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霍少宠妻太深情 > 章节目录 第793章 怎么不逃了
    “大嫂,你什么时候回来?”她突然开口,莫小满正屏息凝神的防备着黄实的人,忽然被她这一句问的一怔。

    “什么?”她问。

    温琴很少这样称呼过她。

    或者说,她根本没有这样称呼过她。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忽然没来由地一阵心悸。心一乱,脚步也跟着乱了,本就强撑着的她双膝一软,险些跪倒在地,被满手是血的温琴扶住。

    两人这一路双手都沾了血,直到此时,也都有些力竭,温琴扶着她时,手在微微颤抖着。

    她的神情语气却并不慌张,如同莫小满初见她时那样,张扬,高傲,不可一世。

    她说:“我父母去世之后,除了我哥,就属霍苍最照顾我,我一度认为,我会嫁给他,然后像他对我那样对他好,让他不用一直那么孤单冷漠。后来我没做到,被你做到了。我放弃他不是因为我对他不是真心,也不是你莫小满比我好,而是我知道,对他来说,你比我好。”

    “你不在的那些日子里,他就像一个行尸走肉一样,莫小满……大嫂,当初是你把他从我这儿抢走的,你就要负责到底。”

    至此,莫小满总算意识到了什么,她急忙想要退开,但还没有动作,后颈便传来一阵痛,当场眼前一黑!

    “你……”

    晕过去前的那一刻,她犹是一脸不可置信,努力的想看清温琴此时的模样,却听看到她苍白的唇上那一抹浅笑,以及她叹息般的一句:

    “不要再让他一个人了,可以吗?”

    **

    层层的旧墙隔绝了外界的繁华,几十年前,十四街还很繁华。

    靡乱的繁华。yuyv

    如今四面立起高楼大厦,而此处,却早已经破落不堪。成了一些流浪汉乞丐与垃圾扎堆的场所。

    一到晚上,这里常常会有斗殴,天一亮,有人总看到不知身份的尸体被拖出来。一入夜,几乎没有正常人敢往这边来,这样一个地方,白天自然来人也少。

    破旧的楼房与巷子,夹杂着成堆的垃圾,如同另一个世界,遥遥与另一边的高楼繁华相对,连冬日暖阳照不透这片阴暗。

    这个清晨,有几个裹着破外套的流浪汉听到了很多声音,似乎是枪响,似乎有尖叫,一片混乱。他们早已经习惯,却仍不敢多留多看一眼,生怕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如有猛虎在后面追着一样,匆匆逃离。

    一处悬悬欲倒的破旧楼房里,寒风吹得结满了蜘蛛网的窗子吱呀吱呀作响,仿佛风再大一些,这幢两层复古小楼房,便要倒塌一般。

    此时,这小楼的院子里,被一行数十统一着装的佣兵打扮的人所占据。他们个个身形高大,满身肃杀之气,连空气都仿佛凝固在了当下。

    阳光照不时这方天地,他们围着这小楼房,似乎在等谁,始终没有一个人率先进去。

    不多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被风吹得咣当作响的大门口,出现了一人。

    院里立即便有一人上前来,恭敬的道:“黄先生,人在里面了。”

    黄实冷冷一笑,大步朝那昏暗的楼房里走去。

    满是灰尘的客厅里,几缕光线从窗子透进来,能清楚的看到空气中无数灰尘在光束里飞舞盘旋。

    这里,充满了血腥味。

    昏暗的角落里传来略微急促的喘息,一道身影萎靡在地,隐约能看出一道纤细的轮廓。

    看到她,黄实眼神得阴冷可怕,一步步迈进去,灰尘从他脚底扬起。此时的他像一个将老鼠逼入了绝境的猫,得意而高傲:“夫人,怎么不逃了?”

    屋里的人没出声,他冷冷笑了两声:“你说过会让你死个明白就绝不食言。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杀你吗?”

    角落里的人还是没出声,喘息声粗重,明显是受了重伤。

    黄实站在光芒里,数道光线落在他身上,他的神情怨恨狰狞,半明前暗的脸上,那道横亘在脸上痛疤如同一条恶虫般扭曲了起来:“很简单,你害得南雪受折磨,我就要你死!所有人跟她作对的人,我统统都要杀死!!”

    他的声音在屋里回荡了片刻,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里,四周一片死寂,连角落里那喘息声也停止了。

    突然,一声充满了讽刺的轻笑打破了这死寂。

    “呵……”

    黄实眉头一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随即便见那人缓缓抬起了头,沾着血的长发覆盖上,温琴那张美的惊心的脸露了出来。

    黄实大惊:“怎么是你?!”

    “是啊,是我,很意外么?”温琴呵笑,她身上穿着莫小满的外套,披头散发,刻意装成莫小满的样子引开了这些人。

    此时她勾着苍白的唇,哪怕此时狼狈不堪,她身上那股子骄矜的贵气仍不减半分,强势的有些逼人。

    黄实脸皮子狂抽,“好一个李代桃僵,不过,你以为莫小满能逃走?”

    他走近温琴,“大xiaojie,我暂时不会杀你,你最好老实交待,莫小满藏在哪里,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想知道她在哪里?”温琴靠着墙,满脸戏谑:“求我啊,求我的话,我就告诉你她在哪里。”

    话音刚落,黄实便一把掐住了她细嫩的脖子,那张表情狰狞的脸几乎凑到了温琴面前:“温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拖延时间,但是没用的,这里全是我的人,她逃不掉的。”

    温琴被掐的窒息,她却还笑得出来:“那你……去找啊……”

    黄实猛地甩开她,温琴狠狠撞在墙上,好一阵头晕眼花,伏在地上艰难的捂着脖子咳嗽着。

    “来人,去给我找人,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莫小满给我抓到!”

    他看了温琴一眼,“你不惜牺牲自己引开我,想必她已经重伤,逃不了多远。她如果清醒着,势必不会让你涉险,既然你在这里,那么她一定在某个地方藏着……”

    话没说完,温琴陡然一跃而起,一抹寒光划过黄实的双眼,他似乎早有预料,轻易的便钳住了温琴的手腕,曲膝顶向温琴的小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