    走了不知道有多久,莫小满说:“霍苍,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呢?”

    霍苍没有说话,他只是攥紧了她的手,神情不变。

    莫小满顿住脚步,微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现在,你还是想让我跟你回去么?”

    霍苍道:“是。”

    “哪怕众叛亲离?”

    “我不在乎。”

    “那你在乎什么?”

    “莫小满。”

    莫小满静静地凝视着他,看着看着,忽然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你把原来的霍苍还给我吧。”

    至少那个霍苍,哪怕有着变态原占有欲,却不会剥夺她在乎的东西。

    他总是恶狠狠的警告她不许靠近任何男人,却从来没有真的伤害过谁。

    他曾经那么温柔,像个孩子一样,收到礼物会开心的护在怀里,不给别人碰。他总是傻乎乎的抱着一大堆孕育书籍,半夜会突然惊醒,然后小心翼翼的俯在她隆起的肚子上,小声小声的和那个小生命说着话。

    他明明那么在意身边的人,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却在和她说起唐夜他们的时候,偶尔会露出一丝温柔。

    那个霍苍,他不只是她的霍苍,他是所有心中的神,是老爷子寄予了厚望的孙子,是所有人拼尽一切,都想要他幸福的人。

    然而这一个……

    这一个人。

    她真的……不认识。

    她握着他的手,温声说:“大概……都是我的错吧。”

    说完,她再也没有力气稳住身体,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等醒来时,她回到了那个地下室。

    霍苍当着她的面,给她套上锁链的时候,他说:“既然错了,就一直错下去吧,我知道你恨我,不过你应该清楚,我不在乎。”

    他握着她的脚腕,重复着说:“嗯,我不在乎。”

    **

    老爷子脱离了生命危险,却一直没有醒来。

    厉爵也是昏迷不醒,双腿已废。

    于影儿在得知莫小满和霍苍回到明珠府的别墅后,什么话也没说,独自一人冲到明珠府的别墅里,霍苍没有阻拦。

    但是莫小满也没有和于影儿离开。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