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霍少宠妻太深情 > 章节目录 947 想活着回去
    科恩被他笑得一阵毛骨悚然,他自诩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但南广这人,给他的感觉却相当危险。

    一开始他确实是欣赏这人想收归己用,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他已经感觉到,这个人跟他手底下那些人死心塌地的人不一样。

    想到这里,他一把揽过南广的肩,哥俩好的往南广的住处走去:“兄弟们很会玩,玩女人的方式很多种,你一定没见过。走,哥带你去见识见识。”

    南广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眯了眼:“倒是有点期待了呢。”

    也不知道,那个傲气的大小姐,会不会吓得痛哭流涕?

    与此同时,刚刚躺下的温琴,一反常态的睡不着。

    今天被南广折磨半天,累得浑身酸软,按说该是一躺下就能睡着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没来由的一阵心慌。

    她翻来覆去了好一阵,索性起身倒了杯水,打开窗户远眺,只见月光下,海水泛着幽蓝色的光泽。

    虽然宁静,但这种一望无际的幽蓝,总叫人感到害怕。

    一年多不见,不知道那些她所熟悉的人,都还好吗?

    还有那个人……

    想到唐夜,她心尖尖泛着一阵疼,下意识端起杯子,干的脱皮的唇将将挨着杯口,忽然手没来由地一阵抽搐,杯子脱手而出,嘭地一声碎成千万片!yuyv

    与此同时,房门被人踹开,一群凶神恶煞的海盗冲了进来!

    “你们想干什么?!”温琴怒极,喝问的同时,做好了防备。

    “干什么?”一名海盗唰的把上衣脱掉,露出一身肌肉,淫笑着朝温琴扑来:“你说我们干什么?”

    温琴一拳便挥了过去!

    那人毫无防备,捂着腮帮子倒退数步被身后同伴扶住,噗地吐出两颗牙。顿时惹来同伴放肆的嘲笑声:“呦,老七,怎么连个女人都搞不定啊?是不是最近虚了?”

    这被人称作老七的中年汉子恼羞成怒,大吼一声,再度扑向温琴!

    后者疾步后退,想也没想主翻窗逃了。

    众人一愣,没想到这个平时只会闷不作声干活,整天像个受气包子似的被南广欺负的女人,竟还有这等灵活的身手。

    一瞬间的发愣过后,十数人呼啦啦追出去:“给我追!别让她跑了!”

    许多人更多的是兴奋。

    这可是海上,除非那女人直接跳海,否则又能逃到哪里去?

    再加上这船上二三十人,本来他们这一行只有十来人,温琴却自己跑出去,被外面那些值班的同伴发现,到时候可就更精彩了。

    一时间,整条船上鸡飞狗跳,男人们兴奋的叫声,口哨声此起彼伏。

    他们甚至故意和温琴玩起的‘躲猫猫’的游戏,就是想看温琴像一只老鼠一样东躲西藏慌不择路,最后还是逃不出他们这些人的手掌心。

    温琴猛地被人掀翻在地,嘶拉一声,衣服被掉一块,露出雪白的后背。

    那人抓着那片碎布,看到她雪白的肌肤,愣了一下,随即更兴奋了!

    “妈的!老子今天一定要在她身上爽个够!”他兴奋的大吼一声,惹来一群人嬉笑附和。

    因为他们都看到了温琴那片裸露在外的背脊,肤色如玉,线条优美。

    谁能想到,他们一直以为的假小子,会是一个尤物?

    温琴刚跑出没多远,便又被一人拦住了去路。

    “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让哥们儿好好爽爽……”

    “滚!”温琴一记飞脚,却被对方抓住了脚踝,一拉,一推,踉跄倒地。

    她正要爬起来,身后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三个人,皆是一脸凶煞淫邪。

    其中一人抬脚踩在她手背上,稍一用力,温琴闷哼一声,握拳挥向对方的小腿,就在这时,脚腕被人握住,往后一拖!

    踩着她手的那人松开了脚,哈哈大笑着看着她被人像一只破娃娃似的拖到了甲板上。

    所有人围拢过来,发出了吹呼声。那一双双望向她时的眼神,如同恶狠一般可怖!

    “滚开!谁敢碰我!”慌乱间,温琴从一人身上拔出一把刀,下一刻,踉跄地站起来。

    她双手握着刀,刀尖对准他们,身后有人想扑上来,她猛地转身,那人忙举起手,却一点也不害怕,甚至觉得有趣:“噢,小东西,刀可不能随便玩哦。”

    “滚开!”温琴双手发抖,一些不好的记忆涌上心头,她心中被怒意与杀气所占据,恨不得和这些人同归于尽!

    可是在对方眼中,只当她是被吓倒了,一个个像是找到了什么有趣的玩趣,哄笑不止。

    温琴被人围在中间,包围圈正在一点点的缩小,封锁了她所有退路。

    她知道,自己逃不掉。

    可是她不甘心!

    她真不甘心!

    她……

    她还没有活着见到那个人,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自己还活着……

    “兄弟,你看她像不像一只可怜的小白兔?”正这时,温琴听到了科恩的声音。

    科恩一说完,南广便笑了。

    刚好温琴看过去。

    南广与她视线相触,笑意不减:“像极了。”

    被围在人群中的温琴,衣衫凌乱,几乎遮不住春光。

    无数双视线在她身上游移,她的脸惨白如纸,一双眼中,除了恐惧,便是强烈的让人无法忽视的杀意,令她的双眸,亮若烈火般灼人。

    科恩见温琴盯着南广,故作诧异的问:“看来她很信任你,没想到你会把她送给兄弟们玩。”

    南广轻笑:“知道不知道也没什么差别,反正都是要被欺负的。”

    两人的声音在微微的夜风里一字不落的传入温琴双耳,她不由得怔了怔。

    就是这片刻的分神,一人从侧面一步冲上来,待到她回神握刀刺去时,已经晚了。

    对方一记手刀砍在她手腕处,她只觉得双手一麻,力道顿失,锋利的刀脱手而出。

    随即,便被人压在了地上!

    透过人群,她看着那逆光中的南广,没有挣扎也没有求饶。

    虽然早就知道,南广这人不是好人,但此时她仍不免失望。

    她本不该对这样一个人报什么期待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div>